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医疗事故罪

刘某甲犯医疗事故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5年5月20日 案由:医疗事故罪 当事人:刘某甲 案号:(2015)潍刑一终字第74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山东省昌乐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某甲,农民。2014年10月16日因涉嫌犯医疗事故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5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昌乐县看守所。

诉讼记录

山东省昌乐县人民法院审理山东省昌乐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刘某甲犯医疗事故罪一案,于2015年3月4日作出(2015)乐刑初字第28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刘某甲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判决认定:2012年9月13日,被告人刘某甲违反医疗操作规程,在未进行皮试的情况下给刘国爱静脉滴注头孢曲松钠,当输滴2分钟左右时刘国爱出现头面部潮红、皮疹、肌肉颤抖继而口吐泡沫、意识障碍,刘某甲给以地塞米松5㎎滴注,肾上腺素1㎎肌注,遂送昌乐县人民医院入重症监护室抢救,抢救治疗8天,转至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神经外科继续治疗,终因病情危重,治疗无效死亡。2012年12月13日,潍坊市医学会作出潍坊医鉴(2012)24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该鉴定意见分析认为,刘国爱系因头孢曲松钠致过敏性休克死亡,医方有如下过失:1、该药明确提示注射前应进行过敏性试验,阳性反应不予应用,而本次给药前却未进行皮试而造成患者过敏性休克发生。2、医方应对抢救时,用药、××患××,最后致多脏器功能受损治疗无效死亡。该患者的死亡与乡村医生的医疗行为有直接因果关系。该事件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负主要责任。

另认定,医疗事故发生后,刘某甲赔偿了被害人近亲属部分经济损失。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证人崔某、刘某乙、孟某某的证言、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乡村医生执业证书、法庭审理笔录、民事判决书、抓获经过、前科查询结果、死亡证明、户籍证明,被告人刘某甲的供述与辩解等证据。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某甲在医疗护理工作中严重违反医疗操作规范,造成一人死亡,负事故主要责任,其行为已构成医疗事故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以医疗事故罪,判处被告人刘某甲有期徒刑一年。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刘某甲不服,以“认定其犯医疗事故罪的证据不充分;已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量刑重”为由,提出上诉。

经二审查明的事实与证据与一审相同。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某甲身为医务人员,在医疗护理工作中违反医疗操作规范,造成一人死亡,负事故主要责任,其行为已构成医疗事故罪,应予刑罚。关于上诉人刘某甲所提“认定其犯医疗事故罪的证据不充分”的上诉理由,经查,潍坊市医学会作出的潍坊医鉴(2012)24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依据充分,意见明确,鉴定程序符合法律规定,且能够与业经原审庭审质证查明的其他证据相印证,应予采信。故对上述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关于上诉人刘某甲所提“已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量刑重”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审判决在量刑时对刘某甲的相关从宽处罚情节已予充分考虑,在法定幅度范围之内予以量刑,罚当其罪,并不属量刑过重。故对上述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据此,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刘 勇

代理审判员  王耀顺

代理审判员  何大勇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张 浩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