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走私制毒物品罪

范青春、范南针、范启兹走私制毒物品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2年12月31日 案由:走私制毒物品罪 当事人:范南针 范青春 范启兹 案号:(2013)日中刑二初字第01号 经办法院: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地区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日喀则分院。

被告人范青春,男,1972年3月14日出生,汉族,福建省长汀县人,小学文化,无固定职业,住福建省长汀县。因涉嫌走私制毒物品罪于2012年5月22日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拉萨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30日,经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日喀则分院批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拉萨海关缉私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西藏日喀则地区公安处看守所。

辩护人郭亚东,西藏循距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范南针,男,1988年4月24日出生,汉族,福建省长汀县人,小学文化,打工,住福建省长汀县。因涉嫌走私制毒物品罪于2012年4月30日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拉萨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30日,经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日喀则分院批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拉萨海关缉私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西藏日喀则地区公安处看守所。

辩护人李磊,西藏欧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范启兹,男,1986年8月23日出生,汉族,福建省长汀县人,小学文化,打工,住福建省长汀县。因涉嫌走私制毒物品罪于2012年5月3日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拉萨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30日,经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日喀则分院批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拉萨海关缉私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西藏日喀则地区公安处看守所。

辩护人欧珠永青,西藏欧珠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日喀则分院以(2013)日检分刑一诉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范青春、范南针、范启兹犯走私制毒物品罪,于2012年11月2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2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日喀则分院指派检察员韦安辉、次仁德吉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范青春及其辩护人郭亚东、被告人范南针及其辩护人李磊、被告人范启兹及其辩护人欧珠永青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2012年2月29日,被告人范南针、范启兹从福建来到西藏,并受雇于被告人范青春。4月份,按照范青春的安排,由范启兹在西藏聂拉木县樟木镇和家宾馆负责接收从尼泊尔走私入境的白色颗粒状物品,并将该白色颗粒状物品重新包装后托运至拉萨,由范南针在拉萨负责接收,并按照范青春的指示,先后三次将收到的白色颗粒状物品通过金桥物流托运至广东梅州、福建晋江两地,共计毛重356千克。2012年4月30日,范南针在接收白色颗粒状物品过程中被拉萨海关缉私局抓获,并当场查获白色颗粒状物品净重298.8千克。经海关总署缉私局昆明刑事技术鉴定中心鉴定,查获的白色颗粒状物品均检出含有伪麻黄碱和扑热息痛成分。经侦查,被告人范南针于2012年4月30日在拉萨被抓获;被告人范启兹于2012年4月30日在聂拉木县樟木镇被抓获;被告人范青春于2012年5月21日在聂拉木县边防检查站被抓获。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物证有手机5部、物证照片;2、书证有常住人口详细信息表、户籍证明、被告人身份证复印件、护照、案件来源材料、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及刑事案件破案报告、边控对象通知书、挡获经过、抓捕经过协查函及协查复函、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货物托运单、提货单、金桥物流服务中心电脑存档发货信息、旅客住宿登记表、记事本、证明材料、称重记录、绕关线路图等;3、证人卓某某、李某某等人的证词笔录及辨认笔录;4、被告人范青春、范南针、范启兹的供述、辩解及辨认笔录;5、鉴定结论有昆明海关缉私局出具的昆关缉私刑技验字(2012)035、(2012)043号检验报告。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范青春、范南针、范启兹违反国家规定,将含有伪麻黄碱成分的制毒物品从尼泊尔走私至我国境内,且数量较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走私制毒物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告人范青春系主犯,被告人范南针、范启兹系从犯,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之规定对其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在开庭审理过程中,公诉机关建议对被告人范青春予以严惩,对被告人范南针、范启兹适用缓刑。

被告人范青春辩称:我没有雇佣范南针和范启兹,货不是我让他们运的,货主不是我而是俞东水的,是俞东水让我到樟木接范南针去尼泊尔的。

被告人范青春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为:1、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走私制毒物品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构成犯罪;2、本案没有达到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量大”;3、被告人没有前科;4、被告人不是主犯。请求法院判处被告人范青春无罪。

被告人范南针辩称:是范青春雇佣我和范启兹到西藏的。他安排我到拉萨将从樟木发过来的货再发到广东梅州,还告诉我接货人写“张先生”,并告诉我张先生的电话号码。发货人让我随便写个假名字。他还交代我货在运送过程中如果被警察发现会被没收。我共接了三次货,知道那不是菩提子,至于是什么我不知道。

被告人范南针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为:1、指控被告人范南针走私制毒物品罪证据不足;2、被告人范南针是从犯,初犯、偶犯,有坦白情节,且有立功表现;3、三被告人不构成共同犯罪。请求法院对被告人范南针判处无罪并予以释放。

被告人范启兹辩称:我在樟木发往拉萨的货听说是从尼泊尔背过来的。我收到后将这些药片重新进行了包装,范青春教过我怎么包装,货主是范青春。每次货到时,他在尼泊尔打电话告诉我有多少斤,我记在本子上。我不知道那是违法的。

被告人范启兹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为:1、被告人范启兹不具有主观上的“明知”;2、本案犯罪对象为药品,且属于合法的药品;3、无证据证明客观的社会危害性;4、被告人的行为属于走私普通物品罪;5、三被告人不构成共同犯罪。请求法院对被告人从轻考虑。

经审理查明,2012年2月29日,被告人范南针、范启兹受雇于被告人范青春,从福建省长汀县来到西藏。3月份,被告人范启兹按照范青春的安排,来到西藏聂拉木县樟木镇,入住该镇和家宾馆305号房,负责接收从尼泊尔走私入境的白色颗粒状物品,并将该白色颗粒状物品重新包装后托运至拉萨,由被告人范南针在拉萨负责接收。被告人范南针按照范青春的指示,先后三次将收到的白色颗粒状物品以“杂物”或“特产”的名义通过拉萨金桥物流服务中心托运至广东梅州、福建晋江两地,共计毛重356千克。2012年4月30日,被告人范南针在接收白色颗粒状物品过程中被拉萨海关缉私局抓获,并当场查获白色颗粒状物品净重298.8千克。被告人范启兹于2012年4月30日在聂拉木县樟木镇被抓获;被告人范青春于2012年5月21日在聂拉木县边防检查站被抓获。经海关总署缉私局昆明刑事技术鉴定中心鉴定,查获的白色颗粒状物品均检出含有伪麻黄碱和扑热息痛成分。

认定上述事实经当庭举证、质证,有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物证:1、物证照片。证明:三被告人走私制毒物品时的包装、物品形状以及重量等情况。 2、手机5部。证明三被告人在走私制毒物品过程中所使用的通讯工具。 (二)书证:1、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表及被告人范青春、范南针、范启兹的户籍证明、身份证复印件、护照。证明:三被告人的基本信息情况,且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2、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及拉萨海关缉私局刑事案件破案报告表。证明:案发时间、地点以及涉案人员等基本情况。 3、挡获经过及抓捕经过。证明:2012年4月29日,拉萨海关缉私局获得情报,称有一批从尼泊尔绕关走私入境的物品将运到拉萨。同年4月30日上午10点左右,侦查人员在拉萨市元亨商务酒店将前来接货的犯罪嫌疑人范南针抓获,当场缴获五袋白色颗粒状物品,净重298.8千克。经初检,该白色颗粒状物品中含有麻黄碱。同日,聂拉木海关缉私分局在该县樟木镇将发货人范启兹抓获。同年5月21日,犯罪嫌疑人范青春在聂拉木县边防检查站被抓获。 4、协查函及协查复函。证明:三被告人将从尼泊尔走私到我国聂拉木县樟木镇的356千克易制毒物品伪麻黄碱分别以“杂物”和“特产”的名义通过物流公司运往广东省梅州市。 5、称量记录。证明:2012年4月30日,拉萨海关缉私局侦查人员对查获的5袋(内有12个纸箱包装)白色颗粒状物品进行称重,净重为298.8千克。 6、货物托运单、提货单以及金桥物流服务中心电脑存档发货信息。证明:三被告人将走私入境的356千克易制毒物品伪麻黄碱分别以“杂物”和“特产”的名义从拉萨发往广东省梅州市和福建省晋江市。且发货人均为“刘先生”,收货人为“张先生”。 7、旅客住宿登记表。证明:被告人范青春、范启兹入住聂拉木县樟木镇和家宾馆的时间和房间号等事实。 8、云南省龙陵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出具的《关于范青春、罗朝华非法买卖易制毒化学品案的说明》。证明:被告人范青春曾于2008年8月3日在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因涉嫌非法买卖易制毒化学品(麻黄碱片58225克)案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6日被取保候审,2009年8月11日被解除取保候审。 9、聂拉木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证明。证明:该县辖区内无生产与拉萨海关缉私局办理的制毒物品有关的厂家或企业;无生产或销售印有尼泊尔文字编织袋的厂家或企业。 10、聂拉木海关通关科出具的证明。证明:2012年3月至4月期间,该关无通过货物渠道申报成品药品进口的事实。 11、拉萨海关缉私局侦查处出具的《4.30走私制毒物品案绕关线路图》。证明:被告人走私制毒物品时从尼泊尔绕过我国海关,到达我国聂拉木县樟木镇时的线路。 (三)证人证词。1、证人卓某的证词。证明:今年4月份,我在樟木镇迪斯岗时遇到尼泊尔人乌某某,他对我说,有一个汉族老板带着一个会讲尼语的安多人,叫他从尼泊尔带东西,并按照汉族老板的安排通过绕山的方式从尼泊尔达多巴尼附近达斯吉洛绕过中尼双方海关,运到樟木迪斯岗。我问他是什么东西,他说是“头痛片”。他告诉我将东西送到樟木镇和家宾馆交给一个汉族人。我一共运了三次,住在和家宾馆的汉族人给了我运费3万尼币。 2、证人李某某的证词。证明:被告人范启兹于2012年3月5日住在樟木镇和家宾馆,3月6日,使用他的身份证又登记了一个房间,对我说是他的老板和弟弟要过来住。他新登记的房间住了一天就退了。他弟弟与他住在一起,住了两天就走了。 (四)被告人的供述。1、被告人范青春的供述。证明:我是今年二月份去的尼泊尔,是去我一个堂哥那里打工,我堂哥在加德满都经营了一个叫重庆味的饭馆。范南针和范启兹他们弟兄俩是我们同村的。我带范南针去过尼泊尔,是俞东水让我带的,他的吃住是俞东水给我钱让我安排的。在庭审中,被告人范青春供述货是俞东水的,是俞东水指使他做的。 2、被告人范南针的供述。证明:范青春和我原来是一个村的,在四年前就搬走了,今年过春节的时候他回到芦竹村他母亲那里,当时我们碰到,就相互留了号码。有一天范青春打电话叫我来西藏帮他开车送货,工资每月3000元,我就叫上我哥范启兹到西藏来的,我们来到拉萨后,范青春给我打电话让我们来樟木,来到樟木后他把我带到尼泊尔,我哥留在樟木,因为他没有护照。在尼泊尔期间,范青春带我去了“泊卡拉”游玩,我们是乘飞机去的,来回机票都是范青春买的,我们一同去的还有一个女的。我在尼泊尔玩了二十多天后我和范青春一起回到了樟木,在回樟木的路上他说他在做走私菩提子的生意,如果被公安人员发现会没收。回樟木后,他说第一批菩提子就要到樟木,让我哥留在樟木负责给我发货,我在拉萨负责接收菩提子并发往广东梅州给“张先生”,范青春还把“张先生”的电话号码给了我。并交待发货时不要写自己的真实姓名写一个假名,所以我就以“刘先生”名义发过两次货,第三次还没有发就被抓了,我确定不是菩提子,因为这些东西很重,我去过尼泊尔见过菩提子,菩提子达不到这种重量,我问过范青春这是什么东西,他说你只管接货发货就行了,不用管那么多。 3、被告人范启兹的供述。证明:今年二月份,范青春给我弟弟打电话叫我帮他开车,每月工资三千元。当初我们来到拉萨范青春跟我弟弟联系,让我们先住下,说会有人过来给你们办通行证,之后去樟木。来到樟木后范青春把我弟带到尼泊尔,我留在樟木,因为我没有护照去不了。范青春和我弟弟从尼泊尔回来后,范青春就安排我弟弟在拉萨接货、发货,让我在樟木收货后重新包装并发给我弟弟。我一共接过六次货,有个叫卓某的人过来给我送过五次药片,有四次都是晚上十点左右送的货,有一次是下午送的,每次送完货都由我付给她运费,钱都是范青春给我的。听卓某说货是从尼泊尔背过来的,每次在接货前都是范青春提前给我打电话,叫我别乱跑,电话开机,说有货要到了,让我在“和家宾馆”接货。第一次是130公斤、第二次是103公斤、第三次是103公斤、第四次是105公斤、第五次是76公斤、第六次是120公斤。但我在接货时具体没有称过,只是囤积后重新包装(先用塑料袋包装封好口,再用纸箱子包装,之后再套上编织袋,这也是青春让我这么做的),分三次寄到拉萨。在我重新包装时看到都是白色的药片,我问范青春他说是感冒药,还说你不要问那么多,好好做事。范青春送给我一部手机和电话卡,他说:“只能接电话,不能用这个号码打”,范青春每次给我联系就往这个卡号上打电话。范青春前后给我汇过四万元左右,其中让我给弟弟汇了四千元左右,付货款、包装物品和付劳力费,这些都是范青春吩咐的。 (五)昆明海关缉私局出具的昆关缉私刑技验字(2012)035、(2012)043号检验报告。证明:西藏拉萨海关缉私局所送检的1-12号检材中均检出含有伪麻黄碱和扑热息痛成分以及伪麻黄碱的含量比。 (六)1、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拉萨海关缉私局侦查人员将10张不同免冠男性照片无规则的排列在一起印在一张A4纸上,让辨认人卓某进行辨认。辨认人卓某在见证人索某的见证下,从无规则排列的10张不同免冠男性照片中指出8号就是犯罪嫌疑人范启兹。 2、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拉萨海关缉私局侦查人员将10张不同免冠男性照片无规则的排列在一起印在一张A4纸上,让辨认人范启兹进行辨认。辨认人范启兹在见证人吴某的见证下,从无规则排列的10张不同免冠男性照片中指出1号就是犯罪嫌疑人范青春。 3、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拉萨海关缉私局侦查人员将10张不同免冠男性照片无规则的排列在一起印在一张A4纸上,让辨认人范南针进行辨认。辨认人范南针在见证人吴某的见证下,从无规则排列的10张不同免冠男性照片中指出10号就是犯罪嫌疑人范青春。

以上证据经法庭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范青春、范南针、范启兹将从尼泊尔走私入境的含有伪麻黄碱的白色颗粒状物品,通过采取改变包装形式,以虚假的产品名称和虚假身份等方式通过物流公司运往广东梅州,其行为完全符合走私制毒物品罪的构成要件,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范青春、范南针、范启兹犯走私制毒物品罪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范青春辩称:其没有雇佣范南针和范启兹,货是俞东水的辩解,本院不予采纳,主要理由是:根据被告人范南针和范启兹的供述,能够印证被告人范青春雇佣他们的事实,且在办理走私的易制毒物品过程中由范青春对其二人进行了具体分工,并告诉货被警察发现会没收。至于其辩称货主是俞东水(无法查明该人是否存在)的辩解,被告人没有提出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被告人范青春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走私制毒物品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构成犯罪;本案没有达到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量大”;被告人没有前科;被告人不是主犯的辩护意见,本院分别予以阐释:关于被告人范青春不构成走私制毒物品罪的辩护意见,在法庭审理过程中,公诉机关举示的相关证据,能够形成证据链条,证明被告人范青春指使被告人范南针、范启兹在樟木收取货物后改变货物的包装,采取使用虚假的货物名称、虚假的个人身份等方式,将货物通过物流公司运往广东梅州等地,其行为完全符合走私制毒物品罪的构成要件,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本案是否达到《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第一款规定的“数量大”,通过法庭质证,被告人运往广东梅州等地已被取走的货物重量为356千克,而被当场查获的货物重量为298.8千克,鉴于已被取走的货物无法对其伪麻黄碱的物质含量进行鉴定,本院认为本案应以实际查获的货物中的伪麻黄碱的物质含量较为妥当,本案查获的298.8千克白色颗粒状物品,经昆明海关缉私局出具的检验报告,折算出其伪麻黄碱的物质含量为21.6公斤,虽未达到“数量大”的标准,但已达到构成犯罪的数量标准,对辩护人提出的该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是否有前科的问题,公诉机关当庭举示的云南省龙陵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出具的《关于范青春、罗朝华非法买卖易制毒化学品案的说明》的证据,证明被告人范青春有劣迹;被告人是否是主犯,从现有证据能够证明被告人范青春在本案中起到了一定作用,但该货物的货主是否就是范青春,汇给被告人范启兹用于支付货物的相关费用是否是范青春,公诉机关没有举出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因此,对被告人范青春不是主犯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对公诉机关的该项指控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范南针辩称:其共接了三次货,知道那不是菩提子,但不知道是什么货的辩解,本院不予采纳,主要理由是:经过法庭质证,被告人范南针将收到的白色颗粒状物品发往广东梅州时,使用“杂物”、“特产”的虚假名称和“刘先生”的虚假身份,刻意隐瞒真实信息,其目的是为了制造假象,企图使他人将易制毒化学品误认为其他物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办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对于走私制毒物品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且查获了易制毒化学品,结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和其他证据,经综合审查判断,可以认定其主观“明知”:以虚假身份、地址办理托运、邮寄手续的。被告人范南针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范南针走私制毒物品罪证据不足;被告人范南针是从犯,初犯、偶犯,有坦白情节,且有立功表现;三被告人不构成共同犯罪。请求法院对被告人范南针判处无罪并予以释放的辩护意见,本院分别予以阐释:经法庭调查和质证,能够证明被告人走私制毒物品的犯罪事实,至于是否明知的问题,前面已经阐述过,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范南针是初犯、偶犯,有坦白情节的辩护意见,公诉机关无异议,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是从犯,有立功情节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理由是:经过法庭调查和质证,三被告人在本案当中的作用相当,故本院对本案不做主从犯之分,对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范南针、范启兹构成从犯的指控不予支持;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共同犯罪案件的犯罪分子到案后,揭发同案犯共同犯罪事实的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范南针被抓获后供述同案犯的住址和信息,不符合立功的构成要件,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三被告人不构成共同犯罪的辩护意见,经法庭调查和质证,三被告人在本案中分工明确,完全符合《刑法》关于共同犯罪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走私、非法买卖麻黄碱类复方制剂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范启兹辩称:其在樟木发往拉萨的货听说是从尼泊尔背过来的,其收到后重新进行了包装,不知道那是违法的辩解,本院不予采纳,主要理由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制毒物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改变产品形状、包装或者使用虚假标签、商标等产品标志的,可以认定其主观“明知”。被告人范启兹的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范启兹犯走私制毒物品罪不具有主观上的“明知”;本案犯罪对象为药品,且属于合法的药品;无证据证明客观的社会危害性;被告人的行为属于走私普通物品罪;三被告人不构成共同犯罪。请求法院对被告人从轻考虑。本院分别予以阐述:关于主观上的明知问题,前面已经阐述,在此不再赘述;辩护人当庭提交的关于本案犯罪对象为药品,且属于合法药品的证据,仅是辩护人在互联网上下载的关于印有“SINAREST”和“COLDIN”字样的白色颗粒状物品系药品的说明,并不能证明本案中白色颗粒状物品就是印度某药厂生产的,也没有证据证明是通过合法销售渠道购买的;关于无证据证明客观的社会危害性问题,根据《刑法》关于走私制毒物品罪的构成要素分析,并没有将造成社会危害性作为该罪名的构成要素,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被告人的行为构成走私制毒物品罪,还是构成走私普通物品罪,本院经审理后认为,走私制毒物品罪属于我国严厉打击毒品类犯罪的范围之一,刑罚都比较重,该类犯罪被告人为了逃避法律的严惩,往往以不明知或不是用于制毒为借口,心存侥幸心理,企图蒙混过关。综观本案,三被告人不远万里从福建省来到西藏,从西藏出境进入尼泊尔,将含有伪麻黄碱的白色颗粒状物品绕过海关运至我国境内,采取改变包装、以虚假的货物名称、虚假的身份等方式,通过物流公司运至广东梅州,对该物品的用途装作糊涂,其行为明显不符合常理,因此,该动机与否不影响构成走私制毒物品罪的成立;关于是否构成共同犯罪,前面已经阐述。综上,被告人范青春、范南针、范启兹犯走私制毒物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予以惩处。鉴于被告人范南针归案后,如实交代了犯罪事实,供述了同案犯,本院决定对其酌定予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建议对被告人范南针、范启兹判处缓刑,本院认为,对二被告人判处缓刑,不能达到对走私制毒物品犯罪的惩罚目的,对公诉机关的该量刑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为了严厉打击走私制毒物品力度,阻止易制毒化学品流入非法渠道,实现遏制和减少毒品来源的治本目标,净化社会环境,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范青春犯走私制毒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5月22日起至2013年11月21日止。罚金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付。)

二、被告人范南针犯走私制毒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4月30日起至2013年6月29日止。罚金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付。)

三、被告人范启兹犯走私制毒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人民币。(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5月3日起至2013年8月2日止。罚金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付。)

四、作案工具手机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西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邵 彦人

审 判 员  巴桑仓决

代理审判员  郭 玉华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次旺卓玛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五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三百五十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