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草原行政强制

原告海院早诉被告米易县公安局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6月8日 案由:治安行政强制 草原行政强制 新闻出版行政强制 文化行政强制 当事人:海院早 米易县公安局 案号:(2016)川0421行初1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米易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海院早,女,1996年3月27日出生,彝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四川省会东县。

委托代理人陈柯,男,1970年9月6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系西昌市经济试验园区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米易县公安局。住所地:四川省米易县草场乡规划二路1号。

法定代表人黄芝晏,系米易县公安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雷兴才,男,1977年12月12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系米易县公安局法制室主任。

委托代理人刘山川,男,1981年2月28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系米易县公安局攀莲派出所教导员。

诉讼记录

原告海院早诉被告米易县公安局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一案,本院于2016年1月21日受理后,于同年1月22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4月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因原告海院早的伤残情况需要重新鉴定,本案于2016年4月18日中止诉讼,于2016年5月31日恢复诉讼。原告海院早及其委托代理人陈柯、被告米易县公安局的委托代理人雷兴才、刘山川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海院早诉称,原告海院早的亲人于2015年4月2日23时许在米易县荣奇宾馆意外死亡。亲人死亡后,原告方与宾馆发生纠纷,米易县公安局民警到现场制止。在制止过程中,民警扭伤了原告左上肢,原告当即被送至米易县人民医院医治,于2015年6月24日出院。原告的伤势经凉山定音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构成玖级伤残,仍需取内固定的后续手术。之后,原告多次找被告米易县公安局协商解决,但被告声称自己在执法,不予对原告所受损伤承担责任。原告认为,被告的警察在执法过程中侵犯了原告的身体权,应承担赔偿责任。为此,原告起诉,请求依法确认被告于2015年4月2日在执法过程中造成原告人身伤害的行为违法,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残疾赔偿金97524元(按照2014年度四川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24381元计算,24381×20×0.2=97524元)、误工费7790元(每天按95元计算,计算82天)、护理费9840元(每天按120元计算,计算82天)、住院伙食补助费2460元(每天按30元计算,计算82天)、营养费2460元、交通住宿费5000元、伤残鉴定费700元、后续治疗费8000元,共计人民币133774元,同时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海院早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1、海院早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其身份情况; 2、海院早出院证明及病历,证明原告海院早受伤后在米易县人民医院的治疗情况。 3、凉山定音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海院早的损伤构成玖级伤残,尚需取内固定的手术等费用捌仟元整。

被告米易县公安局辩称,2015年4月2日14时许,海春富在米易县攀莲镇荣奇宾馆602房间内被服务人员发现异常后,服务员立即通知120,并向攀莲派出所报警,同时通过海春富的手机通知了其家属。海春富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核实,海春富的死亡与服食农药有关。海春富死亡后,其家属海春美、海春华、安兴琼、海洪秀、海院早等认为荣奇宾馆应对海春富的死亡承担一定责任。4月2日20时许,海春华、海春美、安兴琼、海洪秀、海院早等人到荣奇宾馆要求宾馆承担赔偿责任,荣奇宾馆再次报警。攀莲派出所民警出警后,将海春华等人和荣奇宾馆负责人通知回派出所,由双方自行协商赔偿事宜。21时许,因双方分歧较大,未能达成赔偿协议。在离开派出所时,民警向海春华等人进行法制宣传,要求他们不能因赔偿没有谈好而做出违法的事,赔偿费用可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向法院起诉。后双方离开派出所。此后,海春华等人返回荣奇宾馆,采取或坐、或躺、或站的方式在大厅内又哭又闹,要求宾馆承担海春富死亡的相关费用。23时许,荣奇宾馆第三次报警。攀莲派出所民警到达现场后,再次对海春华、海春美、安兴琼、海洪秀、海院早等人进行劝阻,要求他们离开宾馆,赔偿费用可通过法律手段进行起诉。海春华等人拒绝听从民警的劝阻,其行为已构成扰乱单位秩序。经民警劝阻无效后,民警采取强制带离的方式将上述人员带出宾馆,并准备带回派出所进行处理。在强制带离过程中,违法行为人海院早未主动配合民警的执法行为,致使民警在带离海院早过程中致其左手臂上肢受伤。民警立即拨打120急救车将海院早接至米易县人民医院进行治疗。综上所述,海院早等人的行为已构成扰乱单位秩序,民警在处置过程中合法、合规,并无违法行为,不存在民警有执法错误而承担国家赔偿的情形,故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米易县公安局于2016年2月2日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证明米易县公安局攀莲派出所接到报警后依法出警、依法处置事件,整个过程程序合法,执法活动合法有效,同时证明海院早受伤后的治疗情况。 1、报警登记表; 2、海院早询问笔录; 3、安兴琼询问笔录; 4、海春美询问笔录; 5、海春华询问笔录; 6、海洪秀询问笔录; 7、徐玲询问笔录; 8、曾银会询问笔录; 9、罗仁玉询问笔录; 10、李萍询问笔录; 11、违法嫌疑人的到案经过; 12、海院早住院病案、入院记录、手术记录、放射科检查单、住院费用清单; 13、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作出的法医学鉴定意见书及鉴定费发票; 14、《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条、第五条、第六条第二项、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条、第七条、第二十三条;《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第四条、第九条。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作如下认定:原告对被告提交的海院早住院病案、入院记录、手术记录、放射科检查单、住院费用清单无异议。原告对被告提交的其余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被告对原告提交的海院早身份证复印件、海院早出院证明及病历无异议。被告对原告提交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不认可,认为鉴定依据错误。对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作出的法医学鉴定意见书,被告予以认可,原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对其证明的内容有异议,认为应当以原告提交的鉴定意见作为定案的依据。对原被告双方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依法予以采信。对原被告有异议的证据,本院结合全案证据综合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2015年4月2日14时许,海春富在米易县攀莲镇荣奇宾馆602房间内被服务人员发现异常后,服务员立即通知120,并向米易县公安局攀莲派出所报警,同时通过海春富的手机通知了其家属。海春富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核实,海春富的死亡与服食农药有关。海春富死亡后,其家属海春美、海春华、安兴琼、海洪秀、海院早等认为荣奇宾馆应对海春富的死亡承担一定责任。4月2日20时许,海春华、海春美、安兴琼、海洪秀、海院早等人到荣奇宾馆要求宾馆承担赔偿责任,荣奇宾馆再次报警。攀莲派出所民警出警后,将海春华等人和荣奇宾馆负责人通知回派出所,由双方自行协商赔偿事宜。21时许,因双方意见分歧较大,未能达成赔偿协议。离开派出所后,海春华、海春美、安兴琼、海洪秀、海院早等人返回荣奇宾馆,要求宾馆赔偿海春富死亡的相关费用。23时许,荣奇宾馆第三次报警。攀莲派出所民警到达现场后,对海春华、海院早等人进行劝导,要求他们离开宾馆。民警在强制带离海院早过程中,海院早的左手臂上肢受伤。4月3日,海院早被送往米易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左肱骨中段骨折,于6月24日出院(住院天数82天)。海院早住院期间需壹人护理。海院早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为19159.17元。该笔医疗费用至今未支付,以米易县公安局的名义挂账签单。2015年7月28日,凉山定音司法鉴定中心依据《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标准,作出法医临床学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海院早的损伤属玖级伤残;2、海院早尚需取内固定的手术等费用捌仟元整。鉴定中,海院早支付鉴定费700元。案件审理中,被告米易县公安局于2016年4月15日提出重新鉴定申请,请求依据《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对原告海院早的伤残情况进行鉴定。2016年5月12日,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作出川求实鉴[2016]临鉴字第3213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海院早的伤残等级为X(十)级。鉴定中,米易县公安局支付鉴定费960元。

同时查明,原告海院早符合法律规定的赔偿范围为:医疗费27159.17元(含后续治疗费8000元)、误工费7790元、护理费9840元、鉴定费1660元(其中原告支出700元、被告支出960元)、残疾赔偿金17606元(原告海院早构成十级伤残,参照2014年度四川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803元计算,8803×20×0.1=17606元),合计64055.17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海院早等人因其亲属在荣奇宾馆喝农药死亡而发生纠纷,在双方协商无果的情况下,本应通过合法、正当的途径解决纠纷,原告海院早等人却采取极端的行为处理争议。公安民警赶到现场后,原告海院早等人仍不听劝阻,并拒绝离开违法现场。在此情形下,民警才强行将违法行为人带离现场,其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和相关执法程序,并且原告海院早也未提供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民警的行为违法,故对原告海院早请求确认米易县公安局于2015年4月2日在执法过程中造成其人身伤害的行为违法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行政主体行使行政职权可能对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造成侵害的行为通常有两大类,一类是具体行政行为,另一类是行政事实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第(二)、(三)、(四)、(五)项和第四条第(四)项规定的非具体行政行为其实就是行政事实行为。行政事实行为虽然不直接为相对人设定权利和义务,但是它对行政相对人的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仍然可能产生事实上的损害。本着行政法治原理,应当对受损害的相对人给予法律上的救济,而行政事实行为的法律救济最主要的就是行政赔偿。并且,相对人因行政事实行为受到损害要求行政赔偿,并不以行政事实行为违法为前提。本案中,被告米易县公安局民警强行将实施了治安违法行为的原告海院早带离违法现场的行为不属于行政行为,而是行政事实行为。被告米易县公安局民警在带离海院早过程中,海院早不予配合并强烈反抗,致使原告海院早的左手臂上肢受伤。原告的左手臂上肢受伤与被告的行政事实行为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故原告海院早要求被告米易县公安局承担行政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第四条中的“有取得赔偿的权利”,也并非等同于由行政机关全部承担赔偿责任。对“一果多因”的,行政机关只对其行为造成的那一部分损害承担赔偿责任,即损害的发生是由行政机关和相对人双方原因造成的,则应根据过失大小或原因力比例,采取过失相抵原则决定行政机关赔偿责任的大小。本案中,原告海院早受伤是由米易县公安局民警和海院早自己双方原因造成的,属于“一果多因”。原告海院早受伤,是因为民警在带离海院早过程中,海院早不予配合并强烈反抗才形成的,因此,原告海院早应承担主要责任,被告米易县公安局应承担次要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四条规定,造成身体伤害的,应当支付医疗费、护理费,以及赔偿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部分或者全部丧失劳动能力的,应当支付医疗费、护理费、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康复费等因残疾而增加的必要支出和继续治疗所必需的费用,以及残疾赔偿金。因此,原告海院早要求被告米易县公安局赔偿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鉴定费、残疾赔偿金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海院早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住宿费,不属于国家赔偿的范围,本院不予支持。原告海院早要求赔偿伤残鉴定费700元,虽未提交相关票据,但该费用是必然要产生的,故应予支持。按照相关规定,受害人申请伤残等级鉴定,只有属于工伤的,才按照《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标准进行鉴定,其他伤害均应适用《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进行鉴定。本案原告海院早的伤害不属于工伤,应适用《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进行伤残等级鉴定。原告海院早的受伤不属于工伤,却申请按“工伤标准”鉴定,被告申请按照“交通事故标准”重新鉴定,产生鉴定费960元,该费用也应纳入赔偿范围,由原、被告双方分摊。原告海院早主张的误工费7790元、护理费984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海院早系农村户口,其主张残疾赔偿金按城镇赔偿标准计算,但未提供确实充分的证据,故本院对原告的该主张不予支持,其残疾赔偿金应按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2014年度)农村居民的赔偿标准计算。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三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第(五)项、第七条第一款、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驳回原告海院早请求确认米易县公安局于2015年4月2日在执法过程中造成原告海院早人身伤害的行为违法的诉讼请求。

二、由被告米易县公安局赔偿原告海院早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鉴定费、残疾赔偿金合计20120元(含付给米易县人民医院的医疗费19159.17元),扣除已经支付的960元,尚应给付19160元。此款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

三、驳回原告海院早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海院早负担34元,被告米易县公安局负担1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锡怀

审 判 员  周莉

代理审判员  郭嘉

二〇一六年六月八日

书 记 员  金燕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三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十三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第三条第(三)项第四条第(四)项第七条第一款第四条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条第(四)项第三条第三条第(五)项第三十四条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条第(五)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