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破坏武器装备、军事设施、军事通信罪

贾某某、贾某甲、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破坏军事设施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9月4日 案由:破坏武器装备、军事设施、军事通信罪 当事人:贾某某 乔某某 贾某乙 李某某 贾某甲 案号:(2014)长刑初字第00134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长葛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长葛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贾某某,男。因涉嫌破坏军事设施犯罪于2013年10月14日被长葛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长葛市看守所。

辩护人白中华,河南元慧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张培启,河南元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贾某甲,男,因涉嫌破坏军事设施犯罪于2013年11月5日被长葛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6日被逮捕。2014年9月4日经本院决定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宋铎,河南远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赵建华,河南华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某某,男,因涉嫌破坏军事设施犯罪于2013年10月23日被长葛市公安局监视居住。

被告人贾某乙,男。因涉嫌破坏军事设施犯罪于2013年10月23日被长葛市公安局监视居住。

被告人乔某某,男。因涉嫌破坏军事设施犯罪于2013年10月19日被长葛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3日被长葛市公安局监视居住。

诉讼记录

长葛市人民检察院以长检刑诉(2014)12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贾某某、贾某甲、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犯破坏军事设施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将该案指定本院管辖。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因有关国家秘密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长葛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黄丽华、代理检察员张璐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贾某某及其辩护人白中华、张培启、被告人贾某甲及其辩护人宋铎、赵建华、被告人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长葛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2009年10月份至2010年期间,被告人贾某甲在承包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期间,明知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内有军事设施,仍雇佣被告人李某某、贾某乙,在1005号军事设施及其保护范围内使用炸药或铲车等大型机械开山采石,造成1005号军事设施被破坏。 2011年1月份至2013年期间,被告人贾某某在承包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期间,明知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内有军事设施,仍雇佣被告人李某某、贾某乙和乔某某,使用挖掘机、铲车等大型机械在1005号军事设施及其保护范围内开山采石,造成1005号军事设施被破坏。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鉴定意见、书证等,贾某某、贾某甲、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的行为应当以破坏军事设施罪追究刑事责任,贾某某、贾某甲系主犯,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系从犯,贾某甲有立功情节,提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贾某某辩称:我承包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时间是2012年1月份至2012年5月份,我确实不知道有军事设施,我也没有使用挖掘机,我认为属于过失破坏军事设施犯罪。

辩护人白中华、张培启的辩护意见是:1005号军事设施在被告人贾某某承包以前已被破坏,已经申请报废,对指控的“明知”有异议,贾某某没有实施破坏军事设施行为,不构成犯罪要件。

被告人贾某甲辩称:我承包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时间是2009年10月份至2010年4、5月份,我承包的时候有相关许可证,我不知道是如何破坏军事设施的,我不构成犯罪。

辩护人宋铎、赵建华的辩护意见是:1、被告人贾某甲承包采石厂时手续齐全、合法开采,且证人贾xx、张xx的证言也证明了贾某甲没有破坏军事设施的行为;2、对贾某甲指控的证据主要是言词证据,缺乏物证、书证等予以印证,言词证据也只是证明贾某甲存在采石行为,并没有证明其破坏了军事设施,指控证据严重不足,未达到法定证明标准;3、本案存在大量需要排除的证据,这些证据排除以后指控犯罪的证据更加不足;综上,公诉机关对贾某甲的指控证据不足,请求依法宣告贾某甲无罪。

被告人李某某辩称:我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我不知道有军事设施,我认罪,希望从轻处理。

被告人贾某乙辩称:我不知道那个地方有山洞,没有人提示,也不知道有标示,我认罪,希望公正判决。

被告人乔某某辩称: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定性无异议,自愿认罪,希望从轻处理。

经审理查明: 2009年10月至2010年期间,被告人贾某甲在承包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期间,贾某甲明知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内有军事设施,仍雇佣被告人李某某、贾某乙,在1005号军事设施及其保护范围内使用炸药、铲车开山采石,对已被严重破坏但尚未批复报废的1005号军事设施继续破坏。 2012年1月至2012年5月被告人贾某某承包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2012年5月以后至2013年贾某某协助经营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期间,贾某某明知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内有军事设施,仍雇佣被告人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使用挖掘机、铲车在1005号军事设施及其保护范围内开山采石,对已被严重破坏但尚未批复报废的1005号军事设施继续破坏。

另查明:被告人贾某甲揭发他人犯罪行为。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举证,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贾某某供述,我是从1985年就到新郑观音寺采石厂上班的,一直跟着我父亲干,刚开始的时候采石厂是属于集体的,后来我父亲贾xx将采石厂买了下来经营。2009年10月我父亲有病,将采石厂承包给贾某甲,因贾某甲经营不善,2010年10月份将经营权交到我母亲张xx手中,2012年1月份,经家里人协商又将采石厂经营权承包给我,2012年5月因山上子产墓的原因我又将经营权交给我母亲。2003年的时候,当时因为在开采的时候将采石厂的采区里的1004号国防工事给挖坏了,后通过观音寺的人武部与河南省军区协调花了一百一十多万元将1004号国防工事给买了下来继续开采。2009年、2010年贾某甲经营的时候是用炸药炸山进行开采,我承包的时候都是用铲车、挖掘机等工具开采一些当时贾某甲用炸药炸山之后松散的山体,绝对没有用炸药开采过。我承包的时候,在采石厂内开粉碎机的一个叫“江”,一个叫宝明,我们采石厂有两个采区,两个采区都是我承包的,当时我们买的1004号国防工事在南边那个采区,我们这两个采区除了1004号国防工事,是否还有其他国防工事我就不清楚了,因为采区里没有明显的标志,也没有部队上的任何人通知我们说还有其他的国防工事,我们就是按照国土部门发放的坐标进行开采,就算是破坏了我也不是故意破坏的。我们的采矿证2010年7月份的时候已经过期,我承包时没有采矿证。2012年5月份将经营权交给我母亲之后,我和我老婆还是负责销售这一块,并协助母亲经营,因为母亲不识字,母亲叫我帮他租赁挖掘机,我在郑州租赁了一辆挖掘机,当时是我签的合同,后来这辆挖掘机在采石厂里工作了。 (2)被告人贾某甲供述,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是我父亲贾金梁承包的,2009年10月份因我父亲生病,我与家里面的人签订了内部承包合同,我经营到2010年4、5月份不干了,我承包期间李某某负责西厂区,贾某乙负责东厂区,他们干了有一两个月就不干了,后来我找唐xx帮我负责安全生产,我承包的时候只是在山脚下的不平大石头用炸药炸平,我使用的炸药都是我承包的新泰公司的,我承包时给我干活的有贾xx、张xx、贾xx、张x甲、张xx,粉碎机上有老赵、时华堂,我承包的时候我的手续齐全。2003年时候东厂区有个军事设施交了110万元,所以我和我家里人都知道在东厂区和西厂区中间还有一个军事设施,所以东厂区和西厂区中间的地方一直不敢动,俺村上岁数的人都知道东厂区和西厂区中间有个军事设施。东厂区和西厂区中间的军事设施是今年5、6月份的时候,贾某某使用挖掘机把东厂区和西厂区中间的山体挖空了,当时我还拍有照片。我承包的时候,只是把东厂区和西厂区山脚下不平的地方用炸药炸平,我没有用炸药炸东厂区和西厂区中间的位置,所以我没有破坏东厂区和西厂区中间的军事设施。2013年6月份我在长葛人武部报案的时候,冯副部长给我说,观音寺镇采石厂的情况是一月一巡查拍照、三月一汇报,我要是破坏了东厂区和西厂区中间的军事设施,人武部当月就会发现,我在2013年5、6月份发现东厂区和西厂区中间的军事设施被贾某某破坏了,所以我就举报了。 (3)被告人李某某供述,2009年10月份因贾xx有病采石厂就由贾某甲承包经营,当时也是使用炸药,贾某甲干了一年因为没有销售渠道,2010年年底贾xx的老婆就把经营权收了回来。贾某甲承包采石厂时我在西采区负责安全生产,我干了几个月就不干了,贾某甲承包期间打洞放炮的位置大约在西采区中间半山腰的位置,就是在东采区和西采区交界处西边大约百十米的半山腰。陉山上有防空洞这件事俺村里的人都知道,只是不清楚具体的位置,2003年贾金梁干的时候就是因为破坏了一个军事设施被罚款,除了被处罚过的那个防空洞,在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东厂区和西厂区的中间快到山顶的上面有一个水泥砌的洞口,站在山下就可以看到那个洞口的水泥台,我刚来的时候就知道那个洞口附近就是防空洞。到了2013年5、6月份贾某某干的时候,贾某某使用两辆挖掘机把水泥砌的洞口附近的山体挖空了,贾某某使用挖掘机开山采石,也是挖那些已经被炸药炸的松动的山体。2013年贾某某干的时候,我是负责安全生产,也就是负责两个挖掘机的安全生产,每天干完活贾某某都会告诉我,第二天挖掘机到什么地方干活,然后我再告诉挖掘机司机在山上具体干活的位置,挖掘机干活的时候我就负责下面的安全,2013年5、6月份,因为新郑机场需要大量石料,贾某某就让我挖水泥砌的洞口下面附近松动的山体,我就让挖掘机挖了水泥砌的洞口下面的山体。我们在干活的时候一直没有发现有防空洞,2013年用挖掘机挖水泥砌的洞口下面附近松动的山体的时候也没有发现防空洞。两个挖掘机司机一个叫乔某某,另一个不认识,一辆绿色的挖掘机是从郑州租赁的,另一辆黄色的挖掘机是贾某某个人的。 (4)被告人贾某乙供述,我去采石厂的时候一直到2009年是贾金梁承包的,2009年10月至2010年10月是贾某甲承包,贾某甲承包时是用炸药炸山采石,当时我在东采区,打洞放炮的位置大约在东采区中间半山腰的位置,就是在东采区和西采区交界处东边大约百十米的半山腰,2011年以后贾某某和张xx承包都是用挖掘机挖之前贾某甲承包时炸山之后的活动的石头。2011年的时候是张xx承包,2012年1月份至5月份是贾某某承包,后来都是贾金梁的老婆张xx,贾某某夫妇在采石厂里帮忙。2012年以来观音寺镇采石厂里两个开挖掘机的一个叫乔某某,一个是外地人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我们村的大人小孩都知道山上有洞,但不知道具体位置。 (5)被告人乔某某供述,2013年4月我在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干活,2013年6月就不干了,我在采石厂上班的时候,在那干活的几个人说山上有防空洞,但是没有说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当时是抓安全管理的李某某让我挖哪里我就挖哪里,我是在采石厂的东采区的东边、中间、西边的半山腰、山脚下开挖掘机工作,我在山腰处把松动的石头用挖掘机的铲子拔到山下,我也不知道挖住过军事设施没有,我开的绿色挖掘机是老板贾某某从郑州租赁的,还有一辆黄颜色挖掘机,采石厂里除了两台挖掘机,还有几台铲车和小型货车。 (6)证人犯xx证言,2013年7月份贾某甲到武装部反映贾某某破坏军事设施,经实地考察,1005号军事设施已基本破坏,工事战术环境和伪装环境已完全毁坏;长葛市人民武装部从未接到过上级对1005号军事设施的报废文件,所以该军事设施是在正常使用的;明确规定了“在距工程口部中心线算起200米范围内为军事管理区,原山上的工程道路不得破坏,在此界内,严禁进行采石、取土、爆破等活动”,并设置了军事管理区界桩;2006年长葛市人民武装部对军事设施进行了全面普查,1005号军事设施已受到不同程度的毁坏,后破坏程度越来越大。 (7)证人邓xx、冯xx、王xx、胡xx、张x、马xx、张xx证言、现场照片,证明2013年7月19日军区、武装部人员对1005号军事设施实地考察,看到有铲车正在1005号军事设施范围内进行作业,立即进行了制止。 (8)证人贾xx证言,证明其知道采石厂内有防空洞,但不知道具体位置;2010年11月被告人贾某甲让其到采石厂当“炮手”,其在西采区用炸药炸过石头,随后挖掘机、铲车等进行开采。 (9)证人张xx证言,证明其在被告人贾某甲承包采石厂时,炸石头的位置在西采区西边,大约距离东采区和西采区交界处有一、二百米。 (10)证人王xx证言、贾某某工程机械租赁合同、民事诉状、受理案件通知书,证明2013年4月被告人贾某某与郑州市成钢工程机械有限公司签订一份工程机械租赁合同,贾某某租赁的挖掘机是在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工作的,该挖掘机于2013年6月26日公司收回。 (11)证人贾xx证言,证明2011年至2013年采石厂由被告人贾某某经营,没被罚款的防空洞是2012年贾某某开始用挖掘机挖的。 (12)证人张xx证言,证明其知道采石厂内有防空洞,但不知道具体位置;2009年以后被告人贾某甲经营采石厂一年多,贾某甲在东采区和西采区使用炸药开采,再用挖掘机和铲车开采;2011年贾某甲不经营的时候,被告人贾某某接着经营,贾某某是用挖掘机、铲车等大型机械开采贾某甲承包时用炸药炸过之后松动的石头。 (13)证人贾xx、张xx、刘xx、贾xx证言,证明其知道山上有防空洞,但不知道具体位置;2009年以来被告人贾某甲承包采石厂一年多,2011年初张xx接手采石厂后由被告人贾某某负责经营,2012年1月至2012年5月贾某某承包该采石厂,2012年5月至今贾某某又将采石厂承包权交给张xx,同时贾某某协助其管理经营采石厂;贾某甲使用炸药炸山采石,贾某某用铲车开采贾某甲承包时炸山后剩下的松散石头。 (14)证人贾xx证言,证明2013年其在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上班工资是由张xx发放的。 (15)证人时xx证言,证明被告人贾某甲承包采石厂时有采矿许可证、安全证、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证件。 (16)证人时xx证言,证明2012年5月采石厂经营权交给张xx以后,贾某某在采石厂内负责销售,并帮张xx在郑州租赁一辆挖掘机。 (17)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内部承包合同,证明2009年10月被告人贾某甲与贾金梁、张xx及共有权人签订采石厂承包合同;2012年1月贾某某与贾金梁、张xx及共有权人签订采石厂承包合同;2012年5月贾某某与贾金梁、张xx签订采石厂停包协议。 (18)1004号工事补偿协议、票据,证明贾金梁因1004号工事于2003年向省军区支付110万元补偿。 (19)辨认笔录、视频、刑事照片、证人张昕证言,证明被告人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及证人贾根喜、张迎坤、张栓成等人辨认开山采石地点,河南省军区作训处参谋张昕、长葛市人民武装部参谋犯xx在辨认笔录及证言中指出辨认的作业区域和爆破地点均在1005号军事工事安全管理范围内。 (20)河南省军事设施保护委员会办公室关于1005号工事军事管理区、安全管理范围位置标示图及附属说明,证明被告人及证人辨认地点均在1005号军事设施军事管理区范围内。 (21)现场照片,证明2013年7、8月1005号军事设施被破坏后的状况。 (22)长葛市(县)人民武装部工事安全报告、国防工事基本情况统计、设防工事维护管理会议纪要、设防工程普查情况报告,证明1986年采石厂就已对1005号工事越界采石达10米之多,并把全部界桩向里和向南移动20多米,1005号东北口部机枪眼和瞭望孔已遭破坏,无法使用,武装部多次要求新郑县观音寺采石厂停止开采,但未引起重视;1996年经协商1005号工事口部以内由长葛市人武部负责,工事口部以外由新郑市人武部负责;2002年1005号设防工事两面山脚已被严重开采,通往工事的道路已完全被挖断,1005号工事面临被挖开;2005年1005号工事因个体采石毁坏严重;2006年1005号工事新郑境内三个口部及工程主体已被毁坏,普查人员制止采石厂开采被谩骂,长葛市人武部向许昌军分区申请报废;2008年、2010年、2011年、2012年、2013年均再次申请报废;2005年国防工程统计表显示1005号工事破坏严重,2009年至2013年经长葛市人武部巡查,新郑境内口部及工程主体已被毁坏。 (23)许昌军分区国防工程遭受破坏报告、安全巡查报告,证明2006年1005号工程已遭严重破坏,新郑境内三个口部和工程主体已被全部毁坏,许昌军分区申请报废;2011年再次申请报废。 (24)河南省军事设施保护委员会1005号工事遭损毁情况鉴定说明,显示1005号国防工事属重要军事设施,2013年7月19日经现场勘察,1005号工程一侧战术接近路全部被毁,工程口部裸露悬空,完全丧失作战保障功能,1005号工事损毁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037万元。 (25)河南省军事设施保护委员会关于1005号工事证据情况说明,显示1005号国防工事自建成以来,因安全保密需要,建成后并未留存该工事相片,也无法提供该国防工事任何年代的卫星图片,1005号工事属重要军事设施,长葛市人武部历年报告中提出的报废1005号国防工事的申请,两级军区均不会对该请求进行批复,1005号工事军事管理区范围划定为1005号工程坑道及其内部设备、战术接近路、附属设施和伪装设施,管理区保护范围为由管理区最远端向外延伸200米。 (26)河南省军事设施保护委员会办公室申请立案查处函、揭发举报书,证明贾某某被举报破坏军事设施。 (27)长葛市人武部2006年国防工事巡查视频,证明2006年长葛市人武部对国防工事巡查时,告知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工作人员该采石厂内有1004、1005号军事设施,并在地图中指出其位置。 (28)长葛市公安局犯罪侦查大队情况说明,证明经长葛市公安局对新郑市国土局、新郑市观音寺镇政府、张xx及嫌疑人等多方调取,均未调取到2007年贾金梁办理的采矿许可证原件;经对1998年代表新郑市观音寺镇政府与贾金梁签订采石厂协议的荆娇调查情况,未获取有价值信息;贾金梁的情况是常年卧病在床,不能使用语言正常表达;另对讯问、询问笔录等时间冲突进行了解释说明等。 (29)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贾某某、贾某甲、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均已达刑事责任年龄。 (30)前科情况查询证明,证明被告人贾某某、贾某甲、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均无前科记录。 (31)到案经过,证明被告人贾某某系抓获到案,贾某甲系电话传唤到案,李某某、贾某乙系传唤到案,乔某某系抓获到案。

关于被告人贾某某承包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的时间,贾某某辩解称系2012年1月至2012年5月,该辩解可与贾某某签订的采石厂承包合同、停包协议及被告人贾某乙供述、证人贾xx、贾x甲、张xx、刘xx证言等证据相印证,故本院对该辩解予以采信;但根据被告人贾某某、贾某乙供述、证人贾x、张xx、刘xx、时xx证言等证据,2012年5月至2013年期间贾某某协助经营了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本院对此予以确认。贾某某辩称没有使用挖掘机,但有工程机械租赁合同、证人王成寅证言等证据在卷证实,故该辩不予采信。根据河南省军事设施保护委员会办公室出具的1005号工事军事管理区、安全管理范围位置标示图及说明,结合被告人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及证人张迎坤、贾根喜、张栓成辨认笔录、视频及相关证据,可证实被告人贾某甲承包采石厂期间在1005号军事设施及其保护范围内使用炸药、铲车开山采石,贾某某在承包、协助经营采石厂期间使用挖掘机、铲车在1005号军事设施及其保护范围内开山采石。

被告人贾某某的辩护人提交了下列证据,并经庭审质证: (1)1994年新郑市采石厂与贾xx拍卖协议一份,旨在证明1994年贾xx购买新郑市采石厂; (2)1998年新郑市观音寺镇人民政府与贾xx协议书一份,旨在证明1998年贾xx购买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 (3)2003年新郑市观音寺镇人民政府与贾金梁协议一份,旨在证明贾xx支付军事部门110万元作为1004号工事补偿。 (4)民爆器材领取统计表,旨在证明被告人贾某甲承包采石厂期间其工人领取了炸药。

被告人贾某某的辩护人提交的证据(1)、(2)、(3)与本案关联性不强,本院不予采信;证据(4)可与被告人贾某甲承包采石厂期间使用炸药相印证,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人贾某甲的辩护人提交了下列证据,并经庭审质证: (1)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新郑市国土局情况汇报(均系复印件),旨在证明被告人贾某甲承包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期间有合法证件经营。 (2)张xx证言,旨在证明张xx证言可与贾某甲供述相印证,贾某甲没有破坏军事设施,2012年8月防空洞还没有被破坏。 (3)拍摄于2010年和2014年的照片计2张,旨在证明2010年和2014年1005号工事附近的状况。

被告人贾某甲的辩护人提交的证据(1)均系复印件,其中有效期限自2007年7月至2010年7月的采矿许可证正本和副本(其中含矿区范围拐点坐标及开采深度)内容明显不一致,经长葛市公安局向新郑市国土局、新郑市观音寺镇政府、张xx等人多方调取,均未调取到该采矿许可证原件,故该证据的证明力尚不能得到确认,即便存在采矿许可证原件,在符合犯罪构成的情况下,也不能排除其犯罪行为;证据(2)系侦查机关取得公诉机关随卷移送材料,该证据询问时间与其他人员询问时间有矛盾,公诉机关均未出示,证人张xx称2012年8月防空洞还没有被破坏,与武装部历年巡查情况及巡查视频明显不符,故该证据的证明力本院不予采信;证据(3)不能证明贾某甲没有实施破坏军事设施行为。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贾某某、贾某甲、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故意破坏军事设施,其行为均已构成破坏军事设施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关于贾某某的辩护人所辩1005号军事设施在贾某某承包以前已被破坏、已经申请报废,贾某某没有实施破坏军事设施行为,据长葛市人武部普查报告,2002年1005号设防工事两面山脚已被严重开采,通往工事的道路已完全被挖断,2006年新郑境内三个口部及工程主体已被毁坏,长葛市人武部向许昌军分区申请报废,2008年、2010年、2011年、2012年、2013年均再次申请报废,但据河南省军事设施保护委员会说明,该报废申请并未批复,贾某某、贾某甲等人对已被严重破坏的1005号军事设施继续开山采石破坏,仍属对1005号军事设施的破坏行为,故该辩不予采信。关于贾某某、李某某、贾某乙等人所辩不知道有军事设施,但贾某甲供述村里上岁数的人都知道东采区和西采区中间有个军事设施,贾某某也知道,李某某、乔某某供述、张栓成、贾根喜、贾建龙、张xx、刘法全证言均称知道有防空洞、但不清楚具体位置,但庭审中经讯问贾某某、贾某甲,其均称从新郑市观音寺镇采石厂门口可以看到山顶上有一水泥台子,同时贾某某、贾某甲在采石厂附近生活工作多年,加之2006年长葛市人武部普查时曾告知该采石厂员工采石厂内有1004、1005号军事设施,并在地图上予以指出,综合上述情形,贾某某、贾某甲等人应当知道该采石厂内有1005号军事设施,贾某某、贾某甲等人为逐利放任1005号军事设施被继续破坏,属间接故意。关于本案中破坏的是否属重要军事设施,虽河南省军事设施保护委员会指出1005号军事设施属重要军事设施,但该军事设施并未列为军事禁区,同时近年来据巡查情况已被严重破坏,该军事设施周围也缺少相关警示标识,综合考虑,本院认同公诉机关的指控即本案中不作为重要军事设施。贾某甲辩护人所辩本案有大量需排除的证据,但该类证据公诉机关在庭审中大多未出示,已出示的部分公安机关已作出相应说明,同时本院也依法进行了审查。在各自参与的共同犯罪中,贾某某、贾某甲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均起次要作用,均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贾某甲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应认定为立功表现,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李某某、贾某乙、乔某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依法可以宣告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一、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贾某某犯破坏军事设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14日起至2014年10月13日止。)

二、被告人贾某甲犯破坏军事设施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1月5日起至2014年9月4日止。)

三、被告人李某某犯破坏军事设施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四、被告人贾某乙犯破坏军事设施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五、被告人乔某某犯破坏军事设施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六个月。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十四份。

文尾

审 判 长  赵明辉

审 判 员  岳全中

代理审判员  吴丽丽

二〇一四年九月四日

书 记 员  张 瑞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三款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