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劫持船只、汽车罪

郭建江、吴健劫持船只、汽车、寻衅滋事二审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4月13日 案由:劫持船只、汽车罪 当事人:李辉 郭建江 吴健 余承现 余承金 郑某 林强 案号:(2016)津02刑终668号 经办法院: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郭建江,男,1987年6月11日出生于河北省,,汉族,小学文化,个体,住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户籍地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因本案于2014年10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景知叡,北京盈科(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健,男,1982年9月11日出生于河北省,,汉族,中专文化,个体,户籍地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因本案于2015年1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东丽区看守所。

辩护人张玉军,天津君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林强,男,1988年9月13日出生于黑龙江省,,汉族,初中文化,无职业,住河北省秦皇岛市抚宁县,户籍地黑龙江省伊春市新青区。2010年11月17日因犯贩卖毒品罪被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十五天,2010年12月3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4年10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滨海新区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刘婷,天津赢港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辉,男,1988年1月2日出生于河北省,,汉族,小学文化,农民,户籍地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因本案于2014年10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余承金,男,1975年3月25日出生于重庆市,,汉族,文盲,个体,住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户籍地重庆市巫山县。因本案于2014年12月5日被刑事拘留,2015年1月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滨海新区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张泽森,天津善川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余承现,男,1971年7月5日出生于重庆市,,汉族,小学文化,个体,住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户籍地重庆市巫山县。因本案于2014年4月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8日被取保候审,同年12月5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2015年1月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津市滨海新区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赵杰,天津洪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郑某,男,1965年2月21日出生于河北省,,汉族,小学文化,无职业,住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系本案被害人。

诉讼记录

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审理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郭建江、吴健、林强、余承金犯劫持船只罪、寻衅滋事罪,被告人李辉犯寻衅滋事罪,被告人余承现犯劫持船只罪、妨害公务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郑某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二○一六年十一月二日作出(2015)滨塘刑初字第59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郭建江、吴健、林强、余承金、余承现、李辉均不服,均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各上诉人并听取了辩护人以及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的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郑某原审诉称:1、请求判令被告人郭建江、吴健返还掠夺原告的现金1万元;2、请求判令被告人郭建江、吴健赔偿原告网具费225643元、船舶修理费21150元、柴油费4500元、工人工资94500元、医疗费及营养费6111元、实际可得利益15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共计人民币601904元。

原审判决认定,自2012年开始,被告人郭建江伙同吴某5(已死亡)为非法控制天津海域捕捞权、谋取不正当经济利益,组织领导多人对于在天津海域捕捞作业的其他机动船只,以捕捞“网具”发生纠纷名义,后采取暴力、威胁的手段,迫使其他作业船只改变船只航行方向至其指定地点以及采取暴力、恐吓、撞击船只的方法将其他作业船只驱赶出该海域,达到其独自霸占该海域进行捕捞的目的。

一、劫持船只罪 1、2012年11月24日凌晨,被告人郭建江经与吴某5(已死亡)预谋后,分别纠集林强、余承金、余承现等多人驾驶多艘船只到东经117度48分、北纬38度42分附近天津海域,采用暴力殴打、语言威胁等方式将在此海域捕捞的刘某2船队所属的曹某、夏某1、李某1和陈某1分别驾驶的四条渔船强行改变航行方向,劫持至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涧河码头,致使其无法正常作业。 2、2014年3月1日23时许,被告人郭建江经与吴某5(已死亡)、被告人吴健等人预谋后,由吴某5、吴健伙同汪某2、石某、寇某、殷某驾船到东经117度58分、北纬38度43分附近天津海域,持镐把强行登上郑某所驾驶的冀某305113渔船,采用暴力殴打、语言威胁、切断联系方式等手段将郑某所驾驶冀某305113渔船强行控制并改变航行方向,劫持至河北省秦皇岛市昌某县新开口码头。

二、寻衅滋事罪 1、2013年3月14日上午,被告人郭建江指使其所属船队的冀某17716、冀某17709等船对正在天津东沽海域从事海上作业的被害人王某1驾驶的冀某305064船进行故意撞击,造成船只受损,经天津市价格认证办公室鉴定:该船损失价值人民币8523元。案发后,赔偿被害人王某1经济损失人民币20000元。 2、2013年3月15日10时许,被告人吴健驾驶冀某17677渔船在东经117度47分,北纬38度51分附近海域,故意将宋某1驾驶的正在此海域作业的冀某206102渔船船头右侧撞坏,致使其船舱漏水,船体倾斜。经天津市价格认证办公室鉴定:该船损失价值人民币12345元。案发后,赔偿被害人宋某1经济损失人民币40000元。 3、2013年9月22日13时许,被告人郭建江与吴某5(已死亡)预谋后,纠集被告人李辉、林强等人在东经117度54分、北纬38度47分附近天津东沽海域,以不许他人在该海域捕捞为由,使用语言威胁、撞击船只、向对方船只及船上人员投掷啤酒瓶等手段无故驱赶吴某2、吴某3、吴某1所在船只,阻碍上述船只正常捕捞作业,致使吴某2、吴某1所在船只不同程度受损,吴某1胸部被砸伤。经天津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吴某1胸部伤情程度为轻微伤。案发后,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人民币65000元。 4、2014年3月8日下午,被告人郭建江纠集他人在东经117度56分、北纬38度50分附近天津东沽海域,驾驶冀某18688船先后对正在进行正常捕捞作业的陈某2所驾驶的冀某301046渔船、窦某所属津塘渔03898渔船、辛某1所属津塘渔运02102渔船进行撞击驱赶,造成上述三艘渔船受到不同程度损坏。经天津市价格认证办公室鉴定:冀某301046渔船被损物品价值人民币16116元、津塘渔03898渔船被损物品价值人民币4950元、津塘渔运02102渔船被损物品价值人民币5516元,被损物品共计价值人民币26582元。在诉讼期间,被告人郭建江家属代其分别赔偿陈某2、辛某1人民币16116元、5516元。 5、2014年3月12日20时许,被告人吴健驾船与郭建江所属船队的多艘船只在天津东沽海域对被害人刘某1驾驶的津塘渔运02102船故意撞击,造成船只受损。经天津市价格认证办公室鉴定:该船损失价值人民币17830.19元。案发后,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人民币280000元。 6、2014年3月23日上午,被告人郭建江经与吴某5(已死亡)预谋后,纠集余承金在东经117度48分、北纬38度42分附近天津海域驾驶冀某18812船先后对正在进行正常捕捞作业的王某4所驾驶的冀霸渔5035渔船、梁某所驾驶的冀某2运04368渔船、张某1所驾驶的冀某24377渔船进行撞击驱赶,造成上述三艘渔船受到不同程度损坏。经天津市价格认证办公室鉴定:上述三艘渔船被损物品价值人民币14697元。

三、妨害公务罪 2014年3月14日中午12时许,天津市公安边防总队海警支队派遣海警12021艇、海警12024艇赴东经117度55分、北纬38度50分执行公务,发现嫌疑渔船冀某18988,天津海警支队12021艇立即对冀某18988喊话责令其停船接受检查,该船拒不停船,并加速行驶,而后该船队其余船舶纷纷驾船采取交叉掩护等方式阻碍海警12021艇靠近冀某18988渔船。在此过程中,被告人余承现等人驾驶冀某18819船为了逃避海警检查,故意驾船撞向海警12021艇右舷,造成海警12021艇右舷栏杆受损,右舷甲板受损,后冀某18819船迅速逃离现场。经天津市价格认证办公室鉴定,海警12021艇损失总价值为人民币20343.96元。案发后,被告人余承现赔偿天津市公安边防总队海警支队经济损失人民币326392元。

另查明,2014年10月28日,被告人郭建江、李辉、林强被公安机关抓获。2015年1月15日,被告人吴健被公安机关抓获。2014年12月5日,被告人余承金被公安机关抓获。2014年4月14日,被告人余承现因妨害公务事实向公安机关主动投案,2015年12月5日,因劫持船只、妨害公务被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李辉如实供述自己罪行;被告人林强如实供述寻衅滋事犯罪事实。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一、认定2012年11月24日劫持船只事实的证据 1、被害人夏某1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2年10月份,刘某2带领其船队五条大船从大连海域到天津塘沽海域捕捞,用探鱼器在海里未发现渔网,然后其船队就下地笼。12月份的一天上午九点多,其船队四条船在东经111度53分、北纬38度50分、附近海域起网时,来了十二、三条木船,是大江船队。他们的船队过来后,两条船把其船夹在中间,两条船的船长和船员都是四川的,说撞了他们船,还偷他们的网,让跟他们回涧河港解决问题,其他船跟其船一样被夹在中间。在海上有事情可以靠船,但没有两个船把一个船夹在中间的,并不让船动的。其提出未撞船,要求去东沽港。对方船长和船员不同意,开始说话骂骂咧咧的,要求必须去涧河港解决问题。其看到对方船多人多,且船被夹在中间,通过船上的对讲机联系船队的其他船也联系不上,看到曹某的渔船跟对方的船航行,其也跟着对方船队航行。航行过程中,对方船前后或左后夹着其每条船,想跑也跑不了。没有看见大江,但是听到大江在对讲机讲话,要求我方船跟着他们走。到涧河港后,涧河边防派出所对我方四位船长做了笔录,以未带渔船的边防证为由罚款。再回到塘沽海域后,发现地笼网少了。这事发生后,我再也没有到塘沽海域下网捕捞。因没有找大江做代理,他们就是以撞船为借口,找茬给我们添麻烦。后来听曹某说那天对方人上了他的船,大江船队的人打了曹某两拳。我是被迫才跟他们走的。经辨认,指出郭建江就是叫大江的男子。 2、被害人齐某1陈述,证实2012年11月,我的渔船与另外的四条渔船在东经53分-58分、北纬45-46分下网,转天因渔船漏水没有出海,另四条船出海了,结果在海上被十几条涧河的渔船拖到涧河港,四天后才回来。回来后发现网不见了。 3、被害人李某1陈述,证实2012年11月24日,我与陈某1、夏某1、曹某共四条船,在天津大沽南边海域打渔起网,大约上午9点左右,来了十一条昌某的渔船,队长是郭建江,以网地是他们的为由,让船跟他们去岸上解决此事。后来就把我的船押到涧河码头了。回来后发现下海的网具丢失了。 4、被害人陈某1陈述,证实我在内的五条昌某渔船,队长是叫刘某2。2012年10月份来天津海域下网打渔。2012年11月24日大约上午10点左右,李某1、齐某2、夏某1与我的四条船在起网时来了十一条也是昌某的渔船,对方队长叫郭建江,他们说不许我们在这下网作业,这块网地是他们的,他们已经下网了,另外还说偷他网了,以此理由将我包括在内的四条渔船带到涧河渔港。五天后回来,发现网没了。 5、证人刘某2证言,证实2012年秋天,我派曹某、夏某1、陈某1、小强、齐某1的五条船去天津海域捕捞,到达后二十多天的一天上午,曹某打电话说郭建江的船不让他们在天津海域捕捞,要把船队的四条船带走,下午曹某又打电话说四条船被强行带到了河北省秦皇岛市涧河港,五六天才放回来,回去后发现海里的地笼网没有了。海域是国家的,不允许承包,郭建江不让我的船队在那里捕捞,就是想强行霸占这片海域,以达到他们下网获利的目的。 6、证人汪某1证言,证实2008年我承包的东沽渔港码头,后组织了一些船只在海上进行捕捞。2012年秋天海上出现了一伙以大江、大彬带领的船队在海上强占网地,不许别的船只进行捕捞,如果不听话就采取撞船等方法将对方吓跑。2012年秋天跟我干的四条船被另一伙船强行带到了涧河渔港。当天上午10点多,船长打电话说捕捞的船只被大江他们的船强行带到了河北涧河渔港。 7、被告人郭建江供述,证实2012年11月的一天,因为刘某2的船队将我们网压了,我去找吴某5商量。吴井彬当时就说把刘某2他们的船给拖到唐山市涧河村码头,到了陆地再解决,当时我同意了。第二天早上凌晨三点多钟,吴某5告诉手下的几个船长说去解决刘某2船队压网的事,我与林强、薛某1也在旁边,然后方某、贾某4、贾某2、余承现、余承金、余某、刘某4、郭某3这些船长就一起出海了,我也让林强、薛某1跟着去了。我在方某的船上,吴某5上了红鼻子船,林强和薛某2上的别的船,共七条船。到了后,为了防止他们看见我船多后害怕而逃跑,我的船就在他们船前面距离几十米的距离漂着,后看见吴某5带了两个人上了对方一条船上,吴某5在对方船的驾驶室里打了刘某2小舅子小强一嘴巴子,后刘某2小舅子可能是害怕了,就同意去涧河解决问题,吴某5还用刘某2小舅子船上的对讲机,用公共频率跟在场的船说,要押着他们的船去涧河解决事情,林强和薛某1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上了我的船,跟着我一起押着刘某2船队的船去的涧河码头。吴某5自己的船在前面领头,吴某5在刘某2小舅子船上的驾驶室里盯着,他让刘某2小舅子的船和另外三条船在后面跟着,我乘坐的船在最后面跟着。上岸后,涧河边防派出所的民警来了将刘某2小舅子他们带走了。其与吴某5、林强、薛某1乘车离开了。开始吴某5跟船长说去解决压网的事情,到了海上吴某5用对讲机说要把刘某2的四条船押到涧河去的时候,这些船长就都明白了。 8、同案犯贾某4供述,证实2007年我由老乡余承金介绍来到昌某从事海上捕捞,当时郭建江出船,我当船长。郭建江与大彬合作,郭建江告诉我,到了天津海域打渔的时候一切听大彬指挥。2012年底的一天半夜,大彬来到汉沽中心渔港码头,说有船下网压了渔网,让一起跟着出海看看。我与郭建江、大彬、小国、郭某3、余承金、余承现、余某、林强、薛某2等人一共九条船出海。我驾驶的船号是冀某18688,快到天津海域网地时,大彬通过船上的电台说,一会儿跟对方谈,谈不好就把对方带到码头去,但没说是哪个码头。到了网地之后看见对方有四条船在那,后大彬让把船围过去,我就开船靠在了对方一条船的边上怕对方跑了。过了一会儿大彬在电台里说把对方带到涧河去。之后有一条船在最前面,对方船在中间,其他船都在后面押着对方的船开往涧河码头,快到涧河码头时,大彬说船不用都去涧河码头,我就回汉沽了。后来怎么解决的我不知道。但那四条船的网地后来确实被我一方给占了。强行将对方的船带走就是为了不让对方在这块海域捕捞。2014年3月,具体哪天记不清了,其开着冀某18688在天津海域撞了一条船,然后郭建江开着其船又撞了三条船。撞对方的船就是为了抢占网地,其船在天津海域算比较大的,在海上有优势,其也不愿意撞别人的船太狠,只要对方害怕了,跑了,把网地让出来就行了。

二、认定2014年3月1日劫持船只事实的证据 1、被害人郑某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冀某305113船是我自己的船,船上有四个工人,在海上有好多船自发组成一个船队,我是名义上的船长。从2012年起,大江开始进入天津海域收海货,谁不听大江的话,他就派手下在海上用他们的大铁船撞小渔船。2014年3、4月份的一天,我和另外几条船在东经117度58分以西、北纬38度50分以南海域打渔。晚上11点多,有船靠上我船,驾驶楼进来了大约七八个男子,都拿着镐把,其中一人用拳头打我左胸口一拳,其他人都举着镐把吓唬说“别动,没你事啊,再动就弄死你”。这些人把驾驶舱里的电台和雷达的插头都拔掉了,还将我手机搜走,还将正在睡觉的高某1、小明等四人都带到前舱关了起来。我船的发动机坏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就让他们的一条黑鼻子大船用缆绳拽着我船向东行驶,他又命令高某1将发动机修好,他继续驾驶该船行驶。驾驶舱始终有六七个人盯着我。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多,渔船在秦皇岛市昌某县码头靠港。他们将手机还给我,这十几名男子都上岸离开了。我去前舱将高某1四人放出来。后看见大江站在码头上,指着我说:“郑某,今天让你败家,你们船赶紧起网走,不然一天逮你一个船。”后来昌某边防派出所民警赶来将我带走。在派出所做完笔录出来后,老毕告诉我大江派手下的人把冀某305113的供油泵拆走了。事后我给了大江一万元现金,又请客吃饭等,过了一个月,大江才派人将供油泵还给我。船被扣了三十天,损失惨重。经辨认,指出吴健就是拿着镐把第一个进入驾驶楼对我进行控制的男子;石某就是拿着镐把打了我一下,并在驾驶楼里看着的男子;吴某6、殷某是拿着镐把在驾驶室来回转悠的男子;郭某2是拿着镐把对船员进行控制的男子。 2、证人高某1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我是郑某船上的轮机长,船上还有三个干零活的人。2014年大约3月份的一天,冀某305113渔船与他人渔船在天津海域打渔。一天晚上十一点多,我在机舱里睡觉,突然感到有船撞了我的船两下。刚要从机舱里爬上来,有五六个男子拿着镐把,其中一人拿镐把把我顶进了轮机舱,随后他们进了轮机舱,不让我动,一个多小时后,对方有人叫我出去,说船的机器有毛病了,让修机器,一小时就修好了,机器发动起来了。对方就又把我关到饭楼里面,这时看到对方的两条大船把我的船夹在中间,对方十多个人都拿着镐把,把船上的其他人都关到了饭楼里面,并把手机都抢走了,不让和外界通信。后又轰到船的前舱里面,并把前舱门锁上。十几个小时后舱门打开了,看到了昌某的新开口渔港,对方把手机还给了我们。对方叫下船,我看到船长郑某同大江(郭建江)说话,大江说:“郑某,我今天就让你败家。告诉你们的船,赶紧给我把网起走,不然的话,我一天逮走你一个船。”后来昌某县边防派出所的民警来了,老毕留在船上看船,民警在派出所做了笔录,从边防派出所出来后,我听老毕给郑某打电话,说大江派手下的人把渔船的油泵给强行拆走了,船长郑某因为着急去医院输液了。我们在船上待了30多天,船在郭建江的码头扣着,郭建江还派人看着。后郑某通过朋友给了郭建江一万块钱,郭建江才把船上的零件还给我们,船才离开新开口渔港。经辨认,其指认出姜保建、石某就是案发当日在冀某305113船上拿着镐把控制船员的其中两名男子。 3、证人高某2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从2014年开始给郑某打工,在船上打零工。2014年大约3月份的一天,其与船长、高某1、小陈、老毕五人在天津海域打渔,大约晚上11点多,感到有船撞了其船两下,出去后看见有两艘船把其船夹在中间了,并且有人跳到了其船上,其中两人一人手中拿着镐把把其堵在门口,逼着其进了饭楼,对方两个人说,让蹲着不能动,当时挺害怕的就蹲在饭楼里不敢动,这两人就一直在那里看着。过了一会小陈和老毕也被他们带到饭楼里来了。对方好像是要带着我们的船跟着他们走,不知道怎么的船启动不了。他们又让高某1去修船,半小时他们带着高某1来到饭楼里,之后对方把四个人的手机都拿走了,没一会儿对方把我们锁在船头舱里了,十几个小时后舱门打开了,发现到了昌某的新开口渔港,对方把手机还给了我们。下船后听见大江说:“郑某,我今天就让你败家。告诉你们的船,赶紧给我把网起走,不然的话,我一天逮走你一个船”。后来边防派出所的民警来了,并在派出所做了笔录,出来后听说大江派人把渔船上的油泵给强行拆走了,对方还让我们待在船上不让走,当时郑某因为犯心脏病去了医院,我们四个就一直在船上待着,过了十多天他们不管了其才敢走的,又过了20天左右,其听说船被放回来了。经辨认,其指认出付华胜就是案发当日在冀某305113船上出现过的其中一名男子;吴某6是拿着镐把在船上出现过的其中一名男子;刘某5、殷某就是拿着镐把在船舱里不让船员动的其中两名男子。 4、证人郭某1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3月份的一天,其接到朋友郑某的电话说他的渔船被大江他们拖到了新开口码头,想让其说和一下这事,后来其就找到了大江的老姑父老徐,让他帮忙说和。后来大江同意让郑某的船离开了,这个码头是大江承包的,所以郑某在离开时,要交一万元的码头看船费,因为郑某当时没带那么多钱,所以是其先垫付的,事后,郑某把那一万元还了。经辨认,指认出郭建江就是外号大江的男子。 5、证人毕某2、陈某3(郑某船上员工)2014年3月1日在昌某团林边防派出所证言,证实案发后该二人到昌某团林边防派出所配合调查其船上证件是否齐全问题。 6、同案犯石某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其是2014年年初开始给任某打工。2014年3月份的一天下午汪某2接了一个电话说要出海,到码头后,其上了任某的黑色大鼻子渔船,吴健和吴某5带了几个人也来了,我们就出发了,吴健和他带来的两个人上了我们的船,吴健在驾驶室指挥开船,剩下的人上了另一条船。大概开了两个多小时,吴健把我们从船舱喊出来,和我们说那边的船是小海的船,上他们的船吓唬吓唬他们,把他们弄走,不让他们在海里下网。我们几个人从船舱里拿了镐把,靠上对方的渔船,先后往对方的渔船上跳,吴健带着他们的人先跳过去了,船稳了后其也跳过去了,当时船上挺黑的,别人在什么位置其不清楚。其先去的驾驶楼,看见里面有吴健和吴健的人应该把驾驶楼控制住了,吴健、吴某5他们把船上的船员的手机收走了,我们另一条船也靠在渔船另一边了,这样我们的人就把渔船完全控制了,我们的人连骂带吓唬把渔船两三个船员赶到渔船的前舱里,对方的船员也害怕我们人多都去渔船前舱了。当时船的机器坏了,我们修不好,就让这个船的船员把渔船机器修好,我们两条船同渔船分开,其中一条跟着我们控制的渔船一起走,另一条船开走了,记不清是汪某2还是冯某跟着船走了。其到船舱休息直到第二天下午,到了昌某新开口码头,到了码头其和汪某2下船后上了郭建江派来的车把我们送回去了。后来的事情其就不知道了。经辨认,其对一组10张照片进行辨认,指认出吴健就是与其一同参与劫持船只的男子。 7、同案犯殷某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年初的一天下午,任某让我和小波、石某一起去海上溜溜去。然后小凯开一辆面包车接的我、小波、石某去的汉沽中心渔港码头,我们四个人上了任某的黑色木船,当时船长志伟已经在驾驶室里头了。我没看见其他人。我和小凯、小波、石瑞岭进了驾驶室,他们在驾驶室待着,我就进货舱睡觉了。睡醒后我看见我们船前面有一条船拖着另外一条船往前开,我问船上的人我们到哪了,他们说往回开了。过了两个小时我们就回到中心渔港了,我们下了船然后回住处了。经辨认,指认出1号照片中的吴健就是与其一同参与劫持船只的男子。 8、同案犯汪某2供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3月,刘某5说任某让我们几个去汉沽中心渔港出海。刘某5开车送我们去的,有寇某、石某、殷某,我们到码头上了任某的收货船,吴健带着几个人在船上,刘某5没有上船。开船后,吴健在驾驶楼里跟我们讲有人开船下网破坏了我们的渔网,我们出海将对方的船带到秦皇岛界内的码头,交给海警。到达对方船位置后,吴健让我们的船靠到对方船的右侧,那条船左侧也是我们的,我们两船将对方渔船夹在中间。左侧船上的人手里拿着木棍就冲上了对方渔船,我方船的吴健、寇炎元、石瑞岭几个人冲上对方的渔船驾驶楼,还有几个不认识的,我们让对方船长在床铺上坐着,我们有几个人在驾驶楼看着他。当时我没有看见有人打了那个船长,后来听寇某说石某打了对方船长一拳。之后任某的船先走了。第二天中午到了秦皇岛的一个码头靠岸了,靠岸后我和吴健、寇某、石某一起离开船上了码头。靠岸后看见大江,他对我们几个人说“你们先回去吧”,随后大江打电话叫了一辆出租车把我和寇炎元、石瑞岭送回到开发区的住处。经辨认,指认出吴健就是与其一同参与劫持船只的男子。 9、同案犯寇某供述,证实我也是给任某打工的。2014年3月份的一天,汪某2给我打电话让我去码头,之后刘某5开车拉着我和刘某6到的汉沽中心渔港码头,冯某开车拉着汪某2和石某到的码头。我、刘某6、石某、汪某2四人上了任某的黑色大鼻子渔船,船长是志伟。冯某和刘某5没上我们这条船,上没上另一条渔船我不清楚。我们在船上一直待到晚上,吴健和吴某5带了几个人过来,那几个人二十多岁,我都不认识。之后我们就出发了。吴健和他带来的两个人上了我们的船,吴健在驾驶室里指挥开船,剩下的人上了另一条船,和我们的船一起去的。吴健说有别的船在咱们的网地打渔,让我们吓唬吓唬对方的船,把对方轰走。汪某2和刘某6和吴健的人都从船舱拿了镐把,我和石某没拿。靠上对方的渔船后,我们都跳到对方船上,当时吴健和吴健的人先上去已经把驾驶楼里的人控制住了,我也就到了驾驶楼,当时这条船的船长要出来,我就告诉他别出来,在里面待着吧。我们的另一条船也靠在了渔船的另一边了,这样我们就把渔船完全控制了。我一直呆在驾驶室,当时驾驶室还有吴健的人看着船长,过了会我们的渔船拖着这条船走,我就在驾驶室睡着了。醒后我们到达码头,被我们拖回来的渔船也靠在这个码头上,然后吴健给我们打了一辆出租车,我和石某、刘某6、汪某2一起回开发区了。 10、同案犯冯某供述,证实2014年3月1日我开车送汪某2、寇某、石某、殷某、小涛、大波去过天津汉沽中心渔港,当时是刘某5或者大波给我打电话让我送他们的。送完他们之后他们就上了一艘木船出海了,我就回家了。任某是我大伯,我经常去他的公司玩,所以就和他们认识了。 11、被告人郭建江供述,证实我是从十八九岁开始在海上干捕捞的,最开始在新开口用那种摇橹的小船在海上下点网捞点海货,差不多在2009年左右,我买了五条小鼻子船,雇了老贾、东于子、贾某2、余承金、贾某4这五个船长开船出海捕捞海货。然后挣了一些钱陆陆续续的把这五条小鼻子船卖了,在新开口造船厂先后购买了十二条大小差不多的二十四米到二十八米的大鼻子船。这十二条船的船长有刘某4、贾某2、李某3、余承现、余承金、方某等人。经营效益好了后,这些船长手头也有点钱了,就跟我入股了,目前我跟这几个船长是五五分成。林强、薛某1从2012年开始跟我干的,负责给我开车、跑腿;我们平时都管薛某1叫薛某2,他2014年6月份开始不跟我干了;李辉从2013年春天开始跟我干的,郭某22014年春天开始跟我干的。我每年给薛某2开五万块钱,林强四万块钱,郭某2能修船上的机械,每个月给他五千块钱,没给李辉开工资。我是2010年通过唐山一个朋友认识的吴某5,大家都管他叫大彬。2012年秋天的时候,大彬打电话找我说天津海域渔货量大,想找我在天津那边合伙做海货生意。当时我们商量由我带船到天津海域捕捞海货,捕捞的海货直接由大彬他们开船在海上收,运到码头上卖,卖出去的利润我跟大彬四六分成。大彬手底下的渔船和收货船共有十多条,手下有吴某3、吴某7等人。从2012年开始,吴健跟大彬一直是合作关系。2013年秋天,我通过大彬认识的任某,我跟他没有合作关系。我听吴健说任某给吴健投了五十多万的网具钱,任某和吴健应该是合作关系。我跟大彬在大彬的水产店商量过争这片网地的事情,我带着李辉、林强、薛某2去的大彬水产店,之后我和大彬单独商量的,为了争这片网地,我们得提前下网,如果别人在我们之前下了网,我们就在离他们特别近的地方也下网,让双方网缠到一起,对方无法起网。如果对方有船在那看着自己的网,我们就开船加速朝对方的船开,我们的船大,对方船小,一般情况会躲开,我们就会占了这块网地,如果对方船不躲开,我们就等快撞到对方船的时候挂倒挡,利用惯性轻撞对方的船。我们有船只负责看护网地,从2013年开始,我让李某3开着8688船,在天津海域东经117度48分至55分,北纬38度42分至50分之间的网地负责看护我们自己的网并把其他来下网的船轰走。大彬那边也有一艘1135船负责看护这片网地。我这边李某3、林强、薛某2、李辉、郭某2都去看护过网地,并负责把其他来这里下网的船轰走。我是从2012年开始陆续和吴某5、吴健、任某等人开始合作进行捕捞作业的,期间我们为了争夺海上的捕捞权和其他船只产生过争执,我们撞过其他船只而且还将其他船只强行扣押。2014年3月份的一天,吴某5喊着我和吴健商量好准备抢占一块网地,准备将对方船只劫走。当天我带着李辉、林强、薛某1到天津汉沽吴某5经营的大彬水产店里,我们三个商量,我们看上的那片网地现在郑某的船队也在那下网,我们就商量谎称对方压我们的网了将对方船只押到昌某新开口码头,然后谎称有渔事纠纷让边防派出所和渔政出警解决。我们定好由我手下的李某3、郭某2驾驶两条船,带着吴某8、吴某5和他的手下前去。第二天凌晨1、2点,吴某5打电话告诉我说已经劫了郑某的一条船,正押着往昌某码头走。上午9、10点钟,吴某8给我打电话说还有1、2个小时就到新开口码头了。我先给昌某县团林边防派出所和渔政打电话报警,后又带着林强、李辉、薛某1来到新开口码头,中午吴某8、郭某2、小贝、小小波从郑某船上下来,郑某也下来了,被派出所民警带走。后我找人将郑某的油压泵拆下来,并让小伟看着这条船别走。一个月后,郑某找人说和,我和吴某5商量,吴某5说找郑某要2万元才放他的船,借口赔我们网的损失和码头停靠费,后来对方给来八千元,我才将油泵还给郑某。我们这样将郑某的船只劫到新开口码头就是为了抢夺那块网地,不让他们下网。 12、被告人吴健供述,证实郭建江是河北昌某人,他早先是从昌某的新开口码头收海货,后来买了十几条渔船,在海上从事捕捞和收海货。吴某5是丰南黑沿子涧河村的,2012年以前从塘沽东沽渔港同一个叫小海的合作收购海货,2012年后开始和郭建江合作在汉沽中心渔港收海货,2014年开始找了五六条渔船也干捕捞了。任某是塘沽人,2014年加入我们的,他给我渔船出的渔网,我的渔船的收入有他一半。我们是一个船队,从2012年开始在天津海域捕捞,平时渔船在汉沽中心渔港码头补给,在天津海域发生争抢网地的事情,所有的船都要去,争取来的网地大伙一起用。捕捞的海产品由吴某5负责收购。郭建江的手下有林强、李辉、郭某2、李某3、贾某4,其他人我都不知道叫什么。任某手下有志伟、金某、小波,其他人我不清楚。我们在天津海域捕捞的时候都听吴某5的,捕捞上来的海货也都交给吴某5。郭建江主要负责他带过来的船队里的事。因为吴某5在天津干捕捞时间长,认识人多,我们都听吴某5的,在海上发生矛盾后他也知道怎么解决,所以每次撞完船都是吴某5负责解决。因为天津这块就是我刚才提到的那片海域渔货量大,当时这片海域被窦某他们给占了,我们没有下网的位置,为了抢占网地我们才撞别人的船的。每次撞船之前没有谁让我们去撞船,但是吴某5和郭建江刚开始合伙的时候他们就商量过怎么抢网地,后来吴某5也把他们抢网地的办法告诉过其我,我就按照他说的做。大致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在这片海域提前下一些破旧的网把网地先占上,不让别人的船在我们占的这块网地下网,但是如果别人的船已经下好网了,就告诉对方,让他们起网滚蛋,对方不走的话,我们再用吓唬、撞船等方法把对方轰走,所以我们抢网地的时候才发生了多次撞船的事情。 2014年3月的一天,吴某5找到我和郭建江还有任某,让我们想办法把郑某的船队挤兑跑,好抢夺那块网地。期间我们商量了好几次,有一次吴某5在塘沽的一个茶馆见面商量占海的事,任某当时就提出有别的船队抢网地就把对方的船只强行带走,他说他负责出人。吴某5当时就同意了,之后我们又跟郭建江商量,郭建江说把船带到涧河码头,然后找当地渔政和边防想办法扣他们的船,当时吴某5说把船带到新开口码头,让郭建江再找人处理,后来我们初步定了把船带到新开口码头。过了些日子,一天下午,吴某5给我打电话说晚上就把郑某的船队带走,到码头后我和吴某5见面了,他说先出去探路,已经跟任某定完了,任某手下的小孩一会儿就来,让我在码头等任某的小孩们。晚上七八点那些小孩就到了,我给任某打了电话,任某说让小孩们都听我的。我就带着这几个小孩坐任某的木壳船出的海,在海上我就把吴某5、郭建江、任某定好的将郑某的船队强行带到新开口码头的事给这帮小孩说了一遍,后来到了吴某5指定的位置,海上漂着一条船,吴某5通过电台让我靠到这条船上,把这条船弄走,我们就靠上去了,任某的小孩们每人拿着一根镐把先上的船,我最后上的船,我上船后就直接去了驾驶室,当时就郑某在里面,我就用手扒拉了他一下,别人有没有动手我没看见,我把他船上的电台给拔了,让他打着火跟我们走,但是当时船没打着火,我就出了驾驶室,当时吴某5的船也靠着这条船,我就问吴某5怎么办,吴某5说用任某的船拖着这条船走,我就喊任某的船长用缆绳拖着这条船往新开口的码头走。半个小时后吴某5他们的船先回中心渔港了,郑某怕船被拖坏了,就喊船上的人去修船,修好后我们就把缆绳解开了,任某的船就先回去了,任某的小孩们把船上的其他人关在前舱里,郑某自己在驾驶室待着,郭某2开的郑某的船。转天中午我们到的新开口码头,郭建江当时在码头等着我们,下船后我跟郭建江说船就交给你们了,之后我和洪涛打了一辆出租车走了,任某的小孩们坐的另一辆车走的,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就是为了占网地才把对方的渔船押走,当时以对方下网压了我们事先下好的渔网为理由,其实我们事先没有下网,就是找个理由。

三、认定2013年3月14日寻衅滋事事实的证据 1、被害人王某1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3年3月14日我驾驶冀某305064渔船在东经117度,北纬38度附近下网,大约11点左右,其左边有两条黑色木渔船向其这边驶来,离近了就向其撞来,其中冀某17716撞在了其船头左侧,当时其船上有四名工人,其中一名差点掉进海里,冀某17709也要撞其,但其把网砍了之后就躲开了,之后其就绕开了这两条船躲他们,他们还边扔砖头边追其,之后其附近的船队其他船看到了就靠过来,那两条船就随着他们的船队跑了。当时其船就有漏水的情况。不知道谁报警了,海警和渔政先后来到现场处理。事后其的船定损八千多元。其知道大江、大彬控制这块海域,所以肯定是他们故意撞其的船。事后2013年底民警给其打电话让其去黑岩子边防派出所解决撞船的问题,经派出所调解,大江和大彬赔偿其2000元,另外支付其2000元以前的货款,双方签了协议,其表示不再追究对方法律责任。经其辨认,指出郭建江就是案发后对其进行经济赔偿的人。

同时证人王某2对以上事实予以佐证。 2、情况说明(涧河边防派出所出具),证实双方赔偿协议的达成过程。 3、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图、照片,证实2014年3月15日经海警支队现场勘验,对王某1驾驶的冀某305064船只进行勘验,还证实撞击情况及船只受损情况。 4、价格鉴定意见书,证实经鉴定,认定冀某305064船只被损物品价值人民币8523元。

四、认定2013年3月15日寻衅滋事事实的证据 1、被害人宋某1陈述,证实2013年3月15日,其驾驶冀某206102在东经117度,北纬38度附近下网打渔,其在开船的过程中看见一条黑色木质大个渔船在那漂着,船号冀某17677,开始其没当回事,就从那条船旁边开过去了,之后其发现那条船开始向其开过来了,离越来越近,他的船比其船快,其一看要撞上了,就赶紧挂倒档,但还是被撞上了,当时其船就歪了,那条船就向西南方向跑了,之后其就呼叫其船队的其他船过来救其,其附近的两条船过来把其架住了,之后其就打电话报警了。这些冀某1的船都是一个叫大彬的和一个叫大江的人带过来的,他们的船大,而且传出话来要整个网地,别人都不许下网,谁下网就撞谁。事后海警带其找到一个姓李的船长,他承认是他们船队撞的其的船,当时郭建江也在那船上,海警要带其和对方的人走,郭建江就推着这个姓李的船长跟着我们一起去了,在海警的船上,姓李的船长给一个叫彬哥的人打电话说让对方去海警救他。2013年9月份郭建江、吴某5、吴健三个跟其谈的这事,当时其修船花了5万多,最后他们说给其4万。 2、证人宋某2(冀某206102工人)、王某5(冀某44035船长)、荆某(冀某206139船长)证言对以上事实予以证实。 3、被告人吴健供述,证实2013年3月一天上午,其驾驶一条船号喷涂冀某17677的渔船,在东经117度48分的海域看到有几条渔船下网,几天前其就轰过他们一次,他们又来了。其很生气,于是想教训他们一下,就开着7677船朝着离其最近的一艘船头写着冀某2的蓝色木质渔船的船舷撞过去了,撞完其就开船向东跑了。后来其给吴某5打电话说其把一艘船撞了,让他给解决一下。其后来听说那个船长叫宋某1,其赔了对方4万元钱。其实我们就是为了争夺该片海域的捕捞权,通过以对方下网压到我们网为借口赶对方离开,对方不听我们就开船轻撞对方吓唬对方,这些就是之前由吴某5、郭建江商量好告诉我的,因为吴某5和郭建江势力都比较大,出了事他们可以出面摆平。所以其才敢开船撞宋某1的船。 4、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照片,证实2013年3月15日15时许,天津市公安边防总队海警支队对宋某1的冀某206102渔船进行现场勘查,证实该船前甲板右侧,一撞裂口,长约100厘米,高约20厘米,右舷波板盖掀起,起网机脱落。制作现场图一份、现场拍摄照片一组。 5、价格鉴定意见书,证实经鉴定,认定冀某206102船只被损物品价值人民币12345元。

五、认定2013年9月22日寻衅滋事事实的证据 1、被害人吴某1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其是冀某301148船主,2013年9月22日其在北纬38度,东经117度附近出海,中午1点左右,其听对讲机说“大彬来了。”意思就是吴某5的船过来了,因为海上对讲机用的都是公共频率,别人在对讲机里说话其也能听见,因为吴某5经常开船带人到天津海上“轰”船,我们在海上打渔的都怕他。其一听就赶紧起耙子,这时吴某5的船就到了我们船头的位置,当时是船头对船头,当时看见是吴某5在驾驶室里开船,驾驶室里还有两个人影。他们船头甲板上站着三四个人,有人冲我们喊,当时发动机噪声比较大,喊了什么其听不太清楚,隐约听见有人喊“别在这里干了,赶紧滚蛋”,大彬也说“赶紧回家。”喊的时候还有人往我们船上扔酒瓶子,把其船上的玻璃砸碎一块,我们当时挺害怕,就赶紧起耙子准备走。这时有一个酒瓶从窗户飞出来,砸到其身上,后来发现前胸被酒瓶子砸破了。后来不知谁报的警,天津海警给调解处理,吴某5他们给我赔了6万5千块钱。经辨认,指认出薛某1、李辉就是在船上向其扔瓶子并砸伤他的人。 2、证人吴某4、毕某3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该二人系冀某301148船上打工人员,同时证实案发当日吴某1的船只被驱赶的经过,佐证被害人吴某1陈述。经毕某3辨认,指认出李辉、薛某1就是案发当日向其船上扔酒瓶子的人;经吴某4辨认,指认出薛某1就是案发当日向其船上扔酒瓶子的人。 3、被害人吴某2陈述,证实其在1995年买了一条船,平时在唐山和天津附近海域打渔。2013年9月份的一天,其在东经117度,北纬38度附近打渔时,大约上午九点多,其自己在船上驾驶楼里驾船,其他3个小工正在下耙子拉蚶子,这时我们村的吴某5在海上带着人不许其的船作业,他开着船在离其十米远的地方停下来,驾驶楼里的好几个人骂其,让其赶紧滚蛋,不然就破坏我们的网,船头有两个小伙子拿酒瓶子朝其的驾驶楼砸过来,把其驾驶楼左侧的一块玻璃砸碎了,其当时吓得也不敢跟吴某5争论,赶紧收工准备走,吴某5就转弯驾船走了,转弯时他还故意驾船朝其的船左侧的铁杆子撞了一下,铁杆子被撞弯了,然后吴某5就驾船离开了。其早就听说吴某5这几年在海上特别厉害,跟昌某的大江在海上横行霸道,轰其他船,但是没想到他连自己村的长辈也敢欺负。后来听说那天我们村的吴某1也被吴某5手下的人用酒瓶子砸伤了。 4、被害人吴某3陈述,证实2013年9月份的一天,其驾驶一条木船在东经117度,北纬38度附近的天津海域拉蚶子时,吴某5驾驶一条28米左右长的大船开到我们船附近,那船上的人用喇叭对我们喊,让我们赶紧滚蛋,不让我们下网作业,船头还有几个人朝我们扔啤酒瓶子,由于距离太远没砸到我们,后来这艘船开到我们船旁边,驾驶楼里一个胖的男的冲我们喊让我们滚蛋,船头朝我们扔啤酒瓶子的人也骂我们让我们滚蛋,当时我们害怕就开船走了。其记得吴某1的船也被轰走了,而且吴某1也被对方用瓶子砸伤了。 5、证人杜某、程某1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该二人系吴某5船上打工人员,案发当日吴某5驾船对三艘正常作业的蓝色渔船以碰撞、辱骂、扔啤酒瓶子等方式进行驱赶的过程。经程某1辨认,指认出李辉、薛某1就是案发当日将酒瓶子砸向对方三条渔船的人。 6、勘验笔录、现场图、现场照片,证实经天津市海警支队2013年9月22日对吴某1冀某301148船只进行勘验,现场可见驾驶室左前玻璃破碎,驾驶室地面有散落玻璃碎片,绘制现场图一份,拍摄照片一套,显示被害人肚子上有伤口。 7、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意见书,证实被害人吴某1胸部软组织的损伤为轻微伤。 8、被告人林强于2015年1月14日、2015年2月15日供述,证实其是郭建江的司机。2013年的一天早上,郭建江叫其、薛某2、李辉开车去汉沽中心渔港,我们到中心渔港后,郭建江下车同吴某5说话,一会儿郭建江叫薛某2过去交代了一些事情,薛某2就过来跟其和李辉说一会儿上船出海,也没说出海干什么。然后其和薛某2、李辉、吴健、李某3、吴某5等人上了一条黑色的渔船,李某3驾船开出了中心渔港。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渔船前面开过来一条渔船横在我们面前把我们拦住了,其在驾驶室里听说他们是"小海"的船,他们已经在这块网地下网了,我们就不能下网了。我们船上的吴某5同对方交涉的,最后发生口角了,互相骂街,对方船上的人朝我们扔石头什么的,我们船上的人用啤酒瓶向对方船上砸,至于谁扔的啤酒瓶子其记不清了,其没扔。最后我们驾驶室的玻璃被砸碎了,对方船上有什么损失其没注意,然后就各自走了。 2014年3月的一天下午,其与郭建江等人到汉沽中心渔港,看见大彬、大健、小赛、李某3等人,当时郭建江下车和大彬等人在码头上说话,后看到大彬、大健、小赛、李某3等人乘船出海了,其与郭建江等人回汉沽。第二天凌晨郭建江让其开车去昌某新开口码头,说大彬他们绑了一条船回来,让赶紧过去,后开车到新开口码头,等了一会儿,看到一条渔船拖着另一条渔船回来了,其看见小赛在被拖来的那条船上,随后郭建江让被拖来那渔船的船长上了码头,等了一会儿新开口当地的边防警察就来了,当地渔政的人也来了,找那个渔船的船长问了情况,然后郭建江就让那个船长离开了,过了几天被绑的渔船也走了。 9、被告人李辉供述,证实其是2013年5月份左右开始跟着郭建江干活,干了半个月后他的合伙人吴某5就和郭建江说让其和林强、薛某2跟着一块上船,让其跟着他们的船还有吴某5的手下一个叫"小赛"的人出海,在海上看到其他打渔的船就把对方轰走,我们出海了两三回,我们一般都是大彬跟着,大彬比较厉害,对方往往一看是大彬,害怕就走了。2014年三、四月份的时候,大江带着我们去了汉沽的一家洗浴,我们在洗浴里睡到后半夜,大江让我们起来去新开口,在路上我问大江为什么大半夜走,大江说有事一会儿拖条船来,他说是郑某的船,大约早上7点左右我们到了新开口码头,在车里等了一会看见一条船开过来,船上有我们五六个人,其记得有李某3、小赛还有几个任某的人,大江看见船来了就下了车,跟船上一个人说船拖过来就别想再拿走了,那个人就求大江别扣船了。大建、大彬带着出海的次数多,大江偶尔出海,我们每次出海都会有一到两条船给别的船保驾护航,其他的船负责下网捕捞渔货。“保驾护航”就是负责用威胁的方法把其他船轰走,好让我们的船下网打渔。有时没有其他船的时候他们也下网。负责恐吓其他船只不许在这片海域打渔是由大建和大彬负责。大江负责管理船队,还有就是像把郑某的船给拖回来后负责谈判这类事。2013年9月份的一天,吴某5叫其和林强、薛某1跟他出海,当时没说出去干什么,是李某3开的船,驾驶楼里有吴某5、李某3、吴某3、薛某1、林强还有其,船上还有四五个小工,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一个海域,看到远处有两条船在下网拉蚶子,吴某5就自己驾船停在其中一条船的旁边,他让我们告诉对方,让他们别在这下网了,赶紧滚蛋,不走的话就吓唬对方。吴某5打开驾驶室玻璃,然后我们就冲对方船只喊,让他们赶紧滚蛋,对方船看到是吴某5,而且我们人多势众,就赶紧开船跑了。第一条船被赶走后,吴某5就开船向另外那条渔船靠近,他一边开船一边骂街,开到离那船五六米的时候,其看见船都快撞上了,这时吴某5挂倒档,加大了油门,为了不把对方的船撞的太严重,撞上后我们船和对方船并排停靠,吴某5让我们向对方喊话,其和薛某1就下到甲板上,我们两个都骂对方船长了,说再下网就把网剁了,对方船害怕了就离开了。之后我们又开了一会儿,发现还有四五条船在那里下网拉蚶子,吴某5开到对方那几条船旁边,他顶上了对方其中一条船的船鼻子,之后又蹭了另一条船的侧面,我和薛某1继续在甲板上骂对方并威胁对方,对方船长没理我俩,吴某5在驾驶楼里探出头直接和对方骂起来,之后他让我和薛某1砸他们,我俩就拿甲板上的空啤酒瓶子向对方船上扔去,我看见对方驾驶楼玻璃都碎了,之后被砸的那条船就跑了,当时在场的另外三四条船也赶紧跑了。我们砸的时候林强在边上指着对方大骂,吓唬对方。吴某5、李某3他们也在骂对方船上的人,具体说的什么没听清。 10、被告人郭建江供述,证实其记得2013年年底的一天,大彬说有一伙人在我们下网的海域扒蚶子,大彬说要带人去那儿看看,其也同意了,然后大彬就带着李辉、林强、薛某2、李某3,还有几个人去的网地那儿。事后大彬打电话跟其说,当时用啤酒瓶子把一个叫吴某1的人砸伤了,后来其跟大彬一起去海警解决这件事,大彬赔对方八万元。“其带人去那儿看看”的意思就是去我们经常下网的海域上看看有没有别的渔船在,有的话就给赶走,不让其他船在那儿下网。

六、认定2014年3月8日寻衅滋事事实的证据 1、被害人陈某2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3月8日其所在的冀某301046船在东经117度,北纬38度附近看网,下午两点半左右有十几条黑色大鼻子渔船向其船队作业区域驶来,其所在的冀某301046、津塘渔运02102、津塘渔03898怕他们把我们下的网压坏了,就迎了上去,准备拦住他们护住我们的网。这时天津海警的船到了,双方船就各自漂着。相距约100米,并且他们的船围着我们。过了半小时海警的船检查完走了,那十几条黑色大鼻子船又向南航行,其怕他们压着我们的网,就拦在最前面的冀某18688船前面约100米的地方,那船仍不减速,以六节的航速向其驶来,其见他不减速,就开始倒船,但还是被冀某18688船撞在了其船左侧驾驶楼前部及左舷中部,当时其的船倾斜了很大,船上的煤气罐都倒了,之后冀某18688船就倒船向东跑了。当时对方船只驾驶楼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大江,他在开船。本来郭建江的船离其的船200米的距离时,他可以减速或者转弯避开其的船,而且在距其10米左右的时候他可以挂倒档,就可以避免撞船,但他直接撞其了,所以其认为他是故意的。其船中部被撞进去一个三角形,驾驶楼梁撞折了,中间的玻璃碎了。后来其就报警了。除此之外,2013年3月底,其在海上与一渔船发生网具纠纷,后该船船长老海和郭建江、吴某5等人一起向其索要了22000元,其的船也受损了。经辨认,指认出郭建江就是驾驶冀某18688的男子;贾某4在2014年3月8日郭建江驾驶冀某18688船对其进行撞击时在冀某18688船的驾驶室里。 2、被害人毕某1陈述,证实其所在的津塘渔03898船在东经117度,北纬38度附近海域下网。2014年3月8日下午2点多,从北面来了十几条黑色大鼻子渔船在我们旁边漂着。当时海警正在检查,海警走了后,我们高频里陈某2喊“撞船了。”同时看见十几条黑色大鼻子船在我们周围航行,其着急去救冀某301046船,航行到距离冀某301046船半海里时,其后方来了一条冀某38688黑色大鼻子船,直接撞向了我船左舷中部,但没撞裂,之后那船擦着其左舷向前航行,并撞向了津塘渔运02102船尾部,这两次撞击间隔时间很短。当时其看到冀某38688的驾驶者是郭建江,其他人其没注意。 3、被害人刘某1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其是津塘渔运02102船的船长,该船船主是辛某1。2014年3月8日我们的四条渔船在东经117度,北纬38度附近作业。下午大概3点左右,我们作业海域来了十一条船,停在我们不远处,当时海警的船在那里,海警船走后,他们这些船就把1046船撞了,其在高频里听到“救命,撞船了。”,就将船往1046被撞船的海域跑,船到了以后,那十一条船就开始围我们的船,其就跑,他们在后面追,很快就追上其的船了,有一条冀某18688船用船头撞的其船尾,驾船员是郭建江,船的左侧后部船帮折了,左后桩被撞歪了,船尾也漏水了,之后对方就往东跑了。郭建江和吴某5、吴健、任某平时在海上横行霸道,依仗人多势众,渔船又大,我们都不敢招惹他们。经辨认,指认出郭建江就是2014年3月8日和3月12日驾驶船只对其船只进行撞击的男子。 4、证人窦某、辛某1、王某3、王某6、陈某4、王某7、李某2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内容与三被害人陈述基本一致。经王某3辨认,指出郭建江就是驾驶涉案船只的男子;贾某4就是参与敲诈勒索的外号叫老海的男子;经陈某4、王某7辨认,指出吴健就是参与索要钱的男子;经王某7辨认,指出贾某4就是参与索要钱的外号叫老海的男子;郭建江就是参与索要钱的外号叫大江的男子。 5、被告人郭建江供述,证实2014年3月份一天下午,其开着冀某18688出海,当时船上还有贾某4、康某,其开船到了我们占的那片海域后,看见陈某2的船在那里下网,为了把他赶走,当天下午其开着船把陈某2船的驾驶室给撞坏了,最初其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但是他不躲,其就驾船加足油门朝这只船撞去,快到跟前时其将船只挂上倒档减慢船速,也是怕把对方的船撞沉了,然后其驾船往河北省的方向跑,后面有一条船号为03898的铁皮船在追其,我们两船并行的时候,这条船上有人用绿色光柱照其,其怕是枪,当时想撞开对方的船,让他们不敢再追其,其就赶紧低头,一边往后打舵撞了这条船的船头,一边喊“撞他,撞他”,之后其就继续往河北方向开,后又有一条辛某1的铁船在前面拦着其,其驾船蹭着这条船的船头过去的,撞完这三条船之后其就让船上的工人用渔网袋子将船号盖上了,其就回到河北曹妃甸码头了。其和吴某5之前就商量好了,如果碰到别的渔船在我们下的网地里下网,就用这种办法撞对方的船,让对方害怕,以后不敢在我们占的网地里下网。 6、勘验笔录、现场图、现场照片,证实2014年3月9日,天津市海警支队对被撞津塘渔03898、津塘渔02102船只、冀某301046船只进行勘验,并绘制现场图一份,拍摄照片一套。 7、价格鉴定意见书,证实经鉴定,津塘渔运02102船只被损物品价值人民币5516元;冀某301046船只被损物品价值人民币16116元;津塘渔03898船只被损物品价值人民币4950元。 8、收条、谅解书,证实在诉讼期间,被告人郭建江家属分别赔偿陈某2、辛某1人民币16116元、5516元。

七、认定2014年3月12日寻衅滋事事实的证据 1、被害人辛某1陈述,证实2014年3月12日晚上其的船津塘渔运02102在天津海域的临港工业区附近看网,海警的陈某5给其打电话说海上有涉事渔船逃跑,让其的收货船帮忙截住涉事渔船。其就给刘某1打电话让他们帮忙截住逃跑船只。当时其船上有船员刘某1、王某1毕某1、赵某、周某。晚上9点多,刘某1给其打电话说我们的船被四条黑色的大鼻子渔船撞了,船都漏水了,可能是郭建江船队的船撞的。第二天海警支队通知其把船开到修理厂修理。事后经海警协调,吴某5赔偿其28万元。郭建江、吴某5、任某、吴健他们是一伙的,在海上争抢网地挺凶的。

同时海警支队民警陈某5的自述材料,佐证以上事实及赔偿情况。 2、证人刘某1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在接到辛某1电话后,帮海警拦截郭建江的船,结果被郭建江的8、9条船包围,后被他们撞了五六下,造成津塘渔运02102损坏。当时撞击其船的其中两只船刷着冀某31140和冀某31106船号。其他船号没看清。其看清了对方船上驾驶楼里开船的两名男子一名叫吴健,一名叫吴某3。经其辨认,指认出吴健、吴某3就是驾驶一艘涉案船只撞击津塘渔运02102渔船船尾右侧的男子。 3、证人王某3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津塘渔运02102船在案发当晚被四条船撞击,其中一条船号为冀某31106;其中一条驾驶楼喷着白色的O,另一条驾驶楼喷着K,还有一条喷着冀某1或冀某3,当时太乱了没记清。经其辨认,指出李某3、吴健就是驾驶一艘涉案船只撞击津塘渔运02102渔船的男子。 4、证人毕某1证言,证实津塘渔运02102船在案发当晚被6条船撞击,其中两条船号为冀某31140和冀某31106船号,一条喷着K,一条喷着O,一条喷着PK字样,还有一条没看清。 5、证人吴某3、时某、熊某、程某2、王某8(冀某18818船工人)、郭某2(冀某18819船长)、贾某1(冀某18909船长)、贾某2(冀某18808船长)、贾某3(冀某18811船长)、刘某3(冀某31135船长)、李某3(冀某18988船长)、郭某3(冀某18907船长)证言,该证言均未能证实撞船情况。 6、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图、照片,证实2014年3月13日海警支队对刘某1驾驶的津塘渔运02102船只进行勘验,以及撞击情况及船只受损情况。 7、价格鉴定意见书,证实经鉴定,认定津塘渔运02102船只被损物品价值人民币17830.19元。

八、认定2014年3月23日寻衅滋事事实的证据 1、被害人王某4陈述,证实2014年3月23日其驾驶冀霸渔5035渔船在东经117度47分至50分,北纬38度39分至43分海域去起网,另一艘冀霸渔5049渔船距离其100米左右的地方也在起网,船长是王某12。这时离我们船大约2海里的地方有差不多十搜船在下网,他们看见我们准备起网了,就有一艘船向我们两艘船开来,那艘船开到离5049不远处突然加速,向5049船尾撞去,王某12急忙往后倒船,可船头还是被对方撞了。同时对方另一艘船从距其2海里的地方向其的船开来,开到离其不远处仍不减速,其急忙往后倒,对方船比我们大很多,船速也快,其的船右侧还是被撞到了,其就赶紧往岸边开。那艘船撞完其之后又向我们的另一艘收货船撞去,具体撞的位置其记不清了。对面的船仍没有停下,接着向一艘黄骅的船撞去,此时其的船已经跑远了。当时我们在海上手机都没有信号,也报不了警,别的船通过电台联系的岸边有信号的人报了警。当时其的船上有5个人,除了其,还有两个小工,还有其两个儿子。对方船上的人其没看清,他们的船上也没有船号。他们撞其的船就是为了不让起网。 2、被害人张某1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3月23日上午,其驾驶其的冀某24377船到北纬38度44分、东经117度48分附近海域起网作业。在场的还有文霸县的几条渔船。突然一条没有船号的大木壳黑色渔船挂着低速档从其右侧朝其就开过来。那个船驾驶楼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朝其喊让其别起网。其不同意,那条船就朝其开过来,用船头直接撞其船头右侧,船头右侧木头直接裂了,然后开船的人边骂我边倒船,倒了10多米后又挂高速档加油向其船驶来,船头直接撞到其的船头上,两个船头都卡住了,他顶着其的船向后退,其顺势倒船,两船分开。那个大木壳船转方向撞了附近的一条冀霸渔的渔船,撞完后又撞了另一条冀某24368的左侧起网机部位。其开船跑,还有另一条木壳船追我。撞完后那船跟我们一起去了海警,由吴某5出面解决的,我才知道是吴某5他们的船。驾船撞我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的,四川口音,他也是在驾驶楼里骂的我们。2014年2月我就在这片海域下网捕捞,通过探鱼器没有发现附近有别人下的网。对方的行为就是想抢占海域。经辨认,指认出余承金就是驾驶大鼻子船撞击冀某2运4377船只的男子。 3、被害人梁某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我的船名为冀某2运04368。2014年3月23日上午我在北纬38度43分,东经117度49分附近作业的时候,来了两条铁壳船,六条大鼻子木质渔船,将一起作业的几条船围住,铁壳船上有十几个年轻人,他们冲我们喊:“你们别下了,别找死,你们再起网,把你们的船都撞沉了,一个也活不了”。接着我们这几条船就被这些船撞了,一条木质渔船撞了我的船右舷前部,大圈被撞裂了。我们的船被撞后,那些船上的人员都在哈哈大笑。之后我就一直跟着撞我的那条船,同时我联系了岸边上的船,让他们报警。一个多小时后海警船到来,在海警的船到来之前的半个小时,撞我船的那条船才刚把船号喷上的。当时我船上有五个人,我的船被撞的时候有人摔倒了。当时除了我的船,我看见还有五六条船被撞了。对方的人以前没见过,我就知道他们应该是大江的船,对方就是想吓跑我,不让我下网收货。经辨认,指出余承金及李某3就是撞击冀某204368船只的男子。 4、证人胡某证言,证实我所在的冀某18812船长是余承金。2014年3月23日上午,我船朝对方两条蓝色木质渔船开了过去,船的左侧先靠了一个蓝色木质渔船前部,余承金向对方喊话不让起网。然后船左侧船头又靠了第二条蓝色渔船,船长余承金让对方别起网。这时从我方船前方开来一条蓝色木质收货船,我方船又撞上那个收货船。之后我方的船就开动了,后来海警就来了。 5、现场勘验笔录、现场图、照片,证实2014年3月24日海警支队对余承金驾驶的冀某18812船只和我所撞击的王某12、梁某、张某1的三艘船只进行现场勘查,证实撞击情况及船只受损情况。 6、协议一份,证实余承金与梁某、王某12、张某1签订协议,内容为2014年3月23日,双方船只发生碰撞,经协商互不追究责任。 7、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经鉴定,被害船只冀霸渔0535渔船被损物品价值人民币4752元,冀霸渔04377渔船被损物品价值人民币5925元,冀霸渔04368渔船被损物品价值人民币4020元。 8、被告人余承金供述,证实2012年年底一天,大彬来到汉沽中心渔港码头,说有船压了我们的网,让我、小国、郭某3、小贾、小二、林强、薛某2、老四等人跟着他一起出海看看。当时是七条船,林强和薛某2上的我的船,大彬上了哪条船我记不清了。在路上,大彬通过电台告诉我们:和对方谈不好就把对方带到码头去,但没具体说是哪个码头。到了东经117度56分、北纬38度48分的网地后,我看到对方有四条船,大彬通过电台让我们围过去,我开船就靠在了对方一条船的边上,之后林强、薛某2上了对方的船,林强进了驾驶室跟对方说,你们把我们的网给压了,问对方怎么办,还骂了对方,让对方跟着一起去码头。后来大彬在电台说把对方带到涧河去,之后我们有一条船在最前面,对方船在中间,我们其它的船在后面押着对方的船开往涧河码头,大约开了2个小时到了涧河码头。快到涧河码头时,我看到小国的船跟着进了涧河码头,之后我们都开船去了汉沽中心渔港码头。之后这件事是大彬解决的,怎么解决的我不清楚了。我们把对方的船只强行带走,就是为了不让对方在这块海域捕捞了。 2014年3、4月份一天,我驾驶冀某18812船在东经117度56分、北纬38度48分西侧海域看护网地,发现有其它船只正在网地那,其就把船靠过去了,通过询问对方才知道对方也在这块网地下网了。我就把这事告诉了大彬,大彬让我去告诉他们,不许他们起网。之后过了两天,大约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我正在看护网地,发现有七八条船在起网,我驾船先和对方一条船并排靠帮,没有碰对方的船,我在驾驶楼里冲对方喊,下面有我们的网,你们先别起网。那个船长看见我的船外形就知道是大彬和大江船队的船,就赶紧答应不起网离开了。我又驾船靠近另一条船向对方喊话时,我船中间蹭上了对方船的中间,没什么损失,然后那条船也离开了。之后我又驾船向其它船靠帮喊话,船头撞上了第三条船头右侧,将对方船的木板撞裂了。我倒船后继续前行,一条收货船在我左侧,我打右舵,我的船头左侧又撞在了收货船船头右侧,对方右侧船帮被撞裂。后来天津海警将我们双方带回海警支队,我的船被扣了十几天后,大彬赔了对方2万元钱,我们签了和解协议。我驾驶船有三年了,以前没发生过撞船,这次是因为大彬告诉我别让对方起网,我才撞的对方的船。

九、认定2014年3月14日妨害公务事实的证据 1、证人于某(海警支队民警)证言,证实2014年3月14日下午14时许,我跟随海警12021艇出海执法,当时一起出海的还有海警12024艇。下午16时许,海警12021艇航行至执法海域后,我在甲板上对在此海域的渔船进行拍照。这时我支队民警陈某5使用扩音器对该海域的一条渔船进行喊话并责令我停船检查,我看见一条黑色木质渔船没有停船,反而加大油门开走了。随后我们船就对这条渔船进行追捕,在追捕过程中,这条黑色渔船同行船队中数艘船只穿插尾随我支队执法舰艇,扰乱视线,阻碍执法船靠近那条渔船,后来我在拍照过程中,看到一条名为冀某18819黑色木质渔船在我们执法船右后方行驶,过了一会儿,那船忽然向左转向,船头对着我们船右舷中部驾驶室附近撞过来,船头撞上了我们船右舷中前部栏杆,船头顶住我们船右舷中部,进行刮蹭,刮坏了我们船驾驶室侧面,过了一分钟左右,冀某18819渔船才倒船离开,并从我们船右侧加速逃逸。我们对他展开追捕,追击约一小时后,那只船并入他所在的船队船只中,我们无法登靠检查,到了下午17点多钟,我们两艘执法船返航。 2、证人果某(海警支队民警)证言,证实我们在执法海域对嫌疑船只冀某18988喊话要求他停船接受检查,那只船对我们的喊话不予理睬并且随即加大油门逃逸,我们执法海警12021及12024船对他进行追捕,在追击的过程中,对方船队中数艘船舶对我方两条海警船进行阻拦、尾随。一会儿海警12021艇右侧约20米的冀某18819渔船突然向海警12021艇靠近,在接近时突然向左转向,并加速用他船头撞击海警12021艇右舷中部,并一直顶着刮蹭到驾驶楼,造成海警12021艇栏杆及驾驶楼受损。后他倒船离开执法船,加速逃逸。我们两艘执法船继续追捕,对方船队不断穿插于两艘执法船中间进行干扰,后变换阵型,将两条执法船阻拦在后,之后肇事船只冀某18819渔船逃走。当天下午17时30分左右,两艘海警船返航。 3、另有海警12021舰上的海警支队民警陈某5、马某等人自述材料、该四名海警的警官证以及证人张某2、刘某1证言、证人马某辩认笔录,证实冀某18819船撞击正在执法的海警12021艇的事实经过。经辨认,证人马某辨认出余承现就是驾驶8819船撞击正在执法的海警12021舰的男子。 4、证人范某1证言,证实2014年3月14日我们船队的八九条船在我们捕网的海域作业,我在冀某18819船上干活,中午的时候海警的船来了,然后我们的船就开始跑,在跑的过程中我们船和海警的船碰在一起。我看见海警船右侧被撞破了,之后我们的船就开走了,海警的船继续跟我们跑。冀某18819渔船船主是余承现和洪涛,当时他俩都在舵楼里,不知道是谁开的船。 5、现场勘验笔录、照片、扣押物品清单,证实2014年3月15日9时许,天津市公安边防总队海警支队对海警12021舰进行现场勘查,证实该船被撞后的情况,并现场制图、拍摄照片。天津市公安边防总队海警支队对冀某18819船进行现场勘查,证实该船红色仰头有凹痕,凹痕上有白色油漆附着。证实该船有撞击海警12021舰的痕迹。后冀某18819船被海警支队扣押。 6、天津市公安边防总队海警支队出具的证明材料,证实2014年3月14日海警支队为查明“3.12”故意毁坏财物案件中的嫌疑船舶,于当日派遣海警12021艇、海警12024艇,组织“3.12”案件当事人张某2、刘某1赴海域对相关船只进行辨认,后海警12021艇被冀某18988船撞击系在执行公务期间。 7、海警支队提供的《渔业船舶水上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规定》,证实海警进行事故调查的流程等规范。 8、价格鉴定意见书,证实被撞海警12021艇损坏部分的修复价格为20343.96元。 9、被告人余承现供述,证实2014年3月14日我驾驶冀某18819渔船从中心渔港出海捕捞,一同出海有七八条渔船。快到中午时,天津海警的船来了,贾某4用无线对讲机喊"快跑,不要被抓住"。因为在这之前郭建江为了争夺海域捕捞权将天津的渔船给撞了,撞天津渔船的船只就在我们看网的渔船之中,我和贾某4都是跟着郭建江干的,郭建江不在时听贾某4的。当时怕被海警抓住所以贾某4一喊让我们跑我们就都驾船逃跑了。当时我看到船队的其它船都往东边跑,其的船开的慢被海警船追上来,海警用扩音器喊话让其停船接受检查,其害怕没敢停就继续向前行驶。海警船在其船左侧行驶,我看海警的船马上追上我们了,我们挂了倒挡撞击了海警船的右舷。撞完海警船后我们往东跑去找我们船队了。当时是我操的舵,郭某2去修挂挡的线,我让郭某2挂的倒挡。我在海上驾驶6年了,一般不会撞船,如果当时我往右打轮,应该可以避免撞击。除此之外,郭建江、吴某5为争夺天津海域的网地指使贾某4使用我们的船去撞击吓唬其他捕捞作业的船只,我没有撞船但跟着一起吓唬过。

十、综合证据 1、案件来源、抓获经过,证实2014年3月14日中午12时许,海警支队在海上执行公务时,冀某18819渔船撞向海警12021艇,后驾船逃离。2014年4月14日,被告人余承现主动投案。后经侦查发现余承现于2012年11月24日参与一起劫持船只案,后于2014年12月5日在河北省秦皇岛市昌某县团林乡将其抓获。2014年8月22日滨海新区汉沽建设路大彬水产批发店发生一起持枪杀人案,经侦查被告人郭建江、余承金、吴健、林强涉嫌犯劫持船只罪,被告人李辉涉嫌犯寻衅滋事罪。2014年12月5日,余承金被公安机关抓获。2014年10月28日,被告人郭建江、李辉、林强被公安机关抓获。2015年1月15日,被告人吴健被公安机关抓获。 2、被告人郭建江、吴健、林强、李辉入所检查体检报告、登记表、CT、心电图等相关的检查检验单,证实几名被告人在入所时体表没有外伤和伤情。 3、情况说明(天津市公安边防总队海警支队出具、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出具),证实该队在审理郭建江为首的恶势力团伙犯罪案件过程中,办案人员秉公执法,文明执法,没有发生任何引供、诱供及刑讯逼供的行为;吴健在看守所羁押期间的审讯录音、录像资料,目前该队民警正在与东丽分局看守所积极联系工作之中;在押人员郭建江、李辉在该所羁押期间,该所未收到郭建江和李辉二人在提讯中遭到办案单位刑讯逼供的反映。 4、被告人郭建江、林强、吴健、李辉、余承金、余承现讯问视频资料,证实各被告人被依法讯问的情况。 5、情况说明,证实本案中的寻衅滋事案、劫持船只案、妨害公务案案发地均在天津海警支队管辖海域内,属于天津海警支队管辖。 6、前科材料,证实被告人林强2010年被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十五天,2010年12月3日释放。 7、户籍证明材料、现实表现证明,证实六被告人的基本身份情况,以及除了林强之外,其他犯罪嫌疑人无违法犯罪记录。

原审法院依据上述事实和证据,对被告人郭建江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二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对被告人吴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二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对被告人林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二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对被告人李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对被告人余承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二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对被告人余承现依照1997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对附带民事部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一百五十一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郭建江犯劫持船只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的刑罚为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二、被告人吴健犯劫持船只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的刑罚为有期徒刑八年;三、被告人林强犯劫持船只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的刑罚为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四、被告人李辉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五、被告人余承金犯劫持船只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的刑罚为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六、被告人余承现犯劫持船只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的刑罚为有期徒刑六年;七、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郑某的诉讼请求。

被告人郭建江、吴健、林强、余承金、余承现均不服,均以无罪为由提出上诉。

被告人李辉不服,以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

郭建江的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郭建江犯劫持船只罪、寻衅滋事罪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郭建江不构成劫持船只罪和寻衅滋事罪。

吴健的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定性错误、法律适用错误。吴健不构成劫持船只罪及寻衅滋事罪。

林强的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林强犯劫持船只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林强未参与劫持船只,不构成劫持船只罪。原审判决认定林强犯寻衅滋事罪量刑过重。

余承金的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余承金不构成劫持船只罪。余承金主观方面没有寻衅滋事的故意,客观方面没有实施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且无前科劣迹,请求从宽处理。

余承现的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余承现不构成妨害公务罪。余承现未参与劫持船只,不构成劫持船只罪。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建议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对认定本案犯罪事实的证据当庭质证,证据的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各证据之间互有关联性,能证明本案事实。据此,本院对原审法院判决认定的犯罪事实和证据予以确认。

二审审理过程中,林强的辩护人提交了被害人曹某的书面证言及照片,证明曹某于2012年11月24日在天津海域进行捕捞过程中,对方过来十几条船,其中一条船有三个人到其船上,其没有见到林强。

经查,该证据仅仅证明2012年11月24日当天登上曹某船的三人中没有林强,但不能证实林强没有参与当天劫持船只的行为,而同案犯中多人供述均能够证实林强参与了当天劫持船只的事实,故该证据比较片面,不够客观,本院不予确认。

针对各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1、关于上诉人郭建江、吴健、林强、余承金、余承现是否构成劫持船只罪。经查,被害人夏某1、齐某1、李某1、陈某1、刘某2、汪某1、郑某的陈述,同案犯贾某4、石某、殷某、汪某2、寇某、冯某的供述,证人高某1、高某2、郭某1、毕某2、陈某3的证言,上诉人郭建江、吴健等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辨认笔录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证实2012年11月24日及2014年3月1日,上诉人郭建江伙同吴某5为非法控制天津海域捕捞权、谋取不正当经济利益,组织领导上诉人吴健、林强、余承金、余承现等人对于在天津海域捕捞作业的其他机动船只,以捕捞“网具”发生纠纷的名义,采取暴力、威胁的手段,迫使其他作业船只改变航行方向至其指定地点,该行为符合劫持船只罪的构成要件,故上诉人郭建江、吴健、林强、余承金、余承现的行为构成劫持船只罪。 2、关于上诉人郭建江、吴健、余承金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经查,被害人王某1、王某2、宋某1、辛某1、刘某1、王某3、毕某1陈述、相关证人证言、辨认笔录、上诉人吴健在侦查阶段的供述,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照片、价格鉴定意见书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证实为达到抢占海域捕捞权的目的,上诉人郭建江分别指使或纠集上诉人余承金、李辉、林强等人,上诉人吴健伙同他人驾驶船只分别在天津海域无事生非,驾船驱赶、威胁恐吓并撞击其他作业船只及船上人员,造成船只受损的事实,三人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 3、关于上诉人余承现是否构成妨害公务罪。经查,证人于某、果某、陈某5、马某、范某1等人的证言,现场勘验笔录、照片,扣押物品清单,价格鉴定意见书,上诉人余承现在侦查阶段的供述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证实上诉人余承现明知海警人员正在依法执行公务,仍采取暴力手段予以阻碍,并造成海警12021艇受损的事实,其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 4、关于上诉人李辉、林强所犯寻衅滋事罪的量刑。经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原审综合考虑上诉人林强、李辉犯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并充分考虑了上诉人林强系累犯及二人到案后均如实供述、被害人得到赔偿并谅解等量刑情节,所作量刑符合法律规定,并无不当。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郭建江、吴健、林强、余承金、余承现为抢占海域捕捞权,谋求不正当经济利益,以暴力、胁迫手段劫持船只,其行为均已构成劫持船只罪;上诉人郭建江多次分别纠集林强、李辉、余承金等人,上诉人吴健为抢占海域捕捞权,驾船驱赶、威胁恐吓并撞击其他作业船只及船上人员,严重破坏社会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上诉人余承现采取暴力手段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公务,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上诉人郭建江、吴健、林强、余承金、余承现均系一人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民事赔偿处理合理。在劫持船只罪及寻衅滋事罪的共同犯罪中,上诉人郭建江系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的首要分子,应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鉴于寻衅滋事、妨害公务犯罪中,被害人(单位)均得到了赔偿,并表示谅解,对六上诉人均可酌情从轻处罚。综上,各上诉人所提上诉理由及各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均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和采纳。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的意见正确,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李冰

审 判 员  钟彬

代理审判员  梁云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金融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