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组织卖淫罪

张敏组织卖淫案二审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2日 案由:组织卖淫罪 当事人:张敏 张恒 案号:(2014)汉中刑终字第00007号 经办法院: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城固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敏,女,生于1983年1月28日,汉族,大专文化,无业,户籍地陕西省商州市柞水县小岭镇小岭村,现暂住陕西省城固县原公镇陈家村。2013年5月7日因涉嫌组织卖淫罪向城固县公安局投案自首,次日被取保候审。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恒,男,生于1988年1月31日,汉族,初中文化,农民,户籍地及住址均为陕西省城固县原公镇陈家村三组236号。2013年5月7日因涉嫌引诱幼女卖淫罪被城固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9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城固县看守所。

诉讼记录

城固县人民检察院以城检公刑诉字(2013)第11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敏犯组织卖淫罪、被告人张恒犯协助组织卖淫罪一案,于2013年10月24日作出(2013)城刑初字第00137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张敏、张恒均对判决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审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认为原审事实清楚,且上诉人也没有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遂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判决认定,2012年9月被告人张敏和丈夫张先虎(另案处理)在西安市高新区鱼化寨八家巷52号租房,开设了金凤凰美容美发厅。为招揽生意,被告人张敏叫人印制了用于招揽嫖客的小卡片,卡片上留有被告人张敏的联系电话,此后被告人张敏派人将小卡片向附近的宾馆和招待所发放,并在美容美发厅(按摩屋)门口张贴招聘广告,长期招聘卖淫女。为了掌控卖淫女的卖淫活动,被告人张敏夫妇在店门口、店内和后院安装了三个监控探头,主机安置在自己卧室。2012年10月,卖淫女张某某通过他人介绍,到被告人张敏开设的按摩屋从事卖淫活动,直至2013年5月4日。2012年底,牛泽良(另案处理)从他人处得知可以带卖淫女去西安张恒的姐开设的卖淫店卖淫挣钱。此后,牛泽良便和石鹏涛(又名石鹏瑞,15岁)商定,将石鹏涛认识的一个女孩带到西安去卖淫,所得收入由牛泽良、石鹏涛、树皮(身份不明)平分。2013年3月18日牛泽良给被告人张恒打电话,告知被告人张恒,自己准备带一个卖淫女来西安卖淫。被告人张恒将此事告知被告人张敏,被告人张敏让其弟张恒问清楚情况,如果是卖淫女自愿的,就让来金凤凰按摩店卖淫。被告人张恒就给牛泽良打电话,得知卖淫女是自愿的情况后,就同意牛泽良带卖淫女到西安。2013年3月20日,牛泽良、石鹏涛、树皮带着刘某某(女,13岁)到了西安。被告人张恒、张敏对刘某某进行了询问,得知刘某某是自愿卖淫后,就将刘某某带到金凤凰美容美发按摩屋的卖淫窝点进行卖淫活动至2013年4月7日,期间,刘某某曾两次外出卖淫,均由被告人张恒接送,并收取嫖资。卖淫女辛某通过他人介绍,于2013年3月到被告人张敏开设的金凤凰美容美发按摩屋从事卖淫活动直至2013年5月4日。张某某、辛某、刘某某在被告人张敏开设的金凤凰美容美发店卖淫期间,由被告人张敏提供卖淫场所、避孕套等物品;嫖客包夜或卖淫女外出卖淫,均由被告人张敏安排人员进行性交易,卖淫所得收入,卖淫女得六成,被告人张敏夫妇得四成。

另查明,2013年5月6日被告人张敏向城固县公安局打电话表示要投案自首,同日其到西安市长安区勘探招待所向城固县公安局办案民警投案,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上述事实,有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卖淫收入分成记录账簿、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证明。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敏以营利为目的,建立卖淫窝点,招聘、容留卖淫女,且组织多人从事卖淫活动,其行为构成组织卖淫罪;被告人张恒为张敏卖淫窝点招募卖淫女,并接送卖淫女外出卖淫,其行为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公诉机关指控二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成立,应当以组织卖淫罪和协助组织卖淫罪,分别追究被告人张敏、张恒的刑事责任。被告人张敏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属自首,依法应减轻处罚;其辩称构成容留、介绍卖淫罪,不构成组织卖淫罪,因其辩解与本案事实和法律规定不符,其辩解意见不予支持。被告人张恒能当庭认罪、悔罪,有较好的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二款,第二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张敏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被告人张恒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张敏上诉提出,其行为构成容留卖淫罪,另其小孩尚小,要求对其减轻处罚。

张恒上诉提出,其有自首情节,请求对其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张敏犯组织卖淫罪、上诉人张恒犯协助组织卖淫罪事实清楚、正确,有下列证据证实: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书证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证实,2013年3月23日15时15分常海金到城固县公安局原公派出所报警称,其孙女于2013年3月20日早去学校后不知下落,至今未归。民警调查后,情况属实,立案侦查。 2、书证抓获经过及证明证实,2013年5月3日城固县公安局民警到青海追捕网上逃犯被告人张恒(在逃编号T6107220109992013050002)。后城固县公安局民警在青海省海西州天峻县公安局民警的协助下,于2013年5月4日在木里至天峻县的客车上将被告人张恒抓获归案。 3、证人张先虎的证言证实,他又名张小虎,外面的人都叫他“小虎”或“虎哥”,2004年因斗殴被西安市高新分局刑事拘留30天。2007年至今,先后经营麻将馆、游戏厅和按摩屋。他和妻子张敏经营的从事卖淫活动的“金凤凰按摩屋”位于西安市高新区鱼斗路寺门巷。2013年3月下旬,具体时间记不清了,他小舅子张恒认识的一个叫“良良”(牛泽良)的小伙带了两个小伙和一个叫“小刘”的女孩到他们店里(金凤凰按摩屋),此后这个小女孩就在他店里从事卖淫活动,“良良”在这一直陪她,同来的两个小伙之后就不见了。“小刘”在店里的具体卖淫活动他不清楚,他妻子张敏平时负责经营,前段时间,小姐出台一直是张恒开他的灰色吉利金刚轿车去送小姐出台的。同时证实,为监视店内情况,2012年9月他夫妻在店门口、店内和后院安装了三个监控,主机安置在他们楼上的卧室。他们按摩屋卖淫小姐人员不固定,一般情况下有二、三个人,最近店里的小姐有“麻子”“一月”和“小刘”,一般都是嫖客来店里找小姐从事卖淫活动,有时嫖客联系他们(夫妻),然后他们派人送小姐到指定的地点从事卖淫活动,卖淫所收的嫖资他们和小姐按四、六分成。2013年5月3日晚9时许,他们夫妻见有几个男人在按摩屋门前转,他妻子张敏感觉可能是汉中的警察来找麻烦,就连夜开车跑回他商洛市柞水县老家,在宾馆躲藏,今天(2013年5月6日)在其岳父劝说下,他和妻子主动回店里接受民警调查。 4、证人刘某某的证言证实,2013年2月25日,她被杨仪骗说去赚钱,在城固县桃花园201房间和一个三十多岁较胖的男人发生性关系,杨仪从那个男人处得多少钱她不知道,杨仪只给她了500元。2013年3月12日晚8时左右,上次同她发生性关系的男人开一辆银色面包车找到他们,把杨仪叫车上说了一些话,随后杨仪让她同这男人去桃花园,她心里知道是和这个男人发生性关系,就没问什么。她和这个男人在桃花园209房间再次发生性关系后,这男人给她100元,让她交电话费。2013年3月20日早上6点多,她到原公大桥去等约好的石鹏瑞(石鹏涛),石鹏瑞和“树皮”接上她,到城固县城后,“树皮”去找来牛泽良,牛泽良去汉运司买了四张11点多出发到西安的车票。到西安后,张恒和张敏去接他们吃过饭后,张敏将他们带到鱼化寨鱼斗路“金凤凰按摩屋”。在按摩屋,她按照张敏的安排去卖淫,每天下午六点到第二天早上六点是从事卖淫活动的时间,张敏给提供避孕套,一次“快台”100元,“出台”一次200元,张敏和卖淫女四六分帐。张敏和她店里的其他卖淫女教她,不要把年龄说的太小。到按摩屋当天晚上她一共接了五次客,“出台”是由张恒开他姐张敏家的银灰色吉利金刚送她去,卖淫结束后张恒再开车送她回店里。2013年4月7日,她用QQ联系好,同赶到西安来的石鹏瑞、郭佳琪返回了城固。同时证实,到西安后的第三天她就同牛泽良谈恋爱,并同居。每天挣的钱中300元都被牛泽良拿去了。 5、证人辛某的证言证实,张敏在鱼化寨开设的金凤凰按摩屋,就是经营小姐卖淫挣钱的,没有经营其他生意。2013年3月,她经另一个卖淫朋友介绍到金凤凰按摩屋上班(卖淫)。该店是张敏和她老公张先虎经营的,主要由张敏管理,平时店里小姐坐在店里等客人(嫖客)上门,客人挑中哪个小姐就由哪个小姐接待进行性交易,张敏收取嫖资,张敏不在店里,就由在店里干的时间长的小姐收嫖资。一般在店里进行性交易就是快台,一次100元;出台由嫖客定地方,分短夜、长夜、一次短夜200元,长夜300-500元。嫖资和出台都是由张敏决定、联系的。张敏联系好收取了嫖资,然后才让把小姐领出去,还有一些嫖客是通过店里发出的小卡片上的电话联系,由张敏安排把小姐直接送过去,将嫖资收了回来;在店里卖淫时间长的小姐自己去交易,完后由小姐把钱收回来交给张敏。嫖资收入按老板和卖淫女四六分成是鱼化寨这片红房子(卖淫屋)统一行情。她们每次接完客,由自己或张敏在店里的小笔记本上记帐,接了几次客就在小姐名字后面记多少个数字,当天下班时张敏把收入一总,按四六把钱给小姐。同时证实,除了小卡片外,按摩屋门上张贴有招聘广告及电话,用于招聘小姐,她在该店时,店里有她“梦丽”、张某某“怡月”、刘某“六月”等六个小姐;店里安装有监控探头,为了管理小姐和防有人找事;张敏除联系、安排小姐出台收取嫖资外,给小姐发放避孕套、卫生纸。还证实了按摩屋地理位置和按摩屋内部结构,“炮房”(卖淫交易房间)布局等情形。 6、证人张某某的证言同证人辛某的证言相一致,证实了她和辛某“梦丽”、刘某某“六月”、“毛倩”、“麻子”等在张敏开设的按摩屋从事卖淫活动。张敏招聘小姐、联系嫖客、安排小姐“出台”、提供避孕套、卫生纸,收取嫖资,张敏和小姐四六分嫖资的事实。 7、证人祁力民的证言证实,2012年9月份,张先虎、张敏租了他的一楼一间门面房、后面一间住房、二楼一间住房每月租金1800元;开始他不知道张敏他们开店干什么,后面知道开的是“鸡店”,小姐在租房里卖淫,这种店他们鱼化寨这儿有几十家,叫“红房子”,都没有工商部门的手续。 8、证人牛泽良的证言证实,2012年底他同朋友玩耍时认识了张恒,有朋友说让他带女女到西安去上班挣钱(卖淫挣钱)。此后他认识了石鹏瑞(石鹏涛),并同石鹏瑞商定好女孩卖淫所得钱由他、石鹏瑞、树皮平分。2013年3月18日他给张恒打电话说有个女子想来西安上班(卖淫),张恒让问有几个女子,是不是自愿来上班的(自愿卖淫)。后他给张恒打电话并确定3月20日带这个女孩上西安。2013年3月20日早,石鹏瑞和树皮将一个叫刘某某的女孩带到城固县城后,他出钱买了四张到西安的车票,当天下午他们四人到了西安市鱼化寨,张恒去接的他们。在往金凤凰按摩屋走的路上,张恒问刘某某多大了,刘某某没回答,石鹏瑞抢着说她(刘某某)今年十七、八岁了,没上学了,是她自愿出来坐台(卖淫)的,石鹏瑞又问张恒,刘某某在这儿上班挣钱怎么分?张敏说在这按刘某某卖淫的钱四六分,刘某某得六成,她得四成,每天下班结算。到按摩屋后,他们就去宾馆休息,刘某某留在张敏的店内开始接客。第二天听张恒说,当晚刘某某挣的钱分了400元左右,石鹏瑞走时从刘某某那儿要走了300元。同时证实,他将刘某某带到张敏的店里从事卖淫活动后,他一直住在附近的一个宾馆陪同刘某某,刘某某每天晚上到金凤凰按摩屋上班卖淫,白天回到他住的宾馆休息,他一直靠刘某某卖淫挣的钱生活,刘某某从2013年3月20日到4月初,有十几天时间在张敏店里卖淫,他用了刘某某卖淫挣来的一千多元钱并且和刘某某发生了性关系。 9、书证扣押清单证实,2013年5月4日,民警(在见证人张某某、辛某和物品持有人张敏在场)依法对卖淫窝点金凤凰按摩屋内电脑主机、显示器、键盘、鼠标和用于记录卖淫帐目的笔记本二本扣押的事实。 10、物证宣传卡片、帐本二本经被告人张敏当庭指认,其确认是其用于招揽嫖客的宣传卡片和记录卖淫女卖淫帐目并按四六分成的帐本。 11、书证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鱼斗路派出所证明证实,张敏组织卖淫窝点地址是鱼化寨八家巷52号,此八家巷52号与寺门巷34号是同一地点的事实。 12、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证实,被告人张敏组织卖淫的地点是西安市高新区鱼化寨八家巷52号及该卖淫窝点周围环境、店内布局的情形。 13、刘某某辨认被告人的辨认笔录证实,经刘某某辨认照片并指认,其确认张敏是在鱼化寨开设美容美发按摩屋介绍卖淫的被告人;张恒是在张敏店里协助并接送小姐“出台”卖淫的被告人。 14、牛泽良辨认被告人的辨认笔录证实,经牛泽良辨认并指认,其确认张敏、张恒就是在西安市鱼化寨开设按摩屋组织卖淫的被告人。 15、辛某、张某某辨认笔录证实,经辛某、张某某分别辨认,二人均确认张敏就是开设按摩屋组织卖淫的被告人。 16、办案说明和被告人的询问笔录证实,2013年5月6日张敏向城固县公安局打电话表示要投案自首,同日其到西安市长安区勘探招待所向城固县公安局办案民警投案,接受询问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此与证人张先虎的证言相一致,证实了被告人张敏有自首情节。 17、被告人户籍证明证实,张敏,女,生于1983年1月28日,身份证号:612322198301283021;张恒,男,生于1988年1月31日,身份证号:612322198801313012。二被告人均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18、上诉人张敏、张恒对起诉书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实供认。

以上证据经原审法院庭审举证、质证,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相互关联,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张敏设置卖淫场所,并在卖淫场所设置摄像头,印制招揽嫖客宣传卡,建立卖淫收入分配台帐,其行为构成组织卖淫罪;上诉人张恒为张敏卖淫窝点招募卖淫女,并驾车接送卖淫女外出卖淫,其行为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公诉机关指控二被告人的罪名和事实成立,均应依法惩处。张敏上诉提出,其行为构成容留卖淫罪,另其小孩尚小,要求对其减轻处罚。经查,张敏与其丈夫张先虎已开设按摩院之名,行开妓院之实,设置卖淫场所,有伤社会风化,上诉人张敏在卖淫场所设置摄像头、建立卖淫分成台帐,其行为应构成组织卖淫罪,原审法院已根据其犯罪情节和自首情节作了减轻判处,至于其小孩尚小,不是对其减轻和从轻判处的理由,故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上诉人张恒提出,其有自首情节,请求对其减轻处罚,经查,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原侦查机关证明张恒系网上追逃人员,城固警方与青海警方通过技侦手段对其抓获,故其不存在自首情节,且原审法院在被告人没有法定情节情况下,已作了从轻判处,故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魏江华

代理审判员  王 伟

代理审判员  于云江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日

书 记 员  郑刚锋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