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旅游行政规划

江济民与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城乡建设行政管理:城市规划管理(规划)行政赔偿赔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7月25日 案由:旅游行政规划 当事人:江济民 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 案号:(2016)闽0721行赔初1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顺昌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江济民,男,1984年9月27日出生,汉族,农民,住福建省顺昌县。

委托代理人江有金(系原告江济民之父),男,1959年9月17日出生,汉族,农民,住福建省顺昌县。

被告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组织机构代码00396912-4,住所地福建省顺昌县城南中路16号。

法定代表人吴兴富,局长。

委托代理人谢小贵,福建武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林毅,男,1978年3月15日出生,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工作人员,住福建省顺昌县。

诉讼记录

原告江济民因被告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不履行城市规划法定职责行政赔偿一案,于2016年3月23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本院于2016年3月23日立案后,于2016年3月28日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4月21日、2016年5月12日、2016年6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江济民及其委托代理人江有金,被告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的委托代理人谢小贵、林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江济民诉称,原告严格按照并根据被告提供设计图纸施工建设,在施工过程中,发现被告的设计图纸有根本缺陷,大门南北方向对调,造成室内结构产生变化,价值损失30万元,多次与被告商议解决方案。但是,被告始终要求原告按照设计图纸继续施工。现在原告私宅已主体两层完工,可是,房屋建成后却无路可走,无法正常出入。被告的设计图纸有根本缺陷,存在过错。请求法院判令1、维护江济民自建房建筑施工图;2、被告赔偿原告室内结构破坏的损失30万元;3、立即规划南面道路,提供便于出入通行的道路。

原告向本院提交证据:1、江济民私宅建房图纸1份,证明图纸是按被告要求,设计院设计的,原告是按图施工,2015年11月9日,被告要求原告在图纸上签字保证按图施工;2、顺信访转送函[2016]27号函件一份及2016年4月15日顺昌县信访局在该函件上的证明,证明原告在挖地基时就告诉被告图纸错了,被告推诿不办理的事实;3、执法局交给原告的《关于江济民私建房的情况说明》,证明被告知道自己工作失误,给原告的补偿方案,该方案落款是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4、闽建科估字第20160030号房地产估价报告书1份,证明现在在建的房屋经评估价值人民币22.73万元,不包括土地的价值。

被告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辩称,原告向被告申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依法应当由原告提出书面申请,并提交使用土地的有关证明文件、建设工程设计方案等材料,而建设工程设计方案就是原告按自己的建房意向委托设计单位进行工程设计的施工图纸。被告没有义务也未向原告提供过其设计的施工图纸。被告在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过程中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及法律规定的审查标准,没有侵犯原告财产权,原告的损失是自己的行为造成,其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原告建房用地座落在西岗小区,通行的道路规划属于小区建设单位负责的范围,原告规划其私宅南面道路的诉求不属于被告的职权,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证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的规定,“在城市、镇规划区内进行建筑物、构筑物、道路、管线和其他工程建设的,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应当向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镇人民政府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应当提交使用土地的有关证明文件、建设工程设计方案等材料。需要建设单位编制修建性详细规划的建设项目,还应当提交修建性详细规划。对符合控制性详细规划和规划条件的,由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确定的镇人民政府核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2、《福建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办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按照下列程序办理:(一)建设单位或者个人持书面申请、使用土地的有关证明文件、建设工程设计方案等材料向项目所在地城乡规划主管部门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3、顺昌县行政服务中心一次性告知单;4、行政审批受理通知书;5、行政审批办结通知书;6、江济民申请报告;7、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申请表;8、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及附件,附件上注明主要出入口N(北);9、建设工程设计方案;10、顺昌县西岗小区修建性详细规划总平面图及顺昌县人民政府对该规划方案原则通过的评审意见;11、建字第350721201500023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复印件及2015年10月27日江有金代签许可证存根,存根上注明主要出入口N(北);12、顺昌县建筑设计院法人机构代码证;13、顺昌县建筑设计院向江济民收取设计费的发票;14、顺昌县建筑设计院2015年12月25日出具的《关于江济民私宅平面图设计的情况说明》;15、设计人员郑某出具的《关于江济民建房设计的陈述报告》;16、2015年11月30日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发给原告江济民的《通知》,“你户反映按顺昌县建筑设计院设计图纸在西岗小区华阳路2号边的个人建房大门朝向为南的问题,经我局规划股、县国土资源局及县城管大队的工作人员现场查看,根据你户现场地形(现场地形为南高北低,高差1米,且你户北侧现状为一条三米宽的硬化水泥路)及你户周边县西门果场职工的朝向应为北向的情况,你户在西岗区华阳路2号边的个人建房的朝向应为北向,应与周边县西门果场职工住宅朝向一致,请你户个人建房大门按北向进行施工。另经现场查看你户挖好的孔桩位置,并未按图纸进行开挖(见附图:江济民私宅施工现场照片1张),而是对称布置,孔桩属可使用情况,请联系设计单位给予指导,建筑按朝向为北进行施工。”17、2015年12月2日,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在办公室向江有金送达《通知》的照片2张。

本院依职权到顺昌县执法局取证且证人黄某出庭作证:执法局的前身是城建监察大队,是被告的下属单位,依法受行政主管部门的委托,对城市规划区内的建设用地和建设行为进行监察。证人黄某是城建监察大队的副大队长,原告的私宅建房行为正是城建监察大队的监察范围。原告在申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期间共向城建监察大队提交了两次图纸,第一次的图纸因为超面积被退回去,在2015年10月中旬又提交了第二份图纸,经向局里规划科核实,是通过了规划科审验的图纸。原告提交的两份图纸都标有立面的方向。2015年11月 16日上午原告的父亲向我们反映图纸设计的大门朝向有错,下午我们就向局里规划科反映,局里有要求原告调整大门朝向,2015年11月30日,我有与局里会签一份通知原告调整大门朝向的文件,这份通知是否送达原告我不知情。在2016年1月原告准备建架空层,提高一楼室内地面被我们制止,并拆除了架空层的几根柱子,此后原告未更改大门朝向仍按图施工,对原告这种不合理的做法我们有口头上劝停。关于《江济民私宅建房的情况说明》的草稿,是局里要我们协调原告的信访,由我们收集原告的要求打印出来的,未与局里的领导进行勾通,不是双方协商的结果,因此特意在上面标有草稿二字。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顺昌县建筑设计院的《关于江济民私宅平面图设计的情况说明》、设计人员郑某出具的《关于江济民建房设计的陈述报告》说的都是假话。建房的设计图纸虽是原告委托顺昌县建筑设计院设计,但最后一次修改是被告的另一代理人林毅带原告去的,设计图纸时林毅和设计院的院长在设计院设计,原告等人被关在设计院的门外,所以那图纸应当算被告提供的;原告对被告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在办公室向江有金送达《通知》的照片的证明内容有异议,否认原告及代理人有收到该《通知》。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2015年11月9日在审核过的图纸上盖章不是被告的行政章,只是一种见证。关于《江济民私宅建房的情况说明》上写着草稿二字,也没有被告的公章,这份《江济民私宅建房的情况说明》不是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的意思表示,是执法局在调解原告信访纠纷所收集原告意见。关于《房地产估价报告书》,被告认为自己的行政行为没有过错,不存在赔偿问题,且原告的单方的委托行为也不能得到认可。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原告提出私建房建筑图纸是被告的另一代理人林毅带原告去设计的,设计图纸时林毅和设计院的院长在设计院设计,原告等人被关在设计院的门外,所以那图纸应当算被告提供的异议,该异议没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且不符合《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审批的法定程序,该异议本院不予采纳;原告对被告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在办公室向江有金送达《通知》的照片,证明原告代理人江有金收到《通知》的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该照片中的文件不是被告要证明的《通知》。但从被告提交的照片中能清晰的看出该《通知》的内容及江有金本人,可以证明原告代理人江有金收到该《通知》,原告的异议本院不予采纳,原告对《通知》的其他内容没有异议,该《通知》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未对被告的其他证据提出异议,本院对被告的其他证据予以采信。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原告用图纸上保证按图施工的签字、被告盖章等行为来证明原告是应被告的要求按图施工的,该证明内容本就是法规的规定,无须原告举证证明。因此,本院对双方在图纸上的签字及盖章行为不予认证;关于被告在办理信访问题上是否推诿与本案无关,不予认定,该证据证明原告在2016年2月29日有要求被告收购其在建房屋,另安排地块重新自建的请求。关于《江济民私宅建房的情况说明》的证明内容,被告提出《江济民私宅建房的情况说明》没有被告的公章,上写着草稿二字,这份《江济民私宅建房的情况说明》不是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的意思表示的质证理由与证人的证言能相互应证,该异议成立本院予以采信。对于原告提交《房地产估价报告书》,证明现在在建的房屋经评估价值人民币22.73万元(不包括土地的价值)。《房地产估价报告书》应是原告要求被告收购其在建房,另安排地块重新自建的请求时所需,不是原告所诉财产损失的价值评估,与本案没有关联,本院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4年4月7日,顺昌县西岗小区修建性详细规划方案,经顺昌县人民政府建筑方案评审小组评审通过,由顺昌县国有林场委托南平市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设计,于2014年9月规划设计编制完成。原告江济民于2014年11月27日,从被告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处取得地字第350721201400026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其附件上注明主要出入口N(北),于2014年12月15日,从顺昌县国土资源局取得顺昌县[2014]顺国土书个字第7号《建设用地批准书》。2015年10月21日,原告江济民的父亲江有金以原告江济民的名义,向被告在顺昌县行政审批服务中心的窗口申请审批《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同时递交了设计施工图、国土局用地手续、人防、城管、地税相关部门手续等。期间被告审核发现原告的材料中设计建筑面积有误等问题,被告的工作人员林毅带江有金去建筑设计院对图纸的建筑面积进行修改。2015年10月27日原告的父亲江有金从被告处领取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江有金签收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存根上注明主要出入口N(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还载明“必须严格按报批通过的施工图纸施工并经我局派员现场验线签证后方可开挖基础。”2015年11月16日上午,江有金向城建监察大队反映图纸设计的大门朝向有错,当天下午城建监察大队向被告反映了大门朝向问题,同时,原告也向被告反映大门朝向问题。2015年12月2日,被告向原告的父亲江有金送达要求更正大门朝向的《通知》,明确要求“你户挖好的孔桩位置,并未按图纸进行开挖,而是对称布置,孔桩属可使用情况,请联系设计单位给予指导,建筑按朝向为北进行施工。”原告没有对大门朝向进行更改,房屋工程施工继续进行,现已两层主体完工。原告认为因被告审核的图纸错误造成其房屋无通道,要求被告收购其新建房屋,另安排地块重新自建,被告予以拒绝并告知其诉讼解决。原告多次向顺昌县信访局提出信访。2016年3月23日原告以被告不履行城市规划法定职责为由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同时提出行政赔偿。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javascript:SLC(4543,0)。)》第十五条的规定,“县人民政府组织编制县人民政府所在地镇的总体规划,报上一级人民政府审批。……”《福建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办法》第四条的规定,“省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负责全省的城乡规划管理工作。城市、县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城乡规划管理工作。……”被告作为县人民政府的规划主管部门具有城乡规划的法定职权。被告顺昌县规划建设和旅游局在审核原告提交的建设工程设计方案时,未发现该建设工程设计方案的大门朝向与小区整体规划及《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不符,仍予以通过审核,并发给原告江济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而原告在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时,就应当知道私建房规划的主要出入口朝北,而在委托工程设计时私建房的大门朝南,原告在经报批通过的施工图进行私建房工程基础动工时,本应由被告派员现场验线签证后方可开挖。原告在被告未派员现场验线签证的情况下就开挖私建房基础。原告对私建房大门的朝南,房屋建成后无路通行的问题向被告反映后,被告要求原告“请联系设计单位给予指导,建筑按朝向为北进行施工”。原告拒不接受,仍然将私宅主体建至两层主体完工,其行为符合原告要求维护原告本人私宅建筑施工图的主观意愿。被告的行政行为与原告所诉财产损失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室内结构破坏的损失30万元没有事实、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五条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一款、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江济民的赔偿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欧 阳

代理审判员  王小梅

人民陪审员  蔡晓芝

二〇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陈 丹

附件

本判决适用的相关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http:。/。。/。192.2.2.16。/。document_elements。/。search_view。/。5082685。deid=6952613。)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五条属于下列情形之一的,国家不承担赔偿责任:

(一)行政机关工作人员与行使职权无关的个人行为;

(二)因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自己的行为致使损害发生的;

(三)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的,人民法院应一并受理。

赔偿请求人单独提起行政赔偿诉讼,须以赔偿义务机关先行处理为前提。赔偿请求人对赔偿义务机关确定的赔偿数额有异议或者赔偿义务机关逾期不予赔偿,赔偿请求人有权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

第二十八条当事人在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或者因具体行政行为和与行使行政职权有关的其他行为侵权造成损害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分别立案,根据具体情况可以合并审理,也可以单独审理。

第三十三条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或者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根据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福建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办法》

第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第五条第(二)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四条第一款第三十三条第二十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