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盐业行政检查

四川省南充市水电工程有限公司与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其他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8年3月15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检查 电力行政检查 地矿行政检查 盐业行政检查 当事人: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四川省南充市水电工程有限公司 案号:(2018)渝0116行初4号 经办法院: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四川省南充市水电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南充市高坪区航空港工业集中区机场路,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1300209455698W。

法定代表人卢琴,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周勇,重庆渝汇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重庆市江津区几江街道办事处小西门大有正街1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500381771784229H。

法定代表人刘辉,局长。

委托代理人黄炫灵,被告单位工作人员,一般代理。

第三人叶含春,男,汉族,1976年4月12日出生。

诉讼记录

原告四川省南充市水电工程有限公司要求确认被告重庆市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区人社局)不履行监督检查职责违法一案,于2018年1月2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和举证通知书等法律文书,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九条之规定,通知叶含春作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月2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四川省南充市水电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周勇、被告区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黄炫灵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三人叶含春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区人社局行政机关负责人因有重要会议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四川省南充市水电工程有限公司与叶含春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一案,正在劳动仲裁,在仲裁中,原告对叶含春举示的渝江津劳初鉴字[2017]526号《初次鉴定结论书》的程序有异议。事实与理由如下:1、江津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未依照法定程序作出鉴定结论,被告江津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亦未对该行为督促检查,致使原告未收到该通知书。因此,该鉴定结论至今未生效;2、被告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16180-2006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伤残等级》作出的:伤残九级,无护理依赖的鉴定结论与叶含春客观伤情事实明显不符;3、该案件在民事诉讼过程中,原告在没有收到鉴定结论通知书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按照法定程序伤情再次鉴定,继而无法维护原告自身的合法权益。综上所述,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望贵院以法律为依据,事实为准绳,判令被告区人社局履行监督重庆市江津区劳动鉴定委员会送达我们鉴定结论的法定职责。

原告提交的证据: 1、渝津劳初鉴字[2017]526号《初次鉴定结论书》,证明区鉴定委员会作出了鉴定结论但是原告没有收到; 2、津人社伤认字[2016]1316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证明在仲裁中收到了工伤认定决定书。

被告辩称,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二十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受理行政诉讼案件应符合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行政机关提出具体请求,行政机关拒绝履行、不予答复或者对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条件。原告四川省南充市水电工程有限公司从未向本机关提出要求本机关督促区劳鉴委送达鉴定结论的请求,本机关也未就叶含春的劳动能力鉴定作出任何具体行政行为,原告就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不属于行政诉讼受理范围,应予驳回。具了解渝江津劳初鉴字[2017]526号《初次鉴定结论书》已于2017年9月20日邮寄送达原告,并由原告的单位收发章签收,为维法律的严肃性,保障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行政职权,请求区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提交了以下证据: 1、劳动能力鉴定表(确认表),证明劳动委员会依照第三人的申请进行鉴定。 2、渝江津劳初鉴字[2017]526号《初次鉴定结论书》,证明区劳动鉴定委员会依法作出的鉴定结论和内容。 3、区劳动鉴定委员会EMS邮寄回证,及快递查询单,证明区劳动鉴定委员会依法向原告进行了送达;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1、2号证据三性均无异议,对3号有异议,因为没有收到。被告对原告提交的1号证据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但对原告的证明目的不认可,认为2号证据与本案无关。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提交的2证据证明第三人受伤被被告认定为工伤,1号证据证明江津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初次鉴定结论书;被告提交证据证明重庆市江津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依照第三人的申请作出《初次鉴定结论书》,以及将该初次鉴定结论书送达原告。且真实、合法,作为本案的定案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7年5月26日被告作出津人社伤认字[2016]1316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第三人受伤为工伤,2017年7月5日第三人填写了重庆市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确认)表,要求对其伤残等级进行鉴定,同年9月5日重庆市江津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渝江津劳初鉴字[2017]526号《初次鉴定结论书》。重庆市江津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17年9月18日通过邮寄向原告送达渝江津劳初鉴字[2017]526号《初次鉴定结论书》,2017年9月20日原告单位签收。2018年1月2日,原告以未收到被告作出的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被告未履行监督检查的职责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由诉讼来院,请求判决被告区人社局履行监督重庆市江津区劳动鉴定委员会送达其作出的鉴定结论的职责。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重庆市工伤保险实施办法》第十八条:市、区县(自治县)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由同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卫生行政部门、工会组织、经办机构代表以及用人单位代表组成。市、区县(自治县)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下设办公室,挂靠在同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日常工作。和第四十四条:区县(自治县)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履行下列职责:(四)负责劳动能力鉴定的监督检查,工伤保险基金的缴纳、支付、使用情况的监督检查;。故被告区人社局对重庆市江津区劳动鉴定委员会的劳动能力鉴定负有监督检查的法定职责。《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本案各方当事人对重庆市江津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已作出第三人劳动能力鉴定结论无异议,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原告的诉求是否有事实根据,即被告是否存在未履行监督检查重庆市江津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送达第三人劳动能力鉴定结论给原告的职责。本案中,重庆市江津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17年9月18日通过邮寄向原告送达渝江津劳初鉴字[2017]526号《初次鉴定结论书》,2017年9月20日原告单位签收。应视为原告已2017年9月20日收到重庆市江津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作出的渝江津劳初鉴字[2017]526号《初次鉴定结论书》。故原告诉称重庆市江津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未送达叶含春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给原告,并以此认为被告未履行监督检查的职责没有事实根据。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四川省南充市水电工程有限公司的起诉。

本案不收案件受理费。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沈迎春

人民陪审员  聂 铨

人民陪审员  王晓璐

二〇一八年三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邹骑骏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重庆市工伤保险实施办法》

第十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