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体育行政规划

厦门市鹭海龙房地产策划代理有限公司、厦门市规划委员会城乡建设行政管理:城市规划管理(规划)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6月20日 案由:体育行政规划 当事人:厦门市鹭海龙房地产策划代理有限公司 厦门市规划委员会 案号:(2017)闽02行终97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厦门市鹭海龙房地产策划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厦门市湖里区南山路798号综合楼2楼B区。

法定代表人张晓薇,执行董事。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厦门市规划委员会,住所地厦门市思明区体育路95号。

法定代表人由欣,主任。

委托代理人陈中平,厦门市规划委员会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陈琳,福建天衡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厦门市鹭海龙房地产策划代理有限公司(下称鹭海龙公司)因被上诉人厦门市规划委员会规划行政行为一案,不服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2016)闽0203行初307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5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鹭海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晓薇,被上诉人厦门市规划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陈中平、陈琳,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鹭海龙公司于原审诉称,厦门市湖里区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湖盛工贸厂房)即禾山镇湖边水库项目,是湖里区2010年“9.8”政府招商签约项目。湖里区江头街道办事处于2010年9月8日与鹭海龙公司签订了《合作意向书》。随后,鹭海龙公司多次向厦门市规划委员会申请办理忠仑社76-77号建筑商业变更规划许可手续,厦门市规划委员会却以“该建筑属违章建筑物”为由不予办理,但是法院认定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是合法建筑物。两种截然相反的认定,导致鹭海龙公司陷入两难境地,故于2015年1月20日向湖里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信访“忠仑社76-77号建筑属违法建设,要求拆除”,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湖里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受理后,针对忠仑社76-77号建筑是否违法的问题,向厦门市规划委员会发函认定。厦门市规划委员会于2015年3月作出《关于禾山镇湖边水库项目的工作联系单》(编号:2015011)。该工作联系单是对政府招商引资项目建筑物系违法建筑的认定,是鹭海龙公司办理建筑商业变更规划许可手续的关键,更是鹭海龙公司项目能否成功经营的根本,对鹭海龙公司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厦门市规划委员会作出的工作联系单与事实严重不符,侵害了鹭海龙公司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撤销厦门市规划委员会作出的案涉工作联系单。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与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是判断原告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的前提条件之一。案涉工作联系单系2015年3月10日厦门市规划委员会出具给湖里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就禾山镇湖边水库项目的建设是否经其许可的答复。(2013)湖民初字第363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除厦门市金大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与鹭海龙公司就忠仑社76-77号房产签订的《租赁合同》,并要求鹭海龙公司返还上述房产及土地。上述判决被(2014)厦民终字第646号民事判决维持并业已生效,鹭海龙公司亦于2014年12月已经将忠仑社76-77号房产腾空。可见,在案涉工作联系单出具时鹭海龙公司既非禾山镇湖边水库项目承包者,也非案涉地上建筑物的所有人或承租人,湖里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亦未依据该工作联系单就案涉项目对鹭海龙公司进行相关处理。是故,鹭海龙公司与案涉《关于禾山镇湖边水库项目的工作联系单》不存在利害关系,无权对其提起本案诉讼。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九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裁定驳回鹭海龙公司的起诉。

宣判后,鹭海龙公司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2010年“9.8”贸洽会期间,湖里区江头街道办事处将其辖区内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湖盛工贸厂房)作为引资项目,与上诉人签订《合作意向书》,双方协商一致,将该项目开发为商贸酒店及配套服务。湖里区江头街道办事处于2010年向湖里区政府递交《关于调整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使用功能的请示》,湖里区政府也作出《关于同意变更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使用功能的批复》。该批复是政府给予上诉人的特许经营权利,更是要求湖里区江头街道办事处办理好商业功能变更手续后给上诉人,服务企业的行政给付任务。2010年10月,上诉人与厦门市金大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的租赁合同。虽然该租赁合同被法院强制执行,但是上诉人与江头街道办事处的协议及政府的批复、承诺等并未解除,法律效力必须得到尊重。因此,上诉人与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有着直接、实质的利害关系。被上诉人作出的工作联系单表面上是对湖里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答复,实质却是对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系违法建筑的认定,该认定是上诉人能否办理商业规划变更手续的关键,更是上诉人能否经营下去的根本。被上诉人的该认定与司法认定严重相悖,对上诉人的权利义务产生直接影响。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裁定,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工作联系单。

被上诉人厦门市规划委员会答辩称,一、被上诉人作出的案涉工作联系单系被上诉人根据《厦门经济特区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使行政处罚权规定》的相关规定,对城市管理行政执法部门在查处违法案件中的专门性问题进行的协助认定,该回复意见对湖里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仅具有参考作用,不属于具体行政行为,不具有可诉性。二、被上诉人在作出案涉工作联系单时,上诉人与案外人厦门市金大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就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所签订的租赁合同已经法院判决解除,在后作出的工作联系单显然与上诉人没有法律上利害关系,上诉人不具备提起本案行政诉讼的主体资格,原审裁定驳回起诉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是行政诉讼的适格原告。上诉人并非案涉工作联系单的相对人。在案证据表明,上诉人与厦门市金大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就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签订的《租赁合同》,于2014年4月经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厦民终字第646号民事判决解除。该二审判决生效后,2014年12月上诉人腾空了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也即,2015年3月10日,被上诉人向湖里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作出案涉工作联系单时,上诉人既不是该行政行为相对人,也不是忠仑社76-77号建筑物的所有权人或承租人。上诉人与案涉工作联系单间不存在利害关系,原审法院以其不具备原告主体资格为由裁定驳回起诉,并无不当。上诉人为此提起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长  林琼弘

审 判员  纪荣典

审 判员  宋希凡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日

代书记员  陈 靓

附件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