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检查

湖南锐杰律师事务所与长沙市质量技术监督信息管理所行政检查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3月25日 案由:市场监督局行政检查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检查 监察行政检查 当事人:湖南锐杰律师事务所 长沙市质量技术监督信息管理所 案号:(2015)岳行初字第00005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湖南锐杰律师事务所。

法定代表人刘大华。

委托代理人陈耀明。

委托代理人曹书华。

被告长沙市质量技术监督信息管理所。

法定代表人冯林彬。

委托代理人张文革。

委托代理人顾娟。

诉讼记录

原告湖南锐杰律师事务所不服被告长沙市质量技术监督信息管理所在为原告办理组织机构代码证年检业务时收取原告108元费用的行为,于2014年12月2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次日受理后,于2014年12月30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2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原告湖南锐杰律师事务所的法定代表人刘大华及其委托代理人陈耀明,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张文革、顾娟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4年10月14日,被告为原告办理组织机构代码证业务时收取了原告108元费用。

被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依据:

第一组证据:

证据1-1、组织机构代码基本信息登记表。

证据1-2、律师事务所执业许可证。

证据1-3、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有效期至2014年9月26日)。

证据1-4、刘大华、曹书华身份证复印件。

第一组证据拟证明原告来被告单位办理的业务是组织机构代码证换证业务。

第二组证据:

证据2-1、收费许可证。

证据2-2、《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财政部办公厅关于组织机构代码证书收费有关问题的复函》(发改办价格(2006)661号)

第二组证据拟证明被告收取的108元费用是经有关部门批准的合法收费项目。

第三组证据:

证据3-1、《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公布取消下放和保留的省级行政许可事项目录的决定》。

证据3-2、国家质检总局行政审批事项公开目录。

第三组证据拟证明组织机构代码证的办理未列入行政许可事项,不属于行政许可。

法律依据:

依据一、《组织机构代码管理办法》(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令第110号)第十五条、第十七条。

依据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关于调整组织机构代码证书收费标准及有关问题的通知》(发改价格(2003)82号)。

原告诉称:2014年10月14日,原告到被告处办理组织机构代码证年检,被强制向被告交付了108元费用。原告认为,被告进行组织机构代码证年审的行为是行政许可行为,而根据我国行政许可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如没有法律或行政法规的授权则不允许收取任何费用,现在被告没有收费的法律依据,其收费行为应属违法行为,所收费用理应退还。请求人民法院判决:1、确认被告行政许可中的收费行为违法;2、判令被告退还原告费用108元。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提供了以下证据证明其诉讼主张:

证据一、组织机构代码证。拟证明被告于2014年10月14日经过年审颁发了原告的组织机构代码证。

证据二、湖南省非税收入一般缴款书。拟证明被告收取了原告费用108元。

被告辩称:一、组织机构代码的新办、变更、换证、年检、注销等均不属于行政许可,不适用《行政许可法》的规定。二、被告所收取的办理组织机构代码费用经湖南省物价局审查,颁发了《收费许可证》,被告收取原告108元费用有法律依据。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经当庭质证认为:

第一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第二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这两份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收费行为的合法性。第三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被告既不是省级行政机关也不是国家质检总局,这两份文件均与被告的行为无关。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经当庭质证认为:

证据一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该业务是换证业务,不是简单的年检。证据二无异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作如下分析与认定:

原告的证据一能够证明原告到被告处办理组织机构代码证相关业务的事实,与本案有关联性,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证据二被告无异议,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被告的第一组证据,原告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第二组证据,是被告向原告所收取费用的相关审批手续,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第三组证据,虽然两份文件所涉及行政机关的级别均高于被告,但办理组织机构代码登记是各级质量技术监督部门均具有的职责,因此该组证据可以用于佐证被告办理组织机构代码登记的行政行为的性质。

根据以上采信的证据和庭审中各方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确认如下案件事实:2014年10月14日,原告因组织机构代码证有效期届满,到被告处申请办理组织机构代码证的变更、换证及年检,并向被告提交了《组织机构代码证基本信息登记表》、《律师事务所执业许可证》、原组织机构代码证等相关资料,被告经审核,为原告换发了新的组织机构代码证,并收取原告证书正本工本费10元、副本工本费8元、技术服务费90元共计108元费用。原告认为被告收取上述费用没有法律依据,遂诉至法院。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关于被告为原告办理组织机构代码证的行为是否属于行政许可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行政许可,是指行政机关根据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申请,经依法审查,准予其从事特定活动的行为”;《组织机构代码管理办法》第一条规定,“为了规范和加强组织机构代码管理工作,推进信息化管理基础建设,充分发挥组织机构代码在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作用,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及有关规定,制定本办法”;该办法第三条规定,“本办法所称组织机构,是指依法设立的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以及其他组织机构”。根据上述法律和部门规章的规定可以看出,组织机构代码证制度是为了规范和加强我国组织机构管理工作,推进相应信息化管理基础建设而建立的,其登记对象是已经依法设立的组织机构,组织机构代码证本身并不具有批准组织机构成立或者准予组织机构从事特定活动的法律效力。因此,被告为原告办理组织结构代码证的行为不属于行政许可行为。

关于被告向原告收取费用的合法性问题。《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关于调整组织机构代码证书收费标准及有关问题的通知》中对组织机构代码证书有关的收费标准做了规定,“(一)证书工本费,按现行收费标准执行,即正本每份10元、副本每份8元。(二)调整技术服务费标准,由每家35元调整为每家90元”。《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财政部办公厅关于组织机构代码证书收费有关问题的复函》中又对技术服务费的概念做了进一步的明确,即“指各级组织机构代码管理机构在对新办组织机构核发或按规定对组织机构换发代码证书时,一次性收取的费用”。根据上述规定,被告在为原告办理组织机构代码证的换证时,可以收取证书正、副本的工本费以及技术服务费,而且被告就以上各项费用的收取,已经在物价部门依法办理了《收费许可证》。被告的收费项目、收费标准均符合相关部门的批准内容,其收费行为合法。

综上所述,原告要求确认被告收费行为违法并退还所收费用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湖南锐杰律师事务所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湖南锐杰律师事务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至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刘翰旻

审 判 员  吕 鸣

人民陪审员  李秋莲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周慧琴

附件

附相关法律法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起诉被告不作为理由不能成立的;

(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存在合理性问题的;

(三)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因法律、政策变化需要变更或者废止的;

(四)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组织机构代码管理办法》

第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

第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