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抢夺、窃取国有档案罪

邓某、曹某窃取国有档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1月17日 案由:抢夺、窃取国有档案罪 当事人:曹某 邓某 案号:(2017)鲁1091刑初307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山东省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邓某,男,1984年10月5日出生于河南省开封市,汉族,大学文化,捕前系河南某集团有限公司职工,户籍所在地为河南省开封市顺河回族区,捕前住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2017年9月30日因涉嫌犯盗窃国家机关公文罪被威海市公安局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抓获,同年10月1日被决定刑事拘留,同年11月3日因涉嫌犯窃取国有档案罪被依法逮捕。

辩护人赵宏辉,山东康桥(威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王玮,山东海明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曹某,男,1984年12月16日出生于河南省漯河市,汉族,大专文化,捕前系河南某顾问有限公司职工,户籍所在地为河南省漯河市郾城区,捕前住户籍地。2017年9月30日因涉嫌犯盗窃国家机关公文罪被威海市公安局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抓获,同年10月1日被决定刑事拘留,同年11月3日因涉嫌犯窃取国有档案罪被依法逮捕。

辩护人黄莲香,山东康桥(威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刘家琛,山东康桥(威海)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诉讼记录

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以威高检公刑诉[2017]32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邓某、曹某犯窃取国有档案罪,于2017年12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当日立案,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颖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邓某及其辩护人赵宏辉、王玮、被告人曹某及其辩护人黄莲香、刘家琛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年9月30日9时30分许,被告人邓某、曹某以咨询相关政策为由,到达威海市国土资源局12楼,被告人邓某进入1209会议室将放置在会议室椅子上一本《工业用地招标拍卖挂牌出让档案》交给被告人曹某,被告人曹某将档案带到车上,后二被告人乘车离开威海市国土资源局。案发后,被告人邓某、曹某通过跑腿公司将窃取的档案送回威海市国土资源局。2017年9月30日18时,被告人邓某、曹某经侦查机关传唤后,到达威海市国土资源局。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邓某、曹某窃取国有档案,其行为触犯《中华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窃取国有档案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邓某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无异议,其辩护人赵宏辉认为被告人邓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因为邓某虽然实施了将材料从办公室拿出并且交给在走廊等待的曹某的行为,但只是让曹某了解里边的信息,并没有指使曹某进行窃取。邓某发的“藏起来”的信息只是希望曹某看材料时不要被工作人员看到,二人没有共同窃取的故意。如果邓某的行为构成犯罪,系因国土资源局自身管理漏洞导致,应对被告人减轻处罚,且其具有自首的法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邓某当庭认罪悔罪,犯罪情节轻微,危害较小,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邓某的辩护人王玮对公诉机关指控邓某构成窃取国有档案罪的罪名及事实无异议。认为邓某系初犯、偶犯,其在明知国土资源局报警的情况下,主动退回档案,回到威海,具有自首情节。其窃取的档案属于公示项目,未给国家和国土资源局造成损失,社会危害性不大,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曹某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均有异议,曹某辩称其没有窃取档案的主观故意,其以为邓某给他的档案是合法占有,故拿出国土资源局;曹某的辩护人认为,曹某按指示陪同邓某去调查,在走廊等待期间,邓某给了曹某资料,他认为是通过正常批准程序拿出来的,二人拿到材料正常携带卷宗离开,后来接到国土局电话后立刻归还档案,曹某主观上不知道材料是国有档案,且未经国土局允许私自拿出的,他没有采取秘密窃取的手段,曹某和邓某没有共同的意思联络。如果被告人曹某构成犯罪,其具有自首的法定从轻、减轻情节,本案的发生系因威海市国土资源局存在管理不规范的情况,可以减轻对被告人的处罚;曹某在犯罪的中相对作用较小,系从犯,应当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7年9月30日9时30分许,被告人邓某、曹某到威海市国土资源局咨询相关政策,到达该局1208室土地储备科后,因工作人员忙于接待他人,被告人邓某出来后进入旁边的1209会议室,见四周无人,邓某将放置在会议室椅子上一本《工业用地招标拍卖挂牌出让档案》拿出后交给在外等待的被告人曹某,并发微信告诉曹某“藏起来”,曹某将国有档案带离12楼,到了10楼,并发微信告诉邓某,二人在10楼汇合后,分别离开。后被告人曹某将国有档案带到车上,二被告人共同乘车离开威海市国土资源局。案发后,工作人员发现档案丢失,通过监控辨认,怀疑系被告人邓某、曹某窃取,遂电话联系被告人邓某,当天下午,被告人邓某通过跑腿公司的人员将窃取的档案送回威海市国土资源局。2017年9月30日18时,被告人邓某、曹某在离开威海返程的途中,经侦查机关传唤,返回威海市国土资源局,自动投案。

对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的并经庭审质证的如下证据予以证明: (一)物证 1、威海市公安局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制作一组物证照片。内容为,威海市国土资源局《工业用地招标拍卖挂牌出让档案》卷皮封面、卷内目录复印件。 2、证人孙某提供被告人邓某通过微信发送给孙某的档案材料3页。内容分别为:第一张内容是“征收土地及补偿”的资料,上面有负责人、审核人、经办人的签字;第二张内容是某村的征用土地协议的首页,上面有用地总面积和用地总补偿;第三张内容是威海市国土资源局工业用地招标拍卖挂牌出让档案的卷皮封面。 (二)书证 1、被告人身份证明各一份。证明被告人邓某、曹某已达到刑事责任年龄。 2、威海市公安局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制作的抓获经过及办案说明各一份。证明民警给邓某打电话,邓某告诉民警档案已安排别人送过去了,他们已经在烟台机场准备回河南,民警告知邓某马上回来说明情况。2017年9月30日118时许,邓某、曹某赶回威海市国土资源局,随后被民警传唤到公安机关。 (三)证人证言 1、证人常某系威海市国土资源局矿产交易科科长。证实,2017年9月28日上午,他在国土资源局1209室整理有关土地的卷宗档案,上午9点半,他发现一个穿白色短袖上衣的男子在会议室翻看卷宗,常某上去制止他,并让该男子离开。后来常某发现档案少了一本,就到监控室调监控,发现翻阅档案的白衣男子和一名穿黑衣的男子会合,黑衣男子腋下夹了一本档案在十二楼走廊走到电梯间,上午10时20分,该两名男子离开单位,白衣男子未拿东西,黑衣男子上衣腰部鼓鼓的,怀疑是拿了档案,丢失的档案是一种工业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档案,共104页,主要内容为政府批文出让方案规划图比价报告等文件。 2、证人毕某是威海某公司的司机。证实,2017年9月30日,他按照公司的安排接着2个客户,其中一个叫邓某。他拉着他们去威海市国土资源局办事,10时30分又去了环翠区国土资源局和附近的律师所,下午2点左右他们又去了威海市国土资源局,白衣男子装有文件一样的袋子给了跑腿公司的人,之后他送他们去机场。 3、证人孙某系河南某集团有限公司法务经理。证实,邓某是他们单位的营销中心的经理。2017年9月28日,邓某告诉他说,要到威海考察两个工业地块,要孙某提供帮助。2017年9月30日上午,邓某去威海市国土资源局了解一下威海的土地政策,跟他通了电话,并且用微信发了三张拍摄的档案资料,他看了一下没有什么意义,12时18分,邓某给他打电话,告诉孙某说他在威海市国土资源局趁人不注意拿了一份资料,孙某让他赶紧把资料还回去。邓某说等一会儿还回去。下午15时邓某发微信说,让跑腿公司的把资料送回去了。 (四)被告人供述和辩解。 1、被告人邓某供述,他受公司安排和河南某策划有限公司的叫曹某的人一起到威海某公司来考察投资情况。30日上午八点,公司安排车辆送他们去威海市国土资源局,他在门卫登记后到了十二楼的土地储备科,曹某在走廊等,因为有人在咨询,他就出去走到隔壁的小会议室内,会议室没有人,他翻看放在椅子上的卷宗,里面有关于土地出让的内容,他拿出会议室在走廊电梯处找到曹某,交给他看看有没有有用的东西。回到会议室后他又出来,把卷宗拿到十二楼卫生间用手机拍了三张照片发给公司法务孙某,他又把卷宗拿回来给了曹某,他回到小会议室后,工作人员不让他这里呆着,因为有工作人员在会议室看到他了,他很紧张,怕被人发现,就想让曹某把档案藏起来。他到了走廊给曹某发了微信说“藏起来”,曹某回信说,他在十楼楼梯,邓某到十楼找到曹某,没有注意曹某将卷宗放在什么位置,他让曹某先走,他又去九楼用地规划科咨询了相关政策。后来他们一起乘车离开了,在车上他发现那本案卷在他的背包内,并且发现是正本文件,他们之后去了环翠区土地资源局,又找到一名李律师咨询情况,后来着急回酒店退房,想下午再回国土资源局还卷宗。十二时,他接到威海市国土资源局谷科长的电话,他在路上约了一个跑腿公司的人,将案卷送到门卫。他们在往蓬莱机场走的路上,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要他们回威海市国土资源局说明情况,他们就回来了。 2、被告人曹某供述,2017年9月28日,他接单位通知陪河南某有限公司的人来威海考察某房地产的工作,9月30日上午,他和邓某一起去了威海市国土资源局,到了十二楼土地储备科,他在外面打电话处理公司业务,邓某自己进去,十分钟后,邓某神情有些慌张,手中拿着一本卷起来的资料,让他拿着,一会出来邓某又把资料要走了,给了他以后让他把资料藏一下,他先是放在屁股下面坐着,他担心在十二楼被人发现,于是去十楼看了一下,内容是关于房地产拆迁安置的规定,他发了信息告诉邓某他在十楼,邓某来到十楼准备下楼时,又回去找人签会客的单子,他就下楼了最后将资料卷起来用手拿着出了办公楼。在车上他把邓某给他的资料放在邓某的包里,他们又去了环翠区国土资源局,在路上,邓某告诉他那份资料是他从国土资源局偷出来的,他们感觉不对,应该归还回去。因为当时已经快十二点了,他们想下午再归还。后来邓某找了一个送快递的人帮忙把资料送回去了,他们去机场的途中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就从机场回威海了。邓某拿出来的是一本A4纸,装订成册的资料,有两厘米厚,封皮是白色的,里面是一个红色开头的文件和规划图。 (五)视听资料及监控说明。证实该监控于2017年10月1日调取自威海市国土资源局。显示:9月30日9时39分,两被告人从电梯进入国土局12楼;9时40分23秒,邓某将一本资料交给曹某,曹某将资料卷起来夹于左掖下;9时40分50秒,邓某将资料从曹某手中要回;9时43分,邓某再次将资料交给曹某;9时46分16秒,曹某拿着资料离开;9时47分20秒,曹某空手进入监控范围;9时55分18秒,邓某与曹某二人从步梯离开;9时55分44秒,邓某空手再次进入十二楼;10时05分38秒,邓某从十二楼离开。

上述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邓某、曹某共同窃取国家所有档案,均构成窃取国有档案罪。公诉机关的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支持。

虽然二被告人事先没有共同预谋窃取国有档案,但被告人邓某临时起意,将档案从会议室秘密取出并交给曹某保管,而后在工作人员不允许其随意翻看其他档案的情况下,其明知自己对该档案没有处分权,其向曹某发微信要求“藏起来”,亦证实了邓某对该盗窃行为性质的认识,被告人曹某在已感觉邓某行为、神态异常的情况下,携带该档案,离开原来所在楼层,并告知了被告人邓某其在十楼,二人在十楼汇合,二被告人此时已形成了盗窃的意思联络,且客观上亦使国有档案已脱离了所有权人的控制,窃取行为已既遂,二被告人的行为均应构成窃取国有档案罪,被告人邓某辩护人赵宏辉关于二被告人没有共同盗窃的意思联络、被告人曹某及其辩护人关于其没有盗窃的主观故意的辩解,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二被告人在案发后,在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和公安机关的沟通交涉下,主动将档案送回,并从机场返回配合调查,可以认定二被告人有自动投案行为,但被告人曹某对其窃取国有档案的主观故意予以否认,不属于如实供述,依法不认定其构成自首;被告人邓某在归案后如实供述,在庭审中认罪、悔罪,依法可认定其构成自首,可从轻处罚。被告人邓某辩护人王玮的上述辩护观点,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人邓某产生犯意,指使曹某窃取国有档案,被告人曹某具体实施,二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当,不宜区分主从犯,但被告人曹某的相对作用较轻,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曹某辩护人关于其构成从犯的辩护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二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邓某犯窃取国有档案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9月30日起至2018年5月29日止)。

被告人曹某犯窃取国有档案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9月30日起至2018年3月29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五份。

文尾

审 判 长  马丽娜

人民陪审员  吕廷展

人民陪审员  汪孝永

二〇一八年一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杨燕侠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二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