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治安行政允诺

熊应珍、宗二华(系原告与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行政允诺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7月20日 案由:治安行政允诺 当事人:熊应珍 宗二华 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 案号:(2016)苏0803行初20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熊应珍。

委托代理人宗玉华(系原告熊应珍长子)。

原告宗二华(系原告熊应珍次子)。

被告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住所地淮安市淮安区华西路8号。

法定代表人陈明中,该分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卫国,该分局法制大队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熊应珍、宗二华诉被告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以下简称淮安公安分局)不履行行政承诺行为违法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6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宗二华、原告熊应珍的委托代理人宗玉华,被告淮安公安分局负责人李树成、委托代理人张卫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熊应珍、宗二华诉称,被告下属单位淮安区城市建设治安办公室雇用黄三、夏大国为首的“临时工”约20人,于2013年2月23日晚强闯原告住宅,未出示任何合法手续,实施暴力拆迁,打伤原告家人。原告熊应珍于2014年初在空白拆迁协议上按手印(不识字),房屋已拆。原告宗二华于2014年10月12日签了空白拆迁协议书,房屋已交拆。被告下设的淮安区城市建设治安办公室于2014年12月3日出具承诺书,承诺负责协议兑现,安置现房在半个月内落实到位,并在三个月内将拆迁协议书交给原告。但被告治安办见已达到拆房目的,再也不肯履行承诺。原告多次信访,均未能解决,导致原告熊应珍年逾9旬仍住在四面透风的破屋里,而宗二华则长期在外租房居住。综上所述,被告滥用职权,违法行政,致原告合法权利受到严重侵害,故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决被告因违法行政给原告造成的损失。

原告向本院提供下列证据: 1、淮安区城市建设治安办公室出具的承诺书一份,用以证明被告作出行政承诺的事实; 2、淮安中级人民法院(2011)淮中民终字第1455号民事调解书一份,用以证明原告无权将淮安区河下湘泉巷12号厂房交拆的事实; 3、关于宗玉华户房屋拆迁纠纷调解协议书一份,用以证明淮安区城河街及茶巷周边环境整治指挥部应现房安置原告熊应珍55平方米的房屋; 4、淮安市淮安区居民医疗统筹住院费用结算单,用以证明原告熊应珍因病住院和支付医疗费的事实。

被告淮安公安分局辩称,一、黄三(黄卫民)、夏大国非我局雇用人员,其行为与公安机关无关。2013年2月23日,在商谈拆迁过程中夏大国与宗玉华发生纠纷,夏大国殴打宗玉华致其轻微伤,我局已对夏大国的违法行为作出了行政处罚;二、位于淮安市淮安区河下湘泉巷12-1号宗二华户拆迁一事,系淮安区城河街及茶巷周边环境整治指挥部与其商谈,我局城建治安办仅负责协调督促双方对商谈一致事项的后期履行。因该户未按约定于2014年12月3日下午15时前交付房屋给拆迁指挥部拆除(直到目前该户仍有10多间房屋未交拆),导致原商谈一致的事项无法执行;三、我局城建治安办作出的承诺书系无效承诺。行政允诺是指行政机关在行政管理过程中,在其职权范围内采取或不采取行政措施,具有法律效果的单方意思表示。拆迁不属于公安机关的法定职权,治安办就此作出的承诺应属无效承诺不应给予赔偿。综上所述,我局没有对原告实施侵犯其合法权益的行政行为,不应行政赔偿。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熊应珍、宗二华的诉讼请求。

被告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供的证据和法律依据有: 1、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淮安公(治)行处罚决字[2013]02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一份; 2、询问夏大国笔录、询问黄卫民笔录各一份。

以上用以证明夏大国不是其工作人员及对其违法行为已作出处罚的事实; 3、承诺书一份。用以证明城建治安办公室作出负责兑现协议承诺的事实。

经审理查明,因淮安市淮安区城河街及茶巷周边环境整治需要,原告位于淮安市淮安区河下湘泉巷12-1号的房屋在拆迁范围内。2013年2月23日,淮安市淮安区文化旅游开发区下设的城河北端及茶巷环境整治中队,在其参与河下拆迁工作中,与被拆迁户原告熊应珍、宗二华发生争执,并以打耳光的方式对宗玉华进行了殴打。被告淮安公安分局于2013年10月9日对违法行为人夏大国作出治安拘留七日并处罚款200元的行政处罚。后淮安区城河北端及茶巷环境整治指挥部经与原告熊应珍、宗二华等协商,达成协议,约定原告房屋于2014年12月3日15点交拆。被告淮安公安分局下设的“淮安市淮安区城市建设治安办公室”出具承诺书一份,内容为:“我办负责对该户做出承诺负责协议兑现,承诺如下:一、安置房门面一套(1*80平方米上下结构),地点在2-2地块,按安置方案办理;二、住房2套(其中1*105平方、1*75平方)。105平方为现房,安置在都市花园,另一套55平方现房,半个月内到位;三、在规定的平方内结算完毕,补偿3万元整。如结算超出平方,由该户按规定补足差价;四、拆迁协议在3个月内交由该户”。后由于原告没有将淮安市淮安区河下湘泉巷12号厂房交付淮安区城河北端及茶巷环境整治指挥部拆除,淮安区城河北端及茶巷环境整治指挥部即没有按淮安区城市建设治安办公室承诺内容兑现。原告即以淮安市淮安区城市建设治安办公室至今未有履行承诺为由,以淮安公安分局为被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位于淮安市淮安区河下湘泉巷12号厂房,由宗玉华、宗二华、宗玉春三姐兄弟按份共有,其中,宗玉华占有二分之一份额,宗二华占其余二分之一份额的七份之三份额,宗玉春占其余二分之一份额的七份之四份额。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六条规定:“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按照职责分工,依法履行下列职责:(一)预防、制止和侦查违法犯罪活动;(二)维护社会治安秩序,制止危害社会治安秩序的行为;(三)维护交通安全和交通秩序,处理交通事故;(四)组织、实施消防工作,实行消防监督;(五)管理枪支弹药、管制刀具和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等危险物品;(六)对法律、法规规定的特种行业进行管理;(七)警卫国家规定的特定人员,守卫重要的场所和设施;(八)管理集会、游行、示威活动;(九)管理户政、国籍、入境出境事务和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居留、旅行的有关事务;(十)维护国(边)境地区的治安秩序;(十一)对被判处管制、拘役、剥夺政治权利的罪犯和监外执行的罪犯执行刑罚,对被宣告缓刑、假释的罪犯实行监督、考察;(十二)监督管理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安全保护工作;(十三)指导和监督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和重点建设工程的治安保卫工作,指导治安保卫委员会等群众性组织的治安防范工作;(十四)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职责”。由此可见,公安机关兼具治安行政管理和刑事侦查双重权利,拆迁工作不是其法定的工作职责范围。对于原告要求被告履行承诺并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本案的性质是拆迁人与被拆迁人之间因履行拆迁补偿协议而引发的纠纷,本案中,两原告已与拆迁人分别达成了拆迁补偿协议,被告淮安公安分局下属单位淮安市淮安区城市建设治安办公室对原告作出的负责协议兑现的承诺,不属于其行政职权的范围,其实质是一种对拆迁补偿协议履行的担保行为。因该拆迁补偿协议的签订时间为2014年初和2014年10月,均发生在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实施之前,故原告的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熊应珍、宗二华的起诉。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予以退回。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季学平

代理审判员  闫瑞杰

人民陪审员  孙 军

二〇一六年七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张华景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

第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