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公安行政给付

徐天平与昆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昆明天日选矿机械有限公司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1月23日 案由:公安行政给付 公路行政给付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昆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徐天平 昆明天日选矿机械有限公司 案号:(2015)昆行终字第87号 经办法院: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徐天平,男,汉族,1975年2月8日生,现住址: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王家桥派出所昆禄公路2号1幢一单元307室。

委托代理人王文盛,云南联宇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昆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地址:呈贡区锦绣大街1号。

法定代表人姚振康,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杨艳,云南唯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昆明天日选矿机械有限公司,地址:昆明市西郊大普吉昆禄公路口。

法定代表人莫天云,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新华,第三人公司职员,特别授权代理。

诉讼记录

上诉人徐天平因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不服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呈行初字第3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人民法院认定以下案件事实:原告徐天平与第三人昆明天日选矿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日选矿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徐天平在该公司球磨机筒体车间工作,具体担任下料组班长,从事筒体卷制、焊接等工作。2013年12月20日下午14时30分许,该公司质检员郑增泽要求徐天平工组人员对筒体内部焊缝焊渣进行打磨清理,因徐天平认为不属于自己工作职责而拒绝完成相应工作,徐天平在郑增泽表示不完成相应打磨清理则要扣除对应工资的情况下进而先辱骂推搡郑增泽,引发双方打斗。在打斗过程中,郑增泽从地上捡起铁制吊钩砸中徐天平左侧头部致徐天平受伤倒地昏迷。徐天平被送往昆明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救治并于2014年1月24日好转出院;徐天平伤情经该医院诊断为重型颅脑外伤(左颞创伤性硬膜外血肿、多发性大脑挫裂伤、左颞骨骨折、继发性癫痫),同时经昆明法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重伤。另案刑事被告人郑增泽被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审理于2014年6月25日以(2014)五法刑一初字第213号刑事判决书,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郑增泽在该案审理过程中已对徐天平医疗费等经济损失作出了195,000元的赔偿并获得徐天平的谅解。被告昆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昆明人社局)于2014年8月5日受理用人单位天日选矿公司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经相应调查认定徐天平被打伤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有关工伤构成要件规定,于同年9月11日以第1401049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对徐天平受伤情形认定为工伤。用人单位天日选矿公司不服而向云南省人社厅申请行政复议。云南省人社厅经复议于2015年1月4日以云人社行复决字(2014)第5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昆明人社局作出的前述认定工伤决定,并责令该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结论。被告昆明人社局据此重启工伤认定程序,经调查认定后于2015年2月9日以第15010080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对徐天平受伤情形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并分别向原告徐天平及第三人天日选矿公司送达了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原告徐天平不服诉诸本院请求撤销。

原审人民法院认为,原告徐天平作为涉案受伤劳动者,对被告昆明人社局作出的本案第15010080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不服,依法享有起诉的权利,但其请求撤销被告昆明人社局作出的第15010080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此外,致伤人郑增泽除承担刑事责任外,已实际对徐天平因伤造成的医疗费等经济损失作出了必要赔偿,故本院依法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被告昆明人社局属于法律授权的昆明市行政区域内的劳动和社会保障管理行政机关,有权对辖区内的劳动及工伤社会保障纠纷进行裁决处分;用人单位天日选矿公司的经营住所地在昆明市辖区内,与劳动者之间的工伤认定纠纷属被告管辖区内的工伤社会保险统筹裁决事项,涉案劳动者徐天平在工作过程中被他人实施的故意伤害暴力犯罪行为伤害,相关工伤认定及赔偿依法属被告辖区内得裁决处分事项,原告徐天平、第三人天日选矿公司对此均无异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故被告昆明人社局行政主体资格适格,执法权限并无不妥,本院依法对此予以确认。涉案用人单位天日选矿公司与相关工伤认定结果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依法应参与本案诉讼并享有相关权利。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第(三)项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本案劳动者徐天平虽然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受到伤害,但其无理拒绝打磨清理球磨机筒体内部焊缝焊渣的相关合理要求,并首先实施辱骂推搡提出前述合理正当工作要求的质检员郑增泽的无理不当行为,随后在相互打斗过程中受伤,纵观其行为目的不是为维护单位利益、积极完成相应工作而是无理拒绝或逃避履行工作职责,导致其行为性质与工伤保险条例前述工伤构成的“工作原因”、“履行工作职责”的实质要件不符,依法不应认定构成工伤。被告昆明人社局认定徐天平受伤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相应工伤构成要件而不构成工伤的结论有相应事实、法律依据,执法程序不存在明显违法或不妥之处,依法仍应予以维持。《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四)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第六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的,应当在裁判文书中援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第六十二条,以及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五)项第2目、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徐天平请求撤销被告昆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5年2月9日作出的第15010080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由被告重新认定原告伤情为工伤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徐天平承担。

上诉人徐天平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判决遗漏重要事实,导致认定事实错误,从而适用法律错误。理由如下:一、原审法院无视郑增泽系车间主任、第三人系生产管理人员的身份,对徐天平无打磨卷筒内部焊缝工作职责却作出相反的事实认定是错误的;二、徐天平系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受伤,这一事实是确定的;三、徐天平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范围,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工伤排除范围;四、徐天平系因为工作原因受伤,被告的决定书已经明确;五、徐天平的工伤认定申请系单位办理,在认定工伤后,单位又申请行政复议,被告根据行政复议决定第二次作出不属于工伤决定,自相矛盾。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违背事实,错误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错误,从而作出了错误的判决。据此,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特提出上诉,请二审法院:1、撤销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法院(2015)呈行初字第35号行政判决书,改判撤销昆明人社局15010080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判决该局重新认定徐天平所受伤为工伤;2、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昆明人社局承担。

被上诉人昆明人社局答辩称:一、本案基本事实是:徐天平因被郑增泽要求履行工作职责进而两人发生了打斗,徐天平受伤情形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因而我局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于2015年2月9日作出了“不予认定工伤”的认定结论;二、作出认定决定的理由和依据:本案中徐天平在单位质检员要求其履行工作职责但其拒绝履行的情况下引发了打斗,其遭遇暴力伤害的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三、上诉人所述理由不能推翻工伤认定决定。首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中所规定的“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是指受到暴力伤害与职工履行工作职责有因果关系。本案打斗发生的原因是单位质检员要求徐天平履行工作职责,徐天平不履职导致的伤害,所以其受到伤害与履行工作职责没有必然联系,应当由侵害人承担责任,而不能认定为工伤。其次,工伤认定中最重要的三要素之一就是“工作原因”。工作原因是指职工的行为是为了生产、工作目的,而非因个人的目的。因此,即使符合工作时间、工作岗位的要求,但不符合工作原因的法定条件,也不能认定为工伤。徐天平受到的暴力伤害并不是因生产、工作目的导致的伤害,也不是由于执行职务行为或业务行为而发生的伤害,而是同事间的私人行为导致的暴力伤害,其所受伤害与履行工作职责没有必然联系,即非工作原因,因此不予认定为工伤。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请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本案的诉讼费由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天日选矿公司未提交答辩状。

本案当事人在原审诉讼中提交的证据材料均已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各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均符合法定证据的一般特征,本院依法对此予以确认。

本案经二审审查,原审人民法院审判程序合法;原审法院对本案证据的审核认定,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相关规定,本院予以确认;根据本案收录的有效证据,原审人民法院认定事实无误,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系公民对行政机关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不服提起的诉讼,依法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且属于本院二审管辖。上诉人徐天平对行政机关昆明人社局于2015年2月8日作出的编号为15010080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不服提起本案行政诉讼,其作为行政相对人依法具有本案“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之规定,被上诉人昆明人社局依法具有作出本案被诉编号15010080《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行政主体资格及权限。本案上诉人对昆明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不服,昆明人社局系本案的适格的“被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五条第二款:“诉讼当事人中的一部分人提出上诉,没有提出上诉的对方当事人为被上诉人,其他当事人依原审诉讼地位列明”之规定,本案原审第三人天日选矿公司的主张与上诉人徐天平相反,作为上诉人的对方当事人天日选矿公司应列为本案被上诉人。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之规定,符合该条款认定为工伤的情形应当同时具备以下三个条件:第一,该暴力伤害系在工作时间发生;第二,该暴力伤害系在工作场所内发生;第三,该暴力伤害系因履行工作职责所引发。就本案的事实情况来看,上诉人徐天平与被上诉人天日选矿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及上诉人徐天平系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受到暴力伤害的事实各方均无异议。上诉人徐天平是否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伤害系各方争议焦点。《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中“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伤害”的立法本意是指第三人因认为职工履行本职工作而影响或阻碍了其达到一定的目的,为实现该目的或因未能达到该目的而迁怒于职工,对其所施加的暴力伤害。本案中,徐天平受到暴力伤害是因其未能服从公司管理人员郑增泽的工作安排,进而二人发生了争执并引发打斗所致。徐天平在本案中所受到的暴力伤害是因其消极不作为、而非积极履行工作职责所致,故上诉人徐天平受到的暴力伤害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规定的内涵并不一致,也即上诉人徐天平受到暴力伤害的情形并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上诉人徐天平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所受到的暴力伤害依法不应当认定为工伤。

综上所述,本案上诉人徐天平受到暴力伤害的情形并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上诉人徐天平的上诉请求缺乏相应的事实及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原审人民法院作出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依法应当予以维持。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二条第一款,以及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五)项第2目、第二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计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徐天平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审判长方玲

文尾

审 判 长  方 玲

审 判 员  唐振滔

代理审判员  张 锐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代亚娟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项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三)项第五条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十五条第二款第六十二条第一款

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

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五)项第二目第二十九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