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环保行政奖励

广州市花都区联新染漂厂、广州市花都区环境保护局环境保护行政管理(环保)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5月15日 案由:环保行政奖励 当事人:广州市花都区环境保护局 广州市花都区联新染漂厂 案号:(2017)粤71行终458号 经办法院: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市花都区联新染漂厂。住所地:广州市花都区花东镇联安村七星桥。

法定代表人:侯胜欢,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海婷,广东富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市花都区环境保护局。住所地:广州市花都区新华街公益大道府西一街6号。

法定代表人:叶锻红,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俊廷,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曾庆传,广东正善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广州市花都区联新染漂厂(以下简称联新染漂厂)因诉被上诉人广州市花都区环境保护局(以下简称花都环保局)环保行政奖励纠纷一案,不服广州铁路运输第一法院(2016)粤7101行初305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广州市环境保护局、广州市财政局于2015年9月2日颁布《奖励办法》,对2011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按要求完成淘汰、改造或治理的高污染燃料锅炉给予资金奖励。根据该《奖励办法》第五条的规定,符合资金奖励条件的单位要提供的基本材料包括:1.《广州市高污染燃料锅炉整治奖励资金申请表》;2.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和组织机构代码证;3.质监部门出具的原高污染燃料锅炉特种设备使用登记证明(或可证明原锅炉为高污染燃料锅炉的材料,依法不需办理的除外);4.原高污染燃料锅炉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材料或其他证明其合法的相关材料;对于淘汰的锅炉,提供质监部门出具的特种设备注销登记证明文件,依法不需办理特种设备登记或企业关闭、搬迁的、由环保部门或街镇出具锅炉拆除等相关证明。 2015年12月1日,联新染漂厂向花都环保局递交三张《广州市高污染燃料锅炉整治奖励资金申请表》,分别对锅粤A×××××、锅粤A×××××、锅粤A×××××三台锅炉的整治申请资金奖励。对于锅粤A×××××,原告提交了《工业锅炉定期检验报告》、《特种设备检验意见通知书》、《工业锅炉能效测试报告》、广州市花都区质量技术监督局特种设备安全监察科出具的锅粤A×××××已办理注销手续的情况说明、《建设项目环境保护设施竣工验收申报表》、《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排污收费管理证明》等材料。对于锅粤A×××××、锅粤A×××××,联新染漂厂提交了《排污核定与排污费缴纳决定书》及缴费明细、《广州市特种设备使用登记证》、《广州市特种设备使用登记变更登记表》、照片等材料。2016年5月12日,花都环保局作出《关于退回广州市花都区联新染漂厂锅炉整治奖励资金申请资料的通知》,通知联新染漂厂锅粤A×××××、锅粤A×××××未通过被告环评审批及验收、缺少质监局出具的拆除证明、缺少证明为高污染燃料(燃煤)的相关材料、质监部门未对申请表出具正面核定意见,不符合此次整治奖励资金的申报条件。2016年6月24日,花都环保局向联新染漂厂支付了锅粤A×××××整治奖励资金60万元。

联新染漂厂于2016年7月1日收到上述花都环保局作出的《关于退回广州市花都区联新染漂厂锅炉整治奖励资金申请资料的通知》,于2016年11月10日向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政府于2016年11月14日作出花都府行复[2016]第048号《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书》,以联新染漂厂申请行政复议超出法定期限为由,决定不予受理。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为环保行政奖励纠纷。根据《奖励办法》的规定,花都区区管企业将《申请表》和有关申请材料向花都区环保局提交,并由花都环保局进行审核。因此,对于联新染漂厂根据《奖励办法》申请的资金奖励,花都环保局具有审核的职权。

对于锅粤A×××××、锅粤A×××××两台锅炉,联新染漂厂提交了《排污核定与排污费缴纳决定书》,但缴纳排污费并不能证明该两台锅炉办理了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提交了《广州市特种设备使用登记变更登记表》,主张该变更登记表证明锅粤A×××××、锅粤A×××××已拆除,但是在该变更登记表“情况说明”中只是提到2015年9月30日花都区政府责令联新染漂厂停业关闭,不能反映锅粤A×××××、锅粤A×××××实际注销日期。而且该《广州市特种设备使用登记变更登记表》中质量技术监督局出具意见的日期为2016年1月11日与2016年1月6日,超出了奖励办法对锅炉淘汰时间的规定。在锅粤A×××××、锅粤A×××××两台锅炉的《广州市高污染燃料锅炉整治奖励资金申请表》中,质监部门也未盖章核实该锅炉已办理拆除或注销手续。联新染漂厂也没能提交质量技术监督局出具的关于锅粤A×××××、锅粤A×××××实际注销的书面证明,不能证明该两台锅炉在2011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完成淘汰。

综上,联新染漂厂提交的关于锅粤A×××××、锅粤A×××××两台锅炉的申请材料不完全符合《奖励办法》第五条的规定,花都环保局作出的《关于退回广州市花都区联新染漂厂锅炉整治奖励资金申请资料的通知》符合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联新染漂厂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联新染漂厂负担。

上诉人联新染漂厂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涉案两台锅炉已办理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联新染漂厂提交的《广州高污染燃料锅炉整治奖励资金申请表》、《建设项目环境保护设施竣工验收申报表》及《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可以证明涉案两台锅炉已通过环评审批及验收。原审法院将《建设项目环境保护设施竣工验收申报表》及《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仅作为花都环保局提供的针对锅粤A×××××的证据,属于认定事实不清,锅粤A×××××、锅粤A×××××和已经奖励的锅粤A×××××所提交的资料都基本一致。《建设项目环境保护设施竣工验收申报表》及《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并不仅仅针对某台锅炉,而是针对联新染漂厂整间工厂的锅炉,花都环保局在原审庭审时也有陈述,并没有针对某一台锅炉而作出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而是针对整间工厂作出,先办环评再进行投产。如果没有办理环评就投产,反而是违规操作。

二、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花都环保局不能举证证明联新染漂厂不符合奖励规定,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一)联新染漂厂所提交的《广州市特种设备使用登记变更登记表》显示,针对锅粤A×××××锅炉,该登记表设备类别在“锅炉”栏打勾,办理内容在“注销”栏打勾,情况说明一栏显示:“2015年9月30日花都区政府关于责令广州市花都区联新染漂厂停业关闭的通知,已停业”,监察机构意见:“同意”,并盖有广州市花都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公章。针对锅粤A×××××锅炉,该登记表设备类别在“锅炉”栏及“压力容器”栏打勾,办理内容在“注销”栏打勾,情况说明一栏显示:“2015年9月2日作出的《关于责令广州市花都区联新染漂厂停业关闭的通知》已停业。”监察机构意见:“同意”,并盖广州市花都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公章。由此可知,上述变更登记表内容都是针对锅炉的注销情况,而非联新染漂厂停业情况的说明。情况说明栏可以表明联新染漂厂停业情况及涉案两台锅炉的拆除情况早在2015年9月30日前已经完成,整个工厂都已停业,质监部门出具意见的时间分别为2016年1月6日和2016年1月11日,该时间仅仅是质监部门加意见的时间,而非受理时间或者涉案锅炉的拆除或者注销时间,应以变更登记表上情况说明的时间为准。原审法院错误地将质监部门出具意见的时间和涉案锅炉实际拆除注销时间混淆,从而得出错误的结论。(二)联新染漂厂所提交的证据《广州市特种设备使用登记变更登记表》,可以清晰表明涉案两台锅炉实际注销的时间为2015年9月30日,而且质监部门未在申请表上盖章并非联新染漂厂的责任,其仅需按照《奖励办法》第五条第(一)款第1项要求准备好申请表及盖单位公章即可,质监部门的盖章并未在《奖励办法》要求范围内。(三)花都环保局仅通过质疑联新染漂厂提供的两台锅炉的申请材料不符合《奖励办法》的相关规定,对其原审提交的证据予以反驳。花都环保局原审所提交的证据仅是针对已经补贴的锅粤A×××××锅炉,对于涉案两台锅炉却没有提供任何反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和第三十七条的规定,花都环保局针对涉案两台锅炉无证据证明其收到的是何申请资料,就作出《关于退回广州市花都区联新染漂厂锅炉整治奖励资金申请资料的通知》,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应依法予以撤销。

综上所述,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令:一、撤销广州铁路运输第一法院(2016)粤7101行初3051号《行政判决书》;二、撤销花都环保局作出的《关于退回广州市花都区联新染漂厂锅炉整治奖励资金申请资料的通知》,花都环保局支付联新染漂厂锅炉整治奖励资金129万元;三、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花都环保局负担。

被上诉人花都环保局答辩称:一、关于办理环评手续的问题。联新染漂厂提交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及《建设项目环境保护设施竣工验收申报表》是锅粤A×××××的材料,并非锅粤A×××××以及锅粤A×××××的申报资料。锅粤A×××××符合奖励条件,已经支付了奖励资金,锅粤A×××××及锅粤A×××××并未办理环评申报和验收手续,也没有其它证明其合法性的材料,依规定不予奖励。

二、关于联新染漂厂所说的锅炉实际注销的问题。因联新染漂厂没有提交质监部门注销的文件,无法证明锅粤A×××××、锅粤A×××××已拆除、已注销的事实。联新染漂厂在《广州市特种设备使用登记变更登记表》上手写的时间不等于锅炉的拆除注销时间,根据《奖励办法》第四条第一项的规定,锅炉的淘汰时间应以质监部门出具的特种设备注销登记文件的时间为准,联新染漂厂并无提供锅粤A×××××、AUD258两台锅炉在2011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按要求完成淘汰,并且在质监部门办理注销登记的证明,所以不符合《奖励办法》规定的奖励条件。

三、关于联新染漂厂称花都环保局将其相关资料退回的问题。根据《奖励办法》第六条规定,对不符合资金奖励条件的,各区将申报材料退回申报单位,并说明理由。花都环保局退回联新染漂厂的材料,并在通知书中说明理由,符合规定。

四、联新染漂厂虽然提交了《奖励办法》第五条规定的材料进行申请,但需经审查后方可获得资金奖励。联新染漂厂并没有提交原高污染燃料锅炉的环评资料或其他证明其合法的资料,也没有质监部门核实的锅粤A×××××、AUD258两台锅炉已拆除、已办理注销的书面核定意见。且没有质监部门出具的特种设备使用登记证明或可证明该锅炉为高污染燃料锅炉的材料,同时也没有提交质监部门出具的特种设备注销撤销登记文件,所以不应以奖励。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联新染漂厂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有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广州市整治高污染燃料锅炉资金奖励办法》第二条规定:“本办法适用于2011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按要求淘汰、改造或治理的高污染燃料锅炉。资金奖励申请原则上应在完成整治后1个月内提出,申请受理截止时间为2016年1月31日。对本办法印发前已完成整治的高污染燃料锅炉,可于2015年10月31日前补充提出申请奖励申请。”第五条规定:“符合资金奖励条件的单位按照以下要求提供有效的材料进行申请:(一)基本材料。1.《广州市高污染燃料锅炉整治奖励资金申请表》(简称《申请表》,须加盖申请单位公章,一式四份,格式见附件1)。2.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和组织机构代码证。3.质监部门出具的原高污染燃料锅炉特种设备使用登记证明(或可证明原锅炉为高污染燃料锅炉的材料,依法不需办理的除外)。4.原高污染燃料锅炉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材料或其他证明其合法的相关材料。(二)其他材料。除提供上述基本材料外,采取各类整治方式的锅炉还需分别提供以下材料:1.淘汰的锅炉,提供质监部门出具的特种设备注销登记证明文件,依法不需办理特种设备登记或企业关闭、搬迁的、由环保部门或街镇出具锅炉拆除等相关证明。……”本案中,联新染漂厂申请奖励的锅粤A×××××、锅粤A×××××两台锅炉未通过花都环保局环评审批及验收,没有质监部门出具的拆除证明及证明为高污染燃料的相关材料,质监部门亦未对其申请表出具正面核定意见。花都环保局经集体审议不同意对联新染漂厂的涉案两台锅炉进行奖励,并作出被诉《关于退回广州市花都区联新染漂厂锅炉整治奖励资金申请资料的通知》,符合上述办法的规定,并无不当。原审判决驳回联新染漂厂要求撤销被诉通知并奖励的诉讼请求正确,本院予以维持。联新染漂厂上诉主张,涉案两台锅炉已办理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花都环保局不能举证证明联新染漂厂不符合奖励规定,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等,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和被诉通知,并支付奖励资金129万元,因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结果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联新染漂厂上诉请求改判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广州市花都区联新染漂厂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陈作斌

代理审判员  石晓利

代理审判员  金 霞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陈洁雅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广州市整治高污染燃料锅炉资金奖励办法》

第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