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劫夺被押解人员罪

遵义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刘俊等妨害公务罪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7月29日 案由:寻衅滋事罪 劫夺被押解人员罪 妨害公务罪 脱逃罪 当事人:熊明旻 王某甲 刘俊 孙某某 吴飘 案号:(2015)遵县法刑初字第288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遵义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遵义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刘俊,出生于贵州省遵义县,住贵州省遵义县。因犯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罪于2008年4月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因犯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罪于2010年12月31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因本案于2013年9月3日被遵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4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遵义县看守所。

辩护人宋兆胜,贵州名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某甲,出生于贵州省遵义县,住贵州省遵义县。因本案于2013年9月16日被遵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9日被执行逮捕。2015年7月15日取保候审。现在家候审。

被告人熊明旻,出生于贵州省遵义县,住贵州省遵义县。因本案于2013年9月4日被遵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4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遵义县看守所。

被告人吴飘,出生于贵州省遵义县,住贵州省遵义县。因本案于2013年9月4日被遵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4日被遵义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遵义县看守所。

被告人孙某某,出生于贵州省遵义县,个体职业,住贵遵义县。因本案于2013年9月4日被遵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5日被遵义县公安局取保候审。2014年6月6日本院继续对其取保候审。现在家候审。

诉讼记录

遵义县人民检察院以遵县检公诉刑诉(2014)31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俊、王某甲犯寻衅滋事罪,被告人刘俊、熊明旻、吴飘、孙某某犯妨害公务罪,于2014年6月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作出(2014)遵县法刑初字第346号刑事判决,宣判后,遵义县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被告人刘俊、熊明旻不服向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原判程序违法为由作出(2015)遵市法刑三终字第16号刑事裁定书发回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遵义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谭伟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刘俊、王某甲、熊明旻、吴飘、孙某某及其辩护人宋兆胜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俊多次被刑事打击后,不思悔改,反而以多次被刑罚经历为混社会的“名声”,特别是2010年被恶势力团伙犯罪打击处理后,更加变本加厉,不断拉拢原恶势力团伙成员熊明旻以及社会闲散人员王某甲、吴飘等人,以认姐弟等手段拉拢孙某某等人,形成以刘俊为首,熊明旻、王某甲、吴飘、孙某某为成员的地方性恶势力团伙。该恶势力团伙多次在遵义县鸭溪镇作案,严重影响了当地社会治安和经济发展。特别是被告人刘俊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鸭溪派出所抓获后,其成员积极组织、发动多人到派出所内故意制造混乱,扰乱视听,致使刘俊当场脱逃,后虽被派出所抓获,但在社会上造成极坏影响,致使政法机关和人民政府公信力受到严重挑战。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一)妨害公务罪事实 2013年9月3日,被告人刘俊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遵义县公安局鸭溪派出所抓获。当日18时许,刘俊向前来派出所看望、送东西的被告人熊明旻作出手势,熊明旻猜测刘俊可能要逃跑,便将刘俊要逃跑一事告知了徐龙宇、张坤(另案处理)等人,徐龙宇、张坤等人便电话联系了被告人吴飘、孙某某及刘世验、李林(另案处理)等十多人赶到派出所准备帮刘俊脱逃。20时许,鸭溪派出所在准备押送刘俊至看守所关押时,刘俊见已有多人到派出所帮忙,便故意倒地不起,诬蔑派出所打人。被告人孙某某、熊明旻、吴飘趁机以冲撞、拖拽的方式,将派出所送押人员和刘俊分开,致使刘俊当场脱逃。后犯罪嫌疑人孙某某、熊明旻、吴飘等人在派出所民警追赶脱逃的刘俊时,又采取故意阻挡、冲撞、下绊等方式阻碍派出所人员追赶。后刘俊逃至鸭溪菜市才被派出所民警抓获。 (二)寻衅滋事罪事实 1、2013年6月13日,被告人刘俊、王某甲等人来到遵义县鸭溪镇东桥李某甲的茶馆内,以在李某甲茶馆赌博输钱为由要求李某甲给叁万元,且称不给叁万元钱李某甲的茶馆就不要想正常营业,李某甲未答应刘俊等人的要求,刘俊及王某甲等人便故意将在茶馆内玩耍的人追走,并对李某甲进行威胁。次日15时许,被告人刘俊因李某甲未答应其拿钱的要求,便带领被告人王某甲等多名男青年驾驶二辆白色长安车赶往遵义县鸭溪镇东桥处,使用砍刀将李某甲及当时在场的张某某、唐中武三人砍伤。后经法医鉴定,李某甲、唐中武所受之伤为轻伤,张某某所受之伤为轻微伤。 2、2013年2月28日晚22时许,被告人刘俊在遵义县鸭溪镇帝标商务中心结账时,因商务中心收银员王某乙要求刘俊按照商务中心规定的签单必须留下签单人电话或者单位,刘俊认为王某乙态度不好,便辱骂王某乙,并在帝标商务中心签单上单位栏故意签“劳改队”,用手机砸王某乙,随即又翻入收银台将对王某乙进行殴打,将王某乙鼻子打伤。 3、2013年1月至3月期间,被告人刘俊、王某甲等人多次到遵义县鸭溪镇缪某某开设的欢乐谷游戏机室,以帮助解决游戏机室扯皮为由要求缪某某每月支付刘俊钱财三、四千元的“保护费”,在被缪某某拒绝后,刘俊多次到缪某某游戏机室将顾客赶走,占用游戏机室不准别人玩耍,致使缪某某游戏机室不能正常营业。 4、2013年2月16日晚21时,被告人刘俊在遵义县鸭溪镇“外滩十八号”酒吧,以在酒吧内玩耍将手机弄丢为由,要求酒吧赔偿,并邀约多人到酒吧威胁酒吧负责人余某某必须赔偿,否则要酒吧关门。后余某某等人被迫给了被告人刘俊现金四千元才了结此事。

被告人王某甲于2013年9月16日主动到遵义县公安局投案,但未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刘俊、熊明旻、吴飘、王某甲、孙某某是三人以上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且该组织多次在遵义县鸭溪镇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是恶势力团伙。

被告人刘俊、熊明旻、吴飘、孙某某以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关于“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之规定;被告人刘俊、王某甲在公共场所随意殴打他人致使多人受伤,强拿硬要和占用他人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关于“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毁损、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妨害公务罪和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刘俊应数罪并罚。被告人刘俊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从重处罚。为此,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刘俊辩解称,我们不是恶势力团伙犯罪,我不构成妨害公务罪,更不构成脱逃罪,我跑离派出所是不满派出所不处理李斌开设赌馆的行为,主观上并无脱逃的故意,并不构成脱逃罪。对起诉书指控的寻衅滋事罪的罪名没有异议,但对部分事实有意见。

辩护人宋兆胜的辩护意见是,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俊的行为属于恶势力团伙犯罪不成立,刘俊不构成妨害公务罪,没有构成要件。至于寻衅滋事,公诉机关指控的第二项中刘俊只是打了王某乙一巴掌,只是一般的民事纠纷,况且双方已经调处,并得到了谅解。对第三项指控,刘俊自始至终都认罪,请求从轻处罚;对第三项指控,刘俊并没有收取游戏机室的保护费,属于扩大打击面;对第四项指控,因为刘俊在“外滩十八号”玩耍时手机丢失,老板答应赔钱,刘俊到现在都没有得到赔偿,因此,并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综上所述,被告人刘俊只构成寻衅滋事罪,建议对其从轻处罚。2013年9月3日,被告人刘俊跑离派出所的行为不应当被认定为脱逃罪,主观上刘俊没有脱逃的犯意,决定刘俊逃跑是他人的单方推测,不是刘俊的意思表示,刘俊并没有脱离羁押场所,不符合脱逃罪的犯罪特征。

被告人熊明旻辩解,我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没有意见,对部分事实有意见。我的行为并不构成劫夺被押解人员罪,我认可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

被告人吴飘辩解,我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和事实没有意见。我的行为并不构成劫夺被押解人员罪,我认可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

经审理查明: 1、2013年9月3日,被告人刘俊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遵义县公安局鸭溪派出所抓获,并于当日18时对其宣布刑事拘留。事后,被告人熊明旻和张坤(另案处理)以及被告人刘俊女朋友前来派出所看望刘俊,并送粉给刘俊吃,其间被告人刘俊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作了一手势。事后,被告人熊明旻猜测刘俊可能要逃跑,便将此事告知了张坤等人,张坤等人便电话联系了吴飘、刘世验(另案处理)、李林(另案处理)等十多人赶到派出所准备帮刘俊逃跑。此时认识刘俊的被告人孙某某因坐出租车手机掉了来到派出所报案。当日20时许,鸭溪派出所准备押送刘俊至看守所关押时,刘俊见已有多人到派出所,便提出要求见其母亲一面,刘俊在见到其母亲后,警察便押刘俊上车,此时刘俊就故意睡在地上不起,声称警察打人。被告人熊明旻、吴飘、孙某某趁机以冲撞、拖拽的方式,将警察与刘俊分开,致使刘俊当场逃离现场。派出所的民警在追赶刘俊时,被告人熊明旻、吴飘、孙某某等人又采取故意阻挡、冲撞、下绊等方式阻碍派出所民警追赶。致使被告人刘俊逃至鸭溪雷泉农贸市场才被派出所民警抓获,被告人刘俊逃离鸭溪派出所大约300米。 2、2013年6月13日,被告人刘俊、王某甲等人来到遵义县鸭溪镇东桥李某甲的茶馆内,以在李某甲茶馆赌博输钱为由要求李某甲给叁万元,并称不给叁万元钱李某甲的茶馆就不要想正常营业,李某甲未答应刘俊等人的要求,刘俊及王某甲等人便故意将在茶馆内玩耍的人追走,并对李某甲进行威胁。次日15时许,被告人刘俊因李某甲未答应其拿钱的要求,便带领被告人王某甲等多名男青年驾驶二辆白色长安车赶往遵义县鸭溪镇东桥处,使用砍刀将李某甲及当时在场的张某某、唐中武三人砍伤。后经法医鉴定,李某甲、唐中武所受之伤为轻伤,张某某所受之伤为轻微伤。 3、2013年2月28日晚22时许,被告人刘俊在遵义县鸭溪镇帝标商务中心结账时,因商务中心收银员王某乙要求刘俊按照商务中心规定的签单必须留下签单人电话或者单位,刘俊认为王某乙态度不好,便辱骂王某乙,签单时故意在单位栏上签为“劳改队”,并用手机砸王某乙,随即又翻入收银台对王某乙进行殴打,将王某乙鼻子打伤。 4、2013年1月至3月期间,被告人刘俊、王某甲等人多次到遵义县鸭溪镇缪某某开设的欢乐谷游戏机室,以帮助解决游戏机室的扯皮事为由,要求缪某某每月支付刘俊钱财三、四千元的“保护费”。在被缪某某拒绝后,刘俊多次到缪某某游戏机室将顾客赶走,占用游戏机室不准别人玩耍,致使缪某某游戏机室不能正常营业。 5、2013年2月16日晚21时,被告人刘俊在遵义县鸭溪镇“外滩十八号”酒吧,以在酒吧内玩耍将手机弄丢为由,要求酒吧赔偿,并邀约多人到酒吧威胁酒吧负责人余某某必须赔偿,否则要酒吧关门。

被告人王某甲于2013年9月16日主动到遵义县公安局投案,但未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被告人熊明旻、吴飘、孙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上述事实,有五被告人的供述,被害人李某甲、唐某某、张某某、王某乙、缪某某的陈述,证人梁某某、杨某甲、禹某某、何某某、王某丙、李某乙、赵某某、刘某某、王某丁、冯某某、王某戊、王某己、韦某某、吴某某、王某庚、王某辛、王某壬、鄢某某、李某丙、杨某乙、肖某某、余某某、王某癸的证言,鉴定意见,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照片,辨认笔录、照片,公安机关的情况说明,刘俊被抓获经过,疾病证明书,刑事判决书,户籍证明等证据证实,经庭审举证、质证,足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俊、王某甲在公共场所随意殴打他人致使多人受伤,情节恶劣,并强拿硬要他人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关于“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毁损、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之规定,已构成寻衅滋事罪。二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刘俊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王某甲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可对其从轻处罚。被告人孙某某以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关于“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之规定,已构成妨害公务罪。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俊、熊明旻、吴飘犯妨害公务罪的问题,经查,被告人刘俊2013年9月3日18时已被宣布执行刑事拘留,属于被依法关押的犯罪嫌疑人,在送往看守所时故意摆脱公安民警的控制,其行为应认定为脱逃罪。被告人刘俊事前与被告人熊明旻通过手势,已达成了意识上的交流,被告人刘俊传达出了其要逃跑的意图,被告人熊明旻领会了刘俊的意思,主观上具有共同的故意,行为上也做到了高度一致性和配合的默契性,被告人熊明旻、吴飘按被告人刘俊的意图实施了劫夺刘俊的行为,其行为侵犯了司法机关对人犯的正常押解活动,因此被告人熊明旻、吴飘的行为应认定为劫夺被押解人员罪。在共同犯罪中,二被告人互为主从,被告人吴飘所起的作用仅次于被告人熊明旻。关于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刘俊等人系恶势力团伙犯罪的问题,其恶势力一般为三人以上,纠集者、骨干成员相对固定,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从本案来看,并无相对固定的骨干成员,其两次寻衅滋事中的“等人”不具体,无充分的证据证明,并且只有两次寻衅滋事是多人,达不到多次实施犯罪。故不应认定为恶势力团伙犯罪。被告人刘俊一人犯数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应实行数罪并罚。被告人刘俊刑满释放后,在五年内又犯罪,是累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应从重处罚。被告人王某甲虽主动到遵义县公安局投案,但未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故不能认定为自首。被告人熊明旻、吴飘、孙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应认定为坦白,可从轻处罚。故对被告人刘俊及其辩护人提出不构成恶势力团伙犯罪的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刘俊以及辩护人的其余辩解和辩护意见,经查,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对被告人刘俊提出有检举王某某犯罪的问题,经侦查机关初查,尚未查证属实,故不应认定为立功。对被告人吴飘提出检举周某犯罪的问题,经侦查机关初查,查无此人,故不应认定为立功。鉴于被告人孙某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本院依法委托司法行政机关对其进行了社会调查评估,其所居住的社区愿意对其进行社区矫正。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对被告人孙某某可适用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六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七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刘俊犯脱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被告人刘俊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总合刑期九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9月3日起至2022年3月2日止。)

二、被告人熊明旻犯劫夺被押解人员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9月4日起至2017年9月3日止。)

三、被告人吴飘犯劫夺被押解人员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9月4日起至2017年3月3日止。)

四、被告人王某甲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9月16日起至2015年7月15日止。)

五、被告人孙某某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文尾

审 判 长  陈载义

审 判 员  赵远霞

人民陪审员  何德华

二〇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曹小竹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六十五条第二十五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三百一十六条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二十六条第六十九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