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

郭惠弟诉上海永胜自行车有限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8月4日 案由: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 当事人: 案号:(2016)沪01民终7949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记录

上诉人(原审原告):郭惠弟,XX年XX月XX日生,汉族。委托诉讼代理人:郭秀英(系上诉人郭惠弟之女)。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永胜自行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陶国强。原审第三人:上海诚信房屋拆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国权,总经理。委托诉讼代理人:何长云,女,该公司工作人员。委托诉讼代理人:奚玉瑛,女,该公司工作人员。上诉人郭惠弟因与被上诉人上海永胜自行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胜公司)及原审第三人上海诚信房屋拆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信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5)浦民(行)初字第5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7月1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郭惠弟上诉请求:改判确认1999年3月14日签订的《房屋拆迁保留私房产权安置协议》(以下简称安置协议)无效,并要求永胜公司对其重新安置,一切诉讼费用由永胜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永胜公司没有按照相关规定对其进行安置补偿,通过欺诈、胁迫等方式与其签订安置协议,安置协议内容不公平、不公正、不自愿。原审第三人诚信公司述称,永胜公司于1999年1月7日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郭惠弟原房屋在拆迁范围内。在拆迁过程中,双方按照相关法规协商签订了安置协议。安置协议已经履行完毕,符合法律规定。不同意郭惠弟的上诉请求,一切诉讼费用应当由上诉人郭惠弟负担。郭惠弟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确认安置协议无效,并要求永胜公司对其重新安置。一审法院认定事实:1999年,永胜公司经批准取得了房屋拆迁许可证,郭惠弟房屋所属地块在拆迁范围内,拆迁实施单位为诚信公司(原上海XX公司于2004年并入诚信公司)。1999年3月14日,郭惠弟与永胜公司经协商签订了安置协议,约定由永胜公司拆除郭惠弟户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XX队XX号房屋,永胜公司提供郭惠弟户安置房屋一套。安置协议已履行完毕。一审法院认为,永胜公司依法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郭惠弟的房屋在拆迁范围内,郭惠弟与永胜公司协商后,按照当时拆迁房屋的政策签订安置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符合“等价有偿”的原则。安置协议签订后,签约双方均已实际履行了协议的内容。现郭惠弟因拆迁政策的变化,而要求确认协议无效,背离了“诚实信用”的原则。郭惠弟认为永胜公司采用欺骗、胁迫等方式与其签订协议,永胜公司应按照被拆迁房屋建筑面积的标准给予同等面积房屋安置等观点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郭惠弟要求确认双方所签协议无效及重新安置的诉请,法院难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八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

裁判分析过程

驳回郭惠弟的诉讼请求。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郭惠弟称永胜公司采用欺诈、胁迫等方式与其签订安置协议,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一审认定的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本院认为,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本案中,被上诉人永胜公司依法取得拆迁许可证,于1999年就被拆迁房屋拆迁一事与上诉人郭惠弟协商确定协议内容,签订安置协议。该协议系合同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永胜公司依据拆迁时的法律法规足额补偿安置郭惠弟户,并无不当。郭惠弟称永胜公司采用欺诈、胁迫等方式与其签订安置协议,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现安置协议早已履行完毕,郭惠弟又以永胜公司未按照相关规定对其进行安置补偿为由,主张安置协议无效,缺乏法律依据,本院难以支持。综上所述,郭惠弟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

裁判结果

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元,由上诉人郭惠弟负担(已付)。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任德康

审判员  魏海虹

审判员  董礼洁

二〇一六年八月四日

书记员  诸方卉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