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能源行政救助

林玉发与临县人民政府、临县煤炭工业局行政救助一审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5年4月6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救助 能源行政救助 盐业行政救助 当事人:临县人民政府 临县煤炭工业局 林玉发 案号:(2015)吕行初字第4号 经办法院:山西省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林玉发,男,1957年12月25日生,汉族,农民。

委托代理人秦凤喜,男,1956年9月19日生。

被告临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李双会,县长。

委托代理人张羽,山西和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临县煤炭工业局。

法定代表人李廷江,局长。

法定代表人韩亮,山西和胜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林玉发诉被告临县人民政府、被告临县煤炭工业局要求办理退休及享受失业救助金、工龄补偿金一案,本院于2015年1月15日立案受理后,于2015年1月22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及举证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林玉发及委托代理人秦凤喜,被告临县人民政府委托代理人张羽,被告临县煤炭工业局委托代理人韩亮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林玉发诉称,我们是临县胜利煤矿职工(35余名协议工),工龄都在十年以上。胜利煤矿是全民所有制企业。按照《劳动法》第二十条、《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规定,劳动者在同一用人单位连续工作10年以上,应该退休。早在1978年6月2日国务院通知“从事井下、高空、高温、繁重体力劳动的,在同一用人单位连续工作10年以上,男年满55岁,女年满45岁,应该退休”。同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也发出通知,内容和国务院完全一致。依据晋政发(2006)32号新计发和(1998)21号老计发文件规定,解除劳动关系时,已实行一次性经济补偿的职工,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享受与国有企业职工同样的退休待遇。本人1991年12月31日前的连续工龄,视同养老保险缴费年限。1992年1月l日后按规定连续缴纳养老保险的,实行缴费年限与视同缴费合并计算。《国务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规定:老年工人和因工、因病丧失劳动能力的工人,对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做出了应有贡献的,妥善安置他们的生活,使他们愉快地度过晚年……。全民所用制企业、事业单位和党政机关、群众团体的工人,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应该退休,(一)男年满60周岁,女年满55周岁的,连续工龄满10年的;(二)从事井下、高空、高温特别繁重体力劳动或者其他有害身体健康的工作,男年满55周岁,女年满45周岁,连续工龄10年的。国务院258号令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非本人意愿中断就业的失业人员,可以领取失业保险金。劳部发(1995)309号意见第2条规定,中国境内的个体经济组织与劳动者之间只要形成劳动关系,即劳动者事实上已成为企业、个体组织的成员,并为其提供有偿劳动,适用劳动法。第37条规定,根据《民法通则》第四十四条第二款“企业法人分立、合并,它的权利义务由变更后的法人享有和承担”。第43条规定,劳动合同解除后,用人单位对符合规定的劳动者应支付经济补偿金,不能因劳动者领取了失业救助金而拒付或克扣经济补偿金。失业保险机构也不得以劳动者领取了经济补偿金为由,停发或减发失业救助金。第45条规定,在国有企业固定工转制过程中,劳动者无正当理由不得单方面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用人单位也不得以实行劳动合同制度为由,借机辞退部分职工。劳动合同的订立第一章第17条“临时工可否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中这样回答:用人单位在临时性岗位上用工,应当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并依法为其建立各种社会保险,对于在本企业连续工作已满10年的临时工,续订劳动合同时,也应当按照《劳动法》的规定,如果本人要求,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并在劳动合同中明确其工资保险福利待遇,用人单位及其本人应当按照国务院规定缴纳社会保险费用,并享受有关保险福利待遇。劳动合同的订立第一章第18条“劳动法颁布后是否还有临时工的称谓”中这样回答:《劳动法》施行后,所有用人单位与职工全面实行劳动合同制度,各类职工在用人单位享有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此过去意义上相对于正式工而言的临时工名称已经不复存在。用人单位如在临时岗位上用工,应当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并依法为之建立各种社会保障,使其享有有关的福利待遇,但在劳动合同期限上应有所区别。全国各地都在落实《劳动法》、《劳动合同法》,而临县人民政府拒不执行国家的法律,令人深思和忧虑。我们从2012年上访至今,临县人民政府和临县经济体制改革中心两次给予我们的答复与《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的规定背道而驰,同时,也损害了我们临县胜利煤矿协议工应享受的养老保险及有关保险福利待遇。为此,提起行政起诉,请求1、按照《劳动法》、《劳动合同法》规定办理退休;2、享受《劳动法》、《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失业救助金;3、享受与固定工、合同工同样的一次性工龄补偿金。

原告林玉发在诉讼期间提供证据:1、1979年原临县胜利煤矿与林玉发签订的《亦工亦农人员协议书》。2、临县煤炭工业局《关于原临县胜利煤矿林玉发等35名临时工扣除养老保险反映问题的答复意见》。该意见是2014年临县煤炭工业局对林玉发等人信访反映事项的答复意见。

被告临县人民政府辩称,1、原告诉讼请求中包括了属于劳动争议的诉讼请求,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劳动争议属于民事诉讼法调整的范围而非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并且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的先决条件是经过劳动仲裁,所以本案原告的后两个诉讼请求既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理范围,也不属于人民法院直接受案的范围。2、根据政府组织法中对于政府职权的相关规定,县人民政府不是办理退休的行政机构,不存在办理退休的职责和法定义务。所以,答辩人不是适格的主体,不应作为本案被告。3、行政诉讼审查的范围是行政行为合法性问题或是否存在行政不作为,而本案中的法律关系实质上是原告和用人单位之间因劳动法律关系产生的争议,而非因为行政行为或者行政不作为涉及了原告的权益产生的行政争议。所以人民法院不应受理本案。4、按原告诉状中的年龄来看,原告尚不符合现行规定的退休和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条件,并且原告也并未证明其属于哪一用人单位的员工,是否存在和由哪一用人单位办理退休或领取失业救助金、工龄补偿金的情形。5、原告诉状中称其为国有煤炭企业的农民工,根据山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等四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解决原国有煤炭企业农民工合同制工人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意见》的规定可以看出,在2012年12月以前煤矿的农民合同制工人(农民轮换工)是不能缴纳养老保险的。正因为该文件的出台,在2012年底前,经申请批准后一次性补缴了养老保险费的具有山西省户籍地原农民合同制工人(含农民轮换工)才能在男满60周岁、女满55周岁且缴费满15年的可以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具体到本案中,原告本身不属于上述情形,而且该政策亦为一次性有期限限制的政策规定,所以原告实际上是无法缴纳养老保险费和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原告的起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临县人民政府在法定举证期间内提供证据:临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关于对临县胜利煤矿(胜利焦煤公司)改制职工安置分流方案的批复》。证明如果原告是原胜利煤矿职工,应与原企业存在劳动法律关系,当时的企业改制职工安置分流方案对各工种都作出相应的规定,这些均属于劳动争议范围,并非行政诉讼解决的问题。

被告临县煤炭工业局辩称,1、原告自称是原临县胜利煤矿协议工,不论是人事关系或是工资关系均在胜利煤矿,并非是在临县煤炭工业局。同时,胜利煤矿是独立的企业法人,应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其次,答辩人是一个行政机关,是一个独立的机关法人。林玉发根本就不在临县煤炭工业局的人员编制内,怎能让答辩人给他办理或补办申报退休手续,并给他补发工龄补偿金。办理退休待遇的前置条件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形成劳动关系,而原告没有与答辩人形成劳动关系,就无法为他办理退休手续以及补发工龄补偿金。2、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和《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若干规定》的相关规定,退休并领取养老金的手续,应当由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依法确认,按照规定办理手续并发放养老金。本案中,答辩人并不具有办理退休的职责和权力,客观上也无法为原告办理退休事宜,所以不应列为本案被告。3、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二条和第十一条之规定,答辩人并未对原告林玉发作出过任何具体行政行为,也不存在第十一条所列举的应当履行职责而未依法履行的情形,所以本案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经济补偿金是根据法律规定或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约定,而由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因经济补偿金发生纠纷属于劳动纠纷,不属于行政诉讼受理范围。4、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五十条规定,发放失业保险金的单位为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并非本案答辩人。5、为原告支付补偿金的主体属于临县胜利煤矿,本案属于因胜利煤矿改制解除劳动关系引发的劳动争议。6、原告未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原告出生于1957年12月25日,至今还未满60周岁,未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原告尚不符合现行规定的退休和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条件,并且原告也并未证明其属于哪一用人单位的员工,是否存在和由哪一用人单位办理退休或领取失业救助金、工龄补偿金的情形。7、原告诉状中称其为国有煤炭企业的农民工,2012年山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等四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解决原国有煤炭企业农民工合同制工人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意见》的规定可以看出,在2012年12月以前煤矿的农民合同制工人(农民轮换工)是不能缴纳养老保险的。具体到本案中,原告本身不属于该意见规定的情形,而且该政策亦为一次性有期限限制的政策规定,原告实际上是无法缴纳养老保险费和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被告临县煤炭工业局在法定举证期间内提供证据:1、临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关于对临县胜利煤矿(胜利焦煤公司)改制职工安置分流方案的批复》。证明原告诉请与临县煤炭工业局无关,发放补偿金的主体是胜利煤矿,原告起诉主体错误。2、临县煤炭工业局《关于原胜利煤矿林玉发等35名临时工扣除养老保险的调查报告》。调查报告与原告提交的临县煤炭工业局的答复意见是一致的,说明原告与原胜利煤矿间存在劳动争议,证明本案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当时符合缴纳养老保险的只有城镇合同制工人,原告不属于缴纳养老保险金的人员范围。

被告临县人民政府对原告林玉发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协议有效期限仅为一年,而且是不可续签的协议,协议与本案基本无关联。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但其内容是临县煤炭工业局针对原告信访事项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是原告反映的问题与事实不相符,答复并不对原告的权利和待遇产生实质影响。

被告临县煤炭工业局对原告林玉发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证据1、协议期限为一年,只能证明原告与用工主体胜利煤矿存在短期劳动关系,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证据2、是临县煤炭工业局对原告信访反映问题调查后作出的答复,此答复并不属于具体行政行为。

原告林玉发对被告临县人民政府、被告临县煤炭工业局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企业改制职工安置分流方案及批复真实性无异议,对内容有异议。1979年,原告与原胜利煤矿签订一年用工协议,期满后,煤矿没有出具辞退手续,原告一直在煤矿工作,直至2002年煤矿通知让原告回家并等待通知,之后煤矿与原告间没有任何手续,也没有通知原告回去工作。对方案中规定的与协议工解除合同有异议。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不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视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在该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十年的就应当办理退休。原告争议的就是2006年企业改制前的劳动关系,原胜利煤矿应当给原告缴纳养老保险金的80%,个人缴纳20%,原告工资在企业,企业可以从工资中扣交。企业违法,政府及主管部门不管,没有尽到监管责任。临县煤炭工业局的调查报告中的调查并不是彻底的调查。

被告临县人民政府对被告煤炭工业局提供的证据调查报告的质证意见为,原告反映缴纳养老保险金的问题,现状是不能缴纳,如果原告能证明是原胜利煤矿的工人,以后再出台相关文件或许可以补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对县级人民政府职权的相关规定,被告临县人民政府并非办理退休的行政机构。被告临县煤炭工业局是负责辖区内煤炭行业管理和煤炭安全监管的职能部门。二被告均不存在办理退休的职责和法定义务,不是适格的主体。原告请求按照《劳动法》、《劳动合同法》规定享受失业救助金,实质是因与用人单位间执行国家有关保险的规定发生的争议;原告请求与固定工、合同工同样享受一次性工龄补偿金,实质是因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发生的争议,二者均属于劳动争议范围,应当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通过劳动争议处理的有关程序解决,该请求事项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林玉发的起诉。

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原告林玉发。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10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李俊泓

审 判 员  刘云兰

人民陪审员  任建宁

二〇一五年四月六日

书 记 员  郝小燕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