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能源行政裁决

原告中石油陇南分公司诉被告陇南市武都区人民政府土地行政处理决定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2月11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裁决 能源行政裁决 当事人:陇南市武都区人民政府 中国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甘肃陇南销售分公司 案号:(2017)甘11行初32号 经办法院:甘肃省定西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中国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甘肃陇南销售分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陇南分公司”),住所地陇南市武都区城关镇北山东路84号。

法定代表人康正东,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甫,该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李永贵,陇南朝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陇南市武都区人民政府,住所地武都区城关镇人民路278号。

法定代表人肖庆康,该区区长。

委托代理人陈顺义,武都区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副队长。

委托代理人李文阁,甘肃阶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豆改林等209人,武都区城关镇教场社区居民(名单附后)。

诉讼代表人豆改林,男,生于1959年5月8日,汉族,住陇南市武都区。

诉讼代表人李全林,男,生于1970年5月16日,汉族,住陇南市武都区。

委托代理人杜卫东,甘肃玉榕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中石油陇南分公司不服被告陇南市武都区人民政府土地行政处理决定一案,于2017年10月12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2月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中石油陇南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甫、李永贵,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陈顺义、李文阁,第三人的诉讼代表人李全林及委托代理人杜卫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于2017年9月10日作出武政决字[2017]10号行政处理决定,认为原武都县石油公司于1989年4月24日向武都县土地管理局提交的土地登记申请书载明的用地面积4690平方米为该公司前身燃料公司从原武都县委受让所得,来源清楚,合法。2000年1月武都县土地管理局为原武都县石油公司制作的编号为(4)-81号《土地登记表》中载明的土地面积却为15149.96平方米,多出的10623.5平方米权属来源不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甘肃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十条第二款、《土地登记办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决定:一、注销原武都县土地管理局武国用4-81号15149.96平方米土地登记;对其中中石油陇南分公司现使用的购买原武都县委的建筑物的土地登记4690平方米予以确认并办理土地登记事宜。二、在10459.96平方米土地权属争议未解决前,任何一方不得改变土地利用现状。

原告诉称:1、被告认为原告的土地权属来源不清是错误的。原告的土地,一部分是1958年原武都县食品公司使用的土地,食品公司修建了盐库和简易油库,1979年成立燃料公司,划归燃料公司使用,1980年进行了扩建,安装了油罐,该土地一直由原告使用。另一部分是1982年原武都县燃料公司以20万元转让的原武都县委的办公场所。该宗土地来源是清楚的。2、根据《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争议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应属原告。3、根据《甘肃省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规定》第四十二条和《土地登记办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存在登记错误的,应进行更正登记,被告注销登记程序违法。4、被告未按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确定的时间重新作出行政行为,所作行政行为无效。5、被告及甘肃省人民政府之前均认可武国用(1999)第4-81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的合法性。综上,被告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程序均错误。请求:1、依法撤销陇南市武都区人民政府于2017年9月10日作出的武政决字(2017)10号行政处理决定;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庭审中出示了以下证据:

第一组:原告的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和组织机构代码证。拟证明原告身份的真实性、合法性。第二组:1、何耀全、贾生元、李淑珍、者建元、王复强、王二信、余耀等7人的书面证明;2、甘肃省武都县商业局、财政局(82)武商财字第114号《关于油罐维修项目和平整煤场的批复》;3、2007年3月26日教场居委会起诉原告的民事诉状。拟证明争议的土地属于原告。第三组:1、武都区人民政府2008年4月21日、2009年2月26日行政答辩状;2、甘肃省人民政府2014年4月4日行政答辩状和2014年9月5日的行政上诉状。拟证明原告土地来源合法,被告和甘肃省人民政府均认可的事实。第四组:1、陇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陇行初字第02号行政判决书;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2009)甘行终字第46号行政裁定书。拟证明1999年4-81号土地使用证已经由两级法院确认的事实。第五组: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甘行终字第346号行政判决书。拟证明被告将原告的部分土地进行确认,部分土地不予确认的行为是错误的。

经庭审质证,被告及第三人对原告所举的第一组、第五组证据无异议,对第二至四组证据有异议,均认为第二组证据中7个证人的证言不符合证据的法定形式要件,且都是原告公司的员工,证明内容带有倾向性,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114号批复及民事诉状与本案无关;第三组证据中的答辩状和上诉状均没有经过法院确认;第四组证据中的两份判决并没有确认给原告颁证行为的合法性。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被告及第三人对第一组、第五组证据无异议,予以确认。第二组证据中7人的证言,因原告没有提供证明该7人身份的文件,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证据的提供要求,不予认定;114号批复、民事诉状及第三、四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土地权属的合法来源,不予认定。

被告辩称:1、原告所占用土地面积部分权属来源不清。处理决定注销的4-81号土地登记记载用地面积为15313.5平方米,其中的4690平方米是1982年以20万元转让的原武都县委办公场所,来源合法;除去4690平方米和1999年212国道拓宽占用的163.54平方米外,多登记的10459.96平方米土地权属来源不清。2、甘肃省人民政府为原告颁发的甘国用(2003)第226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不能作为认定原告土地来源合法的依据。该土地使用证是依据武国用(1999)字第4-81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作出来的,而武国用(1999)字第4-81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是依据错误的4-81号土地登记作出的,现该登记已被注销,甘国用(2003)第226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所依据的事实基础已经不存在,故该证不能作为认定原告土地来源合法的依据。3、根据《土地登记办法》第6条之规定,土地登记应以当事人的申请进行,原告申请登记的面积为4690平方米,而登记时成了15313.5平方米,登记与申请不符。其作出注销原登记,重新确认并办理土地登记事宜的决定并无不当。4、1989年4月24日的勘丈笔录与土地登记申请书中记载的四至界限完全一致,说明原告的申请材料符合事实,而武国用4-81号土地登记记载的四至及面积与原告申请的四至和面积不符,应当依据其申请重新进行登记。5、作出武政决字[2017]行政处理决定依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16条、《甘肃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10条第1款、《土地登记办法》第58条之规定,既有事实依据,又有法律依据。综上,原告的起诉理由不能成立,应驳回其起诉。并向法庭出示了以下证据:1、1989年4月24日武都县石油公司《土地登记申请表》。拟证明原告申请登记的土地面积为4690平方米,四至清楚。2、1989年4月24日武都县土地管理局《勘丈笔录》及草图。拟证明原告占地面积大,确定的土地面积小,面积与四至不符。3、1994年12月13日(4)-81地籍调查表。4、(4)-81《土地登记表》及2000年元月6日甘肃省石油公司武都县公司给武都县土管局写的(2000)武石秘字第34号便笺。5、1994年11月28日武都县土地管理局土地申报登记勘丈笔录。证据3-5拟证明此三份证据都有涂改痕迹,程序违法,土地面积突然变为15313.5平方米,来源不清。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证据1有异议,认为申请表中土地的四至是15313.5平方米土地的四至,并不是原武都县委土地的四至;证据2的草图中包括了油库和原县委办公地点,面积与实际不符;证据3-5的中存在涂改和面积与实际不一致的问题应该由被告来解释。2000年3月的土地登记真实、合法、有效。第三人认为证据1中申请面积与登记面积不符,证据2勘丈笔录中四至没有相邻人员签字,勘丈程序违法,证据3-5的土地登记资料有涂改痕迹,不合法。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被告所举的证据能够证明原告申请土地登记及被告对原告所申请和占用的土地进行勘丈、审核、登记的事实,具有关联性、合法性、真实性,予以确认。

第三人述称,原告所争议的土地来源、权属不清,被告1999年12月29日给原告颁发武国用(1999)4-81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的行为违法。第三人自解放后土改分得该土地直到1982年左右,1982年原武都县石油公司购得原武都县委的四合院房屋办公场所,该房屋周边是第三人的集体土地,1989年武都县土地局登记勘丈和当时的土地档案资料也确认原武都县石油公司用地面积是4690平方米。2000年12月,原武都县人民政府公开拍卖了与石油公司相邻的这块土地,豆改林依法取得了武集用(2000)字第92号集体土地使用证,而被告1999年12月29日却将这块地确认给原告并颁发武国用(1999)4-81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其行为违法。在庭审中未出示证据。

经审理查明,原告现占用的位于陇南市武都区城关镇教场的土地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1957年由原武都县食品公司使用的土地,食品公司在该土地上修建了盐库和油库,1979年设立原武都县燃料公司后,该宗土地由燃料公司使用,1980年燃料公司进行了扩建。第二部分是原武都县委办公场所,1982年原武都县委迁往城区,将办公场所及建筑物以20万元转让给了原武都县燃料公司。1984年设立武都县石油公司后,原武都县燃料公司所使用土地和购买原武都县委的建筑物及土地一并由武都县石油公司使用,1985年武都县石油公司划归甘肃省石油总公司,1998年后更名为“中国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甘肃陇南销售分公司”。 1989年4月24日,原武都县石油公司向原武都县土地管理局提交了《土地登记申请书》,申请书记载的用地面积及同日《勘丈笔录》所附平面草图中记载的“用地面积”均为4690平方米。1994年11月28日,土地申报登记《勘丈笔录》中“占地面积”一栏空白。2000年元月17日原武都县土地管理局(4)-81《土地登记表》(封面时间空白,第三页“土地管理机关审核意见”栏内记载通过审核的时间为2000年元月17日)记载“用地面积”为15313.5平方米(该登记表最后一页“备注”:“1999年甘川公路拓宽,重新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原有面积15313.5平方米,拓宽公路占用163.54平方米,现有面积15149.96平方米”,落款时间为2000年3月27日)。1999年12月原武都县人民政府给甘肃省石油总公司武都县公司颁发了武国用[1999]第4-81《国有土地使用证》,核准的“用地面积”为15149.96平方米。2001年9月由于石油销售企业管理模式的变化,变更了登记机关,依照武国用(1999)第4-81号国有土地使用证,甘肃省人民政府换发了甘国用(2001)第69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2003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进行企业改制,又换发了甘国用(2003)第226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上列土地自1989年初始登记至今四址界线未发生变化。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现占用的位于武都县城关镇教场的土地,一部分是从原武都县委受让而来,另一部分的权属存在争议。1989年4月24日,原武都县石油公司提交的《土地登记申请书》记载的用地面积及同日《勘丈笔录》所附平面草图中记载的“用地面积”均为4690平方米,但草图显示,所勘丈的土地包括办公室、仓库和油库等,并非是原武都县委的土地,原告方在庭审中也提出上述申请表和勘丈笔录中的四至均不是原武都县委土地的四至。现没有证据证实1989年4月24日原武都县石油公司《土地申请书》记载的该4690平方米土地就是原武都县委的土地,故原告受让的原武都县委的土地面积不清。被告的处理决定认定原武都县石油公司于1989年4月24日向武都县土地管理局提交的《土地登记申请书》载明的4690平方米土地系从原武都县委受让所得的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被告陇南市武都区人民政府于2017年9月10日作出的武政决字[2017]10号行政处理决定;

二、责令被告陇南市武都区人民政府在六十日内重新作出行政处理决定。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赵云玲

审判员  刘 锋

审判员  张建文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记员  景薪洁

附件

附:第三人名单 豆改林豆东刘阳成张金梅杜银成王社燕杨军李小菊刘德财阎金梅豆传里赵术芳豆金荣徐笑梅李灯彦李春菊李建中赵银扣赵兴明豆建强贾桂红曹芳芳李师师王海霞樊社林豆忠林赵红莲豆宝治徐五林李维赵润香刘四清李花花徐志强徐四林李代成李平杨文艳李桃飞李佛林张贵兰刘强刘红李树花陈三牛王菊英樊超李菊玲张贵英李军杨凡王小爱樊义豆建武李春艳豆娟刘春芳李甫兰李飞李谢成郭会兰赵军徐水水成飞李军李新奎李中朝王兰芳浩选花朱叶李景荣李兰兰刘吉荣徐红朱贵清赵条香李琪赵希女赵国强赵佩瑶王惠霞符蓉何霞明豆建刚张传香李飞飞豆喜春豆春元高桂兰李文军豆改娃李桂芳王武奎徐卓雅徐萍花刘芳琴董玉兰徐小军贾社玉张双花豆社林张雪真豆晶李吉成马顺英徐红平李凤儿李娟桑吉平朱三平李建章刘欢魏林英李云苏怀陈胜年徐七斤李海涛刘小红李寸德李佳佳郭兰兰李根成李宝林徐军徐芙菊李雅洁李小环张小兰石雅杰徐晶刘辉李海德李邦女桑映祥刘爱花赵平李成得赵处塔苏猛王鹏杨欢徐文学刘仲清李彩红杨琴琴罗冬庆樊玉花徐建国姚卫绪王蕾李宝金贾红英王恒王永李佐风李文德赵海菊焦双秀王东英豆建文彭希贤豆七林杨米女王双才闰金娃李转时李海东徐斌徐宁张爱兰汪博李云龙汪小平宗小芳豆小龙徐红菊杨四有田海军李早香李五军焦让兰李全林赵成才徐小卫李社义任静李星李娇娇杨丽娟何福娟李岩松李燕青李吉军焦运花李选菊李文祥王根秀李社林李王真豆保义田文军李云辉李都奎王武青刘庆林姚婷姚娜杜廷选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