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市场监督局行政补偿

刘瑞与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其他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1月19日 案由:市场监督局行政补偿 工商行政补偿 当事人: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 刘瑞 案号:(2016)京01行终1028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刘瑞。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倒座庙九号。

法定代表人刘树昌,局长。

委托代理人魏晨光,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张桂芳,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干部。

诉讼记录

上诉人刘瑞因行政补偿答复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8行初2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经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以下简称海淀工商分局)于2006年3月23日向刘瑞核发了[2006]第12127548号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预先核准的名称为北京瑞得在线好利缘上网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好利缘上网中心),有效期为6个月,自2006年3月23日至2006年9月22日,保留期为1年。好利缘上网中心在名称保留期届满前并未办理企业开业登记,该企业名称到期自动失效。2013年7月30日,刘瑞认为海淀工商分局撤回了第12127548号通知书的企业名称预先核准许可,向海淀工商分局提出行政补偿申请,主要内容为:刘瑞基于对海淀工商分局2006年3月23日作出的[2006]第12127548号企业名称预先核准登记的信赖原则,进行了好利缘上网中心的后续投资筹建工作。因海淀工商局错误适用文市发[2007]10号《关于进一步加强网吧及网络游戏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十四部委通知),撤回了上述名称核准登记,致使其取得的其他许可处于五年失效状态,好利缘上网中心1968天不能正常营业,拖欠房租、员工工资等,好利缘上网中心破产倒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以下简称行政许可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海淀工商分局应当对好利缘上网中心的全部损失依法给予补偿。同年8月1日,海淀工商分局作出答复(以下简称2013年答复),认为刘瑞申请行政补偿的情形不符合行政许可法第八条第二款的规定,该局无法依法给予补偿。刘瑞不服该答复,于2013年8月13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该答复,并判令海淀工商分局行政补偿其公司经济损失10382830元。一审法院于同年11月7日作出(2013)海行初字第323号行政判决书,驳回了刘瑞的全部诉讼请求。刘瑞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作出(2014)一中行终字第10号行政判决书,驳回了刘瑞的上诉,维持了一审判决。

后,刘瑞向海淀工商分局提交《行政补偿申请书》,以海淀工商分局“执行法院判决书,合法撤回批准申请人投资的个人独资企业好利缘上网中心营业执照,造成善意相对人投资企业财产全部损失”等为由,申请补偿《北京好利缘上网中心》破产倒闭的财产损失,该申请书落款时间为2015年12月14日。同年12月17日海淀工商分局作出答复(以下简称涉案答复):“刘瑞:你好。我局已收到你于2015年12月14日提交的《行政补偿申请书》。经研究,我局认为你提出的行政补偿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八条第二款的规定,故我局无法给予行政补偿。”刘瑞不服,诉至一审法院,请求法院撤销涉案答复,并判令海淀工商分局对批准其投资开办好利缘上网服务中心后又不予其合法设立企业登记注册所造成的21项企业财产损失予以行政补偿,共计6350万元。 2016年6月13日,一审法院裁定认为,当事人提起行政诉讼,应当符合法定起诉条件,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五)项的规定,驳回当事人对行政行为提起申诉的重复处理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本案中,刘瑞认为依据《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第四条的规定,在其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后,好利缘上网服务中心即已设立完毕,海淀工商分局理应为其颁发营业执照,其许可信赖行为构成信赖利益保护。实际上,刘瑞在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后,还应依据行政许可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个人独资企业登记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向海淀工商分局提交设立申请材料,其中网络文化许可证仅为办理注册登记所需前置许可中的一项。海淀工商分局对申请材料审查通过后方能予以注册登记。故刘瑞的该项主张缺乏法律依据。刘瑞在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后,未在海淀工商分局为其预先核准的名称保留期届满前办理企业开业登记,导致企业名称到期自动失效,海淀工商分局无法向其颁发营业执照。刘瑞认为海淀工商分局不向其颁发营业执照,系错误适用十四部委通知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故,刘瑞此次向海淀工商分局提起的行政补偿申请,与此前针对[2006]第12127548号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的企业名称预先核准许可而提起的行政补偿申请,系针对同一行政行为,海淀工商分局亦作出内容一致的不予补偿答复。因此,海淀工商分局作出的被诉答复系重复处理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同时,刘瑞提起行政补偿的诉讼请求,因缺乏事实根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规定的起诉条件。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了刘瑞的起诉。

刘瑞不服,以其提起本案诉讼不是对海淀工商分局作出的同一事实行政法律关系的重复申请补偿,不是重复起诉,一审法院认定其重复起诉没有事实依据,混淆了两个不同内容性质的行政补偿法律关系申请事项,于法理不通,适用法律错误等为由上诉至本院,请求撤销一审裁定,指令一审法院继续审理。

海淀工商分局同意并请求维持一审裁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五)项规定,驳回当事人对行政行为提起申诉的重复处理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本案中,刘瑞向海淀工商分局提出行政补偿申请所基于的信赖利益保护,实质上是其认为取得[2006]第12127548号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后,海淀工商分局撤回[2006]第12127548号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而未向其颁发营业执照,故应对其予以行政补偿。但因(2013)海行初字第323号行政案件及(2014)一中行终字第10号行政案件中,已经针对刘瑞关于[2006]第12127548号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而提起行政补偿申请的相关事实及海淀工商分局作出的2013年答复的内容进行过审理并已经终审判决,认定海淀工商分局并未变更或撤回上述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故不存在行政补偿的事实基础,海淀工商分局作出的2013年答复并无不当。而本案中刘瑞所提的行政补偿申请与上述案件中提出的行政补偿申请涉及的行政行为相同,故海淀工商分局作出的涉案答复系重复处理行为,依法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刘瑞提出的行政补偿请求亦缺乏事实依据。故一审法院据此裁定驳回刘瑞的起诉正确,本院应予维持。刘瑞的上诉理由均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梁 菲

代理审判员  肖玲玲

代理审判员  徐钟佳

二〇一七年一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王素南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第二款第(五)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