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统计行政给付

王国正与望江县人民政府、望江县农业委员会农业行政管理(农业):其他(农业)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9月20日 案由:统计行政给付 渔业行政给付 农业行政给付 人民政府行政给付 财政行政给付 当事人:望江县人民政府 望江县农业委员会 望江县财政局 望江县统计局 王国正 案号:(2017)皖0824行初20号 经办法院:安徽省潜山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王国正,男,1966年9月7日出生,汉族,农民,住东至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詹善瑜,安徽恒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器贤,男,1962年12月8日出生,汉族,住安庆市迎江区,

被告:望江县人民政府,住所地安徽省安庆市望江县政务新区B区,社会统一信用代码,113408277888562681N

法定代表人:霍辉,县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加龙,望江县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龙晨光,安徽雷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望江县农业委员会,住所地望江县华阳镇东洲路44号,社会统一信用代码,11340827744853815D

法定代表人:王振华,主任。

负责人:占德琴,该局副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武成,安徽雷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望江县财政局,住所地安徽省安庆市望江县政务新区D区,社会统一信用代码,113408270031343977

法定代表人:汪华良,局长。

负责人:赵家武,该局副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武成,安徽雷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望江县统计局,住所地望江县华阳镇回龙东路望江县政务新区,社会统一信用代码113408270031342821。

法定代表人:夏鹏全,局长。

负责人:吴浩,该局副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武成,安徽雷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住所地望江县凉泉乡凉泉街,社会统一信用代码 法定代表人;林结华,乡长。

负责人:陈刚,副乡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晓亮,安徽大雷律师事务所。

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

负责人:徐结民,主任。

第三人:何正阳,男,1962年10月19日出生,汉族,农民,住安徽省望江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江峰,安徽雷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廖永红,安徽雷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王国正与被告望江县人民政府、望江县农业委员会、望江县财政局、望江县统计局、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何正阳行政给付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15日受理后,依法向被告及第三人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8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国正及委托诉讼代理人詹善瑜、李器贤、被告望江县人民政府委托诉讼代理人唐加龙、龙晨光、被告望江县农业委员会负责人占德琴、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武成、被告望江县财政局负责人赵家武、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武成、被告望江县统计局负责人吴浩、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武成、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负责人陈刚、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晓亮、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负责人徐结民、第三人何正阳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廖永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王国正提出的诉讼请求:1、判令四被告履行法定责任,发放给原告2007年至2015年共计九年的农业补贴款(具体数额以四被告发放给第三人何正阳9年累计金额为准);2、判令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具体实施上述被告的法定义务;3、本案诉讼费用由四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06年12月17日,原告与第三人何正阳签订《土地承包合同》。约定:原告承包下石湖水田约600亩。承包期限自2007年元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至,共九年,承包范围与第三人何正阳和凉泉乡泊湖村岚湖片十个村民组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相一致,即东至整个马路以下、南至拦水坝、西至毛商沮、北至翻水梗下。合同签订后,原告投入农机、种苗等,完成了9年的水田耕作义务,按时缴纳了承包费用。自2004年起,国家开始实施农业补贴政策,当年中央1号文件第7条规定:继续实行种粮农民直接补贴、良种补贴、农资综合补贴政策,在有条件的地方,开展按实际粮食播种面积或产量对生产者补贴试点,提高补贴精准性、指导性。财政部、农业部(2015)31号《关于调整农业三项补贴政策的指导意见》第二条补贴基本内容中规定:补贴资金向种粮大户等倾斜,体现“谁多种粮食,就优先支持谁”。安徽省、安庆市等相关部门也出台相关文件执行中央、国务院所属部门的上述文件精神和要求,着重体现补贴的对象为“实际种粮者”。本案第三人何正阳2006年12月与望江县凉亭乡泊湖村岚湖片十个村民组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后,没有实际耕种一天,随将上述土地全部转包给原告,原告实际耕种9年整。2008年初,原告发现应得的补偿款没有发放,随即主张权利,但未果。原告认为,农业补贴的发放,是国务院贯彻中央惠农政策的具体体现,被告望江县人民政府代表国家落实具体政策,被告望江县财政局负责补贴资金的组织和发放,被告望江县农业委员会负责制定具体补贴政策、方法和补贴标准,被告望江县统计局负责实际承包人耕地面积的统计工作,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代表上述四被告落实具体发放工作,第三人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有义务调查、公示补贴对象和补贴金额,使国家补贴政策资金真正落实到种粮户手中。但上述各被告及第三人疏于履行职责,一直没有解决原告的诉求,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原告向法庭提供的证据:证据一、原告王国正身份证一份,证明原告主体身份资格。证据二、望江县(2006)皖望经证字第128号《公证书》一份,证明第三人何正阳2006年12月11日与望江县凉亭乡泊湖村岚湖片十个村民组签订《土地承包合同》,约定承包期限自2007年1月1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止。证据三、《土地承包合同》两份,证明:1、原告于2006年12月16日、12月17日与和何正阳签订两份《土地承包合同》;2、合同期限自2007年1月1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止,合同期限与何正阳2016年12月11日和凉泉乡泊湖村岚湖片十个村民组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相一致;3、第三人何正阳对《土地承包合同》约定的土地没有实际耕种,上述土地的实际耕种人为王国正。证据四、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民委员会《关于下石湖前湖土地承包事项决定的通知》一份,证明:1、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在2008年4月1日就知道和何正阳将其与凉泉乡泊湖村岚湖片十个村民组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承包给王国正,其明确知道原告为该土地实际耕种人;2、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知道原告王国正与和何正阳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期限为9年,至2015年12月31日止。证据五、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关于泊湖村下石湖前湖土地承包纠纷来信的答复函》一份,证明:1、望江县凉泉乡政府在2008年5月就明知原告为上述土地实际承包人;2、望江县凉泉乡政府对2007年农补政策是明知的,知道2007年相关农补资金资金应当发放给原告王国正,但原告王国正一直未领到。证据六、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宜民一终字第779号《民事裁定书》一份;证据七、望江县人民法院2013年3月29日《口头裁定笔录》一份,证明:1、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在2008年5月10日向望江县法院起诉,要求确认原告与何正阳间《土地承包合同》无效一案,被法院发回重审;2、原告与何正阳所订《土地承包合同》是否合法,原告在等待法院审理结果;3、原告2015年12月8日通过媒体才在法院得到《口头裁定笔录》复印件一份,得知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于2013年3月29日已撤回诉讼;4、望江县人民法院至今仍未给原告送达泊湖村村民委员会撤诉的裁定书;5、原告对2008年至2015年农补资金申领存在法律上障碍;6、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若干问题的解释》的43条规定,原告2008年至2015年12月8日不应当计算在起诉期限内。证据八、望江县农业委员会、望江县财政局、望江县统计局望农[2010]72号文件一份;证据九、安徽财经新闻联播《望江县2015年发放农业补贴近亿元》新闻稿一份,证明:根据文件第三条第二项规定:补贴对象为生产中使用农作物良种的农民,原告是合法受领的主体资格;2、根据文件第五条第四项规定,县农委、县财政局对农补资金发放进行不定期抽查,要及时纠正项目实施中出现的各种问题,望江县农委、财政局是农补资金的义务主体。证据十、《民事起诉状》一份,证明: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于2008年向望江县人民法院起诉,原告与何正阳之间转包合同进入法院审查。2008年4月至2015年12月8日,对原告申请农补存在法律上的障碍。证据十一、安徽省委信访局《来访事项转告通知书》一份,证明2009年4月,原告为落实农补问题到省委信访。证据十二、2008年5月27日,特快专递邮件单三份,证明原告于2008年5月27日以书面形式向被告农委、被告财政局所属凉泉乡财政所、泊湖村村民委员会提出2008年农补申请报告,原告履行相关文件中规定的农户申报手续。证据十三、2009年1月22日,国内挂号信函收据6份,证明原告在2009年1月22日,对2009年农补资金依法向望江县农委、粮食局、财政局凉泉财政所、泊湖村村民委员会履行了申报手续。证据十四、望江县凉泉乡政府政办[2015]63号答复意见一份,证明:1、2015年12月,原告到凉泉乡政府要求发放2007你至2014年农补资金,此时凉泉乡政府才告知原告,农补资金一直发放给何正阳,原告此时才知道凉泉乡政府以及被告望江县财政局、望江县农委等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2、凉泉乡政府答复的发放给何正阳的依据,不符合上级机关制定的每年发放程序及要求的文件规定,凉泉乡政府、望江县财政局、望江县农委等被告发放农补给何正阳没有法律政策依据。证据十五、国通快递邮件单四份,证明2016年1月13日,原告提供快递形式向凉泉乡政府和望江县信访局寄送申请材料,要求发放历年的农补资金。证据十六、原告2016年4月28日行政诉状一份、望江县法院(2016)皖0827行初13号《行政裁定书》一份,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08行终15号《行政裁定书》一份,证明原告在法定期限内,向法院主张权利,2017年4月12日本案的起诉,符合法律规定。

被告望江县人民政府辩称:1、本案不属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本案是原告王国正与第三人何正阳之间土地承包合同纠纷,属民事争议;2、原告起诉已过起诉期限。原告2007年就知道自己没有享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但十年后才起诉。原告起诉已过起诉期限,应予驳回;3、被告望江县人民政府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根据望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转发县财政局关于进一步明确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管理和发放工作责任的意见的通知》(望政办[2009]116号)规定,财政部门是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管理和发放的主体。农业部门是农业、畜牧、农机方面财政补贴农民资金补助对象管理的责任主体。民政部门是民政方面财政补贴农民资金补助对象管理的责任主体。乡镇政府是财政补贴农民资金补贴对象信息管理的责任主体;村负责对补贴对象进行初评,确保财政补贴资金对象准确,对本村上报的财政补贴资金对象的真实性、合法性负责,负责对财政补贴资金对象村(组)公示。答辩人既不是发放主体,又不是审核主体。

被告望江县人民政府向法庭提供的证据:一、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证明被告望江县人民政府的身份;二、望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文件,《转发县财政局关于进一步明确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管理和发放工作责任的意见的通知》(望政办[2009]116号),证明被告望江县人民政府主体不适格。

被告望江县农业委员会辩称:一、原告之诉应予驳回。1、本案不属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本案原告王国正与第三人何正阳之间承包合同纠纷,属民事争议。2、原告起诉已过起诉期限。原告2007年就知道自己没有享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但十年后才起诉。原告起诉已过起诉期限,应予驳回。3、被告望江县农业委员会主体不适格。本案中,原告主张自己是财政补贴农民资金补贴对象,但确定补贴对象的主体不是县农委。二、原告不能证实其应该享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其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原告与第三人何正阳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中未约定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的归属,合同亦未报备。第三人何正阳向乡村申报,村公示后,原告亦未提出任何异议。因此,即使原告可以得到财政补贴农民资金,也已放弃了权利。三、第三人何正阳取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程序合法。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的操作程序是“农民据实申报,分组张榜公示,乡村初核汇总,县市复核申报”。即由农民据实向村委会申报种植面积,由村委会登记、核实,公示后上报乡政府。乡镇人民政府汇总审核后,将本辖区种植面积和到户清册电子文档上报县农委、县财政局、县统计局,同时乡镇人民政府盖章及负责人签字的纸质文档报县农委。原告没有向乡村申报财政补贴农民资金,而第三人何正阳依据与泊湖村西庄组等十个村民组签订且经公证的土地承包合同向乡村申报,第三人何正阳取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程序合法。四、原告再次起诉有悖于“一事不再理”原则。原告就财政补贴农民资金一事,向望江县人民法院起诉并上诉至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告的起诉被驳回。原告再次起诉有悖于“一事不再理”原则。

望江县农业委员会向法庭提交的证据:证据一、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社会统一信用代码证书。证明目被告身份信息。证据二、安徽省农业委、财政厅、统计局《关于进一步做好水稻良种补贴工作的通知》(皖农[2008]146号)。证明确定良种补贴对象和金额的操作程序是“农民据实申报。分组张榜公示,乡村初核汇总,县市复核申报”。严格实行以自然村为单位张榜公示,接受群众监督、确定良种补贴种植面积和对象不是农业委的职责。证据三、望江县农业委、财政局、统计局《关于印发望江县2009年农作物良种补贴项目实施方案的通知》(望农[2009]59号)。证明1、种植面积的落实,首先由农户据实向村委会申报种植面积、由村委会登记、核实、公示后上报乡镇人民政府、乡镇人民政府汇总审核后,将本辖区种植面积和到户清册的电子文档上报农业、财政、统计部门,同时乡镇人民政府盖章及负责人签字的纸质文档上报县农委。2、实行良种补贴村级公示制,公示内容包括农户良种补贴面积、补贴标准、补贴金额等,公示时间不少于7天。确定良种补贴种植面积和对象不是农委的责任。证据四、望江县人民政府《关于上报望江县2009年农作物良种补贴面积和补贴资金的报告》(望政秘[2009]31号)。证明目的同证据二。证据五、望江县农业委、财政局、统计局《关于印发望江县2010年农作物良种补贴项目实施方案的通知》(望农[2010]72号)。证明目的同证据三。证据六、望江县人民政府《关于上报望江县2010年农作物良种补贴面积和补贴资金的报告》(望政秘[2010]38号)。证明目的同证据二。证据七、安徽省农业委、财政厅《关于印发2011年农作物良种补贴实施方案的通知》(皖农农[2011]116号)。证明目的同证据三。证据八、安徽省财政厅、农业委等《关于进一步明确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管理和发放工作职责的通知》(财农村[2011]1105号),证明明确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管理和发放工作中各部门的工作职责。证据九、望江县农业委、财政局《关于印发2012年农作物良种补贴实施方案的通知》(望农[2012]74号)。证明目的同证据三。证据十、安徽省农业委、财政厅《关于印发2013年中央财政农作物良种补贴项目实施方案的通知》(皖农财[2013]187号)。证明目的同证据三。证据十一、望江县农业委、财政厅《关于印发望江县2013年中央财政农作物良种补贴项目实施方案的通知》(望农[2013]56号)。证明目的同证据三。证据十二、安徽省农业委、财政厅《关于印发2014年中央财政农作物良种补贴项目实施方案的通知》(皖农民电[2014]70号)。证明目的同证据三。证据十三、望江县农业委、财政厅《关于印发望江县2014年中央财政农作物良种补贴项目实施方案的通知》及附件《本次农业支持保护补贴申报说明》(望农[2014]48号)。证明目的同证据三。证据十四、望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做好望江县2015年农业支持保护补贴资金发放工作的通知》(望政办秘[2015]82号)。证明目的同证据三。证据十五、安徽省财政厅《关于拨付中央财政2015年农业支持保护补贴资金的通知》(财农[2015]627号)。证明目的,补贴资金监管由乡镇负责。

被告望江县财政局辩称:一、原告之诉依法应予驳回。1、本案不属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本案原告王国正与第三人何正阳之间承包合同纠纷,属民事争议。2、原告起诉已过起诉期限。原告2007年就知道自己没有享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但十年后才起诉。原告起诉已过起诉期限,应予驳回。3、被告望江县财政局主体不适格。本案中,原告主张自己是财政补贴农民资金补贴对象,但确定补贴对象的主体不是答辩人。

被告望江县财政局向法院提供的证据:证据一、被告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组织机构代码证。证明被告身份信息。证据二、望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转发望江县2007年对种粮农民农资综合直补工作方案的通知》(望政办[2007]68号)。证明1、农资综合直补资金分配到各乡镇,各乡镇根据本地实际情况,自行分配;2、农资综合直补资金的补贴依据、标准和补贴数额必须张榜公示;3、农户之间转包耕地,按合同约定的补贴对象发放补贴。证据三、望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转发望江县2008年对种粮农民农资综合直补工作方案的通知》(望政办[2008]59号)。证明目的同证据二。证据四、望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转发望江县财政局明确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管理和发放工作责任的意见的通知》(望政办[2009]116号)。证明明确各部门的工作职责,1、乡镇政府是财政补贴农民资金补贴对象信息管理的责任主体;2、村负责对补贴对象进行初评,确保财政补贴资金对象准确,对本村上报的财政补贴资金对象的真实性、合法性负责,负责对财政补贴资金对象村委公示。证据五、望江县财政补贴农民资金明白卡(2009年—2015年)。证明第三人何正阳2009年至2015年领取财政补贴资金情况。

被告望江县统计局辩称:一、原告之诉依法应予驳回。1、本案不属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本案原告王国正与第三人何正阳之间承包合同纠纷,属民事争议。2、原告起诉已过起诉期限。原告2007年就知道自己没有享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但十年后才起诉。原告起诉已过起诉期限,应予驳回。3、被告望江县统计局主体不适格。本案中,原告主张自己是财政补贴农民资金补贴对象,但确定补贴对象的主体不是答辩人。二、原告不能证实其应该享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其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原告与第三人何正阳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中未约定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的归属,合同亦未报备。第三人何正阳向村申报,村公示后,原告亦未提出任何异议。因此,即使原告可以得到财政补贴农民资金,也已放弃了权利。三、第三人何正阳取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程序合法。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的操作程序是“农民据实申报。分组张榜公示,乡村初核汇总,县市复核申报”。即由农民据实向村委会申报种植面积,由村委会登记、核实,公示后上报乡政府。乡镇人民政府汇总审核后,将本辖区种植面积和到户清册电子文档上报县农委、县财政局、县统计局,同时乡镇人民政府盖章及负责人签字的纸质文档报县农委。原告没有向村申报财政补贴农民资金,而第三人何正阳依据与泊湖村西庄组等十个村民组签订且经公证的土地承包合同向村申报。第三人何正阳取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程序合法。四、原告再次起诉有悖于“一事不再理”原则。原告就财政补贴农民资金一事,向望江县人民法院起诉并上诉至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告的起诉被驳回。原告再次起诉有悖于“一事不再理”原则。

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述称:一、法院应当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1、本案不是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本案属于原告王正国与第三人何正阳之间土地转包合同纠纷,属于民事争议;2、原告起诉履行发放九年的农业补贴诉求,其起诉期限已过。二、原告诉求依法不能成立,法院应当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1、凉泉乡人民政府对农业补贴资金的审核程序合法;2、原告诉求已经经望江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皖0827行初13号和安庆市中级法院作出(2017)皖08行终15号行政裁定均予以驳回了原告的起诉。

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向法院提供的证据:安徽省望江县人民法院(2016)皖0827行初13号现行政裁定书、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08行终15号行政裁定书,证明原告对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重复起诉。

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述称:土地是何正阳承包的,补贴也是何正阳向村里申报的,何正阳与原告之间是私自转包,不合法。

第三人何正阳述称:一、原告的起诉依法应予驳回。1、原告起诉已过起诉期限。原告2007年就知道自己没有享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但十年后才起诉。2、原告再次起诉违背“一事不再理”原则。原告就财政补贴农民资金一事,向望江县人民法院起诉,并上诉至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告的起诉一、二审法院驳回。二、原告与第三人何正阳签订的合同无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承包方未经发包方同意,采取转让方式流转其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转让合同无效”,原告与第三人何正阳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签订的合同未经发包方同意,该《土地承包合同》无效。三、原告不能证实其应该享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其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原告与第三人何正阳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中未约定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的归属,合同亦未报备。因原告与第三人签订合同时口头约定粮食补贴款归第三人享有,第三人何正阳向村申报,村公示后,原告亦未提出任何异议。原告无权享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四、何正阳取得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程序合法,财政补贴的资金应归何正阳享有。1、原告没有向村申报财政补贴农民资金,何正阳已经与泊湖村西庄组等十个村民组签订且经公证的土地承包合同向村申报。2、原承包土地上所有设施都是答辩人何正阳出资修建,何正阳承包土地后,将土地转包给原告,这中间没有任何差价。

第三人何正阳向法院提供的证据:1、何正阳身份证复印件。证明第三人何正阳自然人身份情况;2、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证明一份。证明第三人何正阳自2007年2月至2015年12月根据承包合同向政府部门申报国家粮食补贴并每次均经村委会进行公示的事实。3、证人汪某的书面证明一份。证明第三人何正阳转包给原告的承包费不包括粮食补贴,粮食补贴口头约定归第三人何正阳享有。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原、被告所提交证据作如下确认:原告王国正向法庭提供的,2009年1月22日,国内挂号信函收据6份,该证据既无寄件人姓名,也无所寄件的内容,收件人亦不明确,该证据合议庭依法不予认定。

经审理查明:2006年12月10日,第三人何正阳与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岚湖片十个村民组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约定何正阳承包经营十个村民组东至整个马路以下、南至拦水坝、西至毛商沮、北至翻水梗下并以插标为准,面积600亩土地;承包期限从2007年元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合同承包价款,2007年承包费14000元,2008年至2015年共41万元,合计42.4万元,于合同签订之日一次性交清,并于当日经望江县公证处(2006)皖望经整字第128号《公证书》公证。2006年12月16日,第三人何正阳与原告王国正签订《土地承包合同》。约定将何正阳承包的东至整个马路以下、南至拦水坝、西至毛商沮、北至翻水梗下并以插标为准,面积600亩土地交由王国正承包,承包期限从2008年元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总承包费共计人民币42万元。2006年12月17日,第三人何正阳与原告王国正就2007年的土地承包事宜又签了《土地承包合同》。约定王国正承包下石湖前湖水田所有面积550亩(属于第三人何正阳与泊湖村签订的600亩中的部分),承包期限从2007年2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承包费15万元。2008年4月1日,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委会作出《关于下石湖前湖土地承包事项决定的通知》,认为何正阳与王国正2006年12月16日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八、第三十七的规定,该合同无效。2008年5月10日,凉泉乡泊湖村民委员会向望江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何正阳与原告王国正2006年12月16日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无效。2013年3月29日,凉泉乡泊湖村民委员会撤回起诉。2008年,原告王国正向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反映其土地承包中农补资金问题,2008年5月8日,凉泉乡人民政府作出《关于泊湖村下石湖前湖土地承包纠纷来信的答复函》,认为2007年农补资金由现土地承包人王国正等领取。但凉泉乡人民政府未向王国正落实2007年农补资金事宜。2008年5月27日,原告分别向望江县农业委员会、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民委员会通过邮政快递邮寄了申报报告。2009年4月10日,原告王国正向安徽省委省政府信访局提出要求发放农补的信访事项。2016年1月13日,原告通过快递形式向凉泉乡政府办公室和望江县政府信访局寄送申请材料。2016年,原告王国正向望江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履行法定职责,向其发放2007年至2015年的农补资金,一、二审均以凉泉乡人民政府既不是受理农补资金发放申请的主体,也不是农补资金支付的主体的理由驳回了王国正诉讼的请求。

另查明,种粮农民农补资金的发放,财政部门是财政补贴农民资金管理和发放的责任主体,具体负责“财政补贴农民资金专户”管理、资金拨付和财务核算,负责粮食直接补贴的政策落实。农业部门是农业方面财政补贴对象管理的责任主体,负责提供农资补贴的粮食播种面积等有关数据。每年安徽省农业委员会、安徽省财政厅、安徽省统计局均联合发文,要求全省做好良种补贴工作,严格核实补贴面积,由农户据实向村委会申报种植面积和品种,由村委会登记、核实、公告后上报乡镇人民政府,公示期限一般为7天,最迟在11月10日前上报县农业委员会、县财政局。2015年,望江县人民政府办公室望政办秘[2015]82号《关于做好望江县2015年农业支持保护补贴资金发放工作的通知》,要求各乡镇按照“一卡通”发放要求,组织编制到户发放清册,行政村汇总表、乡镇汇总表纸质表和电子版2015年7月31日之前上报县农业委。农补资金为一年申报一次。自2007年至2015年12月,第三人何正阳每年向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申报农补资金,由泊湖村村民委员会统计后报凉泉乡人民政府。每次申报,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均按规定程序进行公示。第三人何正阳领取了自2007年至2015年承包的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岚湖片十个村民组面积600亩的农补资金。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被告望江县人民政府不是农补资金发放的主体,原告要求望江县人民政府承担发放农补资金的责任,依法应当驳回。《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从申请行政许可的角度看,原告2008年5月27日向被告望江县农业委员会、望江县财政局及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村村民委员会提供邮政快递邮寄了申请2007年农业补贴报告,被告望江县农业委员会、望江县财政局未予答复。原告最迟应于2009年元月28日提起行政诉讼,起诉被告不作为。而原告现在起诉,显然已超过起诉期限。此后,对2008年至2015年的农补资金发放,原告虽通过快递形式向安徽省委省政府信访局提出要求发放农补的信访事项,向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和望江县政府信访局寄送申请材料,但原告未向被告望江县农业委员会、望江县财政局、望江县统计局直接申报农业补贴资金发放。原告现在起诉被告望江县农业委员会、望江县财政局、望江县统计局要求向其发放农业补贴,依法应当驳回。从纠正行政违法的角度看,原告2008年5月8日收到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作出《关于泊湖村下石湖前湖土地承包纠纷来信的答复函》时和每年发布农业补贴资金公示时就知道或应当知道农补资金为按年申报发放,原告从第三人何正阳处承包土地的农补资金已由第三人何正阳领取。原告如认为被告发放错误,损害了原告的利益,应当按年度针对被告望江县农业委员会、望江县财政局、望江县统计局提出撤销向第三人何正阳发放农补资金的行政诉讼。原告在知道或应当知道第三人何正阳领取了农补资金六个月内未提出起诉,现在起诉,超过了起诉期限,依法应当驳回。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既不是本案被告,也不是农补资金支付的主体,原告要求第三人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向原告承担责任无法律依据,依法应当驳回。被告望江县农业委员会、望江县财政局、望江县统计局是农补资金发放的责任主体,其认为不是本案适格被告的辩称意见依法不能成立。原告因发放农业补贴资金问题起诉过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但本次起诉的对象却是望江县人民政府等行政机关,望江县凉泉乡人民政府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原告的起诉不属于重复起诉。被告关于本案应适用一事不再理原则的意见,依法不予采纳。综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三项、第六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王国正的起诉。

本案诉讼费50元,由原告王国正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聂小宁

审 判 员  汪秀锋

人民陪审员  路守威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张 媛

附件

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

(一)、请求事项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的;

(二)、起诉人无原告诉讼主体资格的;

(三)、起诉人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法律规定必须由法定或者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未由法定或者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由诉讼代理人代为起诉,其代理不符合法定要求的;

(六)、起诉超过法定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七)、法律、法规规定行政复议为提起诉讼必经程序而未申请复议的;

(八)、起诉人重复起诉的;

(九)、已撤回起诉,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十)、诉讼标的为生效判决的效力所羁束的;

(十一)、起诉不具备其他法定要件的。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四条第(三)项第四十四条第(六)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

《行政诉讼法》

第三十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