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专利行政裁决

赵辉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8月26日 案由:市场监督局行政裁决 专利行政裁决 当事人:赵辉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 案号:(2018)京73行初2722号 经办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赵辉,男,1990年11月17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

委托代理人高泽传,山东康桥(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赵显华,男,1965年2月11日出生,系原告父亲,住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

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10-12层。

法定代表人葛树,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李亚坤,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员。

委托代理人赵鑫,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审查员。

诉讼记录

原告赵辉不服被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简称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7年12月6日作出的第136081号专利驳回复审请求审查决定(简称被诉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8年3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7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赵辉的委托代理人赵显华,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李亚坤、赵鑫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诉决定系专利复审委员会针对赵辉就名称为“一种超声波金属工件表面渗透工艺”的第201510003514.7号发明专利申请(简称本申请)提出的复审请求而作出。被诉决定针对2015年1月5日赵辉提交的说明书第[0001]-[0024]段、说明书摘要、说明书附图图1-5及权利要求第1-3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简称专利法)进行审查。专利复审委员会经审查认为,相对于对比文件1本申请权利要求1和2有关非金属粉末的技术方案不具备新颖性,权利要求1-3不具备创造性,故维持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6年12月5日对本申请作出的驳回决定。

原告赵辉诉称:一、本申请权利要求1与对比文件1的区别在于采用“超声振动冲击”和“使涂覆层的物质渗透进工件表层里”,其中超声加工设备上要有工具头等实现“冲击”的部件,“使涂覆层的物质渗透进工件表层里”会使工件表层金相结构发生变化,而非对比文件1公开的振动到工件的“缝隙和微孔中”,该两项技术特征与对比文件1公开的技术方案不相同也不实质相同,因此本申请权利要求1具备新颖性,在此基础上本申请权利要求2也具备新颖性。二、被诉决定对本申请权利要求1与对比文件1的区别技术特征认定错误,其区别技术特征应为采用“超声振动冲击”和“使涂覆层的物质渗透进工件表层里”。三、前述两个区别技术特征未被对比文件1公开,也不是本领域的公知常识,对比文件1也未给出相应的技术启示,因此本申请权利要求1具备创造性,在此基础上权利要求2-3也具备创造性。综上,被诉决定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请求法院依法予以撤销,并责令被告重新作出决定。

被告专利复审委员会辩称: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理程序合法,原告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

本申请是申请号为201510003514.7,名称为“一种超声波金属工件表面渗透工艺”的发明专利申请,申请日为2015年1月5日,公开日为2015年5月20日,申请人为赵辉。

经实质审查,国家知识产权局原审查部门于2016年12月5日以本申请权利要求1-3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为由驳回了本申请。驳回决定所针对的权利要求书如下:

“1.一种超声波金属工件表面渗透工艺,其特征是:首先在金属工件表面涂覆一层所需的金属或非金属粉末,然后对涂覆层进行超声波加工,通过超声振动冲击使涂覆层与工件表面结合在一起,并使涂覆层的物质渗透进工件表层里。 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超声波金属工件表面渗透工艺,其特征是:所述金属或非金属粉末的细度至少为1000目。 3.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超声波金属工件表面渗透工艺,其特征是:所述超声波加工时对工件施加的压力为5-500Kg,超声波振幅为5-50μm,频率为10-40KHz,超声波加工时工具头与工件的相对移动速度不大于150m/min。”

国家知识产权局原审查部门所引用的对比文件1是公开日为2012年7月18日,公开号为CN102586715A的发明专利申请,其中具体公开了一种制备新型变压器电钢片绝缘涂层的新工艺,工艺流程为电钢片经喷砂强化和激光冲击喷丸后,采用等离子喷涂机将纳米陶瓷涂层均匀的喷涂在电钢片的表面,超声波发生器发射出超声波作用于电钢片,使之产生振动,超声波振动中的电钢片喷涂粉末会在微孔中继续渗入,直到填平电钢片中的缝隙和孔洞为止,从而增强喷涂的牢固度。

赵辉对上述驳回决定不服,于2017年3月14日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了复审请求,未提交修改文本。经形式审查合格,专利复审委员会依法受理了该复审请求,于2017年3月31日向赵辉发出复审请求受理通知书,并将案卷转送至原审查部门进行前置审查。原审查部门在前置审查意见书中坚持驳回决定。随后,专利复审委员会成立合议组对本案进行审理。

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7年8月31日向赵辉发出复审通知书,指出本申请权利要求1-2中的非金属粉末的技术方案不具备新颖性,权利要求1-2中的金属粉末的技术方案及权利要求3不具备创造性。

针对上述复审通知书,赵辉于2017年9月25日提交了意见陈述书,但未提交修改文本。

在被诉决定中,专利复审委员会引入了公知常识证据,即:《特种焊接技术及应用》,李亚江等编著,化学工业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根据该证据第232-245页的记载,本领域技术人员已知在超声频率的机械振动能量和静压力的共同作用下,同种或异种金属、半导体、塑料及金属-陶瓷等能够焊接在一起,焊接时可采用大功率超声波焊接机,振动频率为16-20KHz,振幅为5-25.0.8m,静压力可为22-800N(焊机功率300W)、310-1780N(焊机功率为600W)或270-2670N(焊机功率为1200W)。另外根据材料性质、厚度及其它工艺参数设定焊接时间也是本领域常用技术手段。 2015年11月6日,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被诉决定。

上述事实,有本申请公开文本、当事人提交的证据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本申请权利要求1-2有关非金属粉末的技术方案是否具备新颖性,权利要求1-3是否具备创造性。

一、关于新颖性 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新颖性,是指该发明不属于现有技术,也没有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就同样的发明在申请日以前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提出过申请,并记载在申请日以后公布的专利申请文件或者公告的专利文件中。

在判断发明是否具备新颖性时,如果该发明权利要求所限定的技术方案与对比文件公开的技术方案实质上相同,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根据两者的技术方案可以确定两者能够适用于相同的技术领域,解决相同的技术问题,并具有相同的预期效果,则该权利要求不具备新颖性。如果该发明与对比文件相比,其区别仅在于前者采用一般(上位)概念,而后者采用具体(下位)概念限定同类性质的技术特征,或者对比文件公开的数值或数值范围落在该发明限定的技术特征的数值范围内,那么该两种情形将破坏请求保护的发明的新颖性。

本案中,原告主张本申请超声加工设备上要有工具头等实现“冲击”的部件,“使涂覆层的物质渗透进工件表层里”会使工件表层金相结构发生变化,而非对比文件1公开的振动到工件的“缝隙和微孔中”。对此本院认为,本申请权利要求1并未限定超声加工设备上安装有能够实现“冲击”的部件,在此基础上,亦不能认定本申请与对比文件1中采用的超声波作用及技术效果不同。

因此,将本申请权利要求1的技术特征进行比对,两者的工艺流程大致相同,均为在工件表面先涂覆粉末,而后采用超声振动加工,不同之处在于对比文件1中采用纳米陶瓷涂层,本申请权利要求1限定为“金属或非金属粉末”。纳米陶瓷涂层是“非金属粉末”的下位概念,因此本申请权利要求1中的非金属粉末的技术方案不具有新颖性。

权利要求2为权利要求1的从属权利要求,进一步限定了金属或非金属粉末的细度至少为1000目,也即粉末的直径≤130纳米。对比文件1已公开采用的陶瓷涂层粉末直径为纳米级别,对比文件1公开的数值落在本申请限定的数值范围内,因此在权利要求1中的非金属粉末的技术方案不具有新颖性的基础上,权利要求2中的非金属粉末的技术方案也不具备新颖性。

综上,原告关于权利要求1-2有关非金属粉末的技术方案具备新颖性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创造性 专利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创造性,是指与现有技术相比,该发明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该实用新型具有实质性特点和进步。

在评价本申请是否具备创造性时,应首先确定本申请与对比文件1的区别特征和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原告主张被诉决定对本申请权利要求1与对比文件1的区别特征认定错误,其区别特征应为采用“超声振动冲击”和“使涂覆层的物质渗透进工件表层里”。对此本院认为,与前述新颖性评述理由一致,本申请权利要求1并未限定超声加工设备上安装有能够实现“冲击”的部件,因此本申请权利要求1与对比文件1采用的超声振动工艺应当认定为相同的技术手段,在此基础上,不能认定本申请与对比文件1中采用的超声波作用及技术效果不同。因此,原告关于被诉决定区别特征认定错误的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将本申请权利要求1的技术特征进行比对,两者的工艺流程大致相同,均为在工件表面先涂覆粉末,而后采用超声振动加工,不同之处在于对比文件1中采用纳米陶瓷涂层,本申请权利要求1限定为“金属或非金属粉末”。因有关“非金属粉末”的技术方案不具有新颖性,所以本申请权利要求1与对比文件1的区别特征是涂覆层采用“金属粉末”还是“纳米陶瓷涂层”,也即采用金属粉末代替非金属粉末。基于该区别特征,权利要求1实际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是获得不同性质的钢片表面。然而,本领域技术人员可根据钢片表面改性的需要选择相应的涂层粉末种类,而金属粉末也是本领域常用的涂层粉末原料。本领域技术人员容易想到在对比文件1的基础上结合本领域的常用技术手段获得权利要求1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因此本申请权利要求1不具备创造性。

权利要求2为权利要求1的从属权利要求,进一步限定了金属或非金属粉末的细度至少为1000目,也即粉末的直径≤130纳米。对比文件1已公开采用的陶瓷涂层粉末直径为纳米级别,对本领域技术人员来说,选用金属粉末时也容易想到选择纳米金属粉末。因此,在权利要求1不具备创造性的基础上,从属权利要求2中的金属粉末的技术方案也不具备创造性。

权利要求3对权利要求1中的超声波加工工艺参数进行了进一步限定,具体限定了超声波对工件施加的压力为5-500Kg(也即49-4900N),超声波振幅为5-50μm,频率为10-40KHz,超声波加工时工具头与工件的相对移动速度不大于150m/min。公知常识证据《特种焊接技术及应用》公开振动频率为16-20KHz,振幅为5-25.0.8m,静压力可为22-800N(焊机功率300W)、310-1780N(焊机功率为600W)或270-2670N(焊机功率为1200W),根据材料性质、厚度及其它工艺参数设定焊接时间也是本领域常用技术手段。因此本领域技术人员为了增强喷涂层与电钢片之间的牢固度,有动机采用上述工艺参数并通过有限的实验获得移动速度。因此,在权利要求1不具备创造性的基础上,权利要求3也不具备创造性。

由以上内容可知,本申请权利要求1-3均不具备创造性不符合专利法二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原告的相关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被告作出被诉决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原告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赵辉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原告赵辉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同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许 波

人民陪审员  张 锋

人民陪审员  贠桂玲

法 官助理  史兆欢

书 记 员  杨曦源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