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破坏性采矿罪

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破坏性采矿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1月17日 案由:破坏性采矿罪 当事人:游锦波游某波 黄剑涛黄某涛 案号:(2016)粤1322刑初880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博罗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博罗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男,1975年5月26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广东省东莞市。因涉嫌非法采矿罪,于2015年8月6日被博罗县公安局抓获,同年8月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9日,因证据不足被博罗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因涉嫌非法采矿罪,于2016年2月29日被博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博罗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3月17日由博罗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辩护人董全胜,广东尚智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黄剑涛黄某涛,男,1985年10月10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因涉嫌非法采矿罪,于2015年8月17日向博罗县公安局投案并于当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9日,因证据不足被博罗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因涉嫌非法采矿罪,于2016年2月29日被博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经博罗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3月17日由博罗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诉讼记录

博罗县人民检察院以博检公诉刑诉(2016)73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犯破坏性采矿罪,于2016年10月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博罗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泓言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及其委托辩护人董全胜、被告人黄剑涛黄某涛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9月26日,被告人黄剑涛黄某涛与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合作开采博罗县龙华镇太平山林场冲坑地段陶瓷原料矿(该矿的采矿权实际已于2011年9月份到期),其中游锦波游某波占70%的股份,黄剑涛黄某涛占30%的股份。同时,双方约定,游锦波游某波负责出资开采和销售该地段的陶瓷原料矿,黄剑涛黄某涛负责管理运输矿产资源车辆及协调处理该车辆的通行。至案发时为止,被告人一伙共在太平山林场冲坑地段非法开采陶瓷原料矿11880吨,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人民币83.16万元。2016年2月29日,公安民警口头传唤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到博罗县公安局接受问话,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公诉机关就上述指控的事实提供了相关证据,认为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的行为已构成破坏性采矿罪。因其具有以下量刑情节:1、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具有自首情节;2、被告人一伙共在太平山林场冲坑地段非法开采陶瓷原料矿11880吨,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人民币83.16万元。故根据我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建议判处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一年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鉴于被告二人当庭自愿认罪,可在上述幅度内从轻处罚。

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罪名以及提出的量刑建议均无异议。辩称,龙华太平山矿区是2014年开采,工人由其聘请,黄剑涛黄某涛负责车辆与通行。做了几个月都亏损,没有获利。其被抓羁押30多天后,于同年9月9日取保候审。2016年2月29日,其接到公安机关通知后自行到案。

辩护人董全胜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游锦波游某波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较小。(1)游锦波游某波不是本地人,不可能在当地开发矿产,实际上也是支付黄剑涛黄某涛现金及分成利益的前提下才取得矿产开发权;(2)游锦波游某波的开发成本完全由其个人全额支付,黄剑涛黄某涛未支付成本却获得每吨10-15元的现金收入;(3)虽然非法开采一年有余的时间,但处于亏本状态,没有获利;(4)相较于第二被告人的不劳而获,游锦波游某波亏损且获刑,值得同情;(5)本案中,二被告人的开采地并没有纳入任何形式的国家土地开发利用方案,即不符合破坏性采矿罪的构成要件。2、认定二被告人犯罪的关键证据“鉴定”存在明显瑕疵。(1)委托不明。本案的关键证据“鉴定”到底是办案机关博罗县公安局还是主管单位博罗县国土资源局不明确,仅有的一份博罗县国土资源局委托广东省地质局第七地质大队的委托书还是一份复印件,而且广东省地质局第七地质大队作为内设机构对外不具有独立主体资格,其显然不能独立接受委托;(2)如上,广东省地质局第七地质大队作为内设机构不具有独立主体资格,所以很难说其具有对外鉴定资质,而且案卷中也无任何证据显示该机构具有这方面的鉴定资质;(3)“鉴定”结论存疑。首先,“鉴定”结论的发布单位为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其以正式文号的广东省国土资源厅鉴定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委员会依法鉴定,凭空多出个鉴定委员会,确实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而且其鉴定的价值又是依据博罗县物价局价格评估中心的评估价值,这样做出来的鉴定其真实性、科学性、客观性又有几何?3、游锦波游某波尚具有如下酌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1)自首;(2)涉嫌之罪情节轻微;(3)认罪态度诚恳;(4)无前科;(5)家中有年迈父母及年幼子女需其养育;(6)主动认罪。综上,希望法院按照罪行法定和罪刑相适应原则,在合法前提下对游锦波游某波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建议对游锦波游某波以公诉机关提出的最低刑期量刑。

被告人黄剑涛黄某涛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罪名以及提出的量刑建议均无异议。辩称,其承包涉案矿场后,于2014年9-10月开始断断续续进行开采。与游锦波游某波合伙期间,其负责道路畅通和车辆通行,其他的由游锦波游某波负责。游锦波游某波一直都亏损。其第一次被抓,是接到家里通知后自己到公安机关自首,被拘留至2015年9月9日。第二次被抓,是其接到民警打来的电话后自行到公安局。

经审理查明,2013年9月26日,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与被告人黄剑涛黄某涛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合作开采博罗县龙华镇太平山林场冲坑(新坑)矿区陶瓷矿(该矿的采矿权于2011年9月期满),其中游锦波游某波占70%的股份,黄剑涛黄某涛占30%的股份。同时,双方约定,游锦波游某波负责出资、开采和销售陶瓷矿,黄剑涛黄某涛负责协调处理与地方的关系及运矿车辆的通行。2015年8月6日,公安机关查获涉案矿场,当场抓获游锦波游某波。同年8月17日,黄剑涛黄某涛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因证据不足,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于同年9月9日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2016年2月29日,公安民警口头传唤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后,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自行到案并于当日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经委托鉴定,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出具了“粤国土资非采鉴字(2015)99号”《关于非法开采广东省博罗县龙华镇新坑陶瓷用花岗斑岩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的鉴定结论》,结论是:本案申请鉴定的地理坐标范围内,非法开采广东省博罗县龙华镇新坑陶瓷用花岗斑岩矿矿石量11880吨,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人民币83.16万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15年8月6日11时许,博罗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联合龙华派出所在龙华镇太平山林场查获本案,并以游锦波游某波等人涉嫌非法采矿案立案侦查。 2、现场勘验笔录,证实本案现场在博罗县龙华镇太平山林场冲坑(新坑)。公安机关在现场扣押挖掘机1台、东风牌汽车2辆、矿眼随机提取白色矿物质5公斤。 3、到案经过证实,2015年8月6日10时许,博罗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联合龙华派出所在龙华镇太平山林场查获本案(现场扣押挖掘机3台、钻探机械1台),并将游锦波游某波、游某求等人带回博罗县公安局审讯。同年8月17日15时许,游锦波游某波到博罗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投案自首。因博罗县人民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批捕,博罗县公安局于同年9月9日将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游某求取保候审。2016年2月29日,经民警口头传唤后,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自行到案。 4、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发还清单,证实公安机关扣押以下涉案物品或文件:《开采矿石协议》、《收购瓷石协议》、《采购瓷石协议》各1张、笔记本1本、全电子汽车衡称量单125张、收据41张(一式两联)、送货单19张、加油登记单2张,小车2辆(车牌号:粤S×××××、粤B×××××)、挖土机一台(车架号:PC200563399)、大货车两辆(车牌号:粤L×××××、湘B×××××)。扣押机关已将车辆粤S×××××、粤B×××××、粤L×××××发还相关人员。 5、证人证言及相关辨认笔录 游某求的证言称,2015年3月上旬开始,其在该采石场工作,负责记账(挖掘机开工时间、货车运输次数、柴油使用情况等)、打扫卫生、煮饭等。不知道石场有无采矿许可证,知道游锦波游某波是老板,在此开采瓷泥石。国土部门来过,说要停止开采,但不清楚有无书面通知。

邝某超的证言称,2015年5月底,游锦波游某波雇请其所有的一台小松PC2005-5型挖掘机在该石场做工,司机由其聘请,游锦波游某波说会保证挖机安全。

刘某富的证言称,2013年下半年开始,游锦波游某波就在龙华镇的矿场开采陶瓷石。大概从2014年9月起,该石场陶瓷石卖给其数量大概13000吨。除了卖给其之外,游锦波游某波还将陶瓷石卖给他人,但其不知道是谁。在游锦波游某波之前,其见过该矿场原来的山主,是一个姓黄的男子,听说游锦波游某波每开采一吨矿石要给姓黄的男子10元至15元。其不清楚该石场有无证照。

黄某梅的证言称,2012年10月,其在龙华镇山前村东豪修车厂旁经营宇兴地磅。2013年底开始,游老板就开始运石头到宇兴地磅称重,2014年9月至今的称重记录在一个笔记本上,已被公安机关扣押。过磅的单据,每次都是李师傅过来拿。经辨认,黄某梅辨认出李某达是游老板石场的管工,负责取地磅的单据。

黄某丽的证言称,游锦波游某波何时开始采矿其不清楚。游锦波游某波与黄剑涛黄某涛共签订了三份协议《收购瓷石协议》、《采购瓷沙协议》、《开采矿石协议》。其中,2013年9月26日签订《开采矿石协议》,内容是确定龙华镇太平山陶瓷矿石的归属权,确定合作期限,以及开采资金出资比例、分成比例等。签订协议一年多,才开始在太平山采矿。游锦波游某波与黄剑涛黄某涛签订的三份协议,均已提交公安机关。

钟某新的证言称,2015年8月6日9时多,其与堂弟钟某者到矿场帮游老板修理钻机,遇警察到场查处。

钟某者的证言称,2015年8月6日10时许,其应哥哥钟某新的要求到了龙华镇一个挖瓷泥的石场帮忙修理钻机,其系第一次到该石场。

孙某方的证言称,其于2015年4月下旬到该矿场工作,负责开车清理泥皮石。矿场的一位老板叫游锦波游某波,东莞人,系游锦波游某波雇请其到矿场工作。矿场是否有合法证件、国土部门是否有责令停采,其不清楚。粤L×××××货车系其所有。

李某达的证言称,采矿场一个老板叫游锦波游某波,大约从2014年3月开始开采陶瓷石,以前有证件,但现在可能过期了。

李某新的证言称,其在该石场工作了两个多月,负责开车运输没用的泥皮石。

陆某结的证言称,2015年3月,其到该矿场开挖掘机,工资是邝某超发的。采矿场开采白石,用于做瓷泥。其到该处工作至今,开采白石大约2000吨。不知道老板是谁,但知道负责采矿场日常运作的人是游锦波游某波。 6、被告人供述及辩解 游锦波游某波供认,博罗县龙华镇太平山林场新坑矿场矿主是黄剑涛黄某涛,我与老板“华哥”在此采矿至今,亏损了七八十万元。2013年9月26日,我与黄剑涛黄某涛签订了协议,内容是黄剑涛黄某涛将开采权转让给我,合同期限六年,我每开采1吨支付给黄剑涛黄某涛10元。其中,我占70%股份,黄剑涛黄某涛占30%股份,所有投入全部由我出资,黄剑涛黄某涛负责疏通关系,协调车辆通行。我于2014年开始采矿,共采量约9000吨,都是运到东豪汽修厂前的宇兴地磅称重,然后运到龙溪镇新兴码头刘某富的加工厂卖给他。现在看到的采矿面积,有约7-8亩是以前他人所采。2014年5月,收到过龙华国土所责令停止开采的通知书,但还是继续开采。矿场的三台挖掘机,型号为神钢07是我自己的,另外一台神钢07是“阿辉”的,还有一台小松五型是“阿文”的,由陆师傅开机。

黄剑涛黄某涛供认,星明陶瓷泥加工场的采矿许可证已于2011年9月到期,我与游锦波游某波合伙开采的矿场没有办理采矿许可证,但我们还在继续申请办理采矿证。我与游锦波游某波是合伙关系,于2013年9月26日签订了协议,合同期限六年,开采、管理、销售等运营方面全部由游锦波游某波负责,我负责协调关系、道路畅通方面。前期,游锦波游某波每开采1吨瓷石支付给我10元。有盈利后,先由游锦波游某波收回开采成本,然后按纯利润分成,他占70%,我占30%。2013年9月至年底共采矿1000吨左右,2014年一年采矿约9000吨,2015年的采矿量不清楚有多少。 7、相关书证 (1)提取笔录证实,博罗县公安局民警于2015年8月12日16时许,在博罗县龙华镇太平山林场新坑矿场对采矿样品抽样提取,随意提取四块物品砸烂,分装在两个物证袋内密封加贴封条,有见证人龙华镇国土所工作人员以及当事人游锦波游某波签名。 (2)星明陶瓷泥加工场取矿点样品说明及岩矿鉴定报告,广东省地质局第七地质大队出具的说明和岩矿鉴定报告,证实涉案岩石属于中性碱性岩,岩石定名为钠长岩,该类型矿石在当地市场可作为高钠陶瓷原料或配矿。 (3)资源储量检测报告,广东省地质局第七地质大队接受博罗县国土资源局的委托,对涉案矿场进行勘查、鉴定,认定矿体为高岭石硅化花岗斑岩脉,矿石为高岭石硅化花岗斑岩,已作为陶瓷配料销售,具备一定的经济价值。结论为:2014年5月至2015年8月6日,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等人在矿区范围内非法开采的陶瓷用花岗斑岩矿经济基础储量(lll)为11880吨(4586.97立方米)。根据博罗县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的涉案财产价格鉴定结论书,在价格基准日(2015年10月20日)该类型陶瓷用花岗斑岩矿的鉴定价格为0.07元/kg(70元/t),故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等人非法开采广东省博罗县龙华镇新坑矿区陶瓷用花岗斑岩矿造成的矿产资源破坏价值是83.16万元。 (4)资质证明,(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颁发给博罗县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价格鉴证机构资质证》,证实该中心具有法定的价格认定、鉴定资质;(2)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颁发给广东省地质局第七地质大队(广东省惠州地质灾害应急抢险技术中心)的《地质勘查资质证书》,证实该大队具有地质调查、勘查甲级资质。 (5)鉴定结论,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出具了“粤国土资非采鉴字(2015)99号”《关于非法开采广东省博罗县龙华镇新坑陶瓷用花岗斑岩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的鉴定结论》,结论是:本案申请鉴定的地理坐标范围内,非法开采广东省博罗县龙华镇新坑陶瓷用花岗斑岩矿矿石量11880吨,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人民币83.16万元。 (6)《收购瓷石协议》、《采购瓷沙协议》、《开采矿石协议》证实:(1)甲方黄剑涛黄某涛、陈某权与乙方游锦波游某波于2013年7月30日签订《收购瓷石协议》,约定由游锦波游某波收购太平山林场冲坑瓷石、甲方优先供货给乙方等内容,合同有效期至2014年2月15日止。(2)甲方黄剑涛黄某涛、陈某权与乙方游锦波游某波于2013年8月15日签订《采购瓷沙协议》,内容是对位于博罗县柏塘镇光明中场所属瓷沙的约定。(3)甲方游锦波游某波与乙方黄剑涛黄某涛于2013年9月26日签订《开采矿石协议》,双方约定合作开采龙华镇太平山陶瓷矿石,当地关系、道路由黄剑涛黄某涛负责协调,交付矿石资源费每吨10元;开采资金全部由游锦波游某波出资,游锦波游某波负责销售、人事、管理、资金账务。如有收益,先由游锦波游某波收回资金后再按股份分成;股份及责任分配游锦波游某波占70%、黄剑涛黄某涛占30%。 (7)黄某梅提供的过磅统计表、每月出货量的笔记本1本、全电子汽车衡称量单125张、收据41张、送货单19张等书证,证实该矿场2014年7月至2015年8月开采期间,到宇兴地磅称重的矿石重量、金额,以及该矿场购买柴油数量等事实。 (8)电子证据检查笔录,证实博罗县公安局网监大队对涉案黄某梅使用的电脑进行检查,提取了与案件有关的资料并刻盘保存。 (9)博罗县国土资源局出具的通知书,证实龙华国土资源所于2013年10月22日向黄剑涛黄某涛送达了《责令停止土地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由黄剑涛黄某涛签收;2015年8月6日制作发给游锦波游某波的《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无签收回执。 (10)采矿许可证,证实博罗县国土资源局于2009年3月16日颁发的《采矿许可证》,采矿权人为博罗龙华镇星明陶瓷泥加工场,开采矿种为瓷土,矿山地址为博罗县龙华镇,开采期限为2009年6月至2011年9月,生产规模为1.6万立方米/年(4万吨/年),矿区面积0.0367平方公里,经济类型为个人独资。 (11)海关进口增值税专用缴款书,由邝某超提供,证实其购买进口小松牌旧履带式挖掘机缴纳关税的事实。 8、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证实游锦波游某波于1975年5月26日出生,黄剑涛黄某涛于1985年10月10日出生,其犯罪时均已达到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上列证据,经公诉机关当庭出示。质证后,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均无异议。辩护人董全胜提出如下异议:1、对过磅证有异议,因为11880吨是评估出来的;2、对鉴定书有异议,因鉴定机构资质不明,其手续不规范。经本院审查认为,过磅证登记的称重记录,是被告人一伙开采、销售矿石的原始记录,公安、公诉机关未对该称重记录进行统计,但该原始证据的证明力本院予以确认。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出具的鉴定结论,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对该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因此,本院对辩护人提出的证据异议均不予采纳。上列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互相关联且能互相印证,本院予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违反国家矿产资源法的规定,结伙采取破坏性的开采方法开采矿产资源,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被告二人的行为均构成破坏性采矿罪。据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犯破坏性采矿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在博罗县龙华镇太平山林场冲坑(新坑)矿区非法开采陶瓷用花岗斑岩矿矿石量11880吨、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人民币83.16万元的犯罪事实,有上列大量证据互相印证证实,且被告二人均对上列证据和犯罪事实无异议,足以认定。

关于游锦波游某波辩护人提出的鉴定结论异议,经查,现有证据及卷内材料中,能确定本案的鉴定结论系办案机关博罗县公安局委托博罗县国土资源局协办,再由博罗县国土资源局委托广东省国土资源厅进行鉴定。而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委托具有国家地质调查、勘查甲级资质的广东省地质局第七地质大队进行现场勘查,形成的鉴定结论经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审查确认,并以广东省国土资源厅的名义出具鉴定结论,该鉴定程序和鉴定结论,符合法律规定,应予采信,故对辩护人对鉴定结论提出的异议不予采纳。

关于辩护人提出开采地没有纳入任何形式的国家土地开发利用方案、不符合破坏性采矿罪构成要件的问题,经查,辩护人提出的开采地与国家土地开发利用方案与本罪的犯罪构成没有关联。涉案矿场的矿体为高岭石硅化花岗斑岩脉,矿石为高岭石硅化花岗斑岩,已作为陶瓷配料销售,具备一定的经济价值,该结论有广东省国土资源厅的鉴定结论认定,故对辩护人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游锦波游某波辩护人提出游锦波游某波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的问题,经查,游锦波游某波负责开采矿石的全部出资、经营管理和具体开采行为,占股70%,所起作用及犯罪情节均大于黄剑涛黄某涛,故对辩护人提出游锦波游某波的犯罪情节轻于黄剑涛黄某涛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而且,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属于较轻而非轻微,对辩护人提出的情节轻微不予采纳。

鉴于游锦波游某波被抓获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因证据不足被取保候审期间能遵守法律规定,经传唤后自动到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据此,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具有自首、无前科等从轻、减轻处罚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证属实,予以采纳。

被告人黄剑涛黄某涛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自首,因证据不足被取保候审期间能遵守法律规定,经传唤后自动到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综上,本院对被告二人均依法从轻处罚,对公诉机关提出判处游锦波游某波、黄剑涛黄某涛一年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可在上述幅度内从轻处罚的量刑意见予以采纳,并结合被告二人的犯罪情节进行量刑。黄剑涛黄某涛的犯罪情节较轻,可对比游锦波游某波从轻量刑。公安机关因本案扣押且未发还的汽车及机械设备,因无相关权属证据且未随案移送,本院不作处分,由扣押机关依法处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游锦波游某波犯破坏性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其于2015年8月6日至2015年9月8日被羁押34日,折抵刑期34日。即自2016年2月29日起至2016年12月24日止。罚金已向本院缴纳,上缴国库);

二、被告人黄剑涛黄某涛犯破坏性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其于2015年8月17日至2015年9月8日被羁押23日,折抵刑期23日。即自2016年2月29日起至2016年12月5日止。罚金已向本院缴纳,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张剑文

审 判 员  陈东宝

人民陪审员  邱伟平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温晓彤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三条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擅自进入国家规划矿区、对国民经济具有重要价值的矿区和他人矿区范围采矿,或者擅自开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采取破坏性的开采方法开采矿产资源,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一条对于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判处。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