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商标行政强制

上海荣众商务咨询有限公司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其他一案

结案日期:2016年7月28日 案由:外资管理行政强制 内贸外贸行政强制 市场监督局行政强制 工商行政强制 商标行政强制 公路行政强制 当事人:上海荣众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 案号:(2016)京73行初282号 经办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上海荣众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青浦区沪清平公路1362号1幢1层F区173室。

法定代表人冯莉茵,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焦春雷,北京市亚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红莲南路茶马南街1号中国商标大厦。

法定代表人刘俊成,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鹏静,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樊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干部。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八号。

法定代表人张茅,局长。

诉讼记录

原告上海荣众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简称荣众公司)以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作出的解除商标查封及核准商标转让行为侵害原告合法权益为由,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6年1月1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在审理过程中,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向原告荣众公司发出《追加案件当事人通知书》,告知其应追加被诉行为的复议机关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简称工商总局)为共同被告。在本院指定期间内,原告荣众公司未予回复。本院依据前述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向工商总局发送了《追加案件当事人通知书》,告知其作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在本院指定期间内,被告工商总局未予回复。原告荣众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焦春雷、被告商标局的委托代理人王鹏静、樊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诉行政行为系商标局作出的针对第13125109号“千炮捕鱼”商标(简称涉案商标)的转让核准行为。原告荣众公司不服该行为,向工商总局提起了行政复议。2015年9月16日,针对原告荣众公司的复议申请,工商总局作出了工商复字[2015]361号行政复议决定。工商总局在该决定中认定:

商标局查封、解除查封涉案商标以及将涉案商标转让给案外人诺达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简称诺达公司)的具体行政行为均是依据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和强制执行裁定书作出。轮候查封涉案商标的具体行政行为系依据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送达的协助执行通知书作出,上述行为均为协助执行人民法院生效裁定的行为。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送达的协助执行通知晚于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要求查封涉案商标的协助执行通知,因此被商标局登记为轮候查封。商标局依据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解除查封涉案商标并将该商标转让给诺达公司后,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轮候查封自动失效。本案中,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系协助执行法院生效裁定的行为,不属于行政复议的受案范围。

原告荣众公司诉称: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已经作出《民事裁定书》将涉案商标查封。在查封期间,被告商标局未经原告同意擅自解除涉案商标的查封,侵害了原告荣众公司的合法权益。被告商标局对原告荣众公司提交的《商标中止转让申请书》置之不理,接受诺达公司提出的转让涉案商标的申请,且为其办理涉案商标的转让手续。被告商标局的该行为,不符合法律规定,侵害了原告荣众公司作为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确认被告商标局对涉案商标的解除查封、核准转让行为违法。

被告商标局辩称:我局对涉案商标的查封和轮候查封登记的行政行为均系根据人民法院的裁定及协助执行通知所作出的,符合法律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工商总局《关于加强信息合作规范执行与协助执行的通知》(法[2014]251号)第十八条的规定,我局对涉案商标的查封及在查封期间协助执行人民法院裁定的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原告荣众公司的诉讼不应被受理。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

涉案商标由冒锋颖于2013年8月23日向被告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申请号为13125109。经审查,被告商标局核准了冒锋颖的该申请,涉案商标核定使用在第41类娱乐信息等商品上,专用期限自2014年12月21日起至2024年12月20日止。 2014年8月12日,被告商标局收到转让人为冒锋颖,受让人为原告荣众公司的对涉案商标的转让申请。2014年10月9日,被告商标局作出了受理商标转让申请的决定。2015年3月26日,被告商标局向原告荣众公司发送了《商标转让申请补正通知书》,以“转让人来函反映,称该商标转让并非转让人真实意思”为由,要求受让人提交经公证的转、受让人签订的转让协议或经公证的转让人同意转让的声明。2015年5月4日,被告商标局收到原告荣众公司的补正回文。 2015年4月17日,被告商标局收到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5)朝民(知)初字第18642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查封涉案商标,停止办理该商标的转让、注销、变更、质押登记事宜。查封期限为两年,自2015年4月17日至2017年4月16日。被告商标局将涉案商标予以查封。 2015年4月29日,被告商标局收到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15)普民三(知)初字第169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查封涉案商标。因涉案商标已被查封,被告商标局将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的该查封通知登记为轮候查封。 2015年6月23日,被告商标局收到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5)朝执字第10648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协助执行解除涉案商标的查封,并将该商标转让至诺达公司。被告商标局解除了涉案商标的查封,并于2015年8月14日核准将该商标转让至诺达公司。

原告荣众公司不服被告商标局的解除查封及核准转让行为,于法定期限内向被告工商总局提出复议申请。2015年9月16日,被告工商总局作出工商复字[2015]361号行政复议决定,驳回了原告荣众公司的复议申请。

为证明被告商标局核准行为不符合法律规定,原告荣众公司申请公证机构对商标局网站的相关信息进行了保全公证,上海市卢湾公证处对此出具了(2015)沪卢证经字第531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载明:在公证员及公证处工作人员的监督下,荣众公司的代理人杨忠勤于2015年2月26日使用该公证处的电脑和网络接口接入互联网,并进入商标局网站,在商标综合查询栏目中查询框中输入涉案商标的注册号,显示该商标的申请人为原告荣众公司。

以上事实,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的裁定书、协助执行通知书,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的裁定书、协助执行通知书,商标局出具的商标转让受理通知书、商标转让申请补正通知书、上海市卢湾公证处公证书、工商总局复议决定书等证据及当事的陈述在案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的规定,当事人提起行政诉讼,人民法院受理的前提条件之一是当事人所提起的诉讼,应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

本案中,被告商标局对涉案商标的解除查封以及核准转让等行为,均是依据人民法院的裁定和协助执行通知而作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决定扣押、冻结、划拨、变价财产,应当作出裁定,并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有关单位必须办理。故此,被告商标局的行为系应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要求进行的,有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工商总局《关于加强信息合作规范执行与协助执行的通知》第十八条规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对按人民法院要求协助产生的后果,不承担责任,当事人、案外人对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的行为不服,提出异议或者行政复议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不予受理;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据此,本院认为,原告荣众公司的起诉,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其起诉不应被法院受理。鉴于原告荣众公司的起诉本院已经受理,故对其起诉,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应裁定驳回。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上海荣众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当事人可在本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宋旭东

人民陪审员  高 松

人民陪审员  张 博

二〇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

法 官助理  熊北辰

书 记 员  王美晶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