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组织卖淫罪

何举与肖明德与余成洋组织、强迫卖淫罪刑事一审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5月24日 案由:组织卖淫罪 当事人:何举 肖明德 余成洋 案号:(2013)龙刑初字第88号 经办法院: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何举,男,1987年10月11日出生,苗族,贵州省铜仁市人,初中文化,无业。因涉嫌犯组织、强迫卖淫罪于2012年6月12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海口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肖明德,男,1991年9月1日出生,仡佬族,贵州省石阡县人,小学文化,无业。因涉嫌犯组织、强迫卖淫罪于2012年6月12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海口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余成洋(绰号:洋洋),男,1994年1月3日出生,蒙古族,贵州省石阡县人,初中文化,无业。因涉嫌犯组织、强迫卖淫罪于2012年6月12日被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海口市第一看守所。

诉讼记录

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检察院以龙检刑诉(2013)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犯组织、强迫卖淫罪,于2013年1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单牧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到庭参加诉讼。在审理期间,公诉机关申请延期审理一次,本院照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2年5月上旬,被告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等人在贵州省铜仁市预谋组织一些女子到浙江省杭州市卖淫,并通知当时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的肖明贵(未成年人,另案处理)。后何举、肖明德、余成洋、肖明贵及被他们诱骗的被害人谭某、何某等人在浙江省杭州市会合。在杭州期间,何举、肖明德、余成洋、肖明贵等人以到海南看海为名,诱骗被害人饶某、“小月”两名女孩及被害人谭某、何某,先到湖北省武汉市,后到海南省海口市。在武汉期间,何举等人利用诱骗、威胁等手段让饶某、“小月”、谭某、何某等人装处女卖淫,以获取“开苞费”,卖淫共得人民币10000元左右。2012年6月初,余成洋先带饶某、“小月”来到海南省海口市,之后让“小月”去接客卖淫,“小月”卖淫得到钱后,独自逃回家。2012年6月8日,何举、肖明德、肖明贵将谭某、何某带到海口市。2012年6月11日21时许,何举带着饶某、谭某、何某来到海口市义龙路一家发廊,让她们在里面卖淫,三被害人均与嫖客发生了性关系。在组织饶某、“小月”、谭某、何某卖淫期间,如被害人不从,何举等人就对被害人进行恐吓威胁,饶某等人卖淫得到钱后,被何举等人据为己有。 2012年6月12日,被告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与肖明贵在海口市南沙路幸福公寓327室被公安民警抓获。

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列举了下列证据:报案书,到案经过,被害人谭某、饶某、何某的陈述,被告人何举、余成洋、肖明德和同案犯肖明贵的供述,辨认笔录,常住人口信息表等。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以胁迫手段,组织、迫使他人卖淫,其行为已构成组织、强迫卖淫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何举辩称,一、其没有在贵州省铜仁市预谋组织一些女子到浙江省杭州市卖淫,只是负责开车;二、在武汉市,其没有参与组织卖淫,也没有分到钱;三、在海口市,其没有强迫他人卖淫。

被告人肖明德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

被告人余成洋对公诉机关指控组织卖淫的事实不持异议,但辩称其没有强迫被害人进行卖淫活动。

经审理查明:2012年5月上旬,被告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等人在贵州省铜仁市预谋组织一些女子到浙江省杭州市卖淫,并通知当时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的肖明贵(未成年人,另案处理)。后何举、肖明德、余成洋、肖明贵及被他们诱骗的被害人谭某、何某等人在浙江省杭州市会合。在杭州市逗留期间,何举、肖明德通过搭讪聊天的方式认识了饶某、“小月”这两名女子。何举、肖明德、余成洋、肖明贵等人以到海南看海为名,诱骗被害人饶某、“小月”谭某、何某等四名女子,先到湖北省武汉市,后到海南省海口市。在武汉市逗留期间,何举等人利用诱骗等手段让饶某、“小月”、谭某、何某等人装处女卖淫,以获取“开苞费”,卖淫共得人民币10000元左右。2012年6月初,余成洋先带饶某、“小月”来到海南省海口市,之后让“小月”去接客卖淫,“小月”卖淫得到钱后,独自逃离。2012年6月8日,何举、肖明德、肖明贵将谭某、何某带到海口市。2012年6月11日21时许,何举带着饶某、谭某、何某来到海口市义龙路一家发廊,让她们在里面卖淫,三被害人均与嫖客发生了性关系。在组织饶某、“小月”、谭某、何某卖淫期间,如被害人不从,何举等人就对被害人进行恐吓,饶某等人卖淫得到钱后,被何举等人据为己有。 2012年6月12日,被告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与肖明贵在海口市南沙路幸福公寓327室被公安民警抓获。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报案书,证实被害人饶某于2012年6月12日到公安机关报案称其被被告人何举等四名男子带到海南卖淫的事实。 2、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何举、肖明余成洋于2012年6月12日在海口市南沙路幸福公寓被公安机关抓获的事实。 3、被害人饶某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2年5月,其和朋友“小月”在浙江省杭州市建德市新安江街老广场认识了何举、肖明德。后何举、肖明德、余成洋等人以带“小月”和她到海南看海为名,诱骗她们先到湖北省武汉市,后到海南省海口市进行卖淫及“小月”卖淫得到钱后,独自逃回家的事实。经辨认,饶某指认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是组织其与其他被害人实施卖淫的男子。 4、被害人谭某的陈述,证实2012年5月,被告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等人组织其与饶某、“小月”、何某等四名女子在湖北省武汉市和海南省海口市进行卖淫的事实。经辨认,谭某指认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是组织其与其他被害人实施卖淫的男子。 5、被害人何某的陈述,证实2012年5月,被告人何举、肖明贵、余成洋利用诱骗等手段让其与饶某、“小月”、谭某等人装处女卖淫,以获取“开苞费”及2012年6月11日21时许,何举带着饶某、谭某、何某来到海口市义龙路一家发廊,让她们在里面卖淫,三被害人均与嫖客发生了性关系的事实。经辨认,何某指认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是组织其与其他被害人实施卖淫的男子。 6、同案犯肖明贵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2年5月至6月期间,其与被告人何举、肖明贵、余成洋组织被害人谭某、何某、饶某、“小月”先后在杭州市、武汉市、海口市卖淫的事实。经辨认,肖明贵指认出其组织饶某、谭某、何某等人卖淫的地点是海口市龙昆上村158号一发廊。 7、被告人何举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2年5月至6月期间,其与被告人肖明德、肖明贵、余成洋等人组织被害人谭某、何某、饶某、“小月”先后在武汉市、海口市卖淫的事实。经辨认,何举指认出其组织饶某、谭某、何某等人卖淫的地点是海口市龙昆上村158号一发廊。 8、被告人肖明德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2年5月至6月期间,其与被告人何举、肖明贵、余成洋组织被害人谭某、何某、饶某、“小月”先后在武汉市、海口市卖淫的事实。经辨认,肖明德指认出其组织饶某、谭某、何某等人卖淫的地点是海口市龙昆上村158号一发廊。 9、被告人余成洋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2年5月至6月期间,其与被告人何举、肖明德、肖明贵组织被害人谭某、何某、饶某、“小月”先后在武汉市、海口市卖淫的事实。经辨认,余成洋指认出其组织饶某、谭某、何某等人卖淫的地点是海口市龙昆上村158号一发廊。 10、人口信息表,证实被告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案发时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无视国家法律和社会公德,以欺骗等手段,组织多人从事卖淫活动,其行为已构成组织卖淫罪。我国刑法规定的组织卖淫罪,是指以招募、雇佣、引诱、容留等手段,纠集、控制多人从事卖淫的行为;而强迫卖淫罪,是指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迫使他人卖淫的行为,两者区别主要在于行为人是否采取了暴力、胁迫等手段,迫使不愿意卖淫的人员实施卖淫行为。本案中,被告人何举等人主要通过诱骗等较为平和的手段,把被害人组织起来实施卖淫,并没有采用殴打、虐待、捆绑等暴力或其他挟持的方法迫使其卖淫;在被害人提出异议时,虽然被告人有对被害人进行过语言上的恐吓,但程度较轻,实际上被害人的人身自由和安全仍处于其本人相对可控的状态。鉴于以上事实,本院认为,被告人何举的行为符合组织卖淫罪的构成要件,应认定为组织卖淫罪,而非强迫卖淫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指控的罪名不当,应予以更正。对于被告人何举辩称,其没有参与组织卖淫,没有胁迫过被害人,也没有分到钱,只是负责开车的辩解意见。经查,被告人何举与被告人肖明德、余成洋,组织被害人谭某、何某、饶某、“小月”先后在武汉市、海口市卖淫以获取非法利益及其在组织过程中对被害人进行语言上恐吓的事实,均有同案犯肖明德、余成洋、肖明贵的供述及被害人饶某、谭某、何某的陈述互相印证。故该辩解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被告人余成洋辩称其没有强迫被害人进行卖淫活动的辩解意见。经查,被告人余成洋在参与组织卖淫活动中,对被害人进行语言上恐吓及被害人受到诱骗进行卖淫的事实,均有其在案供述和被害人饶某、谭某的陈述相互印证。换言之,被害人实施卖淫主要是因为受到了被告人何举等人的诱骗,被告人余成洋虽然对被害人实施了语言上的恐吓,但程度较轻,尚不符合我国刑法规定的强迫卖淫罪的客观要件,不应认定为强迫他人卖淫。故该辩解意见有理,本院予以采纳。鉴于被告人肖明德、余成洋当庭自愿认罪,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何举、肖明德、余成洋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及其行为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何举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6月12日起至2017年12月11日止。罚金限在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被告人肖明德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6月12日起至2017年6月11日止。罚金限在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三、被告人余成洋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6月12日起至2017年6月11日止。罚金限在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文尾

审 判 长  许 哲

代理审判员  封 雯

人民陪审员  陶丽莎

二〇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蒋琼慧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