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介绍贿赂罪

彭某、唐某、徐某、陈某受贿罪,介绍贿赂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0月24日 案由:介绍贿赂罪 受贿罪 当事人:彭某 唐某 陈某 徐某 案号:(2014)穗番法刑初字第684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彭某(曾用名彭伟),男,1982年10月2日出生,汉族,文化程度大专,系沙湾派出所辅警,住广州市南沙区。因本案于2013年8月20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5日被逮捕。现押于广州市番禺区看守所。

辩护人黎建樑、张贤么,广东金本色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唐某,男,1974年3月21日出生,汉族,文化程度小学,住四川省营山县。因本案于2013年7月24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30日被逮捕。现押于广州市番禺区看守所。

辩护人贺拥军,广东同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徐某(又名徐亚闵),男,1981年9月13日出生,汉族,文化程度大专,系富华派出所辅警,住广州市南沙区。因本案于2013年7月25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30日被逮捕。现押于广州市番禺区看守所。

辩护人钟灿成,广东天地正(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某,男,1987年10月11日出生,汉族,文化程度高中,系富华派出所辅警,住广州市番禺区。因本案于2013年7月25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30日被逮捕。现押于广州市番禺区看守所。

辩护人麦征,广东创勋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以番检公刑诉(2014)62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彭某犯诈骗罪、被告人唐某、徐某、陈某犯介绍贿赂罪,于2014年4月2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谭浩宇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彭某及其辩护人黎建樑、张贤么,被告人唐某及其辩护人贺拥军,被告人徐某及其辩护人钟灿成,被告人陈某其辩护人麦征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经延期,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4月20日,刘某、杨某权、杨某三人因涉嫌盗窃罪被番禺区大石派出所抓获,随即刑事拘留。2013年5月初,刘某及杨某权的家属张某燕、黄某凤(均另处理)找到被告人唐某,希望找人通过关系将二人从看守所释放。被告人唐某、徐某、陈某三人通过层层介绍、请托,找到在番禺区沙湾派出所担任辅警的被告人彭某操作此事。其后,被告人彭某利用打探得来的案件信息,骗取张某燕、黄某凤的信任,使她们相信刘某、杨某权(2013年5月27日因证据不足予以释放)的释放系其找关系操作所致,以此实现骗取该二人钱财的目的。在上述过程中,被告人唐某先后于2013年5月初收取了张某燕、黄某凤支付的人民币5万元,于2013年5月11日收取了杨某的家属杨某珍(另处理)支付的人民币1.6万元。被告人唐某、徐某、陈某分别通过自留、分占等方式占有了其中部分款项,并由被告人陈某将剩余的人民币2.9万交予被告人彭某。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彭某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唐某、徐某、陈某的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构成介绍贿赂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彭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无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本案应当认定被告人的涉案数额为29000元,而并非公诉人当庭提出的50000元;2、被告人彭某具有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3、被告人彭某亦愿意退赃,认罪态度较好,有良好的悔罪表现,建议法庭在量刑时予以酌情从轻处罚。综上,建议法庭对被告人彭某宣告缓刑。

被告人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无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本案被告人唐某的涉案金额只有5万元,并非6.6万元;2、被告人唐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且当庭认罪,在本案中没有获利,其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较小,且初犯,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无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本案被告人徐某主观恶性较小,为初犯;2、被告人徐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请法庭考虑上述情节对被告人徐某从轻处罚。

被告人陈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无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1、本案被告人陈某主观恶性较小;2、被告人陈某能自愿认罪,并退回非法所得,悔罪态度明显。建议对被告人陈某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2013年4月20日,张某燕、黄某凤的家属刘某、杨某权、杨某三人因涉嫌盗窃罪被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大石派出所刑事拘留。同年5月初,张某燕、黄某凤找到被告人唐某,希望唐找人通过关系将其家属二人从看守所释放,被告人唐某答应帮忙。不久被告人唐某找到在番禺区分局富华派出所担任辅警的被告人徐某,被告人徐某再通过被告人陈某(也是富华派出所的辅警)找到在番禺区分局沙湾派出所担任辅警的被告人彭某,被告人彭某承诺帮忙办理此事。在此过程中,被告人唐某先后于2013年5月初收取了张某燕、黄某凤好处费人民币5万元,于2013年5月11日收取了杨某的家属杨某珍(另处理)好处费人民币1.6万元。2013年5月27日,被告人陈某从被告人彭某打听到刘某、杨某权、杨某三人被释放,当晚到被告人唐某处收取好处费4.06万元,被告人陈某将2.9万元交予被告人彭某,与被告人徐某各分占5800元。后因张某燕、黄某凤得知其家属是因证据不足被释放,而并非四被告人找关系释放,遂报案被骗将四被告人抓获。

破案后,被告人彭某退出赃款2.9万元,被告人唐某退出赃款6000元,被告人徐某退出赃款5800元、被告人陈某退出赃款5800元(其中被告人唐某、徐某、陈某退出的赃款,公安机关已处理)。

以上事实,有经过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如下证据证实:

一、物证、书证 1、扣押决定书、手机内信息证实:2014-3-17从胡某红手中扣押到陈某的手机,内有与“沙湾良”的短信往来。 2、张某燕提供的《收据》、唐某的名片,内容反映唐某收取了黄某为刘某办事费用的25000元,如果在2013.5.27出不来的话退钱;杨某提供的《收据》内容反映唐某收取了杨某珍为取杨某的费用16000元。 3、通话清单,反映5月期间,徐某与陈某、唐某有多次通话记录,陈某与唐某、彭伟梁有多次通话记录。 4、身份材料证明被告人彭某、唐某、陈某、徐某的身份情况。 5、工作证明:彭某2007年6月起在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沙湾派出所从事辅警工作;徐某2003年11月起在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富华派出所从事辅警工作;陈某2009年8月起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沙湾派出所从事辅警工作。 6、抓获经过、破案经过证明抓获四被告人的经过。 7、拘留证、释放证明书证明刘某等三人涉嫌盗窃曾被拘留,后因证据不足予以释放的情况。

二、证人证言 1、证人张某燕的陈述证实:2013年4月20日,其老公刘某在大石镇涉嫌盗窃摩托车被当地派出所抓获,并拘留至5月27日,因证据不足释放回家。在其老公被拘留期间,就在4月25日,其的一个女老乡黄某凤过来找其,并对其说,她认识一个叫唐和平的男子,他有把握把其老公弄出来,但要2万5千块钱,其当时答应了。到了5月3日晚上,黄某凤到其家带着其和家人一起坐摩托车到东环街的鸣萃苑去找唐和平,在一个办公室见到唐和平,并在办公室将2万5千元人民币的现金一起交给唐和平,唐和平当场写下了一张收据,收据的具体内容其没看到,收据当场被黄某凤拿走了。唐和平当时说最多一个星期,最少要四天,就会把其老公弄出来。到5月7日上午,黄某凤和唐和平带其去了丽雅茶楼在那里其看到了两个男子,其中有一个叫“阿梁”,另一个叫“阿荣”。他们说在沙湾公安基地上班,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来了另一个男子,他自称是律师,“阿荣”和“阿梁”要其交了2000元给那个律师,说是律师费,那个律师问其有什么话要带给其老公,其就写了一张纸条给那个律师,要他帮其带进去给其老公,纸条大意是“其和小孩都很了,要他放心”。然后他们就回来了。到了20日其老公还没有出来,于是其和黄某凤就要求唐某退钱,当时他们也答应退钱并叫他们去他家。这事其老公37天出来的,他们叫黄某凤一起报案,她不愿意,所以他们先报了。他们是在2013-5-3在唐某的出租屋给钱的,其和黄某凤每人2.5万,一共5万。杨某的姑姑杨名珍也给钱了,好像18000元,具体不清楚,听杨某说的,他有收据。唐某介绍他们见过“阿荣”和“阿梁”。在丽雅茶楼见面谈的时候,“阿梁”说他在沙湾上班,可以帮他们把老公搞出来。他说请个律师比较快点,不请律师只有70%的机会,请了机会会大一点,他们同意请,他说律师费每人2000元。“阿梁”还给手机的照片他们看,照片显示是他们老公那宗案件的信息(是系统查出来的,还有其老公的照片,就是其老公当天被抓的衣服然后拍的照片),他们就相信他了。看照片的时候,律师不在场,律师是在喝茶时“阿梁”和“阿荣”出去了半个小时,回来的时候带过来的。律师费当面给并且签了委托书,黄某凤的是唐某借钱给她的,其又向黄某凤借了500元。2012年(应为2013年,笔录有笔误)5月20日,他们要求唐某退钱,因为他开始答应他们5月15日就可以出来。其打电话催促唐某,他就打电话问一下“阿梁”、“阿荣”他们,后者说要等到20号才能出来,到了20号还没出来,其和黄某凤就要求唐某退钱。他们也答应退让他们去他家,因为其要在家带小孩,其二嫂黄某去的,后来退钱到唐某那里,他们说还要等到27号如果人出来就收钱,如果出不来就把钱退给他们,他们也同意了,于是先把钱放在唐某那里了。到了27日早上他们一直打电话催唐某,他就说他也要问才知道,一直到27日下午6时许,“阿荣”打电话给其说人已经出来,他问他们看见人没有,其说没有看到。一直到晚上8时许,其老公和杨某权就回来了。唐某就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去他那里,让他们当面看着他把钱给“阿荣”,当时其和其老公、其二哥刘强、杨某权一起去到唐某家里,然后唐某当他们面数了40000元给“阿荣”,“阿荣”当时还把手机照的其老公和杨某权的释放证照片给他们看来证明其老公和杨某权使他们通过关系释放出来的,他们当时相信了,唐某当时从给“阿荣”的40000元当中抽了几百元出来,说是当是“跑腿费”,“阿荣”也同意了,唐某当时还对“阿荣”说如果下次还有这种释放人的情况就打电话给他,继续合作。“阿荣”答应以后就走了。唐某就请他们吃夜宵,完宵夜就各自回去了。当时“阿梁”说自己在沙湾公安基地上班,他们老公的案件有一个程序要经过他,他说也不是他一个人帮他们搞的,他说还有人在帮他们搞,不是完全是他一个人可以搞定的,但是没有透露他找那个人,也不会叫那个人和他们见面。他说杨某权是主谋,其老公是看风的,如果不找他找关系把他们释放出来的话,杨某权可能会判两年,其老公会判8个月,他还说他们老公的那个盗窃案在现场缴获了被盗的摩托车和液压剪,他说那个摩托车估价两千多元,后来就提出要请律师,他说请个律师搞出来的机会大一点。 2、被害人黄某凤的陈述证实:2013年4月20日其丈夫杨某权在番禺区大石镇涉嫌盗窃摩托车被当地派出所抓获,一起被抓的杨某的姑姑就说她的老板唐和平有办法将他们的丈夫取出来,其于是在2013年5月1日就打唐和平的电话,他说要28000元,后其就跟他谈好是25000元,到2013年5月3日其就和张某燕一起去到唐和平的办公室处,其和张某燕一起给了唐和平人民币25000元,唐和平就分别他们两人写了一张25000元的收据(现收据已撕烂),收据的内容大概是人出来后就收钱,人如果没有出来就退钱,当时的协议是2013年5月10日出来的,后过了几天他们的丈夫还没有放出来,唐和平就约其和张某燕去到市桥的一间茶楼,对方有两名男子和一名自称律师的男子跟他们当面谈。对方两名男子说要多等几天,律师让他们每人交了2000元的律师费,没有收据。到了2013-5-18晚上,其和张某燕的嫂子找唐某,他给张某燕的嫂子写了一张收据,到了2013-5-27其丈夫就放出来了,后听说张某燕报警了。在茶楼见到的两名男子的特征其记不清了,其不能认出样貌。其不报警,是因为其觉得双方是自愿的。 2013年5月13日晚上,其和张某燕在唐某家中每人给他26000元,杨某珍不知道什么时候交的,也不知道多少。2013年5月10日在茶楼喝茶时,唐某找了“阿梁”和“阿荣”两个人谈。当时“阿梁”还提供其丈夫被抓当天的照片及该案件的信息情况给他们看,还说是三个人的指纹在被盗摩托车行都提取到指纹,所以他们才相信他的。“阿梁”和“阿荣”让他们请律师,他们不愿意请,因为没钱了,他们劝他们,后来其跟张某燕都说没钱,每人出一千,另外一千要他们出,因为他们已经交了26000元,他们同意了,叫了律师来,当面和律师签了委托和交钱,只帮忙会见一次,帮其传话其老公,叫他不要担心,过几天就可以看到其了。当时“阿梁”和“阿荣”说不超过5月20日人就会出来。到了20日中午,其就打电话唐某,问人怎么还没有出来,他就说要问“阿梁”那边,他问完就说要等到5月27日,其和张某燕都不同意要求退钱,他们也同意退钱。20日晚上8时许,其和张某燕的二嫂一起去唐某家里,因为张某燕在家带小孩。当时去到唐某家里,就是“阿荣”过来退钱的,他让他们等7天等到5月27日,他说这么久都等了不差那几天,如果真被判刑会被判三年以下,他们也觉得是,于是同意再等7天,“阿荣”说到时人不出来钱就一分不收,人出来了才收钱,他提出钱先放在唐某那里,他们看着他把钱放在唐某那里他们就先回去了。到了5月27日其打了好多次电话问唐某,唐某说要等。一直到晚上7时许,其老公杨某权就和刘某一起回家了,通过其老公知道杨某也出来了。唐某这时才打电话过来说人出来了。其当时跟其老公杨某权说他们通过唐某找关系把他释放出来的,其老公当时没说话。当晚快十时左右,唐某过来接他们去他家里,让他们看着他把钱给“阿荣”他们,但是其当晚没去,其老公去的,所以其后面怎么给钱的其不知道了。但是后来唐某请他们吃夜宵,其去了,收据其带去给唐某了,他当面撕掉了。之前说给了25000元,是因为他们在其给的26000元中出了1000元的律师费。其认得“阿梁”和“阿荣”。

他们交完钱后,唐某当时说一个星期就出来了,但是过了一个星期没有出来,其和张某燕打电话问唐某,他说问一下帮他们搞的人,后来回复说第二天叫帮他们搞的人出来见面,案情比较复杂。见面后,他们问“阿梁”和“阿荣”叫什么名字,他们说就叫“阿梁”和“阿荣”就可以了。他们两个都有介绍案情,还给他们看手机照片,是有关他们老公那个案子的信息。“阿梁”说他们也是跑腿的,具体是谁在帮他们搞关系,其也不知道。主要是“阿梁”在讲,他说其老公这个案件比较复杂,证据比较多,有摩托车和液压剪缴到,而且那个缴获的摩托车还有他们指纹,他一边指着他手机上案件情况的照片给其看,一边说的,但只看到案件情况的一半,因为他只拍了那么多。他说在5月15至20日之间可以释放出来了,他说案情比较复杂需要时间,还说过句“有个过程要从他手里过”,意思是什么其也不懂。因为他们二人对其老公的案情比较清楚,他说他们老公的证据比较足,如果判刑会判三年以下,又是团伙作案,其听起来比较怕,于是相信了。

“阿荣”和“阿良”一起到唐某家里只有一次。他们是2013年5月2日左右找唐某帮忙想找关系,为此其和张某燕每人给他26000元。到了快一个月了5月16日,其和张某燕觉得被骗了想退钱,唐某接其去他家,“阿荣”和“阿良”过来解释,张某燕加了她嫂子黄某和刘强一起去。“阿荣”和“阿良”都用手机给他们看案件信息的照片,说他们已经在帮他们通过关系在搞,但因为要搞出来的人多,是三个,是团伙,比较难搞,和他们商量再等几天,说快到三十日了,如果三十日不出来就把钱推给唐某,他们当时也同意,黄某也打电话问过张某燕了。真正想退钱是5月20日晚上8时许,也是在唐某家里,当时其、黄某、唐某,还有阿荣在,“阿良”没有在。其见过“阿良”两次,第一次是丽雅茶楼,第二次是在唐某家里商量退钱的事。(你之前笔录为何没有反映商量退钱那次的情况?)其可能忘记了,现在记起来了。(为何你报案中反映“阿荣”、“阿良”特征记不清,不能辨认,后来又做了辨认笔录?)其经仔细辨认就认出来了,所以做的辨认笔录是真实的。 3、证人杨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4月20日,其和老乡杨某权、刘某因涉嫌盗窃被大石派出所拘留,于5月27日被释放出来,5月27日其就回来找了其姑姑杨某珍,她就说为了其这个事她给了16000元别人,她把钱给了一个叫唐和平的人办事,当时其什么也没说,其就打电话给唐和平感谢他,后来其还跟他去喝酒,之后过了几天其就回贵阳上班。直到7月20日刘某打电话给其说可能他们给的16000元被别人骗了,他说唐和平没有跟他们办事,刘某还跟其商量这个事要不要备案,直到今天其才来反映情况。 4、证人刘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5月27日下午6时许,其在番禺区看守所和杨某权、杨某一起被释放,释放证上写的理由是证据不足。他们几个出来以后,一起打一个摩托车到市桥银座酒店,杨某就下车不知道去哪里了,其和杨某权就回到汀根村各自的出租屋。其当时以为是证据不足释放的,后来其老婆讲是花了25000元才把他们搞出来的,其就跟她说是被别人骗了。当晚大约19时许,唐某和他表哥过来找他们,讲其和其老婆、杨某权及他老婆,一起去他位于东环街的出租屋,他说把40000元给一个叫“阿荣”的人,唐某是找他通过关系把他们释放出来的。当时他们去到唐某的出租屋,“阿荣”已经在那等着,唐某介绍“阿荣”就是帮他们搞出来的人,“阿荣”就把他自己的手机打开,给他们看里面的照片,有其和杨某权的释放证的照片,他说没有骗他们,有帮他们做事的,其当时想被骗了也办法,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唐某就当着他们的面,数了40000元给“阿荣”,然后“阿荣”就走了,然后唐某就请他们吃夜宵,吃完他们就回去了。大约6月底,其这个事情告诉其堂哥,他就说他们被打电话给唐某叫他退钱,如果不退钱就告。其就电话给唐某叫他退钱,如果退了钱就算了。第一次他不理会其,第二次他说钱没得退让其去告好了,后来其还叫黄某凤和杨某权一起去报案,但是他不愿意,于是其老婆在2013年7月17日去了沙头派出所报案。 5、证人杨某权的证言证实:2013年4月19日其和刘某、杨某因为涉嫌盗窃摩托车被番禺区大石派出所刑事拘留。在押期间,律师有会见过一次。2013年5月27日其和刘某、杨某一起被释放的,当天晚上6时许才出来的,然后他们三个打摩托车回去的,去到银座酒店附近杨某自己回去她姑姑那里,其和刘某就回汀根村的出租屋,后来唐某过来找他们说要当着他们的面给钱帮他们释放出来的人,于是其和刘某、刘某二哥、张某燕和唐某一起去到唐某家里,当时是晚上9时许,去到等了一会儿。“阿荣”就过来了,唐和平当着他们的面给了他四万元,“阿荣”还给了他手机照片给他们看,内容是什么没看清楚,就是证明他们被放出来是他们通过关系搞的,他们也没怎么说,唐某要求“阿荣”给几百元作为“跑腿费”,“阿荣”也同意了,然后“阿荣”就走了,唐某就说请他们吃夜宵,后来吃夜宵也过来,把收据给他,后来唐某就把收据撕掉了,吃完就走了。过了几天觉得他们都被骗了,张某燕他们说要报警,后来东环派出所就叫他们去作报案笔录了。 6、证人陈某良的证言证实:其在富华派出所旁边开士多店,其认识该派出所的徐某。今年5月,其没有印象徐某是否收过用报纸包着的钱和用过其店铺的验钞机,可能其当时不在士多店。其也没有收到徐某电话说替他暂收8000元。其士多店以前的工人丁某敏在六月辞职了。其没有徐某的电话,没有和他联系。其的店一般是工人看铺,他叫丁某敏,六月份辞职了。 7、证人何某森的证言证实:2013年5月6日其的朋友陈某给电话其,也说介绍两个犯罪嫌疑人家属给其认识,让其进去会见犯罪嫌疑人,其就答应了。到了5月7日上午,陈某给电话其,让其到丽雅茶楼来一下,其去到后就见到陈某和一些家属在,当时他们就告诉其有两个犯罪嫌疑人是刘某、杨某权,他们的家属黄某凤、张某燕都在,这两个女的也是两个犯罪嫌疑人的妻子,然后是陈某介绍的,其就每人收1500元,他们双方就签了委托书,其也开了发票给他们。之后,其和同事吴某森在5月8日进去看守所会见了刘某、杨某权,会见后其就打电话告诉犯罪嫌疑人的家属他们在看守所的身体还不错等情况,之后其就在没有和他们联系过了,因为他们签合同时说明了,只会见一次而已。其不认识徐某,其没有找过盗窃摩托车案件的经办人或者相关人了解过案件情况。 8、证人黄某的证言证实:张某燕想通过唐某让他通过关系把因盗窃被抓的刘某释放出来,唐某要求26000元。张某燕2013-5-3在唐某的出租屋给钱的,当时其在场,因为其还帮她借了16000元。交钱时有其、黄某凤、其老公刘强、张某燕和张某燕的妈妈,黄某凤也给了唐某26000元。当时唐某说大约一个星期就可以放出来,他还写了两份收据给他们,内容是一个星期左右能把人释放就收钱,人不出来就退钱一分钱不收。过了一个星期,人没有出来,他们打电话给唐某问人什么时候能出来,他说他们的情况比较复杂要多等几天,他们觉得他一天推一天,是在骗他们。到了5月15日,他们要求退钱,他没有答应,说第二天找帮他们搞关系的人出来跟他们讲讲案件情况,到了5月16日晚上,唐某打电话给黄某凤和张某燕让去他家了解,其和老公刘强、黄某凤一起去他家,大约晚上8点,唐某和两个男子(后来得知一个叫“阿荣”,一个叫“阿良”)在他家里,唐某也没有介绍,然后“阿荣”和“阿良”就说案子情况严重,“阿荣”还用手机给他们看案件信息,是照片,内容其没有看,他们说不好搞,他们问他们为何交了钱一天推一天,他们就说钱先退到唐某那里,再等到5月27日,如果人释放出来,钱就不退回他们,否则钱就退回他们。黄某凤同意了,他们就回去了。过了几天到了5月20日他们觉得还是不行,要求他们退钱,当晚其和黄某凤去唐某家里,当时只有“阿荣”和唐某两个人,退了大约4万,其没有数,当时阿荣还是让他们等到5月27日,唐某写了收据,内容大致是如果到了5月27日,刘某和杨某权能被他们用关系释放,他们就收钱,否则退钱。唐某把之前写的收据收回撕掉了他们就回去了。后来的事情其就不清楚了。“阿荣”其还认得,“阿良”就比较模糊了。

另于2014-3-11的证言证实:其记得“阿荣”和“阿良”到唐某家里只有一次。大约是在杨某权和刘某被拘留十多天,他们提出退钱,打电话给唐某,他说可以,让他们去他家,当时其和黄某凤、其老公刘强一起到唐某家里。等了大约半个小时,“阿荣”和“阿良”一起过来,“阿良”先跟他们家属解释说现在刘某和杨某权情况比较复杂,说杨某也要找别人帮忙搞出来,要他们等到5月20日,他们听完还是要退钱,他说钱先退到唐某那里,让唐某退给他们。唐某说钱先退给他,他们再搞搞,如果到了20号人没出来,就退给他们,如果认出来了,他就把钱交给“阿荣”、“阿良”。黄某凤愿意等,其打电话给张某燕,她也愿意等,其就和老公刘强先回来了。第一次想退钱时,“阿荣”用他的手机给他们看图片,上面是关于案件的情况,但其没有仔细看是什么内容。真正退钱是5月19日或20日晚上8时许,当时由其,黄某凤、唐某,还有“阿荣”在场。 9、证人刘强的证言证实:2013年4月底,其弟弟刘某和杨某权、杨某因涉嫌盗窃被大石派出所抓了,杨某的姑姑介绍他老板唐某给他们,说他能找人将刘某他们释放出来。唐某说要26000元一个人。5月3日左右,其和黄某凤、张某燕一起去到唐某家里,给了他钱,他说大约半个月左右可以把人从看守所里放出来,如不行就退钱,但是还写了一张收据,大致就是这个意思。到了5月15日人没有出来,他们联系唐某要退钱,他要他们多等几天,说把他找人叫出来和他们见面,让他们跟他们谈退钱的事。到了5月16日晚上,其和黄某凤,还有谁不记得了一起到唐某家里,见到了阿荣和一个不知道名字的男子,他们两个说这个案子还在通过关系搞,他们都拿出自己的手机给他们看刘某那个案子的情况,说他们在努力搞,他们表示已超出时间,要求退钱,他们说让他们多等几天,他们同意了。到5月20日还没有消息,他们打电话给唐某退钱,到了晚上退钱时其没有去,其听其老婆说钱退到了唐某手里,要求他们等到5月27日如果人出来才给钱。到了5月27日晚上8点人,刘某回来了,他们告诉他是花了钱把他放出来的,他没说话。唐某打电话给黄某凤,叫他们去他家,说要看着他把钱给阿荣他们,唐某当着他们的面把钱给了阿荣,他还从中抽了几百元做茶水费。之后其弟弟刘某觉得被骗报案了。杨某的姑姑没有跟他们一起给钱,听唐某说给了18000元,但具体有没有不清楚。

三、辨认笔录 1、对陈某的辨认:被告人唐某辨认出陈某就是参与诈骗的人;杨某权、刘某辨认出陈某就是收取4万元的人;张某燕辨认出陈某就是自称可以通过关系把她老公搞出来,收取了40000元,并给他们看过她老公的释放证照片的人;黄某凤辨认出陈某就是自称可以把人从看守所搞出来、并在人还没释放时到唐某家退钱的人;刘某、黄某、刘强辨认了陈某。徐某辨认出陈某就是和唐某一起与被害人谈如何通过关系将被抓的人释放出来的人,并分给其5800元介绍费;彭某辨认出陈某就是在2013年5月叫他到丽雅茶楼喝茶的男子。 2、对彭某的辨认:唐某辨认出彭某就是和被害人谈案情的“阿良”;陈某辨认出彭某就是和被害人谈如何将杨、刘两人释放和出示案情照片、帮忙将刘、杨二人释放出来并收取其家属29000元的人;黄某凤辨认出彭某就是通过手机将其老公的案件信息给她看,并自称可以把她老公释放出来的“阿梁”;张某燕辨认出彭某就是自称可以通过关系把她老公搞出来、并出示案件信息照片的“阿梁”。黄某、刘强辨认不出。 3、对唐某的辨认:刘某、杨某权、黄某凤、张某燕、黄某辨认了唐某的照片;陈某辨认出唐某就是要求其找朋友将刘某、杨某权释放出来的人;徐某辨认出唐某就是叫其介绍人将他朋友从看守所释放出来,并交给他43000元的人; 4、对徐某的辨认:唐某辨认出徐某就是参与诈骗的人;陈某辨认出徐某就是介绍唐某给他认识、收取被害人的钱、分得介绍费5800元的人。 5、被告人彭某指出不认识唐某、徐某。

四、被告人供述 1、被告人彭某在庭审中供述:之前不认识唐某,后在丽雅茶楼喝茶经陈嘉介绍认识,不认识徐某。陈某打电话跟其说找其帮他们将涉案人员想办法办出来,在茶楼喝茶时陈某说先了解一下情况,后来其知道是盗窃案,就提出了自己的法律意见。其当时是想找人去帮忙的,后来又不想去害别人就没有去办。整个过程其主要是提供法律意见,其没有见过家属,事先跟陈某说3万元,后来陈说只有2.9万元,其同意了,收这钱的目的是想找人去帮忙,但其没有跟陈某说过办一个人要多少钱。其只收了2.9万元,至于他们收取家属多少钱及如何分其不知道,也不是其指使的。 2、被告人陈某的供述:2013年4月末5月初的一天晚上10时许,徐某对其说有一叫阿平(唐某)的人有几个工人出了事被抓了,问其可否帮他将人搞出来。其就致电“阿良”(彭伟梁)问他是否能搞出来,阿良说先发资料给他看看。徐某就将其的电话给阿平,让他直接联系其。后一自称唐某的男子来电和其联系,其让他将那几个人的资料发信息给其。后徐某将资料发给其,其就转发给阿良。阿良后来来电回复其,说他看过案情,应该没问题,让其告诉唐某是两万元一个人,看对方搞不搞,并说对方家属不老实,还有一个叫“阿波”的同案没有抓到,让其转告对方是否有此情况,如果不老实说就不帮他们搞。其就致电唐某,唐某承认说漏了,给其一千元喝啤酒,还答应了两万元一个人,并让其约阿良出来和家属谈,家属想问情况。大约过了两三天,其约阿良在市桥丽雅酒店一起和家属面谈,当时唐某带了杨某权和刘某的老婆,还有一个男子过来。阿良从其手机中给家属看照片,内容是从公安系统查询的案情。其听到阿良说有一个在逃主谋指使其他三个被抓的人去偷的,家属开始信任阿良,并请求阿良尽力将二人丈夫搞出来。阿良提出让家属请个律师安抚案犯,家属也同意了。后阿良打电话叫何律师过来,何律师来到帮两家属办理了委托,并收取了4000元律师费,阿良答应家属律师费从其收取的钱中出。当时阿良还曾问唐和平杨某是否要搞,唐和平说杨某没有家属在番禺,没法拿出钱,不管他的事。后他们各自离开。走到酒楼门口时,唐某对其和阿良说钱已经准备好,请阿良好好办事,阿良同意了。当晚10时许,徐某来电说已收取43000元,其也将在茶楼的事告诉了他,并说律师费要分别从阿良收取的钱和他们的中介费中各出1000元,徐某表示理解,后其就到徐某处收取了阿良要的31000元,并通知阿良过来拿,剩余的12000元在徐某处。后其在银座附近在其的小车内将31000元交给阿良。杨某权、刘某在押第30日,杨某权家属来电问情况,其就致电阿良,阿良说有点麻烦,三个人中有人供认了,要等到第37天才知道能否成功。其将上述内容转告家属,家属要求退钱,其告诉阿良,阿良说已经做了工作,要家属体谅。其再转告家属,家属说当晚去唐某家商议。当晚10时许,其找徐某拿回12000元,约上阿良去到唐某家,阿良和两家属商议,要求再给7天时间操作。最后双方决定将阿良收取的41000元交给唐某保管,7天后杨某权和刘某出来了,阿良就收回41000元,如果没搞出来,41000元就退回家属。后各自离开。家属致电其时曾提到唐某收取了他们每人26000元,其当时表示阿良只要求每人20000元,叫家属找唐某问清楚。后唐某致电其说他会解决,其就没再理会。第37天其向阿良询问情况,阿良说杨某权和刘某已于下午6时释放,要向唐某收钱。当晚9时许,其通知唐某去他家收钱。当时唐某家中有杨某权、刘某及他们家属和杨某,他们均对其表示感谢,但其说案不是其帮忙的,其只是帮忙传话,并拿出手机中阿良发给其的杨某权、刘某的释放通知书照片,内容是“证据不足、不予批捕”。后其将该照片删除了。当时杨某的家属对其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其表示阿良没有办过杨某的事,有什么找唐某。后唐某要求给400元茶水费,其电话询问阿良和徐某他们都同意了,但钱从其和徐某的中介费中扣,其同意了。当晚共收取了40600元。后其发烧生病,过了两、三天,其才在市桥旧法院(现叫潮流前线)门口将阿良的29000元交给他。后其住院治疗期间,徐某过来探望其,其将剩余的11600元中的5800元交给他,其自己分得5800元介绍费。6月中旬其出院后,唐某来电说家属说他们没有办事,人是自己放出来的,要求他们退钱,其致电阿良,阿良说他有办事,叫唐某自己和亲属解释,钱不能退。其致电徐某,徐某也叫其不要管唐某,让他自己解释。于是其就致电唐某转达了他们二人的意思。后其就没有再联络了。其和阿樑一共去过两次唐某家,第一次是2013年5月十几号晚上大约21点,当时是唐某打电话说家属想了解帮他们搞关系的进展情况,其打电话给阿樑,说家属想问问题,其解释不清楚,让他解释。当时两个案犯的家属都在场,彭某就讲有人承认了盗窃行为,有人不承认,并且给家属看了案件信息的照片,要家属等到37天,如果还不放出来就退钱一分钱不收。 3、被告人唐某供述:2013年4月份左右,杨某珍在映月翠庭小区跟其讲他侄子等三人因为在大石偷摩托车被抓。过了两天左右,黄某凤来电问其是否可以把人从看守所搞出来,她当时说有三个人,其想应该是杨某珍跟她说的,当时她说可以给钱其通过关系把人搞出来,其当时没有答应,其说其问一下才知道。当天下午,其就打电话给番禺区富华派出所的“阿水”(因为其以前在机电山庄做保安时,他经常带富华派出所的人过来打球而认识的,其听说他是当主管的),请他通过关系把他们搞出来的。当时他说要看看才知道。到了第二天(大约是5月上旬的一天)黄某凤又打电话给其问情况,其就又打电话给“阿水”,他就说可以搞,他说要28000元一个人。其就回复家属说要28000元一个人,后来谈好25000元一个。刚开始是刘某和杨某权的两个家属答应给钱,杨某珍还在考虑。当天下午6时许,对方两个家属过来其出租屋交给其五万元现金,其分别写了一张收条给她们,说好是5月20日人出来就收钱,否则就一分钱不收退给她们的,后她们就走了。那天晚上7-8时左右,其去到富华派出所旁边加油站给了“阿水”46000元,其自己留了4000元,作为帮她们的费用,“阿水”也同意。他带着就拿钱到富华派出所旁边卖报纸的士多店用点钞机数钱,数完就走了。大约十多天后杨某珍也同意给钱,但是她没这么多,其问“阿水”说她没这么多,“阿水”说16000元就可以了,当时杨某珍在映月翠庭内上班上午时给其的,当时先给14000元,剩下的迟点给,其也给她写了收16000的收条给她,也是说5月20日人不出来就不收钱的内容。到了当天下午3时许,其也是在富华派出所旁边卖报纸的士多店给钱“阿水”的,当时“阿水”说他不在,叫其直接把钱给该士多店老板就可以了,其就直接把8000元给那个老板的,因为其说其这边费用不够,阿水同意其留下8000元,但实际上其只留了6000元,后来其也没有收杨某珍的2000元。后“阿荣”叫其约家属出来见面约在市桥的丽雅酒楼喝茶,当时有杨某权的老婆黄某凤、刘某的老婆张某燕、还有刘某的一个兄弟、其、还有“阿荣”,还有一个“阿荣”的朋友,当时“阿荣”还通过他的手机给家属看该案件资料的照片(具体是什么其不知道其没看),看完以后说大约是5月20日出来,因为他说他们这几被抓的人有四个人的,有一个跑了,还说出了名字叫“安波”,其他还说什么不清楚了。后来“阿荣”提出要她们请个律师,其当时去接电话没听清楚他们怎么说的,后来快结账时还来个律师,其当时去结账不知道她们有否聘请这个律师,其回来的时候“阿荣”等人已经走了,其就和家属一起走了。5月20日下午6时左右,被抓人还没有出来,其就打电话给“阿水”说今天20号了还没有出来,家属天天打电话给其,其说很烦,先把钱退给他们。“阿水”当时说可以,到了晚上7时左右,“阿荣”驾驶小车过来其出租屋把46000元给其,当时家属也在场,当时“阿荣”说过6-7天人就出来,当时要退给家属的,但是家属说等都等了这么多天,不在乎等多几天,说把钱先放在其这里。其当时很烦,天天打电话给其,家属就说不再打电话给其了,等他们出来再说。那天大家都谈好等多几天,然后钱先放在其那里。到了5月27日晚上7时许,“阿荣”打电话给其说人已经出来了,说要收回那些钱,然后其就将刘某、杨某权和他们的家属一起接过来其出租屋,当时“阿荣”也在,其当着“阿荣”的面问刘某、杨某权等人有否意见,如果没有意见就把钱给“阿荣”,当时他们都表示没有意见,还感谢“阿荣”,也是他们自己点钱给“阿荣”的,“阿荣”收完钱就走了。2013年7月10日左右,其听说刘某要告他们,其打电话告诉“阿水”,说这个事情是怎么运作的其不清楚,你们有否帮他们搞这些人出来其也不清,其只是相信你一句话,如果没有帮过他们就把钱退给他们,他就说其烦,把其电话挂了;其又打电话给“阿荣”,但是“阿荣”叫其问“阿水”也挂了其电话,然后其就不好意思再打电话给他们了。

被告人唐某于2013-8-21供述称:在丽雅茶楼时候除了阿荣还有他叫来的阿良,是阿良在跟家属谈,其不知道律师是谁提出请的,因为其当时在讲电话。于2013.9.25供述称:阿樑和阿荣一起去其家里与刘某、杨某权的家属谈退钱就是5月20日那次,当时有其、陈某、阿樑、刘某的二嫂黄某、黄某凤在。当时他们二人让家属再等几天,阿荣从他的背包里拿出4.6万退给其,他们说再等一个星期就可以释放。家属要把钱先放其这,等到37天人出来就收钱。大家都同意了。在检察机关提审时供述称:喝茶那天阿荣带了“阿樑”过来。阿荣用手机出示了案件的情况给家属看,跟家属讲案情,具体其没听,其打电话去了。5月20日那天,人还没出来,家属有意见,其给阿水打电话,当晚阿荣和阿樑过来其出租屋把4.6万给其,当时黄某凤和张某燕都在场。阿荣说再等6、7天人就会出来,家属说等这么多天,不在乎多等几天,就是钱就放在其这里了。(为何只拿了4.6万来退呢,不是还有杨某珍的钱,你也给了阿水8000元吗?)其现在记不清楚杨某珍给钱是20日前,还是之后了,反正这些钱数是对的,杨某珍给钱没有经历过中间要退这个环节。 4、被告人徐某的供述:2013年5月上旬的一天(具体日期其不记得了),其在富华派出所上班,其接到朋友唐和平的电话,他说有三个朋友被大石派出所抓获,问其有没有办法可以帮他放他们出来,其说看看怎么办。之后过几天,其就和同事陈某商量这件事,其说把你的电话给唐和平,让你和他谈,陈某就同意了。之后唐和平每天给电话其问情况,其就叫他自己联系陈某。之后过了几天陈某和其说见过对方并已经和对方家属谈好了,陈某对其说办完事剩下的钱就和其对半分,其就同意了。大约5月中旬左右晚上7-8时许,陈某和唐某都打电话说他们和家属谈好了,放人要收43000元,唐某就叫其收钱其就叫他去富华派出后面的加油站给其。大约当晚8时许,唐某一个人过来的,因为加油站太黑看不清,其就和他一起去转弯位的士多店门口收钱的,其数了钱一共是43000元。当晚其9点钟要上班的,其打电话给陈某他说没时间,第二天或第三天晚上9时许,陈某自己一个人过来的,就在其上班的银座岗亭外面的马路边给他的,第一次给了他三万元,当时他说先给他三万,剩下的让其保管,其同意。过了几天,他又叫其将剩下的13000元交给他。整个过程其也没有和对方接触,直到2013年5月下旬,陈某打电话给其说事情已经办好,他叫其到中心医院拿钱,于是来到中心医院,陈某就给了其5800元。到2013年7月份中旬一天,唐和平给电话其说对方有意见,问其怎么办,其就叫他自己处理。直到被抓。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彭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形成的工作关系便利,承诺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被告人唐某、徐某、陈某向国家工作人员介绍贿赂,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介绍贿赂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唐某、徐某、陈某犯介绍贿赂罪罪名成立,但认定被告人彭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罪名不正确,本院予以纠正。被告人彭某受贿金额2.9万元,应在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幅度内予以量刑处罚;被告人唐某、徐某、陈某介绍贿赂,情节严重,应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的幅度内予以处罚。鉴于被告人彭某、徐某、陈某能当庭自愿认罪,并积极退出全部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唐某自愿认罪,退出部分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各辩护人以上述理由要求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彭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3年8月20日起执行至2015年2月19日止);

二、被告人唐某犯介绍贿赂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3年7月24日起执行至2015年12月23日止);

三、被告人徐某犯介绍贿赂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3年7月25日起执行至2014年11月24日止);

四、被告人陈某犯介绍贿赂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3年7月25日起执行至2014年11月24日止);

五、缴获的赃款2.9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该赃款暂存于本院);

六、缴获的作案工具手机一台,予以没收,上缴国库(该物品现存于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梁惠萍

人民陪审员  冯锡洪

人民陪审员  郭洋铺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谢艳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八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三百九十二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