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人民政府行政划拨

张来成诉舒兰市人民政府其他一审行政赔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8月22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划拨 公路行政划拨 畜牧行政划拨 当事人:舒兰市人民政府 舒兰市鑫蕾养殖有限责任公司 案号:(2015)舒行初字第30号 经办法院:吉林省舒兰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舒兰市鑫蕾养殖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吉林省舒兰市东富街公路北侧(舒兰收费站西边50米)。

法定代表人:张来城,经理。

被告:舒兰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吉林省舒兰市滨河大街2006号。

法定代表人:李鹏飞,市长。

委托代理人:陈静,舒兰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副主任。

诉讼记录

原告张来城以被告舒兰市人民政府批地行政行为错误,造成其房屋倒塌产生的损失为由,于2014年5月26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于2015年5月7日作出(2014)舒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书。原告不服上诉至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8月17日作出了行政裁定书,认为本院原判认定事实不清,涉及主体和诉权问题,裁定撤销了本院(2014)舒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书,并将该案发回本院重审。经审查,本案适格原告应为舒兰市鑫蕾养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鑫蕾公司),张来城系法定代表人,庭前双方认可鑫蕾公司为本案原告。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6月3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鑫蕾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来城、被告舒兰市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陈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1999年9月20日,经原舒兰市东富管理区管理委员会批准,鑫蕾公司取得舒兰市东富管理区沿路23360平方米的集体土地使用权,鑫蕾公司在其上建筑的合计面积为6922平方米的房屋及场房分别于1999年9月与2000年11月取得房屋所有权。现舒兰市东富管理区已被撤销,其权利义务由舒兰市人民政府承继。

被告舒兰市人民政府向法庭提供了以下其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 1、关于对东富管理区实行封闭式管理的通知复印件一份; 2、关于鼓励和扶持东富管理区建设新兴小城镇的若干规定复印件一份; 3、舒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范围图复印件一份; 4、关于舒兰市东富管理区不应在矿区回采范围内修公路开发小区地面建筑的报告复印件一份; 5、国务院关于加速解决矿区村庄压煤和迁村问题的通知复印件一份; 6、煤炭工业部办公厅文件[1993]139号复印件一份,证明当时矿区手续完备; 7、地采发通号[1993]018号复印件一份; 8、舒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东富煤矿采矿申请登记表复印件一份; 9、舒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采矿许可证复印件一份,证明矿务局在允许范围内开采; 10、询问笔录一份,说明原告当时办证照是为了贷款,这也是他本人承认的事实,所以不应按商品房作价。

原告鑫蕾公司诉称:我单位于1999年4月经舒兰市政府招商,东富管理区开发公路北侧建的鑫蕾公司。台湾亲属支持,给养殖场投入90万美金,占地面积23360平方米,建筑面积一栋1280平方米、二栋1800平方米、三栋1440平方米、四栋1776平方米、库房240平方米、屠宰车间230平方米、办公156平方米,共计6922平方米,年出栏商品鸡40多万只的现代化养殖场。政府和牧业局给养殖场办理了许可证、营业执照、屠宰证,屠宰车间120平方米,解决了待业人员35名以上,为推动舒兰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2006年鸡场正常生产时,地下炮声不断,导致养殖场不能正常生产。从2010年开始倒塌,原告找舒兰矿业集团,舒兰矿业集团让我们找政府,在赔偿无望的情况下,起诉到法院。法院开始协商矿业集团赔偿,矿业集团说不是他们干的,最后法院决定做因果关系鉴定,评估价格,结果还是矿业集团干的(但矿业集团拿出来1980年国务院下发的地下压煤文件)。案子在法院两年未果,于是舒兰市人民政府告诉我让我告政府错批地,走国家赔偿。现请求国家赔偿,鑫蕾公司因政府批错地,导致房屋倒塌,请求舒兰市人民政府赔偿10,369,852.00元。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1、不予赔偿决定书复印件一份; 2、房照复印件七份; 3、吉林省舒兰市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复印件一份; 4、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复印件一份; 5、申请政府赔偿书复印件一份; 6、中共舒兰市委文件复印件一份; 7、发票复印件一份; 8、估价结果报告复印件一份; 9、照片复印件九张; 10、损坏原因技术鉴定意见复印件一份; 11、营业执照复印件一份。

被告舒兰市人民政府辩称:1、1998年舒兰市人民政府成立东富管理区,建设新兴小城镇,给予管理区乡镇级、土地、财政等管理权、审批权。在此成立期间,为张来城办养殖场办理了土地使用证和房屋所有权证书,没有档案材料,政府认为属于越权批地,均未办理有关规划建设审批手续,由此导致在施工过程中,失去质检监督,无法保证建筑工程质量。2、鑫蕾公司建设养殖场后,由于采煤沉陷造成鸡舍倒塌事实清楚,有损害后果。3、政府存在行政行为错误,愿意承担相应责任。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上证据作如下确认:

被告舒兰市人民政府提供的证据1-10,原告鑫蕾公司对其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鑫蕾公司提供的证据1、3、4、5、6、9、11,被告舒兰市人民政府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鑫蕾公司提供的证据2,被告舒兰市人民政府认为集体土地上办房屋产权证本身就是违法。本院认为,此份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原告鑫蕾公司提供的证据7、8,被告舒兰市人民政府对证据本身无异议,认为是否可以作为赔偿依据由法院决定,本院对以上两份证据予以确认;原告鑫蕾公司提供的证据10,被告舒兰市人民政府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只能说明倒塌原因是采煤,舒兰市人民政府即使有错误行为,也不是致损的直接原因,在赔偿比例方面应予考虑。本院认为,此份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1998年7月,中共舒兰市委办公室与舒兰市人民政府办公室联合发文,赋予舒兰市东富管理区乡镇级计划、财政、税务、工商、城建、土地等方面有管理权与审批权。舒兰市东富管理区于2004年2月20日被撤销。1999年9月20日,经舒兰市东富管理区管理委员会批准,鑫蕾公司取得舒兰市东富管理区沿路23360平方米的集体土地使用权,原告对其上建筑的合计面积为6922平方米的房屋,分别于1999年9月(1776平方米房屋与1440平方米房屋)与2000年11月(1280平方米房屋与1800平方米房屋)取得房屋所有权,并用于经营鑫蕾养殖公司。2010年3月15日面积为1800平方米的房屋倒塌(养殖用),2011年8月13日面积为1280平方米的房屋倒塌(养殖用)。2010年8月27日,经中鸿广厦房地产评估顾问(北京)有限公司评估,认定倒塌的1800平方米的房屋评估价格为1,207,800.00元。2011年9月经辽宁矿山开采损害技术鉴定中心鉴定房屋倒塌的主要原因系舒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二矿地下采煤引起的地表沉陷所致,而其余两栋房屋(分别为1440平方米与1776平方米)也失去正常的养殖功能。现该两栋房屋也已经倒塌。因中鸿广厦房地产评估顾问(北京)有限公司评估,对1800平方米的房屋评估期限超过二年,需重新对倒塌场房进行评估鉴定,双方在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技术鉴定处抽签后,其一,因需预交评估费过高,原告放弃重新鉴定;其二,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技术鉴定处以通过公开选择确定鉴定机构为吉林华通房地产及省银泰房地产公司为原告房屋进行评估,通过现场对7处建筑物勘察后。发现多处房屋已倒塌,院内杂草丛生,界限不清,状况不明,实物与产权资料无法确定。于2016年8月16日退回我院。另查明,鑫蕾公司于2002年11月28日成立,营业期限至2007年11月28日,张来城是法定代表人。张来城的建筑行为没有取得建筑工程规划许可和施工许可等相关手续。舒兰市东富管理区现已被撤销,其权利义务由舒兰市人民政府承继。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舒兰市人民政府作为舒兰市东富管理区(已于2004年2月20日被撤销)的权利义务承继主体,应当对舒兰市东富管理区存续时在其被授权范围内作出的行政行为承担责任。结合全案事实及现有证据,舒兰市东富管理区作为新兴小城镇建设试点实行封闭式管理并成立舒兰市东富管理区管理委员会的时间为1999年6月,该管理区被赋予乡镇级计划、财政、税务、工商、城建、土地等方面的管理权和审批权,原告所取得的用于经营鑫蕾公司的土地使用权证书及房屋所有权证书即在舒兰市东富管理区成立之后。2010年、2011年原告养殖用的两栋房屋(鸡舍面积分别为1800平方米与1280平方米)主要因舒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二矿地下采煤引起的地表沉陷而相继倒塌,但该单位采矿系依法经国务院批准,且在东富管理区成立前就已经取得了相应的采矿许可证与煤炭生产许可证,舒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1998年11月下发的《关于舒兰市东富管理区不应在矿区回采范围内修建沿公路开发小区地面建筑的报告》(舒局地字(1998)第99号)中,就已经说明该地区建筑物有受井下采煤造成损坏的风险,并将此报告抄送给被告。根据国发[1983]10号国务院文件,舒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不承担房屋(以下所述房屋均指鸡舍)倒塌的赔偿责任。按照规划、建设房地产管理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任何人在从事建设行为时,均须取得规划、建设等行政审批后可进行,经建筑质量验收合格后方可申请办理房屋所有权证书。本案中,原告并未取得上述许可,即从事房屋建设行为,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是违法的。无上述要件,本不应申请办理房屋所有权证书。同时,舒兰市东富管理区未严格审查原告是否具备申请条件,即为原告颁发了房屋所有权证书,也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而原告房屋未经任何审批,建设在舒兰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采煤塌陷区内,不仅存在安全及倒塌隐患,同时也违反了国务院的规定,综上可以看出,原告房屋倒塌的主要原因是原告未经任何审批,违反相关规定将房屋建在国家禁止从事任何建设行为的采煤塌陷区内,对此损失原告应承担主要责任,东富管理区未经严格审查发放房屋所有权证书审查不严,也存在部分责任,考虑到被告同意承担相应责任,故结合本案实际情况,酌定被告作为舒兰市东富管理区的权利义务承继主体应承担相应责任。被告对倒塌房屋(面积1800平方米)估价标准有异议,主张不应当按商品房标准估价,但未向本院申请重新评估,故本院对其抗辩理由不予采信。因仅有一栋房屋(面积为1800平方米的鸡舍)经价格评估,故本案对该房屋的相应经济损失予以支持。原告主张养殖利润5,400,000.00元,因其属于间接损失,本院不予支持。此外,原告另主张锅炉、饮水器、料槽、换气扇、分管、拉线、水箱等物品的经济损失与其他房屋(除面积为1800平方米的鸡舍外)因倒塌造成的经济损失,未向本院提供相应证据证明,故对原告的以上请求不予审理,原告可另行主张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四)项、第六条、第七条第五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八)项的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舒兰市人民政府赔偿原告舒兰市鑫蕾养殖有限责任公司建筑面积为1800平方米房屋倒塌的经济损失1,207,800.00元、技术鉴定费15,000.00元、评估费12,078.00元合计1,234,878.00元的10%,即人民币123,487.80元(此款于判决生效后立即给付;

二、驳回原告舒兰市鑫蕾养殖有限责任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诉讼费100元,由被告舒兰市人民政府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亚明

人民陪审员  王 阳

人民陪审员  赵阿芳

二〇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罗晶丹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第四条第(四)项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八)项第六条第七条第五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