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公安行政给付

曾祖铭与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5月21日 案由:公安行政给付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曾祖铭 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7)粤0902行初194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曾祖铭,男,1960年7月18日出生,信宜市公安局朱砂派出所民警,汉族,原住广东省信宜市,现住广东省信宜市,

委托代理人曾庆标,男,1986年4月20日出生,汉族,原住广东省信宜市,现住广东省信宜市,系原告曾祖铭的儿子,

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广东省信宜市新尚路60号。

法定代表人李戈,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远波,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罗家宏,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干部。

第三人信宜市公安局。住所地:广东省信宜市人民北路183号。

法定代表人程桂飞,局长。

委托代理人莫小庆,广东成就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曾祖铭诉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第三人信宜市公安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决定一案,于2017年10月20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10月24日立案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月22日和2018年3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曾祖铭的委托代理人曾庆标,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委托代理人陈远波、罗家宏,第三人信宜市公安局的委托代理人莫小庆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7年6月21日对原告曾祖铭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作出编号为2017002的《工伤认定申请不予认定决定书》,决定不予认定原告曾祖铭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

原告曾祖铭诉称,一、原告是信宜市公安局朱砂派出所民警。2016年11月11日18时多,朱砂派出所值勤人员原告接到群众电话称前些天张贴的涉枪逃犯《通缉令》脱落,原告接到电话后立即驾驶警用摩托车(车牌号:粤K7171警)前往处理。途中因驾驶的警用摩托车车灯突然熄灭,当时天色已昏暗,难以观察前方路况,车辆撞到前方的碎石及泥沙,车辆失去控制后摔倒在公路旁边的水沟中,头盔因碰撞导致防护镜脱落,原告从摔落处爬起尝试扶起警用摩托车,突然感觉身体不适而晕倒在马路边。群众发现后报告派出所,派出所所长陆华同志立即通知朱砂卫生院医护人员一同前往现场,在经过简单的处理后立即送往信宜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经检查诊断为桥脑出血,因出血相对较多,集中于一侧,故原告出现侧瘫,现正在康复治疗过程中。朱砂派出所于2017年10月13日出具《证明》,证明2016年11月11日晚上,曾祖铭驾驶警用摩托车(车牌号:粤K7171警)张贴茂名市通缉令,在信宜市朱砂镇里五路段发生事故,经当晚到达事故现场的派出所所长陆华反映,当时警用摩托车的车灯确实存在问题。二、被告作出的2017002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认定书》适用法律、法规错误。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和第十条规定,原告当时处于值勤时间,人民警察在值勤时的工作时间为24小时制,故原告应处于工作时间内。原告为信宜市公安局朱砂镇民警,其职责业务为管辖朱砂镇范围内发生的需派出所管理的案件,而朱砂镇里五路段为朱砂镇管辖的范围,故原告应处于工作场所范围内。原告系因为群众报电话称前些天张贴的涉枪逃犯《通缉令》脱落,需要重新粘贴,因此其驾车前去处理,故原告应为由于工作原因而前去处理工作业务。原告平素体健,在公安局每年的理性体检中能体现,虽然平时血压偏高,但坚持每天服药进行有效的降压处理。案件发生时间为2016年11月11日夜晚时分,天气寒冷,气温很低,原告头戴头盔,穿着加厚棉衣、手套、皮鞋,驾驶警用摩托车前往处理群众报的情况。途中因驾驶的警用摩托车车灯突然熄灭,车辆撞到前方的碎石及泥沙,车辆失去控制后摔倒在公路旁边的水沟中,原告摔倒时,周围未有路人经过,在没有外人帮助的情况下只能自救,原告尝试搬动被摔倒的摩托车,但未能成功,后来终于有人经过,帮忙扶起了摩托车。一个人在天气寒冷时通常都是穿着厚衣物以抵寒冷才去开摩托车,原告车速不快,因此遇到突发摔倒时只是身上的衣物擦破,而体表未能见到外伤,同时在现场可以见到原告遭受到外力的碰撞。因原告病情危重,送至信宜市人民医院急诊科简单处理后就送往ICU进行紧急救治,原告身上的衣物未能保留。原告被送至医院后,医生只是对原告几个家属简单询问其以往情况就对原告进行急救,医院的目的是治病救人,不是检察机关,不可能对事件的发生过程进行详尽了解,因此医生根据原告的情况直接作为自发性脑出血进行诊治,并在疾病诊断证明书及病历内容上反映。工伤认定申请表、信宜市公安局报告只是对案情进行简单的诉说,并未经过调查,不能作为否定工伤认定的依据。被告进行工伤认定时直接向不了解情况的曹胜同志进行调查,这未能反映当时的真实情况,被告应向参与现场处置的派出所所长陆华同志和其他在场的同志进行情况了解,这才能对整个事情进行合理的评述。综上所述,原告应属于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而受到伤害的,而被告未指出适用《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第几款第几项,而上述条例中存在多个款项,需要进行详述,才能对条例进行认定,故原告认为被告适用法律法规过于简化,属于错误行为,应予以撤销,同时依据提供的证据对原告的情况进行重新认定。为此,特提起诉讼,请求:1、撤销被告于2017年6月21日作出的2017002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认定决定书》;2、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决定书,认定原告的受伤为工伤;3、受理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证据1、《工伤认定申请不予认定决定书》,证明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不予认定不合理;证据2、《证明》,证明原告当晚驾驶的警用摩托车存在问题,导致发生交通事故;证据3、张尊证言,证明原告当晚是因驾驶的摩托车出现问题导致原告摔倒;证据4、张尊的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张尊所作的证言的真实性及其本人身份;证据5、杨汉锋证言,证明原告驾驶摩托车摔倒后发生的情况;证据6、杨汉锋的身份证复印件,证明杨汉锋所作的证言的真实性及其本人身份;证据7、朱砂派出所的《证明》,证明原告当晚所带的头盔出现裂痕,证明原告受到外力撞击。

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一、信宜人社局作出的编号2017002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认定决定书》事实清楚。根据原告及其单位提供资料调查核实,2016年11月11日18时许,朱砂派出所接辖区里五村群众致电报派出所称,派出所张贴的涉枪逃犯《通缉令》脱落。值班民警原告曾祖铭接报后,立即驾驶摩托车前往处理,途中身体不适而晕倒在马路边。群众发现后报知派出所,所长陆华立即通知朱砂卫生院医护人员一同前往现场救援,随后送往信宜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经医院诊断为桥脑出血、高血压3级和吸入性肺炎。二、信宜人社局作出的编号2017002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认定决定书》适用依据正确。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十条规定,经综合审核原告、用人单位提供的工伤认定申请资料及被告调查材料,原告均不符合上述第九条、第十条认定工伤或视同工伤的条件,因此被告作出编号2017002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认定决定书》。原告诉被告作出《工伤认定申请不予认定决定书》适用法律法规过于简化,被告认为这是错误指责,因《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十条明确“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或视同工伤,被告在作出不予认定时不能仅凭第九条、第十条的某一项作为不予认定依据,而是要综合第九条、第十条的各项情形逐一对比来作出决定。

被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证据1、工伤认定申请表,证明曾祖铭在工作过程中因晕倒,未见外伤;证据2、信宜市公安局报告,证明曾祖铭在工作过程中因晕倒,未见外伤;证据3、工伤认定调查笔录,证明曾祖铭在工作中因自身疾病晕倒,未见外伤;证据4、信宜市人民医院疾病诊断证明书,证明曾祖铭为自发性疾病,没有外力致伤的情况。法律法规依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十条。

第三人信宜市公安局述称,第三人认为原告属于工伤,请求法院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结合本案原告和被告陈述的事实,双方没有争议的事实,原告受伤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受伤的;双方有争议的事实,是由工作导致还是由自身因素导致,第三人认为是交通事故导致,也就是因工作原因所导致,有三方面的理由:1.受伤发生时间,恰好是警用摩托车摔倒的时候,原告本人无法自救,需外力或者外人协助,该事实足以证明原告是交通事故导致受伤;2.按照医学常识,外力也是脑出血的原因之一,本案的外力就是摔倒;3.被告认为是原告自身原因导致,被告不是司法鉴定机构,不能就伤情的成因作出认定,不能直接认定为自身疾病,结合本案原告本人的陈述,同时与证人的证言,足以认定原告是因工作原因受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认定工伤“三工”的认定标准,即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工作原因。因此,第三人认为原告属于工伤。

第三人没有证据向本院提交。

经庭审质证,原告、被告和第三人分别发表如下质证意见:

原告对被告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对所有证据的三性和证明目的均无异议。

第三人对被告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证据1和证据2无异议,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原告是先摔倒再晕倒,该份申请书中受伤和经过的简述是不够完整的,按照原告所提供的证人以及同事证明,原告先是摔倒,扶起摩托车才晕倒的;证据3、对其真实性无异议,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首先曹胜不是接警人员,当天是由陆华接警,应该向陆华调查取证,以及向原告提供的证人调查取证;证据4、对其真实性无异议,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该份诊断证明书只是证明入院时疾病的情况,并不是对疾病的成因进行证明。被告提交的4份证据均想证明原告属晕倒没有外伤就是自身疾病导致,将没有外伤与自身疾病连接起来不符合逻辑以及医学常理,原告有摔倒的过程,摔倒导致脑出血也是成因。

被告对原告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证据1的三性无异议,对其证明内容有异议;证据2无异议;证据3至证据6三性无异议,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只能证明张尊见到原告摔倒的现场情况,不能证明原告是工伤,对该两名证人的身份情况无异议;证据7无异议。

第三人对原告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1.对原告提交的所有证据的三性均无异议;2.原告所提供的证据是事发当天的简单经过,就是车灯坏,撞向碎石导致摔倒,扶起摩托之后晕倒,因此,证据能够证明是交通事故导致受伤,并不是自身疾病。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

对原告和被告分别提供的证据是否具有证据效力,本院将结合本案查明的事实和本院认为部分予以综合认定。

经审理查明,原告曾祖铭是第三人信宜市公安局的民警(公务员),就职于信宜市公安局朱砂派出所。2016年11月11日18时许,信宜市公安局朱砂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即原告曾祖铭接到该所辖区里五村群众关于该所前些天张贴的涉枪逃犯通缉令脱落的电话后,即驾驶该所车牌号为粤K7171警的警用摩托车前往处理。当晚19点左右,原告曾祖铭驾驶上述警用摩托车拟返回派出所途经信宜市朱砂镇里五路段时,该警用摩托车车灯出现故障突然熄灭,致原告曾祖铭驾驶的摩托车撞到路面的碎石,摩托车打滑失控后原告曾祖铭连人带车摔倒在公路旁边的水沟中,头盔因碰撞导致破裂。当时路过的群众张尊证实原告曾祖铭驾驶的摩托车未开车灯,滑中碎石后摔倒在路边水沟中。原告曾祖铭摔倒后在另一路过群众杨汉锋的帮助下将警用摩托车推上路面后,因头部不适而晕倒在马路边。经群众报警,信宜市公安局朱砂派出所的所长陆华与信宜朱砂卫生院医护人员一同前往现场急救,并根据医护人员的建议,当晚将原告曾祖铭送往信宜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经信宜市人民医院诊断,原告曾祖铭为桥脑出血、高血压3级、吸入性肺炎。2017年5月3日,原告曾祖铭就上述事故向被告信宜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第三人信宜市公安局认为原告曾祖铭属于工伤,同意原告曾祖铭申请工伤认定。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7年5月10日受理原告曾祖铭的申请后,根据第三人信宜市公安局于2017年5月3日出具的《关于我局民警曾祖铭在工作中晕倒的情况报告》、信宜市人民医院2016年11月26日出具的原告曾祖铭的《疾病诊断证明书》、及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信宜市公安局朱砂派出所的民警曹胜所作的调查笔录等材料,于2017年6月21日向原告曾祖铭作出编号为2017002的《工伤认定申请不予认定决定书》,认定原告曾祖铭的情形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十条认定工伤或视同工伤的条件,属于不予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对原告曾祖铭决定不予认定或者视同工伤。原告曾祖铭不服该决定,诉至本院。

另查明,信宜市公安局朱砂派出所于2017年10月13日和2018年1月18日分别出具的《证明》,证实2016年11月11日晚上,原告曾祖铭驾驶警用摩托车(车牌号:粤K7171警)外出张贴通缉令,返途时由于警用摩托车的车灯存在问题突然熄灭,致使原告曾祖铭在信宜市朱砂镇里五路段发生事故的事实。第三人信宜市公安局出具的《关于我局民警曾祖铭在工作中晕倒的情况报告》,证明原告曾祖铭于2016年11月11日18时许骑摩托车外出处理通缉令脱落一事期间晕倒在马路边,朱砂派出所所长陆华通知医护人员一同前往急救及送原告曾祖铭到市人民医院救治事实。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没提供证据证明信宜市公安局朱砂派出所的民警曹胜在2016年11月11日晚有与原告曾祖铭一起前往处理通缉令脱落一事,或者有与朱砂派出所所长陆华和医护人员等一同前往事发现场对原告曾祖铭进行救治,没有提供曹胜在事发现场的证据。

又查明,第三人信宜市公安局已为原告曾祖铭缴纳相关工伤社会保险费用。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粤人社规[2012]6号《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广东省民政厅、广东省财政厅关于我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参加工伤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中第八点“有条件的地区也可以将公务员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工作人员纳入工伤保险参保范围,所需资金在单位公用经费中统筹解决。”的规定,茂名市地区的公务员目前已纳入工伤保险参保范围,本案的第三人信宜市公安局也已为其民警原告曾祖铭缴纳工伤社会保险费用。因此,对原告曾祖铭是否构成工伤的事实,可适用国家、省的相关工伤认定规定予以认定。《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审核需要可以对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用人单位、职工、工会组织、医疗机构以及有关部门应当予以协助。……”本案中,原告曾祖铭在事发当晚值班期间因工作原因驾驶警用摩托车外出张贴通缉令,在返途中因其驾驶的警用摩托车车灯发生故障不能照明,致原告曾祖铭摔倒后晕倒引发桥脑出血、高血压3级和吸入性肺炎。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未依法对原告曾祖铭事发当晚晕倒及发病原因这一主要事实以及未对相关知情单位、人员等进行调查核实的情况下,仅凭未就原告曾祖铭晕倒发病原因作出阐述的信宜市公安局出具的《关于我局民警曾祖铭在工作中晕倒的情况报告》、其对不在事发现场的信宜市公安局朱砂派出所民警曹胜所作的调查笔录、及信宜市人民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等材料,即作出原告曾祖铭该起事故不是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认定决定,显属主要证据不足,依法应予撤销,同时依法应对原告曾祖铭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原告曾祖铭提出的撤销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编号为2017002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认定决定书》及判决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重新作出认定决定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而原告曾祖铭是否属于工伤,依法应由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重作工伤认定时予以决定,本院不宜直接判决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原告的受伤为工伤,故对原告曾祖铭提出的判决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原告的受伤为工伤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7年6月21日作出的编号为2017002的《工伤认定申请不予认定决定书》;

二、限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对原告曾祖铭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三、驳回原告曾祖铭提出的判决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原告的受伤为工伤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信宜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陈伟容

审 判 员  张结鸣

人民陪审员  易亚钦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林佩君

附件

附本判决适用的相关法律法规依据: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九条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审核需要可以对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用人单位、职工、工会组织、医疗机构以及有关部门应当予以协助。职业病诊断和诊断争议的鉴定,依照职业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执行。对依法取得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职业病诊断鉴定书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不再进行调查核实。

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一)主要证据不足的;

(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

(三)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超越职权的;

(五)滥用职权的;

(六)明显不当的。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第(一)项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九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