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审计行政批准

陈连芳诉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延吉经济开发区财政审计局、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延边长吉图科技企业孵化有限公司一案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8年1月23日 案由:财政行政批准 内贸外贸行政批准 人民政府行政批准 审计行政批准 当事人:延吉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审计局 陈连芳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人民政府 案号:(2018)吉24行初1号 经办法院: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起诉人:陈连芳,女,现住辽宁省大连市。

被起诉人: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金寿浩,州长。

被起诉人:延吉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审计局。

第三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陆正明,董事长。

第三人:延边长吉图科技企业孵化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光云,董事长。

诉讼记录

本院收到起诉人陈连芳诉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州政府)、延吉经济开发区财政审计局、第三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第三人延边长吉图科技企业孵化有限公司要求撤销行政批复、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成本、精神损失的行政起诉状。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

案件基本情况

起诉人诉称:一、请求判令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对其所有行政失职行为道歉,并依法撤销第一被告出具的[延州政办函(2016)16号]批复;二、判令二被告及第三人连带赔偿经济损失15万余元及同期银行贷款利息、维权成本10000元;三、判令二被告及第三人各支付精神损失10000元;四、诉讼费用由被告共同承担。事实和理由:起诉人在第三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相关业务员的游说下,在“吉商藏品中心”开户交易,进行买卖“茶叶”等邮币卡业务。购买之后连续跌停,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损失了15万余元。起诉人找第三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协商赔偿事宜,第三人称其经营有州政府的批文,是正常合法经营,拒绝赔偿原告的损失。起诉人认为,首先,第三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所架设的“吉商藏品中心”采用T+0、电子撮合、集中竞价的交易模式,违反了《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以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中的强制性规定,是国家禁止的交易行为。经查询,起诉人的资金均打入了第三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的银行账户。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该交易无效,第三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应当退还起诉人全部损失。其次,第三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改名及扩展经营邮币卡的业务系依据延州政办函[2016]16号《延边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同意吉林贵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名称变更及扩展经营的批复》。起诉人有证据证明省级政府并未批准其设立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及其“吉商藏品中心”,亦未制作和保存过类似信息,以及该批文并未抄送过省工商局。因此,该批文的“抄送:省金融办、省工商局”内容系虚假信息。其第一条关于公司改名的内容违反了《吉林省交易场所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试行)》第十六条的规定。该批文的第二条虽然语言模棱两可,但是批文的题目明确的表达出了同意扩展经营的意思,第三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亦按照此批文进行了扩展经营,构成了事实上的行政许可,违反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规定的“从事权益类交易、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以及其他标准化合约交易的交易场所,原则上不得设立分支机构开展经营活动。确有必要设立的,应当分别经该交易场所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及拟设分支机构所在地省级人民政府批准”以及《吉林省交易场所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试行)》第十五条的规定,根据《行政许可法》第四条的规定,该行为属于无权行政。由于该批文的多项虚假及违法,实属无效,应予撤销。同时,由于州政府的过错,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依此批文展开了非法经营,并导致了起诉人的损失,应当连带承担赔偿责任。再次,延吉经济开发区财政审计局系属于第三人延边长吉图科技企业孵化有限公司的唯一股东,第三人延边长吉图科技企业孵化有限公司系属于第三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亦即,延吉经济开发区财政审计局与第三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之间存在利害关系。延吉经济开发区财政审计局属于国家行政机关,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严禁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的决定》(中发[1984]27号),延吉经济开发区财政审计局违反了该《决定》的第一条。由于财政审计局行政机关的特殊身份,在本人维权的过程中制造了种种障碍,严重侵犯了本人的合法权益。同时,由于财政审计局和第三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的股权关系,因此,应对本人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另外,根据国家清理整顿交易场所的要求,2016年底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制定了藏品退市方案,但是其仍然勾结其会员单位在2016年底和2017年初,诱骗起诉人进入到其“吉商藏品中心”交易系统进行交易。州政府作为第三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的日常监管部门,不仅没有采取及时的有效防范措施,且在事后起诉人的维权过程中,屡屡推脱,严重行政不作为,违反《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规定,严重侵犯了起诉人的权益。因此,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为了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起诉人请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条、四条、五条、七条、十一条第一、第二款、第六十七条、六十八条的规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四条、第七条,查明事实,支持起诉人的诉讼请求,判令州政府承担相应的法律及赔偿责任。

起诉人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起诉证据:起诉人开户信息及交易记录及银行流水和软件截图、延州政办函(2016)16号《延边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同意吉林贵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名称变更及扩展经营的批复》、吉林省人民政府[吉政函(2014)53号]《吉林省人民政府关于成立吉林贵金属交易中心的批复》、政府信息公开答复意见、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及延边长吉图科技企业孵化有限公司企业信息、清理整顿信息。

经本院审查,2016年4月1日州政府办公室作出[延州政办(2016)16号]《延边州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同意吉林贵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名称变更及扩展经营的批复》,其内容为:吉林贵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你公司关于名称变更及扩展经营的申请材料收悉,经州政府同意,现批复如下:一、同意你公司名称变更为“吉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二、关于你公司扩展经营东北土特产(包括黑果、鹿茸、灵芝、蓝莓、延边大米、延边苹果梨等)和文化艺术收藏品(包括集邮票品、钱币、艺术品、工艺品等)两大类商品交易业务,同意给予相关产业指导和政策扶持,具体由吉林贵金属交易中心项目推进协调小组研究落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是州政府办公室对吉林贵金属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名称变更及扩展经营的批复。该批复不具有行政行为外部性特征,属不可诉行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六)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之规定,被诉的州政府批复行为与起诉人不存在直接的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对起诉人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故起诉人起诉要求撤销行政批复的请求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关于行政诉讼起诉条件的规定,故对起诉人的起诉,本院不予立案。关于起诉人主张的州政府、延吉经济开发区财政审计局及第三人应承担其全部经济损失、精神损失、维权费用、道歉的请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九条第二款“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应当先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也可以在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之规定,因起诉人对州政府行政批复行为提起的行政诉讼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故其一并提起的行政赔偿请求同样也不符合行政赔偿诉讼的起诉条件。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一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对起诉人陈连芳的起诉,本院不予立案。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姜健辉

审判员  俞顺花

审判员  赵承吉

二〇一八年一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蔡成华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一条第四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第九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