网站地图 / 违规制造、销售枪支罪

曲垒犯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等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8月5日 案由: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 违规制造、销售枪支罪 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 非法持有毒品罪 当事人:曲某 案号:(2015)高刑初字第354号 经办法院:高密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高密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曲某,曾用名曲某,无业。2004年10月12日因犯故意伤害被高密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2015年1月12日因涉嫌贩卖毒品罪被高密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5年2月5日因涉嫌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经高密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由高密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高密市看守所。

辩护人楚晓玲,山东春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高密市人民检察院以密检公诉刑诉[2015]32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曲某犯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于2015年9月2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高密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德梅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曲某及其辩护人楚晓玲到庭参加诉讼。高密市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12月27日对本案建议延期审理,2016年1月26日提请本院恢复审理。高密市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4月25日再次对本案建议延期审理,2016年5月24日提请本院恢复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高密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被告人曲某涉嫌贩卖毒品罪的犯罪事实 (1)2014年7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中单元3楼西户其家中东卧室内,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高某甲基苯丙胺1克; (2)2014年8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中单元3楼西户其家中东卧室内,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高某甲基苯丙胺1克; (3)2014年11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中单元3楼西户其家中东卧室内,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高某甲基苯丙胺1克; (4)2014年12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中单元3楼西户其家中东卧室内,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高某甲基苯丙胺1克; (5)2013年7月的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世纪嘉华宾馆停车场后门处,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1克; (6)2013年9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康城大街蓝海大酒店西侧工商银行门口处,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1克; (7)2013年冬季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与文昌街路口北侧,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1克; (8)2014年8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与文昌街路口北侧,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1克; (9)2014年11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永安路与立新街路口西侧路北处,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1克; (10)2014年12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利群路老汽车站路口处,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1克; (11)2015年1月8日,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夷安大道华达立交桥北农业银行路边处,以500元的价格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1克。 2、被告人曲某非法有毒品的事实 2015年1月11日,高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抓获被告人曲某对其居住的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中单元3楼西户进行搜查,在其卧室内查获曲某持有的一瓶以透明塑料瓶盛装的冰毒疑似物(净重61.12克),在其家中东卧室沙发和床之间空隙的一迷彩包内查获曲某持有的以透明塑料袋包装的冰毒疑似物36包(净重34.76克),在其家中东卧室沙发外套口袋内查获曲某持有的以蓝色塑料盒盛装的冰毒疑似物4包(净重3.67克),在其家中东卧室内茶几上查获曲某持有的以透明塑料袋包装的冰毒疑似物1包(净重0.96克)。经称量,在被告人曲某家中查获的冰毒疑似物净重共计为100.51克。经鉴定,上述白色晶体毒品疑似物均检验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3、被告人曲某涉嫌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的犯罪事实 (1)2014年10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中单元3楼西户其家中,以12500元的价格卖给马某(另案处理)仿制“654K”手枪一支。2015年1月14日马某被诸城市公安局抓获归案,并在其随身携带的挎包内查获自曲某处购买的仿制“654K”手枪。经鉴定,该枪形物为枪支。 (2)2014年10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利用自网上购买的气枪配件,自制以气体为动力的枪状物一支,并将该枪状物以5000元的价格卖给马某,经鉴定,该枪状物为枪支; (3)2014年10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利用自网上购买的气枪配件,自制以气体为动力的枪状物一支,并放置于其驾驶的黑色尼桑轿车内,2015年1月11日,高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在曲某驾驶的黑色尼桑轿车内查获该枪状物,经鉴定,该枪状物为枪支; (4)2014年12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利用马某放置于其家中的短枪状物及枪支零件,非法制造以火药为动力的枪状物一支,2015年1月11日,高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在曲某家中东卧室内查获该枪状物。经鉴定,该枪状物为枪支。 4、被告人曲某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的犯罪事实 2015年1月11日,高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抓获被告人曲某,扣押被告人曲某随身携带的短枪状物一支,并在其居住的房屋内查获多枚自制子弹、弹壳等物品。经鉴定,查获的短枪状物为枪支。

综上,被告人曲某贩卖毒品作案11次,数量11克;非法持有毒品100.51克;非法制造、买卖枪支4支;非法持有以火药为动力的枪支1支。

公诉机关以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书证等证据证实其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曲某犯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百四十八条、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对被告人依法惩处。

被告人曲某辩解称,对非法持有毒品、非法持有枪支没有异议。我没有贩卖毒品,没有非法制造、买卖枪支。

辩护人辩称,一、曲某的供述是侦查机关用非法手段获得的,应当依法排除。二、贩卖毒品的证据之间相互矛盾,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不能认定曲某构成贩卖毒品罪。三、对非法持有毒品罪名持异议,但是侦查机关关于毒品数量的取得不合法。四、对非法持有枪支罪的罪名没有异议,但是认为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非法买卖制造枪支罪。五、被告人系初犯、偶犯,平日表现很好应酌情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曲某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 (1)2014年7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中单元3楼西户其家中东卧室内,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高某甲基苯丙胺(冰毒)1克; (2)2014年8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中单元3楼西户其家中东卧室内,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高某甲基苯丙胺(冰毒)1克; (3)2014年11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中单元3楼西户其家中东卧室内,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高某甲基苯丙胺(冰毒)1克; (4)2014年12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中单元3楼西户其家中东卧室内,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高某甲基苯丙胺(冰毒)1克; (5)2013年7月的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世纪嘉华宾馆停车场后门处,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冰毒)1克; (6)2013年9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康城大街蓝海大酒店西侧工商银行门口处,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冰毒)1克; (7)2013年冬季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与文昌街路口北侧,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冰毒)1克; (8)2014年8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与文昌街路口北侧,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冰毒)1克; (9)2014年11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永安路与立新街路口西侧路北处,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冰毒)1克; (10)2014年12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利群路老汽车站路口处,以500元的价格贩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冰毒)1克; (11)2015年1月8日,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夷安大道华达立交桥北农业银行路边处,以500元的价格卖给张某甲基苯丙胺(冰毒)1克。 2、被告人曲某非法持有毒品的犯罪事实 2015年1月11日,高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抓获被告人曲某对其居住的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中单元3楼西户进行搜查,在其卧室内查获曲某持有的一瓶以透明塑料瓶盛装的冰毒疑似物(净重61.12克),在其家中东卧室沙发和床之间空隙的一迷彩包内查获曲某持有的以透明塑料袋包装的冰毒疑似物36包(净重34.76克),在其家中东卧室沙发外套口袋内查获曲某持有的以蓝色塑料盒盛装的冰毒疑似物4包(净重3.67克),在其家中东卧室内茶几上查获曲某持有的以透明塑料袋包装的冰毒疑似物1包(净重0.96克)。经称量,在被告人曲某家中查获的冰毒疑似物净重共计为100.51克。经鉴定,上述白色晶体毒品疑似物均检验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3、被告人曲某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的犯罪事实 (1)2014年10月份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在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中单元3楼西户其家中,以12500元的价格卖给马某(另案处理)仿制“654K”手枪一支。2015年1月14日马某被诸城市公安局抓获归案,并在其随身携带的挎包内查获自曲某处购买的仿制“654K”手枪。经鉴定,该枪形物为枪支。 (2)2014年10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利用自网上购买的气枪配件,自制以气体为动力的枪状物一支,并将该枪状物以5000元的价格卖给马某,经鉴定,该枪状物为枪支; (3)2014年10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利用自网上购买的气枪配件,自制以气体为动力的枪状物一支,并放置于其驾驶的黑色尼桑轿车内,2015年1月11日,高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在曲某驾驶的黑色尼桑轿车内查获该枪状物,经鉴定,该枪状物为枪支; (4)2014年12月的一天,被告人曲某利用马某放置于其家中的短枪状物及枪支零件,非法制造以火药为动力的枪状物一支,2015年1月11日,高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在曲某家中东卧室内查获该枪状物。经鉴定,该枪状物为枪支。 4、被告人曲某非法持有枪支罪的犯罪事实 2015年1月11日,高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抓获被告人曲某,扣押被告人曲某随身携带的短枪状物一支,并在其居住的房屋内查获多枚自制子弹、弹壳等物品。经鉴定,查获的短枪状物为枪支。

综上,被告人曲某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冰毒)11次,数量11克;非法持有毒品100.51克;非法制造、买卖枪支4支;非法持有以火药为动力的枪支1支。

以上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合议庭予以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书证 (1)受案登记表 高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在侦办张某容留他人吸毒一案中,发现:2013年7、8月份以来,张某多次从曲某处购买毒品。 (2)抓获经过 2015年1月11日,高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抓获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的张某。

同日,张某为争取立功,为侦查民警指认曲某位于高密市老汽车站宿舍2单元302室的家。同日12许,侦查民警经守候,将被告人曲某抓获,其到案后供述了贩卖冰毒的事实。 (3)常住人口基本信息 曲某(1975年3月19日生)作案时的年龄为38岁,已达到刑事责任年龄。 (4)山东省高密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4)高刑初字第328号 2004年10月12日,曲某因犯故意伤害罪被高密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5)张某(137××××6567)2014年12月-2015年1月通话记录,高某(137××××0777)2014年10月-12月通话记录 起诉意见书中认定的2014年12月份(第10起)、2015年1月8日(第11起)曲某贩卖毒品给张某,该时间段有张某与曲某(156××××4888)的电话记录;起诉意见书中认定的2014年11、12月份(第3起、第4起)曲某贩卖毒品给高某,该时间段有高某与曲某的电话记录。 (6)曲某支付宝交易记录、李某支付宝交易记录 2014年10月31日、10月21日、9月27日、6月11日、4月28日,曲某通过支付宝分别支付给吕红丽2000元、10000元、3000元、8000元、6000元,共计29000元(曲某供述从吕丽红处购买冰毒250克)。 2015年1月8日、2014年12月31日、13日,李某通过支付宝分别转给曲某尾号为2910的农业银行卡500元(李某、张某的证言证实本次由李某通过支付宝转账支付张某向曲某购毒的500元)、400元、500元。 (7)办案说明 被告人曲某供述从吕红丽处购买冰毒,吕红丽已经被莱阳市公安局采取强制措施,其拒不供述曲某从其处购买冰毒的事实。

被告人曲某供述从陈健处购买两支654K手枪,经查,陈健(男,身份证号码:××,现在逃。被告人曲某其非法制造枪支所使用的配件是从网上购买,现其网上的聊天记录及购买记录已经删除,无法查清曲某制造枪支所使用的配件的来源。 2、证人证言 (1)证人高某(另案处理,男,49岁,住高密市交通局宿舍)于2015年1月22日、7月20日的证言 我跟曲某是好几年前通过朋友认识的,2013年我知道曲某吸毒之后就经常去他那里吸毒,后来曲某跟我说他那里有冰毒,要是买的话去找他买就行了。2014年夏天,我开始从曲某那里买冰毒,都是500块钱买一克。曲某家在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附近住,在健康路东边小区中间单元三楼西户,都是在他家东卧室里买他的冰毒。

①我最近一次从曲某那里买冰毒是2014年12月初的一天,我给曲某打电话(高某的通话记录中有相应记录)问他在哪里,曲某说他在家里。我说我去找他拿个东西(意思就是买1克冰毒),曲某叫我去他家找他。我自己开着车的,在曲某老汽车站北边他家的东边卧室里,曲某从身上拿出1克用塑料包包装的冰毒给了我,这次买冰毒的500块钱我记不清是不是给曲某了。

②2014年11月的一天,我给曲某打电话问他在哪里,我想买他个东西(意思就是买一克冰毒),曲某说他在家里,叫我上他家里找他。我就开车去了曲某家,在曲某家东边卧室里,我给了曲某500块钱,曲某拿出1克冰毒给了我。

③2014年8、9月份的一天,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我给曲某打电话问他在哪里,曲某说他在家里,我说找他买个东西(意思就是买他一克冰毒),我开车去了曲某家。在曲某家东边的卧室里,我给了曲某500块钱,曲某从身上的衣服里拿出一个用塑料袋包装的1克冰毒给了我。

④2014年7月份的一天,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我给曲某打电话想买冰毒,我开车去了曲某家。在曲某家东边的卧室里,我给了他500块钱,他给了我一克冰毒。

我是用我137××××0777的号码给他156××××4888的号打电话联系的,我买他的冰毒都是用现金交易,我往他的支付宝里面打钱都是还曲某的债。

证人高某的证言证实:分四次从曲某处购买冰毒,每次均为1克冰毒。 (2)证人张某(男,42岁,住高密市姜庄镇驻地)于2015年1月10日、7月20日的证言 2013年7、8月份,我开始从曲某那里买冰毒,我是通过高某认识曲某的,也是听高某说曲某卖冰毒,曲某住在老汽车站东边的早市附近的老楼上住,之后我就从曲某那里买冰毒了。他的电话在我的手机上存着,是156××××4888,高某应该是从曲某那里买冰毒来,具体情况我不清楚。

①2015年1月7、8号的下午,我开车拉着李某出去办事,回来的路上,我给曲某打电话(张某电话记录中有相应记录)想从他那里买冰毒吸,曲某叫我去华达立交桥北边路西一个农业银行门口路边等着,一会给我送过来。我和李某开车过去的时候,曲某已经在路边等着我们了,他开着辆黑色的轿车。曲某看见我们来了后,就下了车,在路边上曲某给了我1克冰毒,回去后我让李某用支付宝给曲某转了500块钱(有李某的支付宝记录予以佐证)。

②2014年12月6、7号的一天下午,我想吸毒了,就给曲某打电话发信息(张某电话记录中有相应通话记录)说买1克冰毒。曲某叫我在老汽车站西边路口东边的龙腾商务宾馆门口等着,他一会给我送过来。我打车去了之后,曲某让别人开车拉着过来了,他下了车在路边,我给了曲某500块钱,曲某给了我1克用透明塑料袋装着的冰毒。

③2014年11月份的一天,我想买点冰毒吸,就给曲某打电话发信息说买他1克冰毒,曲某说在密水市场南门的过道那里,叫我去那里找他,我打车去了以后,从密水商场南门进去,过了过道曲某出来了,我给了他500块钱,他给了我1克用透明塑料袋装着的冰毒。

④2014年7、8月份的一天下午,我想买点冰毒吸,就给曲某打电话发信息说买他1克冰毒,他叫我到高密一中东边的早市路口那里去找他,我打车过去后,在路口北边路东,我给了曲某500块钱,曲某给了我1克冰毒。

⑤2013年冬天快到年底的一天,我在老汽车站东边早市路口北边,联系了曲某和他见面之后我给了他500块钱,他给了我1克冰毒。

⑥2013年农历八月十五之前的几天,我想买曲某的冰毒,就给他打了电话发了信息,曲某在开发区天和思瑞酒店吃饭,叫我在酒店门口等着他,我到了之后,他下来了,我给了他500块钱,他卖给我1克冰毒。

⑦2013年7、8月份的一天下午,我想买曲某冰毒吸,我给他打了电话发了信息,我在人民大街世纪嘉华宾馆住着,我让他到宾馆后院的停车场找我,他来了以后,我给了曲某500块钱,他给了我1克冰毒。

证人张某的证言证实:分七次从曲某处购买冰毒,每次1克。 (3)证人李某(男,21岁,住高密市姜庄镇李家庄村)于2015年7月28日的证言,

我和张某因为容留他人吸毒的事情被取保候审。2015年1月8日,张某开车拉着我出去,在车上的时候他联系曲某要买一克毒品,约好了是在华达立交桥的农业银行门口交易,到了之后张某下车和曲某交易的,然后就上车了,我和张某回去之后一起在车上把毒品吸食了。

当天回去后,张某让我给用户名为曲某的农业银行账户上转了五百块钱,我用支付宝转的账,我觉得张某让我转的五百元就是在华达立交桥那里向曲某购买冰毒的钱。

我的支付宝账户名是152××××1868,户名是李某。另外还有次张某给了我五百元现金,让我给用支付宝转给曲某来。 (4)证人马某(另案逮捕,男,29岁,住昌邑市北孟镇朱甫村)于2015年1月14日、15日、3月17日的证言,

我被抓获后,从潍坊市密斯酒店1816房间内一个咖啡色的挎包内搜查出来的手枪和子弹,还有从我开的车牌尾号是161的黑色起亚狮跑越野车内搜出气枪都是我的,手枪和气枪都是曲某卖给我的。 2014年5月份前后,具体时间我想不起来了,我在高密市的一个宾馆和曲某见的面,我给了他16000元钱,他把扣押的那把手枪卖给了我,给我枪的时候还有十几发子弹,手枪的型号是654K,口径是7.5毫米,银白色,17厘米长,一次能装五六发子弹。

气枪是我花了5000块钱从曲某那里买的,当时买枪的时候没给曲某现钱,是一把黑色、一米多长的气枪,平时用一个黑色的塑料箱子装着,打的是铅弹,扣押的装在首饰盒子里的铅弹就是这把气枪用的,有多少发我不清楚了。

曲某,男,40来岁,一米七左右高,中等身材,高密人,在高密站前街一个小区住着,我的手机存在他的号码,其他情况我不清楚了。

证人马某的证言证实:其从曲某处购买手枪、气枪各一支。 (5)证人杜某(女,住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被告人曲某的妻子)于2015年7月30日接受询问时的证言,

曲某是我的丈夫,我们一起在高密市老汽车站宿舍那里居住。公安机关抓获曲某时,我看到了从他的房间里扣押了的冰毒和枪支,但我不知道他吸毒和做枪的事情。因为我们两个人好几年之前就分开睡了,我和孩子在西卧室里住,他在东卧室里住,我平常上班和带孩子,没有时间去问他的事情,他也不让我到他的卧室里面。 3.被告人的供述 被告人曲某(男,住高密市健康路老汽车站宿舍)的供述(在侦查阶段八次供述贩卖毒品、非法制造、买卖枪支、非法持有枪支的事实)

贩卖毒品部分:

我从2005年开始吸毒的,从2013年起将冰毒卖给别人。我在贩卖冰毒的时候,别人除了用现金付钱之外,还我的卡号为62×××10的农业银行卡上打钱,或者是打到名为1009912089@qq.com的支付宝账户上。

将冰毒卖给高某部分:

从2013年夏天8月份开始到2014年12月份高某因为吸毒的事被抓,他来我家里买了差不多有五六次冰毒。高某,男,50岁左右,家是姜庄的,他的电话是137××××0777。

①2014年8、9月份的一天,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高某来我家,在我住的东卧室里,我卖给了高某1克冰毒,他给了我500块钱。

②2014年11月份的一天,高某来我家,在我住的卧室里,我卖给他1克冰毒,500块钱他还一直欠着没给我。

③2014年12月份的一天,头着高某被抓,他来我家跟我一块吸食过一次冰毒,还买了我1克冰毒,钱还没给我。

剩下的我记不清了,差不多就是高某上我家来,吸了冰毒有时候买我1克冰毒,买冰毒的钱也欠着没给我。

将冰毒卖给张某部分:

①2013年7、8月份的一天,张青山给我打电话说买1克冰毒,还说让我去人民大街世纪嘉华宾馆后院停车场找他,我过去后,张某给了我500块钱,给我给了他1克冰毒。

②2013年农历八月十五的前几天,张青山给我打电话说买我1克冰毒,我就同意了,当时我在开发区天和思瑞饭店吃饭,就让他在楼下等我,张某到了以后,我下去给了他1克冰毒,他给了我500块钱。

③2013年冬天快年底的时候,张某给我打电话说要买我1克冰毒,我当时在家里,就让他到我家南边早市路口北边找我,他过来后给了我500块钱,我给了他1克冰毒。

④2014年8、9月份的一天,张某给我打电话说要买我1克冰毒,我当时刚从家出来,在健康路早市路口北边,张某找着我,给了我500块钱,我给了他1克冰毒。

⑤2014年11月份的一天,离着上一次一个来月,张某给我打电话发信息说要买我1克冰毒,我当时在密水商场那里,就让他到密水商场南门那里找我,他到了以后,给我打电话我就出来了,他给了我500块钱,我给了他1克冰毒。

⑥2014年12月份的一天,张某给我打电话发信息说要1克冰毒,我当时从家里出来了,我就让他在老汽车西边的路口那里等着我,我去给他送,我到了以后,过了一会张某就过来了,我给了他1克冰毒,他给了我500块钱。

⑦2015年1月份的一天,张某给我打电话说要买1克冰毒,我当时在夷安大道华达立交桥北边路西的农业银行那里办事,我就让张某到那里找我,我在路边等他,过了一会,张某开着辆黑色的轿车来了,他下车后我给了他1克冰毒,他说500块钱先欠着,他回去后就让人给我的农业银行账户上打500块钱,第二天我收到钱了。

我想着张某给我的农业银行卡上打钱来,李某支付宝记录上显示的2015年1月8日、2014年12月31日、2014年12月13日向我尾数为2910的农业银行卡转账500、400、500元,应该是张某叫李某打到我的银行卡上的。

非法持有毒品部分:

公安机关从我家搜查处100.51克冰毒,我亲眼看了称重的过程,没有异议。这些冰毒是我从莱阳吕红丽手里购买的。我毒瘾很大,我一天至少吸食一两克冰毒,我觉得快过年了冰毒不好买,吕红丽那里卖的便宜,我就多买了一些放在家里留着自己吸食。再就是我的朋友比较多,没事就在一块吸,我也拿出一些冰毒来。

我是2014年夏天在高密通过朋友认识的吕红丽,后来知道她手里有冰毒就开始从她手里买了,我从她那里买了三次冰毒,一次是我买了100克冰毒,第二次次买了100克,第三次我买了50克。 2014年10月至11月份之间的一天,我陪李宁去烟台要账,在去的路上我给吕红丽打电话问她有没有冰毒,她问我要多少,我说买100克,她说有,让我到莱阳拿,当时我们谈的价格是160元一克,但是好像是晚上八九点钟,我们在莱阳城区一个立交桥下和吕红丽见了面,当时李宁开着一辆白色越野车,吕红丽带着儿子领着我们到了她家,我要求尝尝冰毒,她拿出了一大包说是100克,我从中拿出了一点吸食了,质量还行,她拿出电子称称了称是100克,向我要一万六千块钱,我说能不能多拿点,先赊着账,她打了电话问了问说不行,那天晚上我守着她的面用手机通过支付宝给她转个一万块钱(有2014年10月21日曲某的支付宝记录佐证),我说剩下的过后打给她,她同意了,后来我剩下的钱打到她农业银行卡上了。 2014年12月14日,吕红丽给我发微信问我要不要冰毒,我说要100克、价格是160元每克,我让她把冰毒送到高密来,当天下午她自己打出租车到了高密,我们在军人接待站见的面,在一楼一个房间里面进行了交易,她给了我要的100克的冰毒之外还有一小包约20克的冰毒让我在高密帮她卖,我给了她一万六千元现金,小包的冰毒重23.5克我没有给她钱,过了二三天,她跟我要钱,我按照20克的钱打到她给的一个中国银行的卡号上了,当时打了不是五千就是四千八百元,这些冰毒让我卖了一半,其余的被公安民警抓获的时候被扣押了。 2014年12月18日那天,吕红丽给我发微信说21号她要到高密给我送冰毒,我当时还是向她要100克,她说没有那么多,我说的价格是160元一克,那天她领着儿子打车来了高密,见面后她给了我一大包和一小包冰毒,大包的是50克,小包的33.43克,我给了她一些现金,具体多少钱我忘了,当时我钱不够就说过后打给她,她回去后给了我一个邮政银行的卡号,我分两次打了一万零八百块钱给她。这些冰毒让我卖了一部分,剩下的被公安机关一并扣押了。 2015年1月4日那天我又通过打电话和发微信联系吕红丽购买100克冰毒,结果我打她电话没打通,我分析她被抓获了。

我和吕红丽除了打电话、发信息还通过微信联系,她的微信号是×××,微信名是烟染素人颜。

非法制造、买卖枪支部分:

我以前当过兵,非常喜欢枪支这些东西,2014年初开始在自己家的东卧室里面开始做枪,从网上学着做,还在QQ上和网友交流做枪的经验,又从网上买了很多做枪用的配件,手枪的膛线和焊接是由临沂的网友陈健做的,我把枪发给他,他做好了再给我发过来。我从网上购买做枪的配件,我现在QQ群里搜“秃鹰”强配件的群,然后在群里找那些打广告卖枪配件的,在QQ里面谈好价格后到淘宝店铺里面进行交易,我付款给对方后,对方用快递把配件给我发过来。因为一支枪需要买枪管、气瓶、枪身、铅弹等,我都是分开从好几家店铺买的,因为太多我现在就是看交易记录也想不明白具体是从哪里买的,再就是买配件的那些淘宝店的名称和内容都写的跟枪支是无关的,看交易记录看不出来是枪支配件的。

我做枪的事情我家里人不知道,因为我和我媳妇分开住,我的屋也不让我媳妇进去。

公安机关民警从我身上和家里搜出七把枪状物,三把枪状物是枪支,其中从我身上搜出来的是654K手枪,是以火药为动力的,这把枪是我陈健的手里买的。

①从我的床头柜里面搜出来的也是一把以火药为动力的654K手枪,是马某从网上买了之后放在我那里的,原来是打钢珠的,他想把枪改装成打子弹的手枪,但是他没有零件,我这里有些零件,马某就让我给他修修,就放在我家了,打钢珠的手枪改成打子弹的手枪只需要改动五个零件,分别是枪管、撞针、弹夹、抛壳挺,还有一个子弹钩。我给这支枪换了个带膛线的枪管、换了子弹夹、撞针是打钢珠和打火药一体的就没有换,剩下的子弹钩和抛壳挺因为没有零件就没换,马某说过几天就从网上买了给我。

②还有一把从我的尼桑轿车里面搜出来的秃鹰气枪,是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是我从网上买了零件之后自己组装的,做好之后是打铅弹的。

③2014年10、11月份的一天,马某从网上买了一根秃鹰气枪的枪管,他想自己从网上买些气枪的零件之后组装起来,但是弄了一段时间没弄成,就2000元的价格卖给了,我拿到枪管后觉得挺好,就从网上买了气枪的零件自己在家组装起来了。后来马某到我家耍的时候,看到我组装的那支气枪挺好,就花了5000块钱从我那里买了这支气枪,钱是用我以前借了马某的钱顶账的。

我卖给马某两支枪,一把654K手枪,一把高压气枪,手枪是打子弹的,气枪是打钢珠的。

①我和他是在社会上耍的时候认识的,后来都知道对方吸毒就经常来往,2014年10、11月份的一天,马某来我家耍,看见我身上挂着一把654K手枪,说他想买把这样的手枪,问我有没有了,我说俺伙计造这个东西,喜欢的话我从俺伙计那里给他买支就行了,后来我从临沂陈健那里花了12500元买了一把654K手枪,我就这把枪以12500还是15000元的价格卖给了马某,当时枪里面有三四发子弹。

②2014年10、11月份的一天,马某从网上买了一根秃鹰气枪的枪管,他想自己从网上买些气枪的零件之后组装起来,但是弄了一段时间没弄成,就2000元的价格卖给了我,拿到枪管后觉得挺好,就从网上买了气枪的零件自己在家组装起来了。后来马某到我家耍的时候,看到我组装的那支气枪挺好,就花了5000块钱从我那里买了这支气枪,钱是用我以前借了马某的钱顶账的。

马某,男,30来岁,家是昌邑市北孟那边的,他吸毒也贩毒,电话是151××××8777、135××××5200,QQ号码是29×××32。

非法持有枪支部分:

公安机关民警从我身上和家里搜出七把枪状物,三把枪状物是枪支,其中从我身上搜出来的是654K手枪,是以火药为动力的,这把枪是我上临沂找陈健花了7500元从他的手里买的。

被告人曲某的辩解:

我对涉嫌贩卖毒品罪有异议,我没有卖过毒品,从吕红丽手里分三次买的250克冰毒,让我自己吸食了,还有一部分是我和张某、高某等人一起在我家里面吸食了,剩下的部分被公安机关扣押了。我在公安机关承认我卖冰毒的事情是因为我毒瘾当时发作了,胡乱说的。 4.鉴定意见 (1)潍坊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出具的(潍)公(刑)鉴(化)字[2015]10号理化检验鉴定报告 从曲某家中查获的冰毒疑似物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鉴定人:赵娜、张春强;2015年1月15日;送检时间:2015年1月12日)

被告人曲某对上述鉴定意见无异议。 (2)高密市公安局现场检测报告书高公(刑)现检字(2015)19号 曲某(男,身份证号码:××)于2015年1月11日在高密市公安局现场检测室,经检测,甲基苯丙胺结果呈阳性。被告人曲某对上述鉴定意见无异议。 (3)潍坊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文书(潍)公(刑)鉴(痕)字(2015)5号 从曲某身上查获的短枪形物为改制手枪,以火药为动力,枪支各部件齐全,待发状态下扣动扳机能正常击发,经鉴定为枪支;从其尼桑轿车后备箱中查获的长枪形物为气枪,以压缩气体为动力,能正常击发与之相匹配的弹丸,经鉴定为枪支;从其家中东卧室中查获的短枪形物为改制手枪,以火药为动力,待发状态下扣动扳机能正常击发,经鉴定为枪支。(鉴定人:徐俊涛、丁华锋;复核人:窦书强;鉴定日期:2015年1月16日;送检日期:2015年1月12日)

被告人曲某对上述鉴定意见无异议。 (4)潍坊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文书(潍)公(刑)鉴(痕)字(2015)11号 从马某处扣押的短枪形物为改制手枪,以火药为动力,枪支各部件齐全,待发状态下扣动扳机能正常击发,经鉴定为枪支;长枪形物为气枪,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经鉴定为枪支。(鉴定人:徐俊涛、丁华锋;复核人:窦书强;鉴定日期:2015年2月11日;送检日期:2015年2月3日)

被告人曲某对上述鉴定意见无异议。 5.辨认、扣押笔录 辨认笔录:

①2015年1月14日,张某辨认卖给其冰毒的曲某。2015年1月15日曲某辨认向其多次购买冰毒的张某。2015年2月2日高某辨认卖给其冰毒的曲某。2015年1月15日曲某辨认多次向其购买冰毒的高某。

②2015年1月15日,张某辨认曲某卖给其冰毒的地点,地点分别位于高密市文昌街与利群路口东南角(起诉意见书第10起,以500元的价格购买1克冰毒)、健康路鲁星家居对面的公交站牌(第7起,以500元的价格卖给张某1克冰毒)、夷安大道华达立交桥北侧路西的农业银行门口(第11起,以500元的价格购买1克冰毒)、康城大街工商银行门口西侧(第6起,以500元对价格购买1克冰毒)、健康路军人接待站宾馆院内(第8起,以500元的价格购买1克冰毒)、人民大街世纪嘉华宾馆停车场(第5起,以500元的价格购买1克冰毒),附照片十二张说明现场情况。 2015年1月12日曲某辨认贩卖冰毒的地点。地点与向其购买冰毒的张某辨认对地点一致,附照片十二张说明现场情况。

③2015年1月23日,高某辨认曲某卖给其冰毒的地点。地点位于高密市老汽车站宿舍2单元3楼西户。 2015年1月11日,曲某辨认卖给高某冰毒的地点,地点(起诉意见书认定的第1-4起)与高某辨认的地点一致。

检查、扣押、称重笔录及清单: 2015年1月11日高密市刑警大队侦查员(刘伟、董春宇、毛明、臧延佳)对曲某的家中及其驾驶的蓝鸟汽车进行检查。经查,在曲某的身上发现手持枪状物一把,弹夹内压子弹6发;在其家中东侧卧室发现蓝色塑料盒一个,内装毒品疑似物四包;白色塑料瓶一个,内装毒品疑似物若干;迷彩小手包一个,内装毒品疑似物36包;自制子弹5发;内装6张银行卡的背包一个;装有固体火药疑似物的褐色纸筒一个;电子称一台;吸毒工具一套;手持枪状物一把;黑色铁制带后托枪状物一把;银白色手持枪状物一把;绿色拉栓式枪状物一把;黑色拉栓式小口径枪状物一把;大钢珠一盒;装有铅弹的铁盒一个、小皮包一个;用来交易的笔记本电脑一台;小钢珠一盒;弹壳若干;弹头120枚;小口径子弹模具一个;装有18发子弹的褐色皮包一个;装有毒品疑似物的透明塑料袋一个;台钳一台;手扳压力机一台;充气气泵一把;千斤顶一台;轿车后备箱中发现带气瓶枪状物一把、充气气泵一把;附扣押清单及照片说明被扣押物品的情况。

对从曲某处扣押的冰毒进行称重,结果为100.51克。

被告人曲某对上述称重结果无异议。 2015年1月14日,诸城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李连发、孙鹏)对马某住的潍坊市密斯主题酒店1816房间及其驾驶的黑色起亚狮跑越野车进行搜查,搜出毒品疑似物及手枪一把(银白色枪管、红色枪把),子弹十发,两个弹壳,气枪一支(黑色、长约一米),附扣押清单及照片说明被扣押物品的情况。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曲某多次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11克,其行为侵犯了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和他人的健康权利,被告人曲某已构成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甲基苯丙胺100.51克,其行为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被告人曲某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非法制造、买卖枪支4支,其行为侵犯了公共安全国家对枪支的管理制度,被告人曲某已构成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1支,其行为侵犯了公共安全和国家对枪支、弹药的管理制度,被告人曲某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曲某构成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被告人曲某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公诉机关提供的被告人曲某的供述与证人高某、张某、李某的陈述一致,并有通话记录、支付宝支付记录、辩认笔录相互印证,能够证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曲某犯贩卖毒品罪的犯罪事实成立。被告人曲某“没有贩毒毒品”的辩解及辩护人“贩卖毒品的证据之间相互矛盾,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不能认定曲某构成贩卖毒品罪。”的辩护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被告人曲某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的犯罪事实,公诉机关提供的被告人曲某供述与证人马某的陈述一致(曲某先供述后找马某落实),并与扣押笔录、扣押清单及照片、鉴定文书相互印证,足以证明被告人曲某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的犯罪事实。被告人曲某“没有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的辩解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非法买卖制造枪支罪”的辩护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辩护人“曲某的供述是侦查机关用非法手段获得的,应当依法排除”的辩护意见,因被告人及辩护人未向本院提供“被告人曲某供述”是非法取得的证据及线索,不能证明系非法取得,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公诉机关提供的“被告人曲某供述”的证据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关于辩护人“对非法持有毒品罪名不持异议,但是侦查机关对毒品数量的取得不合法,所用电子称是否合格、准确不清楚。”的辩护意见,扣押毒品后,有两名侦察人员现场由被告人见证用电子称进行称量,被告人对称量没有异议。该辩护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辩护人“被告人系初犯、偶犯,平日表现很好,意识到自己的犯罪行为并很后悔,应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曲某有前科,平日吸毒,因此被告人既不是初犯、偶犯,平日表现又极差,当庭被告人只供认部分犯罪事实,没有悔罪表现,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根据本案的性质、情节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百四十八条、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曲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八万元;犯非法制造、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月12日起至2031年1月11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次日起三十日内缴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五份。

文尾

审 判 长  李 群

人民陪审员  李东友

人民陪审员  罗相敏

二〇一六年八月五日

书 记 员  崔晓红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三百四十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