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卫生行政奖励

原告王计林与被告阳泉市矿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要求履行法定职责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1月28日 案由:卫生行政奖励 计划生育行政奖励 当事人:王计林 阳泉市矿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 案号:(2016)晋0302行初31号 经办法院:山西省阳泉市城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王计林,女,1963年出生,汉族,现住阳泉市矿区。

委托代理人王计银,男,1953年出生,汉族,现住阳泉市郊区。

被告阳泉市矿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地址:阳泉市矿区河神庙卫生综合楼。

法定代表人冯海堂,职务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媛薇,阳泉市矿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王计林因要求被告阳泉市矿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履行给付计划生育扶助金及奖励法定职责,于2016年8月2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当日立案后,于2016年9月1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0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计林及其委托代理人王计银,被告负责人李小梅及委托代理人王媛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王计林诉称,其于1994年与沈志平结婚,于1996年离婚,期间未生育子女。在2008年与郝保廷结婚,至今未生育子女。依据计划生育特别扶助制度中的规定,未生育过子女的一方纳入扶助范围,原告认为自己的条件符合规定,向被告申报领取扶助金,但被告认为原告的情形不符合制度规定,在多次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向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依法发放计划生育扶助金及奖励;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阳泉市矿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辩称,原告的情形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山西省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以及《山西省计划生家庭特别扶助制度实施方案》中关于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的相关规定,其诉讼请求既不合法又不合理,故不能列入我省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的范围,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阳泉市矿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向本院提交了以下依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2、《山西省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3、《山西省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制度实施方案》。

原告王计林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及依据:1、《关于王计林申请计划生育特别扶助的报告》;2、《阳泉市农村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工作实施细则》。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供的依据均不认可,认为在《阳泉市农村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工作实施细则》中,明确规定“再婚夫妻再婚前后生育、收养的子女数应合并计算。但再婚夫妻再婚前一方或双方符合扶助条件,再婚后未再生育或收养子女的,符合条件的一方或双方以及未生育过子女的另一方,纳入辅助范围。”原告从未生育过子女,应该纳入扶助范围。被告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1与本案事实无直接关联性,该材料是其内部请示材料,且上级领导也回复,原告不应纳入计划生育特别扶助范围。证据2虽为“阳泉市农村”范围的,但奖励扶助条件是与城镇相同的,原告所述仅为应同时具备的四项条件之一,其未全面理解扶助对象的所有条件。

本院对上述证据及依据认证如下:被告提供的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确系被告履职的合法有效的法律依据,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供的证据与其证明目的无关联性,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告王计林于1994年与沈志平结婚,于1996年离婚,期间未生育子女。2008年原告与郝保廷再婚,郝保廷亦为再婚,郝保廷与前妻育有两个子女,原告与郝保廷再婚至今未生育子女。原告认为自己从未生育过子女,应纳入计划生育扶助范围,故于2016年3月8日向被告阳泉市矿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申请领取计划生育扶助金,但被告经审核后发现,原告夫妇不具有领取《独生子女光荣证》及“独生子女发生意外伤残、死亡的”条件,故不符合计划生育特别扶助制度的相关规定,未予通过,经街道社区工作人员将其所有材料退回给原告,并向其解释清楚。原告认为自己满足计划生育特别扶助制度的相关规定,在多次请求未果后遂起诉。

以上事实还有原、被告双方当庭陈述为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制度是为了完善人口计划生育利益导向政策体系,解决独生子女伤残死亡家庭的特殊困难,更有效地落实计划生育基本国策,针对独生子女家庭所指定的一项基本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二十七条第四款规定“获得《独生子女光荣证》的夫妻,独生子女发生意外伤残、死亡的,按照规定获得扶助。”《山西省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第二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在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期间,自愿终生只生育或者依法只收养一个子女,且领取《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的夫妻,独生子女死亡或者被依法鉴定为二级以上残疾的,由人民政府按照不低于5000元的标准给予一次性补助;独生子女死亡或者被依法鉴定为三级以上残疾,夫妻不再生育和收养子女的,从女方满49周岁起,由人民政府给予每人每月不低于400元的特别扶助金。独生子女康复或者扶助对象又生育、收养子女的,终止发放特别扶助金。”《山西省计划生家庭特别扶助制度实施方案》第三条规定“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制度扶助的对象是:山西省户籍人口中独生子女死亡或伤、病残后未再生育或收养子女家庭的夫妻。扶助对象应同时符合以下条件:1、1933年1月1日以后出生;2、女方年满49周岁;3、只生育一个子女或合法收养一个子女;4、现无存活子女或独生子女被依法鉴定为残疾(伤病残疾达到三级以上)。符合上述条件的,视为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制度扶助对象,由政府安排发放扶助金。”即同时满足上述四个条件,才能视为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制度扶助对象。原告王计林在两段婚姻中虽均未生育子女,但其再婚后的丈夫在第一段婚姻中育有两个子女,子女亦无死亡、伤残情形,其并不满足有独生子女且独生子女发生死亡、伤残的条件,故不应纳入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制度扶助范围。原告王计林要求被告发放计划生育扶助金及奖励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王计林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西省阳泉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李 玫

人民陪审员  侯学锋

人民陪审员  王瑞军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康 敏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山西省计划生家庭特别扶助制度实施方案》

第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

第二十七条第四款

《山西省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

第二十九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