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治安行政允诺

熊应珍、宗二华(系上诉人与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行政允诺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10月14日 案由:治安行政允诺 当事人:熊应珍 宗二华 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 案号:(2016)苏08行终132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熊应珍,无业。

委托代理人宗玉华,无业。

上诉人(一审原告)宗二华(系上诉人熊应珍次子),无业。

委托代理人侯祝山,江苏曙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住所地淮安市淮安区华西路8号。

法定代表人陈明中,该分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树成,该分局党委副书记。

委托代理人张卫国,该分局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上诉人熊应珍、宗二华因诉被上诉人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以下简称淮安公安分局)不履行行政承诺行为违法一案,不服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2016)苏0803行初20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9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熊应珍及其委托代理人宗玉华、上诉人宗二华及其委托代理人侯祝山,被上诉人淮安公安分局的委托代理人李树成、张卫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因淮安市淮安区城河街及茶巷周边环境整治需要,原告位于淮安市淮安区河下湘泉巷12-1号的房屋在拆迁范围内。2013年2月23日,淮安市淮安区文化旅游开发区下设的城河北端及茶巷环境整治中队,在其参与河下拆迁工作中,与被拆迁户熊应珍、宗二华发生争执,并以打耳光的方式对宗玉华进行了殴打。淮安公安分局于2013年10月9日对违法行为人夏大国作出治安拘留七日并处罚款200元的行政处罚。后淮安区城河北端及茶巷环境整治指挥部经与原告熊应珍、宗二华等协商,达成协议,约定原告房屋于2014年12月3日15点交拆。被告淮安公安分局下设的淮安市淮安区城市建设治安办公室(以下简称治安办)出具承诺书一份,内容为:“我办负责对该户做出承诺并负责协议兑付,承诺如下:一、安置门市房一套(1*80平方米上下结构),地点在2-2地块,按安置方案办理;二、住房2套(其中1*105平方、1*75平方)。105平方为现房,安置在都市花园,另外协调一套55平方现房,半个月内落实到位;三、在规定的平方内结算完毕,另补偿3万元整。如结算超出平方,由该户按规定自行补足差价;四、拆迁协议在3个月内交由该户”。后由于原告没有将淮安市淮安区河下湘泉巷12号厂房交付淮安区城河北端及茶巷环境整治指挥部拆除,淮安区城河北端及茶巷环境整治指挥部即没有按治安办承诺内容兑付。原告即以治安办至今未履行承诺为由,以淮安公安分局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位于淮安市淮安区河下湘泉巷12号厂房,由宗玉华、宗二华、宗玉春三姐兄弟按份共有,其中,宗玉华占有二分之一份额,宗二华占其余二分之一份额的七份之三份额,宗玉春占其余二分之一份额的七份之四份额。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六条规定,公安机关兼具治安行政管理和刑事侦查双重权利,拆迁工作不是其法定的工作职责范围。本案是拆迁人与被拆迁人之间因履行拆迁补偿协议而引发的纠纷,两原告已与拆迁人分别达成了拆迁补偿协议,被告淮安公安分局下属单位治安办对原告作出的负责协议兑现的承诺,不属于其行政职权的范围,其实质是一种对拆迁补偿协议履行的担保行为。因该拆迁补偿协议的签订时间为2014年初和2014年10月,均发生在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实施之前,故原告的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熊应珍、宗二华的起诉。

上诉人上诉称:1、一审法院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六条关于人民警察的职责推导出拆迁工作不是公安机关法定的工作职责范围,属于偷换概念;2、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作出的负责协议兑现的承诺,不属于其行政职权范围,实质是对拆迁补偿协议履行的担保行为,即使这种认定成立,被上诉人作为国家机关作出的承诺应当兑现,否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十一)项的规定,本案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范围;4、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行政机关的内设机构或者派出机构在没有法律、法规或者规章授权的情况下,以自己的名义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当事人不服提起诉讼的,应当以该行政机关为被告。综上,一审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裁定,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答辩称:1、拆迁不属于公安机关的法定职责范围,《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六条规定了人民警察十四项法定职责,拆迁补偿安置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项,《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条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市、县级人民政府的房屋征收部门组织实施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拆迁管理工作不属于被上诉人职责范围;2、本案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从承诺书内容看,仅仅是我局对拆迁补偿协议履行的担保行为,不属于行使行政权的行为。综上,请求维持一审裁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在作出承诺时,上诉人已与拆迁人达成了拆迁补偿协议,该拆迁补偿协议属于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协议,上诉人主张该协议系空白协议依法可以通过民事途径解决争议。被上诉人淮安公安分局下属单位治安办对上诉人作出的负责协议兑现的承诺,不仅不属于其行政职权的范围,也不属于行政行为。由于上诉人与拆迁人签订协议在先,被上诉人下属治安办承诺在后,治安办的行为实质是对拆迁补偿协议履行的担保行为,属于民事行为,上诉人如对该承诺不服,也可通过民事途径主张权利。

综上,上诉人提起本案诉讼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一审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并无不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石亚东

代理审判员  王伏刚

代理审判员  牛延佳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金 琦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