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强迫卖淫罪

何敏犯强迫卖淫罪一审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2月29日 案由:强迫卖淫罪 强奸罪 当事人:何敏 案号:宁刑初字第111号 经办法院:山西省宁武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宁武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何敏,男,1991年6月7日生,身份证号码140925199106070014,汉族,宁武县人,无固定职业,住宁武县凤凰镇秃兰妥村。2008年8月22日因涉嫌强奸、强迫卖淫罪被宁武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后在逃。2015年8月31日被宁武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宁武县看守所。

辩护人王少敏,山西九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宁武县人民检察院以宁检未检刑诉(2015)第1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何敏犯强奸罪、强迫卖淫罪,于2015年11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宁武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王海斌、代检察员郝慧娟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何敏及其辩护人王少敏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宁武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08年6月17日被告人何敏与侯磊、宋焱阳将赵××骗出,殴打后带到原平市轩岗镇温雁龙租住的家中,何敏将赵××强奸,后赵××脱逃。6月20日,被告人何敏与侯磊、宋焱阳、温雁龙将秦×、弓××带到宁武县转盘宾馆,何敏对秦×进行殴打后将其强奸两次。6月21日,被告人何敏与侯磊、宋焱阳、温雁龙将秦×、弓××带到原平市轩岗长梁沟一旅馆内,何敏再次强奸秦×。6月22日,被告人何敏与侯磊、宋焱阳、温雁龙将秦×、弓××带到宁武县麻黄沟村温雁龙家,次日何敏与侯磊对秦×、弓××进行轮奸。期间4人多次对秦×、弓××进行殴打,并给其拍摄裸体照进行威胁。6月26日至7月15日,被告人何敏与侯磊、宋焱阳、温雁龙将秦×、弓××带到原平市轩岗镇“相约酒吧”、“好运来旅馆”;代县的“金梅旅馆”、“跨世纪洗浴中心”强迫其卖淫。7月7日,被告人何敏与宋焱阳、温雁龙午夜闯入宁武县职中宿舍,持刀强行将宁武县城“农家山庄”的服务员李××、吕××、李×带到宁武县凤凰镇秃兰妥村何敏的亲戚家,因吕××、李××逃脱,何敏等人担心事情败露,将李×放行。被告人何敏之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6条、第358条之规定,应当以强奸罪、强迫卖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何敏犯罪时不满18周岁,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7条之规定;何敏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属自首,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67条之规定。

被告人何敏对宁武县人民检察院的指控供认不讳。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为:1、对何敏的行为不应数罪并罚,应当以强迫卖淫罪定罪处罚,强奸是为了实现强迫卖淫的手段。2、何敏犯罪时属未成年人,应从轻或减轻处罚。3、何敏系自首,应从轻或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08年6月14日被告人何敏与宋焱阳(已判刑)到宁武县青龙石头火锅城打工。6月17日宋焱阳以到网吧通宵为由将青龙石头火锅城的服务员赵××(女,17岁)骗出,第2天赵××跟着何敏、侯磊(已判刑)、宋焱阳到宁武县火车站附近一旅馆,何敏让赵××跟他们一起外出玩耍,遭到赵××的拒绝,何敏打了赵××一耳光,侯磊持拖把殴打赵××,后将赵××带到原平市轩岗镇温雁龙(已判刑)租的房内,何敏提出与赵××发生性行为,赵××不同意,宋焱阳拿铁制刀套殴打赵××,后何敏强行与赵××发生性行为,凌晨赵××脱逃。

同年6月20日晚23时左右,被告人何敏与侯磊、宋焱阳、温雁龙与宁武县城青龙石头火锅城的女服务员秦×(16岁)、弓××(16岁)在水口门街一饭店吃饭后,将其2人带到宁武县转盘宾馆住宿,何敏与秦×住一房间,何敏向秦×提出发生性行为时遭到秦×的拒绝后,何敏对秦×进行殴打,骑到秦×身上,将秦×的衣服脱掉,强行与秦×发生性行为,十几分钟后何敏再次强行与秦×发生性行为。

同年6月21日,被告人何敏与侯磊、宋焱阳、温雁龙将秦×、弓××带到原平市轩岗镇长梁沟一旅馆内,何敏强行与秦×发生性行为。

同年6月22日,被告人何敏与侯磊、宋焱阳、温雁龙准备带秦×、弓××到宁武县迭台寺乡麻黄沟村温雁龙父母家,途中何敏等4人对秦×、弓××进行殴打。到温雁龙家后,秦×、弓××又遭到何敏等4人的殴打,晚上何敏等4人与秦×、弓××睡在一铺炕上,何敏与秦×发生了性行为,侯磊与弓××发生了性行为,之后何敏与弓××发生了性行为,侯磊与秦×发生了性行为。22日至25日在温雁龙家期间,被告人何敏与侯磊、宋焱阳、温雁龙多次对秦×、弓××拳打脚踢,并持棍棒、裤带进行殴打,同时何敏、侯磊用手机给秦×、弓××拍摄裸照,并威胁说:“如果不听话,就将裸照贴到宁武县城”。

同年6月26日,被告人何敏与侯磊、宋焱阳、温雁龙将秦×、弓××带到原平市轩岗镇的“相约酒吧”、“好运来旅馆”卖淫,至7月2日,何敏等人强迫秦×、弓××接客卖淫几十次。7月3日何敏、侯磊、宋焱阳、温雁龙因嫌原平卖淫赚钱少,便将秦×、弓××带到代县“金梅旅馆”,其2人在该旅馆接散客、包夜卖淫10多天。期间(7月7日)何敏、侯磊等人认为秦×、弓××卖淫所赚钱款不够花销,商议后决定将宁武“农家山庄”饭店的服务员弄出强迫其卖淫,侯磊留在代县控制秦×、弓××。当日被告人何敏与宋焱阳、温雁龙回到宁武县城,凌晨2时许,其3人搭人梯进入宁武县职业中学二楼宿舍,其3人殴打、持刀威胁农家山庄女服务员李××(18岁)、吕××(18岁)、李××(17岁),强行将其3人带到宁武县凤凰镇秃兰妥村何敏的亲戚家,后吕××、李××侍机脱逃。次日何敏等人将李××带到原平市,何敏等人担心事情败露便将李××放行。 7月15日何敏等人又将秦×、弓××带到代县峨口镇的“跨世纪洗浴中心”,秦×、弓××在该洗浴中心接客卖淫几十次。在秦×、弓××卖淫期间,被告人何敏与侯磊、宋焱阳、温雁龙轮流值班监视、控制秦×、弓××的行动。秦×、弓××卖淫所得4000多元由何敏、侯磊等人挥霍。7月16日秦×、弓××被警方解救。

赵××出生于1991年10月25日。秦×出生于1992年9月10日。弓××出生于1992年9月9日。李××出生于1989年11月24日。吕××出生于1989年5月21日。李××,17岁。

被告人何敏出生于1991年6月7日。2015年8月31日,何敏到宁武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凤凰中队投案自首。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出示的下列证据证实:

赵××报案材料和询问赵××笔录证实:我是宁武县青龙石头火锅城服务员。2008年6月14日何敏、宋焱阳到火锅城做传菜员,何敏干了半天就走了,宋焱阳干了3天。17日晚9点多宋焱阳给我打电话让我去网吧通宵,我到了网吧见到了侯磊、何敏。次日他们带我到了火车站附近一旅馆,何敏提出让我跟他一起出去玩,我不同意,何敏就照我头上扇了一把掌,侯磊拿拖把打我,我害怕就答应了,他们租车到了原平市轩岗一住房内,何敏要和我睡,我不同意,宋焱阳就拿管刀套(铁做的)照我后背打、踢,我害怕他们再打,就答应了,何敏强奸了我,6点左右我趁他们熟睡时跑了。

询问秦×笔录证实:我在宁武青龙石头火锅店打工。2008年6月20日晚9点,宋焱阳给我打电话让我和弓××到水口门吃饭,当时有侯磊、宋焱阳、何敏、温雁龙,吃完后大约11点多他们打车带我和弓××到了宁武转盘附近的一个宾馆,我先和弓××一个房间,后何敏到我们房间让弓××出去,何敏要亲我,我不让他亲,他就一只手揪我的头发,另一只手打我,骑到我身上用他的双膝压住我的双手,我无法反抗,他把我的衣服脱掉,就与我发生性行为,大约10分钟后,何敏又要和我发生性行为,我不让,他说:“最好你别动”,我怕他打我,就与他又发生了性行为。第2天何敏让我和他到原平市轩岗镇,我说:“不去”,他就用手掐住我的脖子,把刀放到我脖子上,我害怕就答应了,下午4点多他们把我俩带到长梁沟的一家旅店,我在床上睡着,何敏把我弄起来拉着我到了另一张床上,他说你听话点,然后把我衣服脱了和我发生了性行为。6月22日上午他们带我俩到麻黄沟村温雁龙家的路上,宋焱阳用树枝抽打我和弓××,晚上11点多在温雁龙家侯磊让宋焱阳用木板打我俩,打完后我们都睡在一个炕上,何敏让我和他睡在一起并与我发生性行为,同时侯磊与弓××睡在一起发生了性行为,然后侯磊与我、何敏与弓××又发生了性行为。6月24日晚宋焱阳用木板打我和弓××,让我俩把衣服脱掉,然后何敏、侯磊用他们的手机给我俩拍了裸体照。6月26日侯磊、温雁龙、宋焱阳、何敏把我们带到轩岗镇的“相约酒吧”让我俩卖淫,我在这里出台4、5次,坐台20几次。后他们又把我俩带到“好运来”旅馆,我出台3、4次。7月3日他们又把我俩带到代县“金梅旅馆”卖淫,到15日我共接客30多个人。7月15日他们又把我俩带到代县峨口“跨世纪洗浴中心”,当晚我被嫖客包夜。

询问弓××笔录证实:我在宁武县青龙石头火锅店打工。2008年6月20日晚,我和秦×与何敏、侯磊、宋焱阳、温雁龙在水口门饭店吃完饭已是11点,他们把我俩带到转盘附近一宾馆,我先和秦×在一个房间,过了一会何敏到房间和我说:“你出去一下”,我出来后何敏就把门反锁了,我到隔壁侯磊、宋焱阳、温雁龙的房间,宋焱阳、温雁龙见我进去他们就出去了,侯磊要和我睡,我不同意,他就打我,我不让他脱我衣服,他说:“你也听见隔壁何敏打秦×的声音了,最好规矩点”,他把我的手掰到我身后,强行脱掉我的衣服,与我发生了性行为。第2天秦×悄悄告我说:“昨天晚上何敏打我,让咱们跟上他们走,我说不去,他就打我”。后他们把我俩带到原平市轩岗镇,下午又把我俩带到长梁沟一旅店。6月22日,他们带我俩到麻黄沟村温雁龙家,半路上宋焱阳殴打我俩,到了温雁龙家,侯磊要我和秦×与他睡,我俩不同意,宋焱阳就用棒子打我们,我害怕就答应了,睡觉时我和侯磊睡在一起,何敏和秦×睡在一起,我们都发生了性行为,后何敏对侯磊说:“咱俩的女人交换的玩一次”,接着何敏与我、侯磊与秦×又发生了性行为。25日晚上宋焱阳又拿棍子打我俩,侯磊、何敏拿着各自的手机给我俩拍了裸照。26日侯磊跟我俩说:“今天上班去吧”,他们将我俩带到轩岗镇的“相约酒吧”,在这里我们接客卖淫,侯磊和温雁龙看着我们,过了几天他们又把我俩带到“好运来”旅馆,老板娘问何敏:“今天有客人,你们领的女孩能不能接客”,何敏说:“能”,何敏就和几个嫖客联系,让我俩接客,我被嫖客包夜发生了两次性行为,秦×和另一嫖客住一个房间,在这里我被包夜一次,接散客5、6人。过了几天他们把我俩带到代县“金梅旅馆”,在该旅店我被包夜3次,接散客40多次。7月15日他们又将我俩带到代县的“跨世纪洗浴中心”,我接散客3次,被包夜一次。在我们卖淫期间,大约7、8号,侯磊让何敏、温雁龙、宋焱阳回宁武把李××也带下来卖淫。我俩每次接客卖淫都是经何敏、侯磊他们同意并与嫖客商议好价格,包夜的客人直接把钱给了侯磊,散客每次100元,老板娘抽20元,剩余的钱都被侯磊他们拿走了。有一次客人嫌我表现不好把我退了回去,宋焱阳就拿砍刀的背面打我臂部并踢我。 4、秦丙堂的报案材料和询问秦丙堂笔录证实:我是秦×的父亲,我女儿秦×在宁武县城青龙石头火锅城打工,2008年7月11日我妻子去看我女儿,发现我女儿失踪了。 5、弓炳柱的报案材料和询问弓炳柱的笔录证实:我是弓××的父亲,我女儿弓××在宁武县城青龙石头火锅城打工,2008年7月11日我去看我女儿,老板说我女儿6月21日就不在这里打工了,听杨梅龙说我女儿被拐卖到代县了,他失踪的时候和秦×在一起。 6、询问杨海龙笔录证实:2008年7月10日晚12时许,弓××给我打电话说她在代县,被宁武青龙石头火锅店的两个传菜员骗到代县卖身,两个传菜员一个叫何敏,另一个叫宋飞,一起被带走的还有秦×。 7、刘艳的报案材料和询问刘艳笔录证实:我是宁武“农家山庄”饭店的大堂经理,我们店里的3个女服务员李××、吕××、李×住在宁武县职业中学宿舍。2008年7月8日早上9点多,我们饭店在点名时发现她们3个服务员不见了。当日中午吕××给我打电话说她们3人被3个男子持刀强行带到秃兰妥村,她和李××跑了。 8、2008年7月8日询问李××笔录证实:我在宁武“农家山庄”饭店打工,住在宁武职中宿舍。宋焱阳我认识,他以前在宁武职中上学。7月7日凌晨宋焱阳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他说要到我的宿舍找我,我没有答应就睡觉了。过了2、3个小时我被叫醒,宋焱阳控制住我们同宿舍的吕××、温雁龙控制住李××,姓何的男子将匕首放在我的脖子上说:“叫喊就捅死你”,我们3人穿好衣服,姓何的说:“明天跟我们一起玩,能去也的去,不能去也的去,不然把你们从二楼扔下去”,温雁龙说:“不走就从二楼扔下去,给咱们打”,宋焱阳就揪住吕××的头发问:“走不走”,我们害怕就说:“走呀”,我们跟着他们下了楼,他们租车把我们3人带到秃兰妥村姓何的亲戚家,让我们3人站成一排,姓何的说:“和我们玩3个月,行不行”,我们说:“不行”,随即温雁龙打我,宋焱阳打吕××、李××,姓何的问我是不是处女,让我做他老婆,当晚吕××、李××趁机跑了,他们又把我带到原平市,我饭店老板给温雁龙打手机,他们才将我放了回来。 9、2008年7月8日询问吕××笔录证实:我在宁武“农家山庄”饭店打工,住宁武职业中学二楼宿舍。昨天凌晨2点左右,有3个男子闯入我们宿舍,有一人将刀架到我脖子上说:“叫喊就杀了你”,另两个男子捂住李××和另一李××的嘴,其中一男子让我们跟他们走,我说不去,一个叫宋焱阳的人就掐住我的脖子照我头上打,我怕的不行,就答应了,他们租车将我们带到一个村子何敏的大妈家,何敏要和我睡,我不同意,他就拿起一根铁棍裹上枕巾打我,打完后让我和李××到院子叫另一个李××时,我俩趁机翻墙跑了,另一个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10、2008年7月8日询问李××笔录证实:我在宁武“农家山庄”饭店打工,住宁武职业中学二楼宿舍。昨天凌晨2点多,我、李××、吕××在职中宿舍睡觉中,进来3个男子,其中一男子手里拿着刀说:“不要说话,再说一刀捅死你”,接着打了我两耳光,后这3个男子将我们3人带到秃兰妥村一户人家,其中一男子分别叫我们3人到一个家问话,问完我和吕××后,这个男子让我和吕××到院里叫李××进家,我和吕××趁机跑了。 11、宁武县公安局扣押物品清单载明:2008年7月17日,民警从温雁龙处扣押砍刀2把、斧子1把,从宋焱阳处扣押折叠匕首1把,从侯磊处扣押触屏手机1部。 12、宁武县凤凰派出所户籍证明证实:何敏出生日期为1991年6月7日。 13、宁武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凤凰中队出具的到案经过材料证实:2015年8月31日20时许,何敏到宁武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凤凰中队投案自首。 14、讯问温雁龙供述:2008年6月的一天,我接到侯磊电话,他让我到原平市轩岗镇租房子,后侯磊、何敏、宋焱阳和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到了轩岗我租下的家中,晚上侯磊拿铁管打那个女孩,何敏让那个女孩脱衣服,他俩发生了性行为。第2天早上何敏说那个女孩跑了,我就借了一辆摩托车和他到街上找没找到,我们4人怕那个女孩报警就到原平市躲了几天,听侯磊他们说这个女孩是宁武青龙石头火锅城的服务员。6月20日晚我、何敏、侯磊、宋焱阳商量,将青龙石头城的服务员秦×、弓××骗到外面卖淫挣钱,这是何敏、侯磊的主意,当晚宋焱阳将两个女孩约出来吃饭,我们吃完饭已是22时许,我们知道她俩住的地方比较远,她俩就跟上我们到了转盘附近一宾馆,何敏跟秦×发生了性行为,侯磊和弓××发生了性行为。第2天我们先去了原平轩岗桥头镇,后又去了长梁沟,晚上住在长梁沟一旅店。22日我们带着她俩到宁武麻黄沟村我父母家,在路上宋焱阳用脚踢、用棍子殴打她俩,侯磊用棍子打,我用裤带抽,我们4人威胁她俩说:“要跑的话,我们就抬死你俩”。到我家后侯磊、何敏让她俩脱掉衣服,她俩不愿意但又怕挨打,就脱了,我们同睡在一铺炕上,何敏跟秦×发生了性行为,侯磊跟弓××发生了性行为,过了会儿侯磊跟秦×又发生了性行为,何敏跟弓××发生了性行为。在我家期间,何敏、侯磊给她俩拍了裸照并威胁说:“你们要是跑了,就把裸照贴在你们家大门上或宁武城”,在我家住了4天,这4天内每天晚上殴打她俩,直到她俩同意当小姐。后我们将她们带到轩岗的“相约酒吧”、“好运来”旅馆,我们4人和店老板商量好价格,让她俩卖淫,防止她们逃跑我们分组在门口看着,她俩在轩岗共卖淫9天,挣下3000多元。后何敏和侯磊说代县比轩岗能挣钱,我们4人带她俩到代县卖淫,这期间何敏提出再骗几个女孩过来,我们都同意。7月7日侯磊留在代县看管秦×和弓××,我、宋焱阳、何敏回宁武,凌晨两点我们3人到宁武职业中学楼下,我们3人搭人梯进入二楼一宿舍,将睡觉的3个女孩叫醒,何敏拿着刀说:“不要叫喊,喊叫的话就弄死你们”,我用手掐住一个女孩的脖子说:“你要叫就弄死你”,我们将3个女孩带下楼租车将她们拉到秃兰妥村何敏的大妈家,我和宋焱阳殴打3个女孩,后何敏说跑了两个,我们将没跑掉的那个女孩带到原平市,何敏的父亲给何敏打电话说有警察到他家了,我们就把那个女孩放了。后侯磊让我到代县联系宾馆,我到代县和老板商量价钱,包夜300元,接散客每次100元,然后把秦×、弓××带到代县让她们卖淫。我们总共强迫5个女孩卖淫,其中跑了3个。秦×、弓××卖淫挣下约4500元,我们几人不分赃,所有的钱由侯磊拿着我们花销。砍刀是我拿的,斧头是我们买的,匕首是宋焱阳的。 15、讯问宋焱阳供述:2008年6月份,何敏让我找几个女孩当小姐卖淫挣钱。有一天我和何敏碰到宁武青龙石头火锅城的服务员秦×、弓××,何敏说:“这两个女孩长的不错,把她俩带出来卖淫”,我们考虑到和她们不熟悉怕叫不出来,我和何敏就到石头火锅城打工,何敏打了半天工认识了服务员赵××,并互留了手机号。第3天我、何敏、侯磊打电话叫赵××到网吧通宵。第2天我们3人将赵××带到火车站一旅店,何敏让赵××跟我们到原平轩岗镇,她不同意,何敏就拿棍子打,后我们将她带到轩岗温雁龙租住的家,我打了赵××,晚上何敏和赵××睡一起,第2天何敏说赵××睡到半夜跑了。几天后我、何敏、侯磊、温雁龙在水口门饭店与青龙石头火锅城的秦×、弓××吃完饭已是晚上11点,我们4人带她俩到了转盘附近一宾馆,何敏用双手掐住秦×的脖子,秦×的气也呼吸不上来,后何敏与秦×、侯磊与弓××发生性行为。第2天我们租车到了轩岗镇,后又到长梁沟,因车上坐不下,何敏没有和我们一起走,我们到了长梁沟后,何敏与我们会合,晚上何敏和秦×发生了性行为。温雁龙说到他老家比较安全,我们就带着弓××、秦×到宁武麻黄沟村温雁龙父母家,侯磊让她俩当小姐卖淫,她俩不同意,我和温雁龙就对其2人进行殴打。后温雁龙和轩岗镇“相约酒吧”的打手联系,让秦×和弓××当坐台小姐,我们将她俩送到相约酒吧卖淫4天,侯磊嫌赚钱少,又和温雁龙联系轩岗的“好运来旅馆”,晚上让她俩包夜,白天接散客卖淫,在好运来旅馆卖淫4天,侯磊还嫌赚钱少,我们决定带她俩到代县的“金梅旅馆”卖淫。我们带她们到“金梅旅馆”卖淫期间,大约7月6、7号我们商量把宁武“农家山庄”的服务员李××也骗到这里卖淫,当晚我、何敏、温雁龙半夜2点到宁武职中,我们从窗户进入宿舍,温雁龙将刀架在一女孩的脖子上说:“叫喊就杀了你”,温雁龙还打了她几个耳光,我也掐住一个女孩的脖子,后我们将3个女孩带下楼租车将她们拉到宁武秃兰妥村何敏的大妈家,何敏、温雁龙用钢筋、木棍打她俩,我用木棍打、用脚踢,我们睡觉后何敏说跑了两个女孩,后我们将李××带到原平市,何敏他爸打电话说李××的家人已报警,便衣警察在寻找何敏,我们就让李××回了宁武。侯磊说:“金梅旅馆的生意不好,警察又找我们,转移吧”,随后温雁龙出去考察,决定去代县的“跨世纪洗浴中心”卖淫。7月16日,我们与跨世纪洗浴中心老板商量好卖淫价格,就带秦×、弓××到那里卖淫。我们带秦×、弓××在轩岗“相约酒吧”卖淫4天,“好运来旅馆”卖淫3天;到代县“金梅旅馆”卖淫14天,“跨世纪洗浴中心”卖淫一天。嫖客包夜300元,接散客100元,卖淫挣下的钱主要是何敏、侯磊收,温雁龙也收,收下的钱我们4人挥霍了。匕首是我的,砍刀和斧头是温雁龙的。 16、讯问侯磊供述:何敏说宁武青龙石头火锅城有两个服务员长得不错,如果让她们卖淫一定赚钱,我同意后给朋友温雁龙打电话说:“你在原平市轩岗镇找间房,骗两个女孩到出租房强迫她们卖淫赚钱”,温雁龙说尽快找房子。何敏和宋焱阳为了骗出女孩,还到青龙石头火锅城当服务员。2008年6月17日晚,宋焱阳给青龙石头火锅城的赵××打电话约她到网吧通宵,第2天我、何敏、宋焱阳将赵××带到火车站一旅馆,何敏拿木棒打赵××,我和宋焱阳也用木棒打她,她同意跟我们走,我们租车将她带到轩岗镇温雁龙租下的家里,晚上何敏殴打赵××,后与她发生性行为,宋焱阳和赵××也发生了性行为,睡到半夜赵××跑了。6月20日晚,宋焱阳将秦×、弓××约出来吃饭,我们吃完饭带她俩到转盘附近一个旅馆住宿,何敏和我说:“我和秦×睡,你和弓××睡”,随后我和弓××到了一个房间,我听见隔壁何敏的房间在打人,我对弓××说:“你也听到何敏打秦×了,希望你听话”,然后我把她的衣服脱了,和她发生性行为。第2天我们带着她俩租车到了原平市轩岗镇,又准备到长梁沟,因车上坐不下,何敏没有和我们一起走,我们去了长梁沟后,何敏赶来与我们会合。后我们到了宁武麻黄沟村温雁龙父母家,我、何敏、宋焱阳、温雁龙、秦×、弓××睡在一个炕上,我看见何敏与秦×做爱,我搂着弓××,过了几分钟何敏过来与弓××做爱,我过去与秦×做爱。在温雁龙家我和何敏用手机给秦×和弓××拍了裸照。在温雁龙家住了几天后我们4人将秦×、弓××带到轩岗镇的“相约酒吧”,逼迫秦×和弓××卖淫4天,后又到轩岗镇“好运来旅馆”让她俩卖淫3天。后我们4人带她俩到代县“金梅旅馆”卖淫约14天,“跨世纪洗浴中心”卖淫1天,我们逼迫秦×包夜3次,接散客30多次,逼迫弓××包夜8次,接散客30多次,嫖客包夜1次给她们300元,接散客每次100元,她们卖淫挣下的钱都由我拿着,除给她俩买衣服、看病,剩余的钱我们4人挥霍了。因秦×、弓××卖淫挣下的钱不够我们花销,我们经常在一起商议准备再多弄几个女孩给我们挣钱,最后决定由我看住秦×和弓××,他们3人回宁武弄女孩。砍刀和斧子是温雁龙的,匕首是宋焱阳的。 17、被告人何敏供述:今天我来公安局投案自首。2008年5月份,我和侯磊、宋焱阳在宁武城遇到青龙石头火锅店的服务员秦×、弓××,这两个女孩宋焱阳认识,我们聊天中秦×、弓××说你们没事可以到青龙火锅店打工。第2天我和宋焱阳到了青龙火锅店打工,我干了半天就走了,同时我认识了在青龙火锅店打工的赵××,晚上我给赵××打电话约她出来上网通宵,第2天早上我、侯磊、宋焱阳、赵××到宁武火车站附近的一个旅店,我让赵××去原平市轩岗镇,她不同意,我和侯磊打了赵××,后我们带赵××到轩岗镇侯磊一个朋友姓温的家中,我强行与赵××发生了性行为,当晚睡到半夜赵××跑了。回到宁武县城,我们又将青龙石头火锅店的秦×、弓××带到转盘附近一宾馆,我和秦×住一个房间,侯磊和弓××住一个房间,我想和秦×发生性关系,她不同意,我用拳头打她,骑到她身上掐她脖子,强行与秦×发生了性关系。后我、侯磊、宋焱阳、姓温的带着秦×、弓××去了原平市轩岗镇,在长梁沟的一个旅店我强行与秦×发生了性关系。后我们到宁武麻黄沟村姓温的父母家,当晚我强行与秦×发生了性关系,侯磊强行与弓××发生了性关系,后我们互换,我与弓××发生了性关系,侯磊与秦×发生了性关系。在麻黄沟村期间我和侯磊想让秦×、弓××去卖淫为我们挣钱,她俩不同意,我们就对她俩进行殴打,并给她俩拍摄了裸照进行威胁。后我们4人带着秦×、弓××到轩岗镇一KTV让她俩卖淫,侯磊负责和老板联系商议卖淫价格并收取费用,期间我也收过几次钱。秦×、弓××在那家KTV卖淫一个星期,她俩共挣下3000多元,挣下的钱我们一起花费了。后我们4人又带着秦×、弓××到代县一个旅馆和一个洗浴中心让她俩继续卖淫挣钱,由侯磊负责管理和收钱。我、宋焱阳、姓温的一起返回宁武城,准备到宁武职业中学找宋焱阳认识的几个女孩,我们打算把她们带出来让她们卖淫,半夜我们3人持刀闯入职中女生宿舍,强行将吕××、李××等3个女孩带到宁武凤凰镇秃兰妥村我家中,我动手殴打她们3人,其中2个女孩趁机跑了,我们3人将剩下的李××带到原平市,后我父亲给我打电话说警察到我家找我,我们害怕就将李××放了。

以上证据,经质证、认证,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何敏违背她人意志,伙同侯磊等人使用暴力、拍裸照胁迫等手段迫使她人卖淫,其行为已构成强迫卖淫罪。系共同犯罪。何敏等人强迫多人卖淫(其中脱逃3人,放走1人),强迫秦×、弓××卖淫达40余次。被告人何敏与侯磊违背妇女意志,采用暴力、威胁手段,强行对秦×、弓××实施轮奸,其行为构成强奸罪。系共同犯罪。宁武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何敏一人犯两罪,应数罪并罚。被告人何敏在强迫他人卖淫过程中,因赵××、吕××、李××脱逃而未得逞,系犯罪未遂。被告人何敏犯罪时未满18周岁,应从轻处罚。被告人何敏犯罪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可减轻处罚。关于被告人何敏辩护人提出“强奸是强迫卖淫的手段,应当以强迫卖淫罪定罪处罚,不应数罪并罚”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何敏与侯磊对秦×、弓××实施的轮奸行为与强迫卖淫行为之间没有联系,故应当分别定罪,实行并罚;对辩护人提出的其他辩护意见,予以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百三十六条、第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九条,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何敏犯强迫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五千元;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8月31日起至2029年8月30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文尾

审 判 长  赫 东

审 判 员  冯丽媛

人民陪审员  贾爱英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王莉君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十七条第二百三十六条第六十九条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