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统计行政协议

刘凤桃与平塘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城乡建设行政管理:房屋拆迁管理(拆迁)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7月4日 案由:房屋行政协议 统计行政协议 当事人:平塘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刘凤桃 案号:(2017)黔2726行初22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独山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刘凤桃,女,1968年2月17日生,布依族,贵州省平塘县人,住平塘县,系平塘县统计局工作人员。

被告平塘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522727580678650N,地址:平塘县平舟镇玉水北路。

法定代表人史翊海,系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泽勇,系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杜朝辉,系贵州金盆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陈子微,男,1975年11月18日生,汉族,贵州省平塘县人,住平塘县,系平塘县环保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刘治美,女,1976年12月4日生,毛南族,贵州省平塘县人,住平塘县,系第三人陈子微妻子。

诉讼记录

原告刘凤桃诉被告平塘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不服房屋拆迁行政合同纠纷一案,于2017年4月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同日立案后,于同月7日向被告邮寄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和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通知书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4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刘凤桃、被告委托代理人王泽勇、杜朝辉以及第三人委托代理人刘治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的负责人未出庭应诉,但向本院提交了负责人未能出庭应诉的书面说明、第三人陈子微经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07年5月,原告刘凤桃与第三人陈子微签订《住房买卖协议书》,将原告所有的位于平塘县扶贫办职工宿舍五楼502号住房卖给第三人。2015年,因“玉水金盆”棚户区建设改造需要,需征收该房屋,同年12月23日,被告平塘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与第三人陈子微签订《平塘县“玉水金盆”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将住房和煤房一起进行了征收。原告认为自己只是卖住房给第三人,并没有将煤房一并转让,被告将煤房登记在第三人名下并签订征收补偿协议,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告诉称,原告参与集资购得位于平塘县环城路县扶贫办职工宿舍五楼编号为502的住房一套,建筑面积123平方米,并在扶贫办办公楼侧面配有一间6.65平方米的储物间,用于储存煤炭及杂物,又称煤棚,该储物间未办理产权登记,整栋宿舍楼原住户每家都配有一间储物间。2007年5月,原告丈夫因对自家房屋进行翻修重建存在资金困难,原告便将该套123平方米的住房以105100元转让给第三人,双方签订了《住房买卖协议书》,原告未将储物间一并转让给第三人。协议签订后,原告将住房及产权证移交给第三人,但储物间一直由原告管理使用。2013年底,被告对县城老城区环城路进行改造,在未通知原告的情况下,拆除了包括原告储物间在内的县扶贫办职工宿舍区域的所有建筑物,后经原告了解,得知被告将储物间登记在第三人名下,储物间补偿价格为22743元,原告向被告、纪委以及城镇建设指挥部办公室等反映要求处理,至今没有结果。原告认为,原告将住房转让给第三人时,并未将储物间一并转让,被告将储物间登记在第三人名下并与其签订房屋征收安置补偿协议,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协议中涉及原告储物间的部分应归于无效,被告应按照区域内同类房屋补偿标准补偿给原告。为此,请求判决被告与第三人签订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中涉及原告储物间的部分协议无效,判决被告支付拆迁原告储物间6.65平方米的补偿款22743元,第三人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辩称,1、2016年,平塘县政府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对“玉水金盆”棚户区进行改造,第三人陈子微的房屋就在“玉水金盆”棚户区拆迁改造范围,第三人房屋系与原告购得,原告主张的储物间属于该房屋的附属物。被告在征收前张贴了房屋征收公告,公告期间原告未提出异议,后被告与第三人签订了征收补偿安置协议,在准备按协议兑现房屋补偿款给第三人时,原告对煤棚的权属提出异议,被告慎重起见,才没有将煤棚的补偿款发给第三人。原告既不是涉案房屋的产权人,也不是与被告签订房屋安置补偿协议的行政相对人,原告诉讼主体不适格,应驳回原告的起诉;2、在拆迁过程中,被告经对房屋产权进行审查,第三人拥有合法有效的房产证,原告主张的储物间系第三人房屋的附属物,安置补偿协议是在房屋产权明确的情况下才签订的,也不存在《合同法》第52条规定的无效情形,原告主张煤棚补偿部分协议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3、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与被告无关,如果原告认为第三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可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侵权诉讼,而不是主张安置补偿协议无效。综上所述,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述称,2007年5月,原告将其位于平湖镇环城路建筑面积为123平方米的房屋一套及该房屋的一间储物间(即煤棚)转让给第三人,当时由于双方关系好,没有写任何协议,同年7月,双方到房管局办理了房屋过户手续,第三人搬到该房屋居住,附属的储物间也由第三人管理使用,管理使用期间未与包括原告在内的任何人发生权属争议。2016年,平塘县政府为了公共利益需要,对“玉水金盆”棚户区进行改造,第三人的房屋在拆迁改造范围内,在房屋征收前政府张贴了房屋征收公告,公告期间原告没有提出任何异议,第三人与被告签订房屋安置补偿协议时原告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后被告按签订的征收补偿协议准备兑现补偿款给第三人时,原告无中生有称当时卖房时未将附属物储物间一并卖给第三人,被告也仅凭原告一面之词将储物间补偿款22743元扣留在被告处。原告在对房屋的附属物储物间没有任何物权凭证的情况下起诉第三人与被告签订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中的附属物储物间(即煤棚)部分协议无效,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7年5月,原告刘凤桃与第三人陈子微签订《住房买卖协议书》,协议约定原告将其所有的位于平塘县扶贫办职工宿舍五楼502号住房卖给第三人,房屋建筑面积为123㎡,实用面积未填写,转让价格为105100元。该协议对储物间(又称煤棚)是否一并转让未予约定。同年7月16日,第三人陈子微取得了平塘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平房权证平湖镇字第××号《房产证》,该房产证记载建筑面积为123㎡。2015年底,因“玉水金盆”棚户区建设改造需要,需征收该房屋,同年12月23日,被告平塘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与第三人陈子微签订《平塘县“玉水金盆”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该协议记载被征收房屋建筑面积132.68㎡(其中住宅面积126.03㎡,煤房建筑面积6.65㎡),补偿款共计517352.16元。协议签订后,被告准备向第三人发放补偿款时,原告与第三人就煤棚的权属发生争议,因此,被告只向第三人发放补偿款494609元,对煤棚补偿款22743.16元扣留在被告处未予发放。另外,原告称在2007年转让房屋时并未将储物间一并转让第三人,第三人则认为储物间系附属物,随房屋产权转移而转移,原告和第三人对储物间(即煤棚)均未持有产权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平塘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与第三人陈子微签订《平塘县“玉水金盆”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在协议履行过程中,原告与第三人就储物间(即煤棚)的权属发生争议,被告也将储物间(即煤棚)的补偿款22743.16元予以扣留未进行发放,因此,被告与第三人签订《平塘县“玉水金盆”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中关于储物间(即煤棚)部分协议并未实际履行。本案争议的实质是储物间(即煤棚)的权属问题,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原告应通过民事途径主张相应的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刘凤桃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50元,退回原告刘凤桃。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交纳上诉费,上诉于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张 明

审 判 员  莫义军

人民陪审员  莫品钦

二〇一七年七月四日

书 记 员  冉 璐

附件

附: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二)有明确的被告; (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 (四)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规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 (六)重复起诉的; (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九)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 (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诉条件的。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第(四)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