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司法行政政府信息公开

李帮君与北京市司法局信息公开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1月19日 案由:司法行政政府信息公开 当事人:李帮君 北京市司法局 案号:(2014)西行初字第203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李帮君,男,1962年12月29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张淑梅(原告李帮君之妻),1961年9月6日出生,河北省故城县半屯镇小学退休教师。

被告北京市司法局,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后广平胡同39号。

法定代表人于泓源,局长。

委托代理人吕立秋,北京市观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裴海汛,男,北京市司法局干部。

诉讼记录

原告李帮君诉被告北京市司法局(以下简称市司法局)政府信息不予公开答复书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李帮君及其委托代理人张淑梅,被告市司法局的委托代理人吕立秋、裴海汛到庭参加了诉讼。现本案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4年1月13日,市司法局作出市司法局(2013)第65号-不告《政府信息不予公开答复书》(以下简称被诉答复书),主要内容为:“李帮君:您好,我们于2013年12月23日受理了您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具体见《登记回执》市司法局(2013)第65号。现答复如下:1、您申请获取的政府信息:一、调取北京市司法局2013年11月5日《行政诉讼答辩书》中‘《回复书》属于对原告申诉的重复处理行为’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二、调取北京市司法局对(2012)京司鉴投复129号《答复》做过处理的事实依据。三、调取北京市司法局2013年11月5日《行政诉讼答辩书》中‘我局认为本案被诉行政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四、调取北京市司法局支撑2013年9月13日出具没有文号的《回复书》合法性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经查,该《回复书》的相关行政诉讼案件已经处于行政诉讼程序中,根据《行政诉讼法》规定,我局已通过提交证据和依据方式应诉,所有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均记载于《行政诉讼答辩书》及提交的证据和法律依据中,您可通过行政诉讼程序获得,该信息本机关决定不予公开;2、您申请获取的政府信息五、调取同意制式制作载明领导签字出具《回复书》的发文稿,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10)5号):‘行政机关在日常工作中制作或者获取的内部管理信息以及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一般不属于《信息公开条例》所指应公开的政府信息’,发文稿不是法定程序,属于内部管理信息或者过程性信息,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所规定的政府信息,该信息,本机关决定不予公开;如您对本答复有异议,可以在收到本答复之日起60日内申请行政复议,或者在3个月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市司法局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并经当庭质证: 1、《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2、李帮君身份证复印件。市司法局出示证据材料1、2用以证明李帮君申请公开政府信息的内容、时间及材料。 3、登记回执及国内挂号信函收据,用以证明市司法局受理李帮君申请,并告知答复期限; 4、李帮君邮寄信封(邮件编号XA31922397011);5、投递大宗邮件清单;6、《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受理拟办单》;7、《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受理转办单》;8、《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审批表》;9、被诉答复书。市司法局出示证据材料4-9,用以证明市司法局收到申请时间、作出答复时间以及送达的事实情况,所作答复符合法定程序。 10、应诉通知书;11、答辩状及证据目录、法律依据目录;12、法院收条;13、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14、司法鉴定管理处回复意见。市司法局出示证据10-14,用以证明李帮君不服市司法局《回复书》已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市司法局通过提交证据和依据应诉,李帮君申请的1-4项信息可通过行政诉讼程序获得;《回复书》的发文稿为内部过程性信息。

李帮君质证称,市司法局出示的所有证据材料均不能证明被诉答复书合法,市司法局说可以通过诉讼程序获取相关的政府信息是不正确的,是违法的。

李帮君诉称:2013年12月22日李帮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信息公开条例》)第2条规定,申请调取李帮君诉市司法局2013年9月13日出具《回复书》一案的政府公开信息。(1)调取市司法局2013年11月5日《行政诉讼答辩书》中“《回复书》属于对原告申诉的重复处理行为”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2)调取市司法局(2012)京司鉴投复129号《答复》做过处理的事实依据。(3)调取市司法局2013年11月5日《行政诉讼答辩书》中“我局认为本案被诉行政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4)调取市司法局支撑2013年9月13日出具没有文号的《回复书》合法性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5)调取统一制式制作载明领导签字出具《回复书》的发文稿。李帮君申请调取的以上信息,是市司法局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属于公开信息。而市司法局出具被诉答复书剥夺了李帮君申请获取政府信息公开的权利义务,是违法作为的。其违法作为的行为关系到李帮君“有罪和无罪”法律上的因果关系。请求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依法确认李帮君申请的政府信息属于公开信息。依法确认市司法局被诉答复书违法,判令撤销。

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李帮君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并经当庭质证: 1、《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证明调取的信息属于公开信息,用途是案件证据,市司法局没有按照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向申请人提供申请人申请的公开信息; 2、市司法局京司鉴投复(2012)129号《北京市司法局关于李帮君再次投诉中国法医学会司法鉴定中心问题的答复》;3、《回复书》。

市司法局出示证据材料2、3,用以证明市司法局没有对129号《答复》做过处理。 4、市司法局2013年11月5日提交法院的《行政诉讼答辩状》及附件1:证据目录。证明市司法局没有提交9月13日出具的《回复书》合法性的证据、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市司法局作出被诉答复是违法的。 5、市司法局2014年4月17日提交法院的《行政诉讼答辩状》中的证据目录、依据目录。证明市司法局提交的证据目录中的证据,不能证明李帮君调取的信息属于不公开的信息,被诉答复书是违法的。 6、市司法局的发文稿,证明市司法局有发文稿,并且发文稿是履责过程中的信息,属于公开信息。

市司法局发表质证意见称,对李帮君提交的证据材料1、4、5证明目的不认可。证据材料2、3、6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证明目的不认可。

市司法局辩称,一、市司法局作出被诉答复,符合法定程序。2013年12月23日,市司法局收到李帮君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挂号信,经审查,市司法局于2014年1月13日向李帮君作出被诉答复书,并送达李帮君。市司法局作出被诉答复,符合《信息公开条例》等法律、法规关于期限、送达等法定程序的规定。二、市司法局作出被诉答复,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1、关于李帮君申请公开的前四项内容。经查,李帮君曾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起诉市司法局2013年9月13日作出的《回复书》,市司法局于2013年10月29日收到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应诉通知书,于2013年11月5日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提交了作出该《回复书》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申请人可以通过行政诉讼程序获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32条、43条规定,市司法局应通过提交做出行政行为的证据和依据应诉答辩,人民法院应依法将证据和依据相关材料副本发送李帮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行为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四)行政程序中的当事人、利害关系人以政府信息公开名义申请查阅案卷材料,行政机关告知其应当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办理的”。因此,市司法局告知李帮君可通过行政诉讼程序获取有关信息并无不妥。2、关于李帮君申请公开的“五、调取同意制式制作载明领导签字出具《回复书》的发文稿”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10)5号),“行政机关在日常工作中制作或者获取的内部管理信息依据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一般不属于《条例》所应公开的政府信息”。该发文稿属于审查批准等内部管理过程性信息,不属于《信息公开条例》所规定的应公开的政府信息。因此,市司法局向李帮君说明上述理由并决定不予公开并无不当。请求法院判决驳回李帮君的诉讼请求。

综合当事人举证、质证意见及当庭陈述,本院对上述证据材料认证如下:原告李帮君、被告市司法局提交的证据材料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中关于证据形式的要求,经过公开开庭质证,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及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2013年12月23日,市司法局收到李帮君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挂号信,具体内容包括了:1、《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2、申请人身份证复印件。其中《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所需政府信息”内容为:“名称:申请调取李帮君诉北京市司法局2013年9月13日出具《回复书》一案的案卷材料;文号:(2013)西行初字第507号;或者其他特征描述:一、调取北京市司法局2013年11月5日《行政诉讼答辩书》中“《回复书》属于对原告申诉的重复处理行为”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二、调取北京市司法局对(2012)京司鉴投复129号《答复》做过处理的事实依据。三、调取北京市司法局2013年11月5日《行政诉讼答辩书》中“我局认为本案被诉行政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四、调取北京市司法局支撑2013年9月13日出具没有文号的《回复书》合法性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五、调取统一制式制作载明领导签字出具《回复书》的发文稿。”经审查,市司法局于2014年1月13日作出被诉答复,并送达李帮君。

另查,2013年11月5日市司法局向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提交了2013西行初字第507号案件的答辩状及相关证据材料。2013西行初字第507号案件审查的被诉行政行为是2013年9月13日北京市司法局作出的《回复书》。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将市司法局提交的答辩状及证据材料向李帮君进行了送达。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市司法局具备针对李帮君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进行答复处理的法定职权。

本案中,原告李帮君提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中要求被告市司法局公开的前四项内容均为市司法局在(2013)西行初第507号案件中向法院提交的答辩书中的答辩理由所依据的事实和法律材料。上述材料,原告李帮君在(2013)西行初第507号案件中,通过证据交换的形式已经获取。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10)5号)第二条规定,行政机关在日常工作中制作或者获取的内部管理信息以及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一般不属于《信息公开条例》所指应公开的政府信息。李帮君申请“调取统一制式制作载明领导签字出具《回复书》的发文稿”,该发文稿属于市司法局的内部审批管理信息,市司法局据此答复李帮君不予公开并无不当。

综上,李帮君诉请撤销被诉答复,缺乏事实根据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李帮君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原告李帮君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马 健

人民陪审员  佟凤华

人民陪审员  李春英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孙 萍

书 记 员  王 鹏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

第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