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海关行政征用

胡平洋与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屏山县书楼镇人民政府行政征用补偿协议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2月28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征用 海关行政征用 交通行政征用 当事人:屏山县航务管理处 胡平洋 屏山县书楼镇人民政府 案号:(2017)川15行终1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胡平洋,男,1968年3月出生,住云南省水富县。

委托代理人郑怀明,云南省水富县明理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屏山县地方海事处),住所地:四川省屏山县屏山镇天成街39号。组织机构代码:G5564842-5。

法定代表人袁禹龙,处长。

委托代理人殷忠明,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副处长。

委托代理人张元智,屏山县交通运输管理局职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屏山县书楼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四川省屏山县书楼镇。

法定代表人彭锐敏,镇长。

委托代理人张星屏,四川静江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5115199410406165。

诉讼记录

上诉人胡平洋诉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屏山县书楼镇人民政府不依法履行行政征用补偿协议一案,不服四川省屏山县人民法院(2016)川1529行初1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织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11月15日,胡平洋与屏山县航务管理处签订了《短途船舶经营管理协议》,约定在2012年10月15日至公路交通恢复期间,胡平洋将川屏山客0078号船舶按照航务管理处的要求每日在书楼至福延之间往返两次作短途客运使用,并约定了每月35000元的包干使用费,并未就加班费用和标准进行约定,但胡平洋在第一次保通期间除按照约定外,加班603次。2013年10月,胡平洋又与屏山县航务管理处签订了《船舶三期保通管理协议》,约定于2013年9月14日起,胡平洋将川屏山客0078号船舶按照航务管理处的要求每天上午两个来回,下午两个来回在书楼至福延之间作短途客船使用,约定了每月38000元的包干使用费,并约定了加班费按乡镇签单记录,加盖乡镇政府公章后报批。胡平洋在第三次保通期间除按照协议约定外,加班16次。2013年7月,屏山县航务管理处通知胡平洋及其他船舶的船主签订第二期保通的行政征用协议,虽然胡平洋并未前往签订协议,但其仍然按屏山县航务管理处的要求进行了保通工作,并在此期间加班69次。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已实际支付胡平洋一、二、三期船舶费用共计628000元。

原审法院认为,2014年4月10日,屏山县航务管理处终止了与胡平洋的协议,胡平洋于2015年7月31日向屏山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法院裁定驳回起诉,本案的起诉期限应当于胡平洋提起民事诉讼之日中断,并于民事诉讼二审裁定送达之日起重新计算。胡平洋于2016年6月20日提起行政诉讼,并未超过两年的起诉期限。同时屏山县书楼镇人民政府根据屏山县人民政府办公室的屏府办发(2012)97号文件的要求对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征用的船舶运送移民出行进行安全管理,并对运行情况作登记记录且实际管理使用保通船舶,所以应为适格被告。

屏山县航务管理处与胡平洋根据自愿协商签订的行政协议符合合同法的要求,是合法有效的。胡平洋与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在第一期保通期间签订了协议,对船舶费用进行了约定,但未明确约定加班标准和加班的费用。在第二期保通期间,胡平洋虽然没有在二期协议上签字,但根据同期同类其他被征用船舶船主签订的协议以及之后胡平洋实际履行的保通工作来看,可以认定第二期协议中的条款。在胡平洋与屏山县航务管理处签订的第三期保通协议中,双方约定了在第三期保通期间的船舶费用、加班费用。综上所述,就船舶费用而言应当以合同明确约定的为准,第一期为35000元/月×9月=315000元,第二期为36000元/月×1月+(36000÷30天)×17天=56400元,第三期为38000元/月×6月+(38000元÷30天)×28天=263466.67元,除去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已经支付给胡平洋的628000元外,实际还应支付6866.67元。关于加班费用的计算问题。经过庭审质证后,双方当事人均认定加班次数分别为第一期加班603次,第二期加班69次,第三期加班16次。虽然第一期签订的协议中未明确约定加班费的计算,但屏山县交通局屏交函[2012]104号文件中明确第一期加班费标准按照报批的150元一次进行计算,且可以从第二期和第三期的协议中的明确约定中得到佐证,应按照报批的150元/次进行计算。胡平洋在协议未明确加班费标准的情况下仍实际履行加班的义务,且在其后签订的有明确约定的第三期协议中同意了150元/次的加班费标准,可以推定胡平洋在第一期保通中实际是认同150元/次的加班费标准的。所以,第一期、第二期和第三期均应当按照报批的150元一次进行计算,第一期加班费为150元×603次=90450元,第二期加班费为150元×69次=10350元,第三期加班费为150元×16次=2400元。遂判决:一、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胡平洋剩余固定补偿费6866.67元。二、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胡平洋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保通期间加班费共计103200元。三、驳回胡平洋其他诉讼请求。诉讼费7750.75元,由屏山县航务管理处承担7100元,胡平洋承担650.75元。

胡平洋不服,上诉称:原审法院采信屏山县航务管理处提供的六组证据以及依职权调取的屏海事(2012)38号文件和屏交函(2012)104号文件两组证据纯属错误,审理程序不合法,适用法律不当。一是屏海事(2012)38号文件和屏交函(2012)104号文件不真实,不符合民事诉讼证据的三性原则,不能作为证据采信。二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八条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由当事人质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由当事人质证。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法院调取的屏海事(2012)38号文件和屏交函(2012)104号文件在法庭上并未出示,双方当事人也未在法庭上发表质证意见,且属于民事审判以后形成的证据,原审法院予以采信明显错误。请求依法撤销四川省屏山县人民法院(2016)川1529行初19号行政判决书并依法改判,诉讼费用由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屏山县书楼镇人民政府承担。

屏山县航务管理处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胡平洋对三次保通期间的船舶保通费用并无异议,而对加班费的标准有异议,对海事的报告和交通运输局的批复真实性存疑,但行政征用带有强制性,征用的事实发生后应当以协议和文件为准。屏海事(2012)38号文件符合行政机关办文程序,真实性合法性不容置疑。胡平洋的加班费用按照屏交函(2012)104号文件批复的每次150元计算完全正确,所有保通船舶均领取完毕。请求二审法院驳回胡平洋的诉讼请求,维持原判,上诉费用由胡平洋承担。

屏山县书楼镇人民政府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胡平洋上诉状中提到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不适用于本案行政诉讼,其上诉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依法驳回胡平洋的上诉请求。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基本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屏山县航务管理处与胡平洋签订了两次船舶保通管理协议,第一期协议没有约定加班费,第三期协议双方约定“加班费按乡镇签单记录,加盖乡政府公章后报批”,未对加班费的具体标准进行约定。2012年12月26日,屏山县交通局屏交函(2012)104号文件《关于库区保通船舶经费的批复》载明“福延至书楼(楼东)之间150元/次”。2013年12月30日,参加保通的船舶领取了加班费,认可上述文件规定的标准,包括与胡平洋船舶运行相同航线的保通船舶的船主也认可150元/次的加班费标准。

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屏海事(2012)38号文件和屏山县交通局屏交函(2012)104号文件在一审诉讼时,由屏山县航务管理处提供,且经过庭审质证,有原审庭审笔录在案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屏山县人民政府因向家坝水电站蓄水造成公路交通中断,为解决人民群众出行便利,决定增加水上运输,供人民群众免费乘坐,该举措具有公益性。被上诉人屏山县航务管理处与上诉人胡平洋等多位船主协商后签订《短途船舶经营管理协议》,胡平洋在协议没有明确约定加班费标准的情况下,为保证交通通畅进行加班的行为值得肯定。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屏海事(2012)38号文件和屏山县交通局屏交函(2012)104号文件未经法定程序确认为违法的前提下,是合法有效的。由于保通船舶的公益性,在船舶月使用费中已包含了船员工资、船舶和船员保险及规费、船舶维护、燃料费、船舶杂支等费用,加班费只是对船舶运行的基本费用作适当补偿。因此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对胡平洋在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保通期间的加班费按上述文件标准150元/次进行计算并无不当。由于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和胡平洋对保通期间的加班次数无异议,故原审判决对屏山县航务管理处应当支付胡平洋加班费用的计算金额正确。屏山县航务管理处作为保通船运行管理部门,在得知加班航次较多的情况下,应当及时制定、公布加班费标准,避免参加保通船舶的船主或者运营人对加班费的标准产生争议。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审理程序合法。胡平洋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751元,由上诉人胡平洋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窦 音

审判员  骆 萍

审判员  何 媛

二〇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李利常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