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

郭滨、郭荣等与上海宝祥置业有限公司、上海新虹口市政建设有限公司等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7月26日 案由: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 当事人: 案号:(2016)沪02民终4241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诉讼记录

上诉人(原审原告)郭滨,女,1953年9月6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上诉人(原审原告)郭荣,男,1954年8月22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上诉人(原审原告)郭琳,男,1957年2月2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上列三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马琳,男,1947年5月27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杨浦区。上列三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刘良凯,男,1953年8月6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太仓市。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宝祥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法定代表人徐建华,董事长。委托代理人李慈玲,上海市理诚律师事务所律师。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新虹口市政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法定代表人刘斌,总经理。委托代理人魏仲德。委托代理人邓叔平。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永大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虹口区。上诉人郭滨、郭荣、郭琳因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2015)虹民(行)初字第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审查明,本市欧阳路XXX弄XXX号、60弄56号为毛海伦及其家人共有。1999年7月9日,上海宝祥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祥置业”)取得沪房虹拆许字(99)第12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委托上海新虹口市政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虹口市政”)、上海永大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大房产”)对该房屋所在地块实施房屋拆迁。2000年1月13日,新虹口市政、永大房产在未签署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的情况下拆除了欧阳路XXX弄XXX号房屋。此后,部分房屋共有人通过信访,向有关部门反映宝祥置业、新虹口市政、永大房产违法拆迁的情况,新虹口市政、永大房产亦屡次与该户共有人协商安置事宜。2004年9月3日,宝祥置业、新虹口市政与毛海伦代理人马琳、马尧签订《上海市房屋拆迁货币安置协议》(以下简称“《安置协议》”)。《安置协议》以宝祥置业为甲方,新虹口市政为甲方代理人,毛海伦为乙方,确定乙方原居住地属二类地段,房屋坐落欧阳路XXX弄XXX号,房屋类型独立式,性质私房,建筑面积31.13平方米,欧阳路XXX弄XXX号,房屋类型简屋,性质私房,建筑面积4.31平方米,合计建筑面积35.44平方米。甲方按本市房屋估价标准支付给乙方私房业主房屋补偿款16,697元,并约定因乙方不保留产权故不用公房安置,甲方按“实施细则”第三十九条之规定再给予乙方估价标准外奖励百分之五十。即16,697×150%,为25,046元。同日,新虹口市政为甲方,毛海伦为乙方,双方又签订了《补充协议书》,协议约定:甲乙双方所签补充协议书的补偿范围是指拆迁乙方欧阳路XXX弄XXX号及60弄56号私房的评估残值中属于乙方应得的部分。由于欧阳路55#危棚简屋改造基地拆迁工作已于2000年2月份结束。现经双方多次协商,乙方要求先行单独签约补偿。为此,乙方承诺,签约补偿后,乙方不影响未签约人的补偿,也不让未签约人对此部分再次要求补偿;鉴于乙方年老体弱多病,且“拆迁补偿”协商时间过长等因素,甲方同意在乙方应得的拆迁补偿货币款的基础上,另外补助54,954元,合计给乙方拆迁补偿8万元整。对此,乙方没有异议。本补充协议书经双方签名盖章后即生效。协议生效后10天内,甲方一次性付清乙方的拆迁补偿费。在乙方收到拆迁补偿费后,乙方拆迁补偿事宜终结。2004年10月19日,毛海伦代理人领取了8万元。同年11月2日,毛海伦致函新虹口市政,表示8万元已收悉,该公司与其代理人双方合情、合理、合法地处理了在拆迁中的遗留问题,其无异议,并同意协议的成立。2013年本院曾就欧阳路XXX弄XXX号内其他共有人部分房屋的安置补偿作出民事判决。毛海伦知悉后,认为其安置补偿利益受损。2014年12月26日,毛海伦过世,郭滨、郭荣、郭琳系其继承人,遂诉至本院,请求1、确认毛海伦与宝祥置业签订的《安置协议》、《补充协议书》无效;2、判令宝祥置业、新虹口市政、永大房产对被拆除房屋中属于毛海伦的35.44平方米,按2012年同类地段同类房屋的评估标准计算价款对其予以补偿。原审认为,宝祥置业于1999年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适用1991年8月1日施行的《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根据该细则,拆迁人宝祥置业及其拆迁实施单位与被拆迁人毛海伦具有签署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资格。宝祥置业及新虹口市政虽未经法定程序拆除了房屋,但事后与毛海伦对补偿安置事宜进行了协商,在取得一致后双方签署了《安置协议》,协议内容符合当时的法律法规,亦得到被拆迁人的认可。同时,新虹口市政考虑到协商时间较长等因素,以《补充协议书》的形式另给予毛海伦相应补助,而且双方约定全额补偿款发放后,毛海伦户的拆迁补偿事宜终结。应该说,两份协议已充分体现了双方签约时的真实意思表示,毛海伦亦行使了协议约定权利,领取了全部款项,并在事后以书面形式表达了其对协议及此次补偿安置的确认。现郭滨、郭荣、郭琳称当时签约系受对方欺骗、虚假承诺及胁迫,但未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该节事实,法院无法采信其说法。鉴于《安置协议》、《补充协议书》签订主体合格,内容未有悖法律规定,郭滨、郭荣、郭琳要求确认无效并重新按2012年价格予以补偿,缺乏事实证据及法律依据,难以支持。遂判决:

裁判分析过程

驳回郭滨、郭荣、郭琳的诉讼请求。判决后,郭滨、郭荣、郭琳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上诉人郭滨、郭荣、郭琳上诉称,由于被上诉人向毛海伦隐瞒了违法拆迁的事实且拒绝兑现他人获得更高补偿时给其补足差额的口头承诺,因此系争协议存在欺诈、乘人之危的情形,应为无效。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故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其原审诉请。被上诉人宝祥置业辩称,系争协议经双方协商后达成一致,并不存在欺诈胁迫,且毛海伦事后还向其寄来了感谢信。系争协议距今已有十余年之久,毛海伦所得的补偿是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的,与现在的房价不具有可比性,故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被上诉人新虹口市政辩称,系争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根据当时的政策,毛海伦并非适格的安置对象,其考虑到毛海伦的年龄和身体等特殊情况,已给予了充分的补偿。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案中,2004年9月,宝祥置业及新虹口市政与毛海伦就欧阳路房屋拆迁补偿事宜签订了《安置协议》及《补充协议书》,上述协议系经双方当事人协商后自愿达成,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协议内容与法不悖,不具有应予确认无效的情形。系争协议于2004年10月实际履行,毛海伦足额领取了约定的拆迁补偿款,至此双方之间的拆迁补偿安置争议得以解决。毛海伦于2014年12月去世,现其继承人郭滨、郭荣、郭琳以被上诉人通过欺诈、乘人之危的行为迫使毛海伦签约为由要求确认系争协议无效,该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难以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0元,由上诉人郭滨、郭荣、郭琳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高中伟

代理审判员  包建俊

代理审判员  周 晶

二〇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潘晶莹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