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对单位行贿罪

贾某某犯对单位行贿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2年11月27日 案由:对单位行贿罪 当事人:贾某某 案号:(2012)邯市刑终字第220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河北省肥乡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贾某某,男,1955年3月3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中共党员河北省鸡泽县。2003年12月至2006年12月任邯邢冶金矿山管理局设计研究院(以下简称:邯邢设计院)院长、法定代表人。2006年12月至今任河北邯邢矿冶设计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邯邢设计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2012年4月20日因涉嫌犯对单位行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8日被逮捕,同年6月1日被取保候审。现住邯郸市。

辩护人张廷选,河北挺轩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河北省肥乡县人民法院审理河北省肥乡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贾某某犯对单位行贿罪一案,于2012年8月26日作出(2012)肥刑初字第21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贾某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0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邯郸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赵志涛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贾某某及其辩护人张廷选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判决认定,2004年初,时任邯邢设计院(经济性质为国有)法定代表人的被告人贾某某,得知保定市阜平县有大量尾矿库设计业务,为了使邯邢设计院承揽该项设计业务,贾某某与时任阜平县环境保护局(以下简称:阜平环保局)局长李某甲(另案处理)进行联系、协商。贾某某通过阜平环保局承揽该县铁矿的尾矿库设计业务,李某甲提出邯邢设计院要从其所收的设计费里拿出一半款给环保局,贾某某同意。而后阜平环保局利用其行政管理职能,向所辖矿主施加压力,要求把尾矿库的设计方案交由邯邢设计院设计。2006年12月,邯邢设计院改制成立邯邢设计公司,法定代表人仍是贾某某。2004年至2007年,邯邢设计院和邯邢设计公司为阜平县有关铁矿的尾矿库进行了设计,共收取设计费170.76万元。邯邢设计院以环保基础建设费、技术协作费名义于2004年10月25日、2005年4月21日、8月23日、2006年12月29日先后4次分别付给阜平环保局23.6万元、14万元、8万元、6.6万元,计款52.2万元。邯邢设计公司以技术协作费名义于2007年12月、2008年12月先后2次分别付给阜平环保局4.7万元、5.667万元,计款10.367万元。综上,邯邢设计院和邯邢设计公司先后6次共付给阜平环保局62.567万元。

上述事实,有邯邢设计院账薄、记账凭证以及阜平环保局向邯邢设计院出具的收款收据,中国工商银行转款凭证,阜平环保局账薄、记账凭证、财务收款收据,阜平县财政专户出具的收款收据,邯邢设计院、邯邢设计公司营业执照,证人证言,被告人在侦查阶段供述、户籍证明及其人事证明等证据予以证实。

河北省肥乡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贾某某作为邯邢设计院和邯邢设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阜平县各铁矿尾矿库设计业务中,为了谋取竞争优势,采取给付国家行政机关财物并由国家行政机关向矿主施压的手段,为本单位竞得该项业务,且对单位行贿数额达二十万元以上,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贾某某作为设计院的主管人员直接参与和实施了该行为,其行为已构成对单位行贿罪。被告人贾某某安排给付财物的目的就是让环保局向其提供承揽尾矿库设计业务和帮助收回设计费的便利,而环保局提供的这种便利和帮助是违反法律规定的。但被告人贾某某为了其单位开拓新市场和竞得该项业务而仍然实施,其主观方面具有对单位行贿的故意。被告人贾某某的行为侵犯了国家行政机关的的正常管理活动和廉洁性。被告人贾某某及其单位承揽尾矿库设计业务的目的本身并不违法,贾某某所在单位通过正常竞争也有可能竞得该业务,但其却通过行贿手段暗箱操作使其竞得。这种手段使其在获取不正当利益的同时,客观上排挤了他人参与公平竞争的机会。这种手段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相关规定。故被告人贾某某及其单位在阜平县尾矿库设计业务中谋取了不正当利益。另外,证据显示付给环保局的钱是设计院所有。故被告人贾某某行为已构成对单位行贿罪。但被告人贾某某犯罪情节轻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一条、第三十七条的规定,认定被告人贾某某犯对单位行贿罪,判处免于刑事处罚。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贾某某及其辩护人主要提出,原判决事实不清,证明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贾某某没有对单位行贿的主观故意,没有采取不正当手段为单位谋取不正当利益,本案是国家行政机关利用职权乱收费案件,贾某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邯郸市人民检察院出庭认为,原判决认定原审被告人贾某某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原审被告人贾某某安排给付阜平环保局财物的主观目的是让对方提供帮助便利,使邯邢设计院、设计公司承揽设计业务,其行为违反法律规定,同时也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排挤对手参加竞争。且邯邢设计院同一时期在河北省阜平县所收设计费用的价格高于在河北省武安市同类设计业务的价格,印证了贾某某为单位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事实,其上诉理由及其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2004年初,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贾某某在邯邢设计院(另案处理)承揽河北省阜平县铁矿尾矿库设计业务时,与李某甲(时任阜平环保局局长,另案处理)商定邯邢设计院通过阜平环保局承揽该县铁矿的尾矿库设计业务,李某甲提出邯邢设计院从收取的设计费里拿出一半款给阜平环保局,贾某某同意。而后阜平环保局利用其行政管理职能,向所辖矿主施加压力,把尾矿库的设计方案交由邯邢设计院设计。2006年12月,邯邢设计院改制成立邯邢设计公司,法定代表人贾某某。2004年至2007年,邯邢设计院和邯邢设计公司为阜平县有关铁矿尾矿库进行了设计,共收取设计费170.76万元。2004年10月25日,2005年4月21日、8月23日,2006年12月29日邯邢设计院以环保基础建设费、技术协作费名义4次付给阜平环保局23.6万元、14万元、8万元、6.6万元,共计52.2万元。2007年12月、2008年12月邯邢设计公司以技术协作费名义2次付给阜平环保局4.7万元、5.667万元,共计10.367万元。综上,邯邢设计院和邯邢设计公司共6次付给阜平环保局62.567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邯邢设计院账薄、记账凭证,阜平环保局收款收据记载,邯邢设计院向阜平环保局支付环保基础建设费23.6万元,技术协作费14万元、8万元、6.6万元。 2、中国工商银行转款凭证记载,邯邢设计院支付阜平县财政局环保基础建设费23.6万元,技术协作费14万元、8万元、6.6万元。 3、阜平环保局账薄、记账凭证、收款收据记载,收到邯邢设计院公司环保基础建设费23.6万元,技术协作费为14万元、8万元、6.6万元、4.7万元、5.667万元。 4、营业执照记载,邯邢设计院,法定代表人贾某某,经济性质是国有。发照时间是2005年7月11日。

邯邢设计公司,法定代表人贾某某,公司类型有限公司。成立时间是2006年12月26日。 5、肥乡县检察院反贪局情况说明记载,犯罪嫌疑人邯邢设计院(邯邢设计公司)因涉嫌对单位行贿罪,现另案处理。2004年10月至2009年邯邢设计院先后六次对阜平环保局单位行贿62.567万元。其余22.813万元未支付。 6、被告人贾某某在侦查阶段供述,2004年初,其通过电话和阜平环保局长联系沟通,了解到阜平县有大量的尾矿库设计业务可以做,其到阜平环保局找局长李某甲具体洽谈。第一个主要内容是尾矿库的设计价格收费问题,李某甲当时把设计费的价格压的特别底。环保局的优势,就是掌握尾矿库设计业务多,所以设计费的价格得给环保局打折。第二个主要内容是,环保局要提成,而且要求的挺高,近乎苛刻。但是没办法,也得答应,毕竟阜平县的业务量大是个新市场,只能作出让步。具体每个尾矿库的设计费价格是2万元左右,有个别的高点或低点,给环保局的提成是50%。如果不通过当地环保局,矿主连合同都不给签,买卖就做不成,更别说结算了。因为当时矿主根本就没有尾矿库的概念,直接就把尾矿排进河沟了。签合同的时候,由环保局出面施压,在宾馆里跟矿主进行签约,矿主就付一部分预付款。开始环保局要求代替设计院收费,先扣提成,后给设计费,其不同意,当时跟环保局闹的挺僵,后来经过磨合磋商,由设计院先收设计费,环保局拿着票到邯郸来办返提成款的事。具体设计院在阜平做了多少尾矿库设计业务,给了阜平环保局多少提成款,以设计院的财务账目记载数额为准。邯邢设计院与阜平环保局合作期间还没改制,属于国企企业,业务一直持续到改制后。阜平环保局毕竟给设计院提供了服务和便利条件,具体包括给各矿主施加压力,帮助设计院签订尾矿库设计合同、跑现场带路、收回设计费。环保局是各矿环保工作的行政主管部门,有行政职能,给各矿主施加压力顺利成章。给环保局提成没单独开过会,跟其他班子成员单独沟通过,徐某某知道这个事,后来是徐某某具体操作的。阜平县给的设计费价格低,环保局要的提成高,其他设计院一般不会干。企业生存不易,给阜平环保局提成最终为了争取市场,揽活养单位,不给当地环保局提成,买卖就做不成。因为环保局是行政主管部门,就是冲着环保局能压的住老板去的,提成就是一个开展业务手段,没有白用的人,其认为竞争手段正当。 7、证人李某甲证明,其和贾某某商定设计院每做一项设计,收取设计费之后,按一定的比例返还环保局,当时贾某某也不太愿意,但是设计单位也有竞争,项目不好找,所以就同意了。环保局给企业老板门办了几期设计尾矿库的学习培训班,给企业老板们施加压力做工作,并带领企业老板参观涞源县尾矿库的项目。环保局对矿产品生产、加工企业有监管职责,实际上因为环保局是行政执法单位,如果尾矿库建设不合格,企业不能开工,当时这项工作由环保局负责,能给企业施加压力。没有环保局的作用设计部门也不容易介入阜平县的企业项目设计工作。当时收设计院技术协作费和环保基础建设费依据不充足,为了缓解阜平环保局经费紧张问题。设计费应该是邯邢设计院直接收取的,其到过邯郸邯邢设计院,催要邯邢设计院给环保局尾矿库设计的钱,具体笔数和金额,以阜平环保局帐凭为准。阜平县有规定,单位收的钱均要交到县财政局的专门账号上,邯邢设计院将款交到阜平财政账号上,财政局再将款返还到环保局,环保局都用于办公经费和人员工资等单位公务开支了。 8、证人徐某某(时任邯邢设计院副院长)证明,2004年至2006年,邯邢设计院在阜平县的尾矿库设计业务是贾某某和李某甲联系的。设计院在阜平县的尾矿库项目,每份方案一般收取2万元以上的设计费,给阜平环保局返款50%。因为阜平环保局负责对县企业的安全生产等方面监督检查,可以向企业施加压力,要求企业用哪个设计院,否则设计方案有可能通不过,这样设计院在阜平县的工程项目就靠阜平环保局给联系,环保局给设计院联系项目,设计院就得给环保局返款。 9、证人张某某(时任邯邢设计院工作人员)证明,2004和2005年其负责阜平县尾矿库的项目设计工作,设计费用一般掌握在2万元左右,如果矿比较大,设计费就高一点。阜平环保局是主管矿山的行政机关之一,可以给矿山企业施加压力,所以设计院才跟阜平环保局按照一比一的比例合作,这是领导们定的,要不是给环保局钱,环保局可以把活给别的单位,不给邯邢设计院 10、证人彭某某(时任邯邢设计院财务科长)证明,从2004年开始,邯邢设计院开始在阜平县做铁矿尾矿库的设计工作,都是通过阜平环保局联系的。邯邢设计院和阜平环保局协商决定,该县的铁尾矿库设计工作交由邯邢设计院设计,设计院从收取的设计费中提取一定的比例作为回扣返还给环保局,从邯邢设计院给阜平环保局转过账。阜平环保局具有安全生产的监管职责,尾矿库的设计要报环保局进行审批。环保局利用行政审批职权要求各铁矿将尾矿库的设计工作交给邯邢设计院来做,邯邢设计院通过阜平环保局可以更容易揽到尾矿库的设计项目。 11、证人刘某某(时任阜平环保局副局长)证明,阜平环保局与邯邢设计院有业务往来。当时的局长李某甲跟其商量过这个事,应该是在班子会上说的。当时说邯邢设计院的资质最高,所以定的邯邢设计院。向邯邢设计院收取环保基础建设款和技术协作费的事是后来知道的,当时在班子会上没沟通过,收这笔钱没有法律和政策依据。 12、证人李某乙(阜平环保局工作人员)证言,李某甲安排其和刘某某去邯郸邯邢设计院收过钱,第一次刘某某说收23.6万元,第二次刘某某让收14万,开票项目为环保基础建设费,其向李某甲电话汇报后开了票,提供了阜平县财政局账号,让设计院把钱直接打到该账号上,收款票据金额52.2万元全部到账;2007年12月26日和2008年12月19日设计院(邯邢设计公司)以技术协作费名义给了阜平环保局4.7万元和5.667万元;环保局收取设计院(邯邢设计公司)的62.567万元,都用于环保局日常开支了。 13、证人刘某某(阜平环保局工作人员)所证李某甲安排其和李某乙到邯邢设计院收款情节与李某乙所证基本一致。 14、证人张某某(现任阜平环保局局长)证明,阜平环保局收设计院的钱是延续之前环保局的做法,其任局长后不清楚是如何交涉的,具体是李某乙等人负责的。 15、证人李某丙(矿主)证明,自2004年开始,阜平环保局多次催铁选厂做尾矿库项目,指定了让邯郸的设计院作尾矿库设计方案。因此环保局还给铁矿矿主办过培训班,培训时李某甲局长说尾矿库必须建,局里指定了邯郸的设计院,各矿的尾矿库设计必须有邯郸设计院设计,不然环保局不给验收。环保局是管理铁矿的政府职能部门,没有办法只有听环保局长的话,连尾矿库设计费价格都是环保局指定的。 16、证人孙某某、吕某某(矿主)证言与李某丙所证情节基本一致。 17、邯邢设计院自2006年至2007年在河北省武安市承揽140多个尾矿库设计业务,每个尾矿库设计费用1.3万元的证据在卷。 18、被告人贾某某的户籍、人事证明,情况说明等证据。

上述证据经一、二审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对于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贾某某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决事实不清,证明不足,贾某某没有对单位行贿的主观故意,没有采取不正当手段为单位谋取不正当利益的理由和意见,经查,上诉人贾某某在邯邢设计院、设计公司承揽阜平县铁矿尾矿库设计业务的商业活动中,以将所收设计费用的一半给付阜平环保局,而谋取竞争优势使单位承揽设计业务,并实际给付阜平环保局设计费用的事实,有证人李某甲、徐某某、张某某、李某乙等证言和相关书证予以证实,与上诉人贾某某在侦查阶段的供述相互印证。该行为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在招标投标、政府采购等商业活动中,违背公平原则,给予相关人员财物以谋取竞争优势的,属于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规定。故对其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邯邢设计院和邯邢设计公司在承揽设计业务时,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机关财物,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贾某某作为该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行为已构成对单位行贿罪。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贾某某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本案是国家行政机关利用职权乱收费案件,贾某某不构成犯罪的理由和意见,不予采纳。本案系为了单位开拓新市场和竞得设计业务实施对单位行贿行为,犯罪情节轻微,对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贾某某可免予刑事处罚。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邯郸市人民检察院建议驳回被告人贾某某上诉,维持原判的意见正确,应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一)项、第一百九十七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王建民

审 判 员  李晓萍

代理审判员  闫 艳

二〇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许红丽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九十七条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