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非法采矿罪

陈辉非法采矿罪二审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3月7日 案由:非法采矿罪 当事人:陈万君 彭建国 陈辉 郑某乙 陈某某 陈某 田某 李某 郑某甲 案号:(2014)内刑终字第10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四川省资中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辉,绰号“幺儿”,男,1974年1月12日出生,汉族,四川省资中县人,小学文化,无业。1991年3月18日因犯敲诈勒索罪被四川省资中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1996年12月13日因犯流氓罪被本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00年8月24日被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减刑为有期徒刑十九年,剥夺政治权利八年;2009年11月9日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假释至2015年3月23日,剥夺政治权利八年。2012年10月20日因涉嫌犯非法采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内江市东兴区看守所。

辩护人陶勇,四川宏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郑某甲,曾用名郑强,绰号“郑二娃”、“余二娃”,男,1987年7月12日出生,汉族,四川省资中县人,初中文化,农民。2002年11月22日因犯抢劫罪被四川省资中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千元;2006年1月19日因犯抢劫罪再次被该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五千元,2009年1月刑满释放。2012年10月11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取保候审,同月2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资中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彭建国,绰号“大脑壳”,男,1967年9月14日出生,汉族,四川省资中县人,初中文化,无业。1996年8月7日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四川省资中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二千元。2012年10月20日因涉嫌犯非法采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资中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陈万君,绰号“塔山”,1986年12月15日出生,汉族,四川省资中县人,初中肄业,农民。2002年11月22日因犯抢劫罪被四川省资中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二千元,2004年7月9日刑满释放;2005年8月25日因犯抢劫罪再次被该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四千元,2008年7月30日刑满释放。2012年10月19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6日被逮捕,2014年2月18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田某,绰号“超超娃儿”,男,1991年5月24日出生,汉族,四川省资中县人,初中肄业,农民。2012年10月19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6日被逮捕,2013年10月31日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李某,男,1990年7月22日出生,汉族,四川省资中县人,初中肄业,农民。2012年8月20日因赌博被四川省资中县公安局治安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一千元。2012年10月19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6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资中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陈某某,男,1966年6月16日出生,汉族,四川省资中县人,初中文化,农民。2012年10月26日因涉嫌犯非法采矿罪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陈某,男,1987年1月27日出生,汉族,四川省资中县人,小学文化,农民。2012年10月8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取保候审。

原审被告人郑某乙,男,1989年11月7日出生,汉族,四川省资中县人,小学肄业,农民。因吸食毒品于2011年7月8日被四川省资中县公安局决定社区戒毒三年。2012年10月8日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被取保候审,2013年10月3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资中县看守所。

诉讼记录

四川省资中县人民法院审理四川省资中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郑某甲、陈辉、彭建国、陈某某犯非法采矿罪,原审被告人郑某甲、陈万君、田某、陈某、郑某乙、李某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原审被告人郑介刚犯开设赌场罪一案,于2013年10月31日作出(2013)资中刑初字第157号刑事判决。被告人陈辉不服,提出上诉。2013年12月26日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2月21日、3月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四川省内江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了代理检察员吴传珍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辉及其辩护人陶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四川省资中县人民法院判决认定:

一、非法采矿 2010年上半年,被告人陈某某以7万余元购买了资中县水南镇高山村3社、6社的河滩地,将该河滩地转让给被告人陈辉。2010年10月,陈辉伙同被告人彭建国在该河滩地组织开采砂石。2010年底,被告人郑某甲投资股总股本总额的5%。2011年1月至5月,陈辉、彭建国组织人员开采1号、2号采点。2011年9月至2012年4月,陈辉、彭建国组织人员开采3、4号采点。期间,陈辉给郑某甲1万元。2012年9月,陈辉与陈某某购买了资中县水南镇高山村陈家坝村2社、12社、13社长约230米的河滩地,组织人员在5号采点开采砂石到2012年10月止。经鉴定,3、4号采点建筑用砂1375.84立方米,价值157010.86元,砾石11131.82立方米,价值409650.98元;5号采点建筑用砂4558.50立方米,价值520276.02元,砾石1263.34立方米,价值46490.91元。案发后,陈某某退出违法所得367000元,郑某甲退出70370元。前述事实,有经原审庭审质证的资中县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价格鉴证结论书》,四川省地质矿产开发局四0五地质队出具的《资中县水南镇高山村陈家坝陈辉、彭建国等人非法开采矿石资源消耗储量核实报告》,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出具的《非法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鉴定书》,四川省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出具的《技术审查报告》,资中县国土资源局、资中县水务局出具的被告人陈辉等人未办理采矿许可证的说明,证人杨某、罗某甲、罗某乙、余某某、陈某乙、张某某、刘某、陈某庚、张某、郑某乙、李某某、陈万君、陈某丙、陈某戊、陈某己、周某某、邓某甲、苏某某、邓某乙、潘某等人的证言,被告人陈辉、彭建国、郑某甲、陈某甲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二、故意毁坏财物 2012年9月6日上午,被告人陈万君、田某、郑某乙、陈某因之前向陈辉索要分红及工资不成,在资中县水南镇高山村陈家坝沱江河边陈辉砂场阻挡挖掘机施工。当日下午1时许,陈辉赶到采砂场打了陈万君等人耳光。之后,陈万君等人给被告人郑某甲、李某打电话,商量报复陈辉等人。下午2时许,郑某甲、陈万君、陈某、田某、李某、郑某乙等人手持杀猪刀、棍球棍等凶器在水南镇纸箱厂汇合后商量时,陈辉驾驶一辆越野车开来。几人见状便手持凶器向越野车冲去,陈辉不敢下车,又被前方一辆摩托车挡住去路。郑某甲、陈万君等人趁机打砸,将越野车挡风玻璃及侧窗砸烂。经鉴定,越野车被砸损失为9630元。前述事实,有经原审庭审质证的现场勘验检查笔录,鉴定结论,被害人陈辉的陈述,证人唐某、黄某某、刘某甲、刘某乙、彭建国等人的证言,被告人郑某甲、陈万君、陈某、李某、田某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三、开设赌场 2012年3月30日至8月18日,被告人郑某甲伙同刘成明、何兴彬、黄勇军等十多人(均已判)在资中县铁佛镇及周边农村开设以麻将牌“推筒子”赌博的赌场。该赌场共抽头盈利100余万元,其中郑某甲分得赃款20000余元。前述事实,有经原审庭审质证的现场勘验笔录,辨认笔录,证人罗某某、李某、段某某、刘某、廖某某等人的证言,罪犯刘成明、何兴彬、黄勇军等人的供述及被告人郑某甲的供述等证据证明。

四川省资中县人民法院判决认为,被告人陈辉、彭建国、陈某甲、郑某甲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采矿罪,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郑某甲、陈万君、郑某乙、李某、田某、陈某等人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告人郑某甲伙同他人开设赌场,其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在非法采矿中,陈辉、彭建国、陈某甲起主要作用,依法应当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郑某甲起次要作用,依法应当减轻处罚。陈辉、彭建国、陈某甲、郑某甲非法采矿,属情节特别严重,应当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幅度内量刑。陈辉在假释考验期限内犯新罪,应当撤销假释,数罪并罚。陈万君在有期徒刑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郑某甲一人犯数罪,应当并罚。郑某甲、彭建国、李某、郑某乙有前科劣迹,可以酌情增加刑罚量。郑介刚对故意毁坏财物罪自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郑某甲协助公安机关抓获故意毁坏财物犯罪的共犯,具有立功表现,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陈某甲、陈万君、田某、李某、陈某、郑某乙自动投案,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陈某甲赔偿非法采矿部分经济损失,并缴纳罚金,可以酌情从轻处罚。郑某甲赔偿非法采矿部分经济损失,并上缴开设赌场罪的违法所得,缴纳罚金,可以酌情从轻处罚。郑某甲等人赔偿了陈辉的经济损失,可以酌情从轻处罚。郑某甲、陈某甲、陈万君、田某、李某、陈某、郑某乙自愿认罪,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陈某甲自首,积极赔偿损失并缴纳罚金,依法可以适用缓刑。田某、陈某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依法可以适用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二百七十五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一款,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一条,第八十六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五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一)被告人陈辉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八千元;撤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书(2009)农一刑执字第398号刑事裁定书对陈辉的假释,与未执行完毕的有期徒刑五年四个月十四天,剥夺政治权利八年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十个月,剥夺政治权利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八千元;(二)被告人彭建国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八千元;(三)被告人郑某甲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四)被告人陈万君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五)被告人李某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六)被告人郑某乙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七)被告人陈某甲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三千元;(八)被告人田某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九)被告人陈某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十)追缴被告人陈辉、彭建国、陈某甲、郑建刚对国家矿产资源造成的经济损失。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辉上诉提出:1.其行为不构成非法采矿罪;2.其自动归案,具有自首情节;3.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已废除流氓罪,原判撤销其犯流氓罪的假释裁定不正确。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辉的辩护人提出:陈辉的行为不构成非法采矿罪,请求宣告其无罪。

出庭检察员认为:1.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2.原判定性准确,陈辉构成非法采矿罪;3.原判量刑适当。陈辉不具有自首情节,原判撤销陈辉的假释亦正确。建议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

一、2010年10月至2012年10月,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辉与原审被告人彭建国、郑某甲、陈某甲等人在资中县水南镇高山村2、3、6、12、13社分5个采点进行砂石开采,2011年5月前对1、2号采点进行开采,2011年9月至2012年10月对3、4、5号采点进行开采,破坏了矿石资源。其中:3、4号采点的建筑用砂1375.84立方米,价值157010.86元,砾石11131.82立方米,价值409650.98元;5号采点的建筑用砂4558.50立方米,价值520276.02元,砾石1263.34立方米,价值46490.91元;3、4、5号采点砂石总价值为1133428.77元。

二、2012年9月6日14时许,被告人郑某甲、陈万君、陈某、田某、李某、郑某乙等人手持杀猪刀、棍球棍等凶器在水南镇纸箱厂打砸陈辉的越野车,将该车挡风玻璃及侧窗砸烂,造成损失9630元。

三、2012年3月30日至2012年8月18日,被告人郑某甲伙同刘成明、何兴彬、黄勇军等十多人(均已判)在资中县铁佛镇及周边农村,开设以麻将牌“推筒子”形式进行聚众赌博的赌场,该赌场共抽头盈利100余万元。

本院还查明:原审被告人郑某甲、陈万君、田某、李某、陈某、郑某乙参与故意毁坏财物犯罪后,及原审被告人陈某甲参与非法采矿犯罪后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郑某甲到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故意毁坏财物犯罪的同案犯;陈某甲赔偿非法采矿部分经济损失367000元;郑某甲赔偿非法采矿部分经济损失70370元,上缴开设赌场违法所得20000元;郑某甲、陈万君、田某、李某、陈某、郑某乙等人赔偿故意损坏财物经济损失9630元。

上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针对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辉及其辩护人与检察员的争议焦点,本院评判如下:

一、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辉非法开采建筑用砂及砾石行为是否构成非法采矿罪。陈辉及其辩护人提出陈辉的行为不构成非法采矿罪,要求宣告无罪。检察员认为原判定性准确,陈辉构成非法采矿罪。经查:陈辉等人自2010年10月起未取得采矿许可证而在资中县水南镇高山村开采砂石,破坏矿产资源价值超过了30万元。且陈辉系股东之一,参与了主要的经营管理。因此,陈辉等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采矿罪,且属情节特别严重。陈辉及其辩护人提出其不构成非法采矿罪,建议宣告无罪的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对检察员的前述意见,本院予以支持。

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辉是否具有自首情节。陈辉提出其系主动到案,具有自首情节。检察员认为陈辉不具有自首情节。经查,资中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在办理陈辉车辆被打砸一案时发现陈辉、郑某甲等人涉嫌非法采矿,之后资中县公安局水南派出所于2012年10月19日将陈辉通知到所调解,该局刑警大队随即将陈辉传唤到案讯问。可见,在陈辉供述其非法采矿事实之前,公安机关已经掌握,按照自首认定条件,陈辉不具有自首情节。因此,对陈辉的前述上诉意见本院不支持,对检察员的意见本院予以支持。

三、原判撤销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辉假释裁定是否正确。陈辉提出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已废除流氓罪,原判撤销其犯流氓罪的假释裁定不正确。检察员则持相反意见。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本法施行之前,依照当时的法律已经作出的生效判决,继续有效。”经查,陈辉犯流氓罪的判决在1997年10月1日之前依照1997年修正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作出,因此不因该法条被修正时删除而失去法律效力,必须继续执行。陈辉在假释考验期内再犯罪,应当撤销假释,与所犯新罪进行并罚。因此,对陈辉的前述上诉意见,本院不予支持。对检察员的意见,本院予以支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辉伙同原审被告人彭建国、陈某甲、郑某甲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采矿罪,且情节特别严重;原审被告人郑某甲、陈万君、郑某乙、李某、田某、陈某等人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原审被告人郑某甲伙同他人开设赌场,其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前述三罪,均系共同犯罪。在非法采矿犯罪中,陈辉、彭建国、陈某甲系主要出资、管理、经营者,起主要作用,系主犯;郑某甲仅占5%股份,未参与经营管理,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减轻处罚。陈万君在有期徒刑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从重处罚。陈某甲非法采矿犯罪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可减轻处罚。郑某甲、陈万君、田某、李某、陈某、郑某乙故意毁坏财物犯罪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从轻处罚。郑某甲到案后协助公安机关抓获故意毁坏财物犯罪的同案犯,具有立功表现,可从轻处罚。郑某甲、彭建国、李某、郑某乙有前科劣迹,可以酌情从重处罚。陈某甲赔偿非法采矿犯罪部分经济损失367000元,可酌情从轻处罚。郑某甲赔偿非法采矿犯罪部分经济损失70370元,并上缴开设赌场犯罪的违法所得20000元,可酌情从轻处罚。郑某甲、陈万君、田某、李某、陈某、郑某乙等人在故意毁坏财物犯罪后,赔偿了陈辉经济损失,可酌情从轻处罚。郑某甲、陈某甲、陈万君、田某、李某、陈某、郑某乙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陈某甲有悔罪表现,可对其适用缓刑。田某、陈某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可对其适用缓刑。郑某甲犯两罪,依法应当并罚。陈辉在假释考验期间犯新罪,依法应当撤销假释,将本次犯罪所判刑罚与原判未执行完毕的刑罚实行并罚。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对出庭检察员提出的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意见,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二百七十五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九条,第八十六条第一款,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六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宋 斌

审 判 员  刘祖德

代理审判员  舒泽平

二〇一四年三月七日

书 记 员  姜 淼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擅自进入国家规划矿区、对国民经济具有重要价值的矿区和他人矿区范围采矿,或者擅自开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二百七十五条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开设赌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五条第一款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六十八条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第八十六条第一款被假释的犯罪分子,在假释考验期限内犯新罪,应当撤销假释,依照本法第七十一条的规定实行数罪并罚。

第七十一条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又犯罪的,应当对新犯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三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二百七十五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八十六条第一款第七十一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