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草原行政补偿

李金禄与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银川市兴庆区政府不履行土地征收补偿法定职责行政一审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4月18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补偿 草原行政补偿 当事人:李金禄 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 银川市人民政府 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政府 案号:(2015)银行初字第214号 经办法院: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李金禄,男,1950年7月23日出生,汉族,住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

委托代理人白玉冰,宁夏综义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住所地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

法定代表人官平,男,站长。

委托代理人祁占虎,宁夏大远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委托代理人陆颖波,宁夏大远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政府,住所地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

法定代表人朱韶峰,男,区长。

委托代理人金雪岩,宁夏浩晟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王霄峰,宁夏浩晟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银川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金凤区。

法定代表人白尚成,男,市长。

委托代理人范文舟,宁夏合天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第三人康颖慨,男,1959年6月12日出生,满族,无固定职业,住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兴庆区。

委托代理人安华,宁夏侨之侨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

诉讼记录

原告李金禄因认为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政府、银川市人民政府不履行土地征收行政补偿法定职责,于2015年11月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11月4日立案后,于2015年11月23日向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于2015年11月19日分别向被告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政府、银川市人民政府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康颖慨与案件处理有利害关系,经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申请,本院依法追加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3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李金禄及其委托代理人白玉冰,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的委托代理人祁占虎,被告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金雪岩、王霄峰,被告银川市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范文舟,第三人康颖慨及其委托代理人安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李金禄诉称,1998年12月30日,原告和原陶乐县医药管理局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约定由原告承包经营原陶乐县医药管理局位于红墩子的甘草基地,原告设立了“红墩子山寨”旅游区。承包期限为30年。截止2012年,原告实际经营14年,原告已将承包的土地开发为旅游用地,种草种树、围泉建立垂钓中心,设立蒙古包等娱乐设施,开垦农田近百亩。2012年5月,被告银川市人民政府在兴庆区河东区实施银川滨河新区项目建设环境综合整治,决定对所属的土地进行征收,原告经营的“红墩子山寨”土地全部被纳入征收范围。2012年7月17日,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与平罗县农村商业银行陶乐支行行长解根宝签订补偿协议。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收回红墩子区域500亩土地,给解根宝支付各类补偿款248.9万元。后解根宝仅支付原告地上附着物补偿款54万元。2012年,解根宝因涂改土地使用证和伪造土地补偿文件、骗取土地补偿款事发,解根宝被追究刑事责任后退还了全部补偿款。原告多次向三被告提出支付土地补偿款申请,但三被告至今未作出补偿决定,无奈原告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1、三被告对征收原告银川市滨河新区红墩子区域“红墩子山寨”土地作出补偿决定;2、三被告支付原告征收“红墩子山寨”旅游区土地补偿款177.45万元;3、判令三被告向原告支付迟延作出补偿决定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利息354900元(土地补偿款177.45万元自2012年7月17日至2015年11月16日止,合计40个月,利率按年息6%计算);4、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辩称,一、关于本案诉讼程序问题。2015年1月原告已就涉案国有土地收回的行政行为和补偿问题提起行政诉讼(后原告自行撤回起诉),原告现以同一事实和理由再次提起本案行政诉讼,属于重复诉讼,应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二、关于本案原告主体问题,涉案土地属于国有土地,涉案土地被收回后补偿主体是国有土地使用权人原陶乐县医药管理局,在陶乐县撤县后,涉案土地补偿款应属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原告作为涉案土地的承租人,其并无要求补偿的主体权利,故原告李金禄不是适格的原告。三、关于本案被告主体问题,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受被告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政府委托具体实施征地拆迁及签订补偿协议工作,不应承担作出补偿决定和支付补偿款的法律责任。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三十条第一款之规定,原告认为被告进行环境整治收回国有土地侵犯了其已经依法取得的土地使用权,应当先提起行政复议,原告未提起行政复议直接向法院起诉不符合法定条件,应当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政府辩称,原告无权请求涉案土地的补偿款。原告与原陶乐县土地管理局签订的是《土地租赁合同》,原告是租赁者,并非土地的承包者,不能享受土地补偿款。被告已经向原告补偿54万元,已经履行完征收补偿事宜,原告无权主张土地补偿款。

被告银川市人民政府辩称,被告银川市人民政府既不是涉案征收决定的制定人也非实施者。原告起诉被告银川市人民政府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原告对被告银川市人民政府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康颖慨述称,一、原告所述部分与事实不符。涉案土地的经营权人和附着物投资人是第三人。二、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与第三人签订的《银川市滨河新区红墩子区域征收土地及地上附着物补偿协议》合法有效。该补偿合同主体合法,内容合法。三、涉案被征收土地500亩(已开垦种植的耕地面积91.48亩及开发使用土地面积408.52亩)均是第三人投资开发,原告所能主张的未开发的承包地不在补偿范围之内。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1998年12月30日,原告与原陶乐县医药管理局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约定原陶乐县医药管理局将其位于现银川市兴庆区河东红墩子区域东自水泉子、西至大沟边、北自窑洞、南到山梁中线“历史形成由陶乐县医药局使用的范围”内的土地和地上房屋11间出租给原告。租赁期限自1998年12月30日起至2028年止。2012年10月31日,原告出具证明,内容为“我于1998年12月30日承包了陶乐县医药管理局位于红墩子土地约500亩,承包后响应政府的生态旅游号召,我与康颖慨合作开发,资金由康颖慨全部提供。建设项目有:蒙古包、房屋、开垦土地、打井、建水库、修路种树等”。2012年7月3日,被告银川市人民政府发布银政函(2012)95号《银川市人民政府关于同意实施银川滨河新区项目建设及环境综合整治征地拆迁的批复》,同意由银川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对黄河银川段东岸区域进行环境综合治理,根据规划要求对该区域的部分土地进行征收,征地拆迁工作由银川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和被告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政府组织实施。期间,被告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政府委托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全权负责银东新区范围内所有蒙古包的征地拆迁工作。 2012年7月,案外人石嘴山市平罗县农村商业银行陶乐支行原行长解根宝通过伪造书面资料及向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工作人员行贿等方式,与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签定《银川市滨河新区红墩子区域征收土地及地上附着物补偿协议》,骗领本案所涉宗地征收补偿款248.9万元,其中得手后分别支付第三人康颖慨54万元、原告5万元。2012年9月27日解根宝因涉嫌伪造、变造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继而因诈骗罪和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2012年10月31日,银川市监察局向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发出《关于对康颖慨的财产进行重新评估的函》,要求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对第三人的财产予以重新评估据实补偿。2012年11月2日,银川市审计局作出银审发(2012)40号《关于滨河新区征地拆迁项目审计的初步报告》,将解根宝征收补偿问题列为存有争议的9户中。2012年11月9日,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与第三人签订《银川市滨河新区红墩子区域征收土地及地上附着物补偿协议》,约定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就涉案土地涉及的地上附着物补偿费、搬迁损失费、停业损失费向第三人补偿71.45万元。 2012年12月7日,银川市监察局、审计局、银川经济技术开发区相关人员就滨河新区征地拆迁补偿后续问题召开专题会议,形成会议纪要[中共银川市纪委(2012)3号《专题会议纪要》],决定对第三人地上房屋、附着物按照审计组审定值54万元予以补偿。2012年12月30日,银川市审计局作出银审固投报(2012)39号《审计报告》和银审固投决(2012)16号《银川市审计局关于滨河新区征地拆迁项目的审计决定》,均记载:解根宝提供虚假材料骗取征地拆迁补偿款,“经相关会议研究应支付给相关的拆迁户补偿54万元”。2013年1月29日,银川市监察局向草原管理站发出银监建(2013)2号《关于对康颖慨的财产补偿款不予支付的监察建议》,认为鉴于康颖慨已从解根宝诈骗款中获得54万元的财产补偿,不能给予重复补偿,建议:“1、对康颖慨财产重新审定的54万元补偿款由市财政直接扣留,不再向其补偿支付。2、对康颖慨财产实际补偿工作已完成,由你站做好相关手续完善工作。”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基于上述原因,再未支付第三人康颖慨相应拆迁补偿费。 2015年1月3日,原告以被告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政府、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被告银川市兴庆区政府、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在办理银川市滨河新区红墩子区域“红墩子山寨”征收土地及地上附着物补偿工作中,将解根宝和第三人确定为补偿对象并与其签订补偿协议的行为违法,并要求行政赔偿。2015年12月15日,原告申请撤回起诉,银川市金凤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金行初字第9号行政裁定书准予原告李金禄撤回起诉。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五十八条规定,为公共利益需要或为实施城市规划进行旧城区改建需要调整使用土地的,由有关人民政府土地主管部门报经原批准用地的人民政府或者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可以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并对土地使用权人给予适当补偿。本案中,被告银川市人民政府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作出批复对银川滨河新区的建设和环境进行整治和土地征收,并指定由银川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和被告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征地工作。被告银川市兴庆区草原管理站接受被告银川市兴庆区人民政府的委托,负责涉案土地的征地拆迁工作。原陶乐县医药管理局持有涉案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原陶乐县医药管理局应为涉案国有土地的使用权人,原告作为承租人,并无直接要求征收部门给予其土地补偿款的主体资格。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李金禄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原告李金禄。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高凤梅

审判员  彭 云

审判员  刘煜姗

二〇一六年四月十八日

书记员  哈 越

附件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十一条人民检察院有权对行政诉讼实行法律监督。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规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 (六)重复起诉的; (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九)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 (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诉条件的。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

第二十五条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

第四十九条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是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五十八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