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畜牧行政救助

余姚市爽爽养殖场与余姚市财政局、余姚市残疾人联合会财政行政管理(财政)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7月31日 案由:工商行政救助 财政行政救助 畜牧行政救助 当事人:余姚市爽爽养殖场 余姚市残疾人联合会 余姚市财政局 案号:(2017)浙0281行初20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余姚市爽爽养殖场,住所地余姚市陆埠镇郭姆村李宅,系个体工商户。

代表人李平丰,场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戚建芬,宁波市江南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卢柯承,宁波市江南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余姚市财政局,住所地浙江省余姚市南滨江路118号。

法定代表人:成立海,局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邵列明,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朱俊杰,浙江舜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余姚市残疾人联合会,住所地浙江省余姚市新西门南路8号。

法定代表人陈思红,理事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阮吉章,余姚市残疾人联合会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徐炜锋,余姚市残疾人联合会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余姚市爽爽养殖场诉被告余姚市财政局、余姚市残疾人联合会财政行政救助一案,本院于2017年3月30日受理后,依法向两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7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余姚市爽爽养殖场代表人李平丰、委托代理人戚建芬,被告余姚市财政局的委托代理人邵列明、朱俊杰,被告余姚市残疾人联合会的委托代理人徐炜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余姚市爽爽养殖场起诉称:原告作为个体工商户属宁波市残疾人扶贫基地,专业经营活猪养殖。2013年10月,原告受“菲特”台风引发的洪灾的影响,导致活猪大面积死亡,经余姚市陆埠镇人民政府核实确认,直接经济损失80多万元。为积极扶持残疾人扶贫基地,提高抗风险能力,确保受基地扶持的残疾人有稳定收益,宁波市财政局、宁波市残联联合下发各县(市)区残联、财政局《关于印发〈宁波市残疾人扶贫基地风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甬残联[2005]11号、甬财政社[2005]171号),要求各县(市)区残联、财政局认真贯彻执行上述暂行办法。根据该办法,原告可申请使用残疾人扶贫基地风险资金4-10万元补助,并得到余姚市不少于1:2比例的配套。现原告已得到宁波市残联、宁波市财政局下拨的10万元扶贫基地风险资金补助,但余姚市财政局和余姚市残联未按规定向原告实行不少于风险资金1:2比例的配套,即支付原告不少于20万元的配套资金。原告多次向两被告反映20万元配套资金落实情况,也向有关单位进行上访无果。原告经营者李平丰肢体4级残疾,其母患有精神分裂症,需长期服用药物,妻子来自四川,家境贫困,故向法院起诉,要求判令:两被告支付原告配套资金20万元。本案诉讼费由两被告负担。

被告余姚市财政局答辩称:一、本案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本案案由为财政行政救助,但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十)项的规定,本案不属于行政诉讼范围。社会保障权利应由法律、法规、规章来规定,原告诉请无法律、法规、规章依据;二、本被告不具有支付配套资金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的法定职责来源于法律、法规、规章的授权,宁波市残联系人民团体,宁波市财政局系宁波市政府所属部门,其制定的文件是一种参考性意见,不具有强制效力;三、原告起诉已经超过法定期限。根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提起诉讼的时效为从知道或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或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4年3月20日,两被告作出的答复表示原告不能享受其要求的配套资金。2015年3月18日原告再次向省巡视组信访申请要求配套资金,余姚市残联给予了答复。原告自收到答复就已经知道两被告不履行的事实,故至起诉日原告已超过诉讼时效;四、两被告已给付原告风险资金10万元、基地补助5万元、余姚市政府灾后补助9万元、保险公司赔偿5万元,已为原告挽回了大量损失,且国家预算法第十六条明确规定上级政府在安排专项资金支付时,不得要求下级政府承担配套资金,故原告不再享有配套资金。综上,要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余姚市残疾人联合会答辩意见除与被告余姚市财政局答辩意见相同外,另补充答辩称:本被告系人民团体,既不是行政机关,也不是法律、法规、规章授权机构,不具有行政主体资格。

原告余姚市爽爽养殖场起诉时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经庭审质证,本院认定如下: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关于印发《宁波市残疾人扶贫基地风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陆埠镇2013年残疾人扶贫基地补助及风险补助资金情况表、关于下拨余姚市残疾人扶贫基地补助及风险补助资金的通知、余姚市洪灾中畜禽尸体无害化处理确认单各一份,书面回复两份,证明原告因台风遭受经济损失,被告虽给予了部分补助,但并未按宁波文件规定给予原告1:2风险资金配套的事实。两被告质证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告已给予原告相应的经济补助,现原告要求被告支付1:2的风险资金配套无法律依据。经审查,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被告余姚市财政局、被告余姚市残疾人联合会均未提供证据。

经审理查明,原告系个体工商户,属宁波残疾人扶贫基地。2013年10月,原告因“菲特”台风引发的洪水灾害造成经济损失80多万元。宁波市给予了10万元的风险资金补助。2014年3月,原告以两被告未按宁波文件精神支付其1:2的风险配套资金为由,向余姚市信访局反映,要求享受受灾补助配套资金。两被告于同年3月20日给予书面答复,即原告要求享受受灾补助配套基金无文件依据。两被告未支付原告所要求的受灾补助配套基金。原告于同年3月底收到该书面答复。2015年3月18日,原告以同样理由向省巡视组信访,要求享受受灾补助配套资金,余姚市残联于同年4月28日再次给予书面答复,即原告要求享受受灾补助配套基金无政策依据,原告于同年4月底收到该答复。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根据《宁波市残疾人扶贫基地风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通过信访方式要求两被告支付其受灾补助配套基金。两被告已于2014年3月20日以书面形式明确答复其要求享受受灾补助配套基金无文件依据,且原告于同年3月底已经收到该答复,即原告自该日起已经知道两被告因无相关文件依据不能履行向其支付受灾补助配套资金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原告自2014年3月底收到两被告书面答复至2017年3月30日起诉日,已经超过法定的2年期限。据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二款第(六)项的规定,

裁判结果

裁定如下:驳回原告余姚市爽爽养殖场的起诉。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余姚市爽爽养殖场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时,应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至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室;如银行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财政局非税资金专户,账号为37×××92,开户银行:中国银行宁波市分行;如邮政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大厅收费窗口;汇款时一律注明原审案号,在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7日内仍不预交并且未在上诉时依法申请司法救助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 长  唐平君

审 判 员  朱朝晖

人民陪审员  蔡伏钱

二〇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

代 书记员  赵静园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四条第二款第(六)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