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电力行政裁决

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与华阴市人民政府不服土地权属争议案件行政处理决定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8月16日 案由:电力行政裁决 人民政府行政裁决 当事人: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 华阴市人民政府 案号:(2013)渭中行初字第00005号 经办法院: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富民,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志有,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李新华,陕西德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程军,系该市市长。

委托代理人张荣忍,系华阴市国土资源局干部。

第三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八二一O部队华山基地。

法定代表人张永明,系该基地主任。

委托代理人张方亮,系该基地高级经济师。

委托代理人吴长生,系兰州军区法律顾问处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秦华公司)因不服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作出的阴行决(2012)字第02号《土地权属争议案件行政处理决定书》,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3年3月18日立案受理,2013年3月20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并通知第三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八二一O部队华山基地(以下称华山基地)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5月9日因涉及涉密证据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秦华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志有、李新华,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张荣忍,第三人华山基地的委托代理人张方亮、吴长生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2年7月3日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作出阴行决(2012)字第02号《土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内容为:华山基地和秦华公司争议的该宗土地位于原三门峡华阴库区335高程以下。1959年三门峡库区使华阴335高程以下22万亩土地沦为淹没区。后因国家调整三门峡库区修建方案致使华阴库区22万亩土地从此撂荒。后经国家批准1962年陕西省农建师(现华阴农场),1965年八0三厂(现0五一基地),1968年5251部队(华山基地)等单位进驻库区开垦土地。1985年移民返库后,部分单位撤走,但上述三个单位,经国家批准,依然占有相当数量的土地进行耕种和用于试验。1965年陕西省人民政府批准0五一基地试验区范围东西长12公里,南北宽2公里。1985年移民返库时,陕西省人民政府、兵器工业部、兰州军区、水电部设计司共同确定0五一基地试验场现有场区不变。1992年华阴市人民政府为0五一基地颁发了阴国有(92)字第07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其中华山基地与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争议的该宗土地在此范围内。1974年,华山基地和秦岭电厂签定协议,申请人华山基地将用作养殖业的一块低洼地,作为秦岭电厂二期工程灰场用地,协议并约定了相关条件内容。1995年5月华阴市人民政府给华山基地该宗地颁发了阴国用(95)字第23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1977年陕西省民政局经逐级上报以“陕革民地发(77)90号《关于秦岭电厂二期贮灰场用地批复》”,将原租用申请人的那宗土地使用权划拨给秦岭电厂使用。该文件没有抄送华山基地,1995年11月华阴市人民政府又给秦岭电厂颁发了阴国用(1995)字第3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此时,该宗地土地权利重叠,三证都具有法律效力。 2006年2月9日华阴市人民政府给O五一基地将原来的国有土地使用证换发成“阴他项(2006)字第1号”他项权利证书,他项权利证把原来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换成了靶道空中使用权。2004年华阴市人民政府对华山基地的土地证重新换发,但对其中的阴国用(95)字第23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因权属争议,暂时搁置,没有换发新证,但也没有注销该宗地的土地登记,也就是说该宗地依然登记在申请人名下。2002年因体制改革华阴市人民政府又给秦华公司、秦岭公司换发了阴国用(2002)字第513号、阴国用(2002)字第427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两证之合等于争议宗地范围。目前,该宗地仍然存在土地权利重叠现象,申请人华山基地和被申请人秦华公司、秦岭公司都具有法律意义上的土地使用权。

该宗地情况复杂,前后跨越40多年且涉及多个单位,但在2003年5月9日051基地发生严重安全事故后,陕西省政府、国土资源部、国防科工委等部门分别上报国务院要求对该宗地作出权属处理决定。2004年8月3日国务院办公厅“绝317(2003)(5)号文件”对该宗地作出明确批示。故对该宗地土地权属纠纷适用《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决定:撤销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阴国用(2002)字第5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华能陕西秦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阴国用(2002)字第427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并注销其土地登记。华山基地所提经济损失赔偿不属本案处理范围,不予支持。

被告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依据:

第一组 1、华山基地申请书。 2、土地权属争议案件受理表。 3、土地权属争议案件受理通知书。 4、土地权属争议案件暨调解会记录。 5、调查现场记录表。

用第一组证据证明《土地权属处理决定》程序合法。

第二组证据: 6、关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建14师与21军农场土地划界问题会议纪要。 7、中国人民解放军8133部队华阴农场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建14师场界协议书。 8、中国人民解放军5251部队农场现状图。 9、《请协助解决秦岭电厂二期工程灰场用地问题》的函 10、《关于秦岭电厂二期灰场用地协议》。

用第二组证据证明1968年第三人奉中央军委命令进驻库区筹建农场,在上级划定的界线范围内,1974年第三人和原告签定协议将第三人用作养殖业的一块低洼地借给秦岭电厂作为二期工程灰场用地。

第三组证据: 11、阴国用(95)字第23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

用第三组证据证明1995年5月华阴市人民政府对涉案争议土地给第三人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第三人取得争议土地的使用权。

第四组证据: 12、华山基地一分场给秦岭电厂《关于“造田还地”的函》。 13、秦岭电厂给华山基地一分场《关于秦岭电厂二期灰场用地问题的复函》。 14、华山基地一分场给秦岭电厂《关于〈关于秦岭电厂二期灰场用地问题的复函〉的函》。 15、(1)2011年7月7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兵器工业第051基地给陕西省国土资源厅《解决1595号军用土地和国防试验用地权属问题》文件; (2)2011年6月7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给华阴市国土资源局、华阴市人民政府“请求尽快解决华山基地1595号宗军用土地权属问题”的函; (3)2011年5月12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兵器工业第051基地给陕西省国土资源厅《请求纠正坐落为兰秦字第1595编号的军用土地和国防用地权属问题事》文件; (4)2011年4月6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兵器工业第051基地给陕西省政府、渭南市政府、华阴市人民政府,陕西省军区、渭南市军分区,陕西省国土资源厅、渭南市国土资源局、华阴市国土资源局《请求纠正坐落为兰秦字第1595编号的军用土地和国防用地权属问题事》文件; (5)2009年11月13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兵器工业第051基地给华阴市国土资源局《关于请求尽快解决秦岭发电公司灰场长期占用军用土地和国防用地及土地权属事》文件; (6)2004年7月6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兵器工业第051基地给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关于请求尽快解决秦岭发电公司灰场长期占用军用土地和国防用地为题的请示》文件; (7)2003年6月6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给渭南市国土资源局并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提供土地权属文件资料事》的函; (8)2003年5月22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给陕西省政府《关于请求尽快解决华山基地1595号宗地被秦岭发电公司长期占用事》的函; (9)2003年6月13日兰州军区土地管理局给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关于请求解决秦岭发电公司占用兰州军区华山基地军用土地事》的函;

用第四组证据证明第三人与原告对涉案土地存在争议,第三人一直主张自己的权利。

第五组证据: 16、(1)1977年7月13日关于秦岭电厂二期灰场用地会议纪要;(2)1977年7月16日《关于呈报秦电二期工程贮灰场征地的报告》;(3)1977年9月6日渭地革民发(1977)116号《关于秦电二期贮灰场征地的报告》;(4)1977年11月11日陕革民地发(77)90号《关于秦岭电厂二期工程贮灰场用地的批复》。

用第五组证据证明经陕西省革委会民政局批准秦岭电厂临时占1500亩土地作为二期工程灰场使用。

第六组证据: 17、(1)秦岭电厂阴国用(1995)字第3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2)秦岭电厂阴国用(1996)字第378号《国有土地使用证》;(3)秦岭电厂阴国用(1999)字第69号《国有土地使用证》。

用第六组证据证明1995年11月华阴市人民政府就涉案争议土地又给秦岭电厂颁发了阴国用(1995)字第3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1996年、1999年华阴市人民政府给秦岭电厂换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证明原告取得该涉案争议土地的使用权。

第七组证据:18、(1)2002年3月25日华阴市国土资源局与秦华发电公司、秦岭发电公司签订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2)陕国土资函(2000)31号《关于对组建陕西秦华发电有限公司设计土地使用权的复函》;(3)陕投集团经字(2000)28号《关于确认陕西秦华发电有限公司(原秦岭发电厂一期)土地处置方案的请示》;(4)陕土籍字(1999)第026号《关于确认韩城发电厂、秦岭发电厂(一期)土地估价的批复》;(5)陕国土资函(2000)33号《关于对组建陕西秦岭发电有限公司设计土地使用权的复函》;(6)陕投集团经字(2000)29号《关于确认陕西秦华发电有限公司(原秦岭发电厂二期)土地处置方案的请示》;(7)国电财(1999)367号《关于同意西北电力集团公司转让秦岭电厂二期部分产权的批复》;(8)西电集团财字(1999)53号《关于确认韩城发电厂、秦岭发电厂(二期)土地估价结果的函》;(9)财政部财评函字(1999)457号《关于同意西北电力集团公司和陕西省电力公司转让秦岭电厂(二期)产权资产评估项目立项的函》;(10)陕土籍字(1999)第026号《关于确认韩城发电厂、秦岭发电厂(二期)土地估价的批复》。

用第七组证据证明秦岭发电厂改制成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华能陕西秦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

第八组证据: 19、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阴国用(2002)字第5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华能陕西秦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阴国用(2002)字第427号《国有土地使用证》。

用第八组证据证明华阴市人民政府为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华能陕西秦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华能陕西秦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取得原秦岭电厂二期灰场的土地使用权。

第九组证据: 20、051基地阴国用(1992)字第07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

第九组证据证明原告与第三人争议的土地在051基地的土地使用范围内。

被告用以上证据证明阴行决(2012)字第02号《土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 21、《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五十八条。

原告诉称:原告于1977年经省地市三级政府报批取得二期灰场土地使用权,被告1995年向原告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1996年、1999年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向秦岭电厂发放了国有土地使用证。2002年,被告同原告签订了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并向原告颁发了阴国用(2002)字第5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2012年3月23日,被告因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八二一O部队华山基地申请被告解决土地纠纷,通知原告参加土地权属争议处理。2012年7月3日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作出阴行决(2012)字第02号《土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撤销原告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阴国用(2002)字第5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并注销土地登记。原告认为,被告《土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适用依据不当,越权行政。被告的行为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给原告造成巨大财产损失和经营困难。请求撤销被告作出的阴行决(2012)字第02号《土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的损失100万元。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第一组证据: 1、1977年7月13日关于秦岭电厂二期灰场用地会议纪要。 2、1977年7月16日阴革发(1977)028号《关于呈报秦电二期工程贮灰场征地的报告》。 3、(1)1977年9月6日渭地革民发(1977)116号《关于秦电二期贮灰场征地的报告》;(2)1977年11月11日陕革民地发(77)90号《关于秦岭电厂二期工程贮灰场用地的批复》。

用第一组证据证明涉案争议土地在1977年经陕西省民政厅划拨给秦岭电厂作为二期工程灰场使用。

第二组证据: 4、秦岭电厂阴国用(1995)字第3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 5、秦岭电厂阴国用(1996)字第378号《国有土地使用证》。 6、秦岭电厂阴国用(1999)字第69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用第二组证据证明:1995年11月华阴市人民政府给秦岭电厂颁发了阴国用(1995)字第3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1996年、1999年华阴市人民政府给秦岭电厂换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

第三组证据: 7、陕土籍字(1999)第026号《关于确认韩城发电厂、秦岭发电厂(二期)土地估价的批复》。 8财政部财评字(1999)527号《对陕西省电力公司转让韩城电厂、秦岭电厂(一期)部分股权资产评估项目审核意见的函》。 9、陕投集团经字(2000)28号《关于确认陕西秦华发电有限公司(原秦岭发电厂一期)土地处置方案的请示。 10、陕国土资函(2000)31号《关于对组建陕西秦华发电有限公司设计土地使用权的复函》。

第三组证据证明秦岭发电厂改制成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华能陕西秦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

第四组证据: 11、阴国用(2002)字第5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12、《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

用第四组证据证明涉案土地经华阴市人民政府出让给原告,原告对涉案争议土地取得合法使用权。

第五组证据: 13、华阴市人民政府土地登记审核检查通告。 14、华阴市人民政府土地登记通告。

第五组证据证明第三人的土地使用权证已经华阴市人民政府注销。

原告用以上证据证明原告以出让方式取得争议土地使用权。被告作出的阴行决(2012)字第02号《土地权属争议行政处理决定书》侵犯原告土地使用权。

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辩称,原告和第三人争议的土地位于三门峡库区335高程以下,具体四至在2012年4月12日对争议地进行现场调查时,双方都签字认可。1974年原告租用第三人该宗土地作为二期工程灰场用地。租地协议规定相关条件和内容。1995年,华阴市人民政府给第三人的1595号宗地颁发了“阴国用(95)字第23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1977年原告经逐级上报,陕西省民政局以陕革民地发(77)90号文件批复,将原告租用第三人的那块宗地使用权划拨原告使用,但该宗地的上报和批复没有通知和抄送第三人。1995年被告又给原告颁发了阴国用(1995)字第3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随后,被告又根据原告申请,为原告换发了513号、427号国有土地使用证。该宗地情况复杂,前后跨越40多年且涉及多个单位,但第三人一直没有放弃该宗土地使用权的维权活动。2003年5月9日051基地发生生产事故后,陕西省政府、国土资源部、国防科工委等部门上报国务院,要求对该宗土地权属作出处理决定。2008年5月22日,国土资发(2008)108号文件中要求:“对争议的土地,要加大争议处理力度,依法及时解决。”。第三人申请华阴市人民政府处理和原告的土地权属争议,因此被告依法受理第三人的申请,根据2004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绝317(2003)5号”文件精神作出《土地权属争议案件行政决定书》,该《决定书》程序合法,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告的起诉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

第三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六八二一0部队陈述意见:华阴市人民政府的《土地权属争议案件行政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依法应予维持。原告1974年5月13日致函第三人,拟租用第三人1595号宗地,作为电厂二期工程灰场用地。1974年9月28日原告与第三人签订《关于秦岭发电厂二期工程灰场用地协议》,但原告违背《协议》约定的相关内容条件,未归还土地。该宗土地虽然在历史上曾被政府错误划给原告使用,但该行为并未告知第三人,剥夺第三人的土地权利。该宗土地编号为“1595”军用土地来源合法,该宗军用土地由总后勤部归于管理,并已在第一次全国土地详查中备案并注册归档。省地两级政府明确批示要求华阴市人民政府执行国务院文件的处理决定,使军用土地权属进一步得到确认。被告落实国务院决定,作出的《土地权属争议案件行政决定书》,合法有效,应予维持。

第三人为支持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

第一组证据: 1、关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建14师与21军农场土地划界问题会议纪要。 2、中国人民解放军8133部队华阴农场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建14师场界协议书。 3、中国人民解放军5251部队农场现状图。

第二组证据: 4、阴国用(95)字第23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

第三组证据: 5、《请协助解决秦岭电厂二期工程灰场用地问题》的函。 6、《关于秦岭发电厂二期工程灰场用地协议》。

第四组证据: 7、华山基地一分场给秦岭电厂《关于“造田还地”的函》。 8、1990年11月2日华山基地一分场给秦岭电厂《关于〈关于秦岭电厂二期灰场用地问题的复函〉的函》。

第五组证据: 9、(1)2011年7月7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兵器工业第051基地给陕西省国土资源厅《解决1595号军用土地和国防试验用地权属问题》文件。 (2)2011年6月7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给华阴市人民政府“请求尽快解决华山基地1595宗军用土地权属问题”的函。 (3)2011年5月12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兵器工业第051基地给陕西省国土资源厅《请求纠正坐落为兰秦字第1595编号的军用土地和国防用地权属问题事》文件。 (4)2011年4月6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兵器工业第051基地给陕西省政府、渭南市政府、华阴市人民政府,山西省军区、渭南市军分区,陕西省国土资源厅、渭南市国土资源局、华阴市国土资源局《请求纠正坐落为兰秦字第1595编号的军用土地和国防用地权属问题事》文件。 (5)2009年11月13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兵器工业第051基地给华阴市国土资源局《关于请求尽快解决秦岭发电公司灰场长期占用军用土地和国防用地及土地权属事》。 (6)2004年7月6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兵器工业第051基地给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关于请求尽快解决秦岭发电公司灰场长期占用军用土地和国防用地为题的请示》。 (7)2003年6月6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给渭南市国土资源局并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关于提供土地权属文件资料事》的函。 (8)2003年5月22日68210部队华山基地给陕西省政府《请求尽快解决华山基地1595号宗地被秦岭发电公司长期占用》。 (9)2003年6月13日兰州军区土地管理局给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关于解决秦岭发电公司占用兰州军区华山基地军用土地事》的函。

第六组证据: 10、1969年华阴农场现状图、1974年12月华阴农场农田基本建设图。

第七组证据: 11、兵器工业部第051基地办公室主任李太锋的庭审证言。

第三人用以上证据证明原告使用的二期灰场土地最初是租用第三人的,第三人一直追索该土地。第三人1595号军用土地来源合法,该宗土地依法应归第三人使用。

本院于2013年5月7日在陕西省政府办公厅查阅2004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绝317(2003)5号”文件。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为:对被告的证据1、2、3、4、5、12、15、20的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的内容有异议。证据6、7、8、9、10、11的真实性和证明内容有异议。证据13、16、17、18、19的真实性和证明内容无异议。证据14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的内容有异议。

第三人对被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为:对被告提供的证据真实性没有异议。证据1-15证明内容无异议。证据16、17、18、19不能证明原告对“1595”号宗地取得的合法性。证据20没有关联性。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为: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3、4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对原告提供的证据5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关联性有异议,因为第三人的土地证只是没有换发新证,但并没有注销第三人的土地登记,第三人对争议土地依然有使用权。

第三人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为:对原告提供的1、2、3、4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上述四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取得“1595”宗军用土地(二期灰场)的合法性。对证据5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第三人按公告时间对“1595”号宗土地办理土地审检手续,只是被告没有给第三人换发新证,但该土地依然登记在第三人名下,第三人对“1595”号宗地依然具有法律上的使用权。

被告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为: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及当庭提供的二份图纸及证人的证言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

原告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质证意见为:证据1、2、3、4、5、6、10的真实性及证明内容有异议。对证据7、8、9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内容有异议。对证据11证明目的有异议。

被告认为国务院办公厅“绝317(2003)5号”文件真实、合法。原告认为没有见到该文件,不清楚该文件的内容。第三人认为该文件真实、合法。

本院对原告、被告、第三人提供的证据认证意见:被告提供的第一组、第三组、第四组、第五组、第六组、第七组、第八组、第九组证据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确认为有效证据。第三人提供的第三组证据与原告提供的第一组证据可以证明第三人华山基地在三门峡华阴库区耕种土地,原告与第三人通过协议的方式使用了涉案争议的土地。故对被告的第二组证据作为有效证据予以确认。原告提供的证据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确认为有效证据。第三人提供的证据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确认为有效证据。合议庭查阅的国务院办公厅“绝317(2003)5号”文件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确认为有效证据。

经审理查明:涉案争议土地(原告使用的二期灰场,第三人称“1595”号军用土地)位于原三门峡华阴库区335高程以下,二华排水干沟以北,罗夫河以东,华阴农场土地以东,五里村道路以西。 196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原8133部队在三门峡华阴库区成立华阴农场(华山基地)。1969年9月9日,原陕西省革委会副主任肖纯主持会议,会议确定了华阴农场(华山基地)场区界线。10月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原8133部队华阴农场(华山基地)与兰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农建14师签订《场界协议书》,确定8133部队华阴农场(华山基地)在三门峡水库华阴库区的垦荒耕种土地范围。涉案争议土地在上述给8133部队华阴农场(华山基地)确定的耕种土地范围内。1974年5月13日,水利电力西北设计院革命委员会致函中国人民解放军5251部队农场(原8133部队华阴农场、第三人华山基地),请求5251部队农场协助解决秦岭电厂二期工程灰场用地。1974年9月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5251部队农场(第三人华山基地)一分场与秦岭发电厂签订《关于秦岭发电厂二期工程灰场用地协议》,协商议定将罗敷河东侧,二华地区南排水干渠以北的一分场原计划改造为水稻田的未能耕种的沼泽地(南至排水干渠,北至罗敷河堤,东至南北排水干渠以西,为一分场的养鱼池,西至原班坊庙址西侧)5251部队农场(第三人华山基地)供给电厂作为堆灰造田用地,电厂可按照一分场供给的用地范围筑建灰场围堤,电厂在第一台机组投产发电后五年,开始逐年造田还地,交一分场耕种。1977年陕西省革命委员会民政局作出陕革民地发(77)90号《关于秦岭电厂二期工程贮灰场用地的批复》,该批复载明“同意秦岭电厂二期贮灰场设在夫水镇东北的三门峡库区罗夫河东侧、二华排水干沟以北临时占用土地1500亩,外围工程一次施工,土地由县上拨给。灰堆满后,覆土造田,交县上安排耕种”。自此,秦岭发电厂开始使用涉案争议土地。1990年11月2日,第三人华山基地函告秦岭发电厂,要求归还二期灰场占用的土地。1992年4月15日,华阴市人民政府给051基地颁发阴国用(92)字第07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四至为:“西自中心线为起点,东至三十二基地试验场一号公路以西五十米止,南北宽2.6公里。” 1995年5月,华阴市人民政府对涉案争议土地(1595号宗地)给第三人华山基地的颁发了“阴国用(95)字第23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1995年11月华阴市人民政府对涉案争议土地给秦岭电厂颁发了阴国用(1995)字第3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该证载明:“东至:桃下镇五里村小路(南北路),西至:国营华阴农场三角地(281亩),南至:二华干沟。北至:罗夫河。”。1996年和1999年的华阴市人民政府又分别给秦岭电厂换发了(1996)字第378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和(1999)字第69号国有土地使用证。1999年国家电力体制改革,秦岭电厂改制组建成立了华能陕西秦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和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后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和上级的有关文件精神,陕西省国土资源厅作出“陕国土资土函(2000)31号、(2000)33号《关于组建陕西秦岭、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涉及土地使用权处置的复函》,同意对二期灰场原划拨用地依法补办出让手续。2001年,华能陕西秦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和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与华阴市土地管理局分别签定了(2001)43号和(2001)125号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将涉案争议土地中的238214.29平方米土地出让给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将涉案争议土地中的762285.71平方米土地出让给华能陕西秦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2002年10月,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向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华能陕西秦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分别颁发了(2002)513号、429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将涉案争议的土地确定由原告和华能陕西秦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使用。2004年,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在进行土地证换发工作中,因涉案土地权属存在争议,对第三人华山基地的阴国用(95)字第235号土地证没有换发新证。2006年2月,华阴市人民政府将051基地的阴国用(92)字第07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为051基地换发为土地他项权利证书。该051基地的他项权利范围部分覆盖着涉案争议的土地。

又查明,2003年5月9日,051基地发生了生产严重安全事故,国务院、中央军委对该问题高度重视。2004年8月3日,国务院办公厅绝317(2003)(5)号文件对涉案土地作出处理意见。此后,第三人与051基地向陕西省政府、渭南市政府、华阴市人民政府及各级土地主管部门反映争议土地的问题。2012年3月16日第三人华山基地向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申请解决兰·秦字第“1595”编号的军用土地权属纠纷问题。2012年7月3日,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作出阴行决(2012)字第02号《土地权属争议案件行政处理决定书》,撤销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华能陕西秦岭发电有限责任公司阴国用(2002)字第513号、阴国用(2002)字第427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注销土地登记,并认为华山基地所提经济损失不属本案处理范围。秦华公司不服该决定,向渭南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渭南市人民政府作出渭政复决字(2012)2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华阴市人民政府作出阴行决(2012)字第02号《土地权属争议案件行政处理决定书》。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涉案争议的土地原系第三人华山基地计划改造成水稻田的土地,分布在051基地生产危险区的范围。1974年因秦岭发电厂建二期工程,第三人同意秦岭发电厂借用涉案争议的土地用作二期工程灰场。1995年5月,被告将涉案争议的土地给第三人华山基地颁发了“阴国用(95)字第235号土地使用证”。1995年11月,被告将涉案争议的土地给秦岭发电厂颁发了“阴国用(95)字第3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2002年10月,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为原告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颁发了阴国用(2002)字第5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就涉案争议的土地给原告和第三人都进行过土地登记,致使原告和第三人对涉案争议土地产生争议。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为原告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颁发阴国用(2002)字第5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时,给第三人华山基地进行的阴国用(95)字第235号土地登记行为并未被撤销,因此,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又将涉案争议的土地登记在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名下,不符合土地登记的相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一条二款规定“单位和个人使用的国有土地,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证书,确认使用权;其中,中央国家机关使用的国有土地的具体登记发证机关,由国务院确定。”。根据上述规定,被告华阴市人民政府系其辖区土地登记的法定机关,具有对其重复发证、登记行为进行处理的法定职权。2003年051基地发生了严重生产安全事故后,2004年8月3日,国务院办公厅绝317(2003)(5)号文件对涉案土地作出处理意见。被告在查明原告和第三人对涉案争议的土地来源和使用的情况后,作出阴行决(2012)字第02号《土地权属争议案件行政处理决定书》,撤销原告(2002)字第513号《国有土地使用证》并注销该土地登记是正确的,符合国务院办公厅绝317(2003)(5)号文件对涉案土地的处理意见。原告认为涉案土地争议的一方为军队,且涉及土地面积较大,应由省国土资源厅调查处理,被告超越职权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告请求判令被告赔偿100万元的损失,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其诉讼请求应予驳回。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诉讼费50元,由原告华能陕西秦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晏 海

审判员  王增耀

审判员  刘晓峰

二〇一三年八月十六日

书记员  张赵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十一条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