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救助

戴鼎锋与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等劳动和社会保障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1月16日 案由:监察行政救助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救助 财政行政救助 房屋行政救助 国资行政救助 当事人:戴鼎锋 上海市财政局 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 案号:(2015)黄浦行初字第137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戴鼎锋,男,1941年11月23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

被告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住所地上海市。

法定代表人徐逸波,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钟可慰,男。

委托代理人奚鹰,男。

被告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住所地上海市。

法定代表人顾金山,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施建伟,男。

委托代理人徐骥,男。

被告上海市财政局,住所地上海市。

法定代表人宋依佳,上海市财政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杜隽,男。

委托代理人徐瑜,女。

第三人中铁二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

法定代表人郭衍敬,中铁二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凌光华,男。

委托代理人赵强,男。

诉讼记录

原告戴鼎锋诉被告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市国资委)、原上海市城乡建设和管理委员会(下称原市建委)、上海市财政局(下称市财政局)要求确认未将原告列为生活补贴对象行为违法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立案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被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证据和依据。案件审理过程中,原市建委职能整合划入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下称市住建委),故本院变更市住建委为本案被告。因中铁二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铁二十四局)与本案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戴鼎锋,被告市国资委的委托代理人钟可慰、奚鹰,被告市住建委的委托代理人施建伟、徐骥,被告市财政局的委托代理人杜隽、徐瑜,第三人中铁二十四局的委托代理人凌光华、赵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戴鼎锋诉称,2013年9月8日,被告根据国资发分配(2011)63号《关于妥善解决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待遇问题的通知》(下称国资发分配(2011)63号文),向原告审核发放了2011年上半年的生活补贴金。但在2014年补发2011年下半年的生活补贴时,未将原告列为补贴对象,停发了原告补贴。原告认为,被告停发生活补贴违反规定。原告是拥有教师资格证的退休教师,根据上述国资发分配(2011)63号文的规定,应当享受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生活补贴。沪国资委综合(2011)399号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上海市财政局、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关于本市贯彻﹤关于妥善解决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待遇问题的通知﹥的实施意见》(下称沪国资委综合(2011)399号文)第一条第(一)项第1点中虽未明确列出“职工学校”,但“等”字应包含了原告所退休的职工学校。现被告未将原告所退休的学校列入补贴范围是双重标准执法。被告停发原告的生活补贴,事先并未告知,有悖执政为民宗旨。被告市国资委在信访答复中称,接到举报,根据“有错必纠”的原则停发生活补贴,却并未提供依据,于法无据。被告市国资委作为统筹协调部门,具有认定审核生活补贴对象的职责,其不可推卸责任。由于沪国资委综合(2011)399号文与国资发分配(2011)63号文关于享受补贴机构范围的规定基本相同,故当庭撤回诉状上所列对沪国资委综合(2011)399号文一并附带审查的请求。请求法院判决确认被告未将原告列为2011年下半年之后的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生活补贴对象的行为违法,判令被告恢复并补发被停发的生活补贴金。

被告市国资委辩称,根据其三定方案,被告市国资委没有发放系争生活补贴的职责。根据沪国资委综合(2011)399号文的精神,市国资委仅负责解决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待遇问题的全市统筹协调,退休教师资格认定和补贴资金的审核拨付并非被告市国资委职责。被告市国资委在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中也明确说明,戴鼎锋等9位退休人员生活补贴系根据相关人员举报,经上海市解决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待遇问题联席会议(下称联席办)复核后,由相关职能部门予以停发。原告退休时所在学校系职工学校,不是学历教育,不属于国资发分配(2011)63号文及沪国资委综合(2011)399号文所规定的补贴教育机构的范围。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市住建委辩称,原市建委按照沪国资委综合(2011)399号文的规定负责配合市国资委相关工作的实施。在发放了戴鼎锋等人2011年上半年的生活补贴后,经市国资委提示对原告的补贴发放有误,故停发了2011年下半年之后的生活补贴。原告所在学校为职工学校,并非学历教育机构,不属于相关文件规定的生活补贴教育机构的范围。故原市建委的行为符合沪国资委综合(2011)399号文的规定,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市财政局辩称,市财政局未实施过原告在诉状中所称的行为。根据国资发分配(2011)63号文的规定,被告市财政局仅仅行使了财政资金保障拨付的职责,不存在生活补贴的发放行为。被告市财政局的财政资金保障拨付行为对原告并未产生直接的权利义务影响,原告的诉讼请求与被告市财政局没有直接关联性,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被告市财政局的起诉。

第三人述称,第三人仅负责退休教师的申报,不负责身份的确认,钱款也并非第三人支付。原告退休时所在学校名称为上海铁路局基建工程处职工学校,教学内容为学历培训和岗位培训。培训后还要参加市里的统考,并不能直接取得学历证书。原告1982年到该学校担任教师,1997年退休离开,退休时的岗位也是教师。申报2011年下半年以后的生活补贴时删除了原告,是考虑到原告退休时所在学校不符合发放生活补贴的条件。故认为本案处理与第三人无关。

经开庭举证、质证,并经法庭认证,本院查明本案事实如下: 2013年8月23日,原市建委向市财政局发出《关于2011年落实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待遇申请生活补贴的函》,告知根据国资发分配(2011)63号文及沪国资委综合(2011)399号文的规定,完成了原市建委系统的机构、人员认定和2011年生活补贴测算工作,请市财政局将所需资金拨付至上海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中心开设的“政策性代发专户”,并附有《解决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待遇问题审批汇总表》(该表显示中铁二十四局符合条件的有2个教育机构)、《2011年度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基本情况表》(盖有中铁二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印章及原市建委公章,包含戴鼎锋退休时所在学校上海铁路局基建工程处职工学校)。2013年9月8日,戴鼎锋领取了2011年上半年的生活补贴。2014年1月24日,原市建委向市财政局发出《关于申请落实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2011年下半年度生活补贴的函》,附有《解决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待遇问题审批汇总表》(显示中铁二十四局符合条件的有1个教育机构)、《2011年度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基本情况表(表三)》(原告戴鼎锋退休时所在学校未包含在内)。原告因未收到2011年下半年起的生活补贴,向被告市国资委信访,得到答复称“因收到相关人员举报,经本市63号文联席办复核后,按照有错必纠的工作原则,及时予以纠正,即停发了自2011年下半年起戴鼎锋等9位退休人员的生活补贴”。原告不服,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另查明,1979年2月5日,原上海铁路局基建工程处作出上铁基办(79)字第023号《关于启用职工学校、汽车运输队印章的通知》,自1979年2月5日起启用上海铁路局基建工程处职工学校印章。1979年5月3日,原铁道部上海铁路局向原上海市教育局发出(79)上铁局人字508号《关于成立我局基建工程处职工学校请予备案函》称,该局于1979年2月成立基建工程处职工学校一所,主要开办相当于中专、技工水平的专业班和技术短训班,脱产培训新工人和轮训提高在职职工的技术水平。

以上事实由原告及被告市住建委提交的上铁基办(79)字第023号《关于启用职工学校、汽车运输队印章的通知》、(79)上铁局人字508号《关于成立我局基建工程处职工学校请予备案函》,原告及被告市财政局提供的国资发分配(2011)63号文,原告及被告市国资委提交的网(2014)XXXXXXXXX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被告市国资委提交的沪府办(2011)64号《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建立上海市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待遇问题联席会议的通知》,市国资委及市住建委提交的沪国资委综合(2011)399号文,市住建委及市财政局提交的《关于2011年落实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待遇申请生活补贴的函》、《关于申请落实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2011年下半年度生活补贴的函》,被告市住建委提交的《关于2011年落实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待遇申请生活补贴的函》的附件(《解决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待遇问题审批汇总表》、《2011年度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基本情况表》)、《关于申请落实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2011年下半年度生活补贴的函》的附件(2014年1月24日作出的《解决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待遇问题审批汇总表》、《2011年度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基本情况表(表三)》),原告提交的2011年度解决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待遇问题审批表、银行存折复印件以及当事人庭审陈述等证据证明。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国资发分配(2011)63号文及沪国资委综合(2011)399号文的规定,可享受退休教师待遇的国有企业职教幼教机构是指中央或者地方国有企业举办的职业学校、成人初等中等教育学校、技工学校和幼儿园等。原告退休时所执教的学校是原上海铁路局基建工程处职工学校,并不属于上述所列国有企业职教幼教机构的范围。故被告未将原告列为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生活补贴对象的行为并无不当。原告要求确认被告未将其列为2011年下半年之后的国有企业职教幼教退休教师生活补贴对象行为违法、判令被告恢复并补发被停发的生活补贴金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戴鼎锋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戴鼎锋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马金铭

代理审判员  孙焕焕

人民陪审员  肖阳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邹杨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九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一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