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非法携带武器、管制刀具、爆炸物参加集会、游行、示威罪

韦某甲、伍某甲等犯聚众斗殴罪、非法携带武器、管制刀具、爆炸物参加集会、游行、示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3月31日 案由:聚众斗殴罪 非法携带武器、管制刀具、爆炸物参加集会、游行、示威罪 当事人:韦某乙 伍某甲 韦某甲 案号:(2016)黔0424刑初33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韦某甲,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于2015年1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1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关岭自治县看守所。

辩护人徐诗林,贵州联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郑小虎,贵州联通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人伍某甲,曾用名伍建邦,绰号火车头,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于2015年1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1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关岭自治县看守所。

被告人韦某乙,绰号韦老三。因涉嫌犯聚众斗殴罪、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于2015年1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13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关岭自治县看守所。

辩护人方伟,贵州联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以关检公诉刑诉(2015)9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韦某甲、伍某甲、韦某乙犯聚众斗殴罪、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于2015年9月3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并于2015年11月12日作出(2015)关刑初字第00118号刑事判决。宣判后,被告人韦某乙、韦某甲提出上诉。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29日作出(2015)安市刑终字第179号刑事裁定,将该案发回本院重新审理。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关岭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永华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韦某甲及其辩护人徐诗林、郑小虎、被告人伍某甲、被告人韦某乙及其辩护人方伟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1月23日11时至12时许,被告人韦某乙、韦某甲、伍某甲组织关岭自治县顶云乡八角村八角岩组村民韦进稳、伍正勇等100多人手持砍刀、钢管、锄头等物品准备与他人斗殴未果。后又未经相关部门批准,打着“政府无能、严惩凶手、严打黑社会性质”等标语,从320国道八角岩村徒步至坝陵大道沿途进行游行、示威活动。

公诉机关为证实上述事实,提供的证据材料有: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视听资料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韦某乙、韦某甲、伍某甲组织召集本村村民携带管制刀具与他人斗殴未果,之后未经批准在关岭自治县顶云乡街道上举行游行、示威活动,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百九十七条之规定,应以聚众斗殴罪、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特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庭审中,被告人韦某乙对起诉书指控其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无异议,其辩解自己的行为不构成聚众斗殴罪,希望法庭从轻处罚。

被告人韦某甲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其辩称没有要去打人的想法,希望法庭从轻处罚。

被告人伍某甲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其辩称斗殴行为没有发生,希望法庭从轻处罚。

被告人韦某乙的辩护人认为:1、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韦某乙等犯聚众斗殴罪,并认定为犯罪未遂,系法律认识错误,本案村民聚众行为不是认定聚众斗殴罪的犯罪构成要件;2、被告人韦某乙的行为构成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但情节轻微,未发生严重的后果。综上建议判处被告人韦某乙犯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并依法适用缓刑。

被告人韦某甲的辩护人认为:1、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韦某甲犯聚众斗殴罪,并认定为犯罪未遂,系法律认识错误,本案客观上不具备聚众斗殴罪的犯罪构成要件,村民自发聚集行为依法不能入罪;2、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韦某甲同时犯聚众斗殴罪(未遂)、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双重评价了携带管制刀具的实行行为,加重被告人韦某甲刑罚责任,且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3、公诉机关指控犯罪的相关证言系立案前公安机关按照治安管理行政案件处理程序所取得,后未按刑事诉讼程序重新调查取证,不具备刑事证据的合法性要求,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而依法采用的相关证言无法证明本案被告人韦某甲有犯罪行为。综上,建议判处被告人韦某甲无罪。

经审理查明:2015年1月22日,关岭自治县顶云乡八角村八角岩组村民韦兴明因集体饮水问题被同村旧场坡组村民打伤。同日下午,八角岩组村民在霸陵大道路边聚集,商议如何处理该问题。后被告人韦某甲与被告人伍某甲等人便开车前往关岭县城购买长刀50余把,后又回到顶云街上购买经切割后的30余根一米左右长的钢管。当日晚上,被告人伍某甲、韦某甲等人将所购刀和钢管分发给本组村民,并提出让大家一起前去与旧场坡组村民理论此事。次日,被告人韦某甲、伍某甲、韦某乙与八角岩组村民等百余人手持砍刀、钢管、锄头等工具,来到韦兴明被打伤的现场,准备与旧场坡组村民斗殴,后因旧场坡组村民未露面而未果。经被告人韦某乙提议后,被告人伍某甲、韦某甲等人买来白布、毛笔和墨水,由韦某乙拟写“政府无能,严惩凶手,严打黑社会性质”的标语后交由伍某戊书写在白布上。标语被做成横幅后,韦某乙、伍某甲等人在未取得相关部门同意下,带头喊着口号与八角岩组村民等百余人携带砍刀、钢管、锄头等工具,拉着横幅徒步从顶云乡八角岩村320国道至坝陵大道沿途进行游行、示威活动。经有关部门劝阻无效后,当队伍游行至该村长乐路口时被公安机关强行遣散。案发后,被告人韦某乙、韦某甲、伍某甲于2015年1月24日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 一、书证 1、户籍证明证实:韦某乙,男,1982年8月1日生;韦某甲,男,1968年12月3日生;伍某甲,男,1976年10月28日生。证实被告人韦某乙、韦某甲、伍某甲作案时已达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2、受案登记表证实:本案案发情况。 3、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单刃长尖刀七把;单刃长尖刀六把;单刃九环刀六把;单刃开山刀二把;单刃开山刀四把;单刃长刀八把;关公单刃长刀一把;钢管山十三根;薅刀五把;锄头五把;横幅二幅被依法扣押。 4、存折复印件证实:由韦某甲提供的用于购买刀具及钢管、横幅的集体款存折于2015年1月23日支取人民币20000元。 5、关岭自治县公安局顶云派出所出具的出警情况说明证实:2015年1月23日8时许,顶云派出所接到群众反映八角岩组村民手持刀具、钢管聚集,并及时出警对村民作思想工作。 6、韦某乙等人非法游行拒不解散的情况说明证实:2015年1月23日11时,被告人韦某乙等人非法游行时,顶云派出所民警、关岭自治县公安局民警均对其进行劝阻,但仍拒不解散,后游行至顶云街道办事处上长乐处时被强行处置。 7、关岭自治县公安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2015年1月23日,关岭自治县公安局未收到相关举行游行示威的申请书。 8、关岭自治县公安局顶云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2015年1月22日17时30分,顶云派出所接110指令称,在顶云仡佬地有人被殴打,要求出警。接警后,民警迅速赶到现场,经协调双方离开现场。 9、公安部关于《管制刀具认定标准》证实:本案依法扣押的刀属于管制刀具。 10、到案经过证实:被告人韦某乙、韦某甲、伍某甲系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

二、证人证言 1、证人罗某甲证实:2015年1月22日19时许,我听说我们寨上两个人修水管被旧场坡的人打伤,有100多人在伍某乙家门口,韦某乙和伍某甲就说要到关岭去买刀,韦某甲拿了集体的5000元钱,我和韦某甲等几人坐韦某乙、伍某甲的车到关岭自治县医院门口西藏人那里买了2600元的刀,后来又买了钢管。寨上的人都来领取刀或者钢管,韦某乙、伍某甲就说第二天早上8点30分集合,还说要是谁不去,以后老人死了全寨子的人都不会去帮忙。第二天,我们寨上大概150人就到对方的工地上(仡佬地)找旧场坡的人但没有人在。后来就有人提出要游行、示威,我们就从仡佬地举着横幅拿着凶器走到霸陵大道。过程中还有人喊口号,政府及派出所的200余人到现场劝阻我们都不听,后来因阻碍交通被强制解散。 2、证人伍某乙证实:2015年1月22日晚上8时许,听说我们寨上有两个人被旧场坡的人打,很多人在霸陵大道上,伍某甲叫我去他车尾箱里领刀签字捺印,我在领刀时伍某甲就给我说:“明天早上8点半带上领的刀在这里集合,如果哪家不来的话,以后那家有什么事就不去帮忙。”第二天早上8点半,我在霸陵大道上和寨上的集中,之后我们就一起去仡佬地安置房处。我看见伍某戊用毛笔在白布上写字,具体内容我不清楚,接着就有人把写好字的白布绑在竹竿上做成横幅举着往前走,我们就跟着举横幅的人沿320国道开始游行,边走边喊“政府无能,打到黑社会”口号,一直游行到霸陵大道时就被公安机关制止了。参加游行的大约有100多人,大部分人都拿得有刀或钢管。我领了一把一米左右长的刀,游行示威时我也拿着这把刀。 3、证人罗某乙证实:2015年1月22日下午6时许,我看见我们寨上的韦某甲等100多人在那里聚集。他们说今天我们寨上有人被旧场的殴打,要和他们打架的话要有武器,孙启兵和伍忠良就说要去买刀。然后我、韦某甲、伍某甲等人就去关岭购买刀和钢管。回来后伍某甲就把刀和钢管运输到韦兴明家后面开会的位置。我就见寨上的人去领刀和钢管并在一张纸上签字。大家就说明天还在这个位置集中。 4、证人伍某丙证实:2015年1月22日下午,我看见我们寨子的很多人在霸陵大道旁边聚集,我就去看,去到后听说我们寨上有两个人被旧场坡的人打。18时许,伍某甲、韦某甲驾驶他们的小车在路边,伍某甲就叫我和他们去关岭买刀。我们买了50多把刀。回来后,伍某甲喊“大家过来领刀和钢管,明天旧场的人来打我们,我们就拿来防身,吃水是大家的事,寨子里面的人都必须去,不去的,他家有事,其他人不准帮忙他家”,我看见其他人去领,我就去领。在领的时候,伍某甲说领刀和钢管的必须签字,我领了一把刀签完字之后就回家了。第二天早上8点左右,我拿着昨天领的刀跟着我们寨子的人到我们寨子的人被旧场的人打的地方去。后来我们寨子的人用竹子绑着横幅拉在人群上方,大家就往红绿灯方向走,我跟在队伍后面,听见前面的人边走边喊口号,我们走到长乐路口就被公安机关强制驱散了。 5、证人韦某丙证实:2015年1月22日晚上10点左右,我父亲韦天礼和全寨的人开完会后,带着一把刀回到家里。我父亲韦天礼对我说:“他们发刀,我给你领回来了,怕明天和旧场坡的人打架,就叫我拿去放好”。第二天(2015年1月23日)早上8点左右,我就拿着刀到霸陵大道寨上开会的地点,我们寨上很多人都在那里集合,他们有的拿刀、有的拿钢管、有的拿挖锄,我们八角岩组的人都差不多到齐了。早上9点左右,我们就去仡佬地等旧场坡的人来打架,但旧场坡的人没有来。约11点左右,韦某乙提议写横幅游行示威,并叫伍某甲和王星星去购买毛笔、墨水和白布来写横幅。伍某甲和王星星把毛笔、墨水和白布买回来后,我、韦进平、罗天斌、小稳稳、小算算等人拉着白布,韦某乙就口述标语后叫伍某戊写,内容为“政府无能严惩凶手,严打黑社会性质”,写好后,韦某乙就来写小字“顶云八角岩全体村民”。横幅做好后,我们寨上的人100多人就拿着刀、钢管、挖锄,拉着横幅,伍某甲拿着喇叭和韦某乙带头喊口号,大家就喊着口号从仡佬地组沿着320国道开始游行示威,途经顶云街道办事处前面,到秧井村前面的320国道往陈列馆、霸陵大道方向走,我们走到上长乐的岔路口时被公安机关制止了。我们游行示威的时候把整个马路都占完了,车辆根本无法通行。 6、证人伍某丁证实:2015年1月22日晚上8时许,我在家里听见我们寨上的很多村民在我家房子后面的霸陵大道上讲话,我就从家里出来走过去看,到霸陵大道后,我看见我们寨上韦天泽家儿子(具体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和伍某甲站在一辆车子的旁边说:“我们寨子的人今天被旧场的人打,他们旧场的人太欺负人了,我们现在购买刀和钢管来,寨子里的每户人家都必须来领刀和钢管去和旧场的打架,如果有哪户人家不参加,以后他家有任何事其他人都不能帮忙”。然后他们拿了一个本子和笔放在旁边的摩托车上其他人领刀和钢管之后就在本子上签字。刀和钢管领完之后,他们又说让大家自行在家里准备锄头于第二天参加和旧场的人打架,后来我就回家了。第二天起床后,我就和我大儿子在我家新修的屋基里面修屋基。我不知道是谁提议购买武器、召集寨子里面的人准备和旧场的打架的。 7、证人伍某戊证实:2015年1月22日下午,我听说我们寨子的人因为修水管被旧场的人打。晚上9点左右,我看见霸陵大道旁边有很多人聚集,我就去看,去了之后,我看见我们寨子里面的很多人手里都拿着刀和钢管,全部都是新的,这时在人群中的伍某甲就说“我们领刀和钢管是明天(2015年1月23日)去维护我们的利益,阻止旧场的人,50岁以下的,谁还要领刀和钢管的,到我这里来领,谁不来领,以后他家有事,其他人不准帮忙”,伍某甲就站在一辆小车的旁边,听了这话后,我就上前到伍某甲那里领了一根钢管,并且在一辆摩托车的本子上签了名字确认。大家定于2015年1月23日8时许在发刀和钢管的地方集中,后来大家散了就各自回家了。第二天,大家拿着刀、钢管、锄头等集合后,就到之前我们寨子的人被打的地方去,派出所的民警来劝说我们,但没有人听。我们没有看见旧场的人,就往回走。大家又集中到岔路口来,这时不知道是谁从什么地方拿了两块白布,就在新修的路中间站着,不知道在干什么?韦某乙就来喊我,让我帮他们写横幅,内容是“政府无能严惩凶手”、“严打黑社会性质”,是韦某乙口述好以后,由我执笔写的。我写好横幅后就被喊到新区办去了,后来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8、证人余某证实:2015年1月23日中午,我看见100多人带着刀、钢管、锄头举着横幅往顶云街道办事处方向游行。他们排成队伍,有的人带头喊口号,游行的队伍把整个320国道都占满了,很多车子被堵在游行队伍的后面。

三、被告人供述和辩解 1、被告人韦某乙供述和辩解:2015年1月22日,因为我的堂哥韦兴明接水管被顶云八角村旧场坡组的人打伤。有人讲买刀来和他们干。韦某甲、伍某甲讲开他们的车去。他们回来后,伍某甲叫我去找笔、纸来签字领取刀和钢管,我就将本子放在伍某甲的尾箱位置,伍某甲就喊大家领东西,他说:“十八岁以上的领刀,六十岁以下的领钢管,明天要拿起东西(刀和钢管)去,哪个不去他家有事情,不要去帮忙”。我领取了一把刀。大家又讲写个协议,自愿参加,不去的以后就不管了。于是我就口述,由伍国精执笔,内容大概:本寨子的人与邻村或者邻寨发生什么事受伤,由本寨子村民负责,自愿参加的人签字。写好后我第一个签字,大家也积极签字。23日上午,我们到了韦兴明被打伤的现场,等了很久没有人来,我就提议买米、菜做饭吃。韦某甲等人就去了,回来时他们把白布和墨汁放在地上,就有人喊我拟一个标语写在横幅上,然后我在烟壳纸上写一个“政府无能,严惩凶手,严打黑社会性质”两幅标语。然后我把白布裁好,由伍某戊书写。写完后我看见政府的干部和派出所的人在劝说大家,我就上前去与派出所的理论。不知道是谁喊大家游行,我看见大家集聚在横幅下开始往顶云街上和霸陵大道交叉路走,我就走到游行队伍的前面。我带头喊,我喊“严惩黑社会,为顶云谋福”,大家也跟着喊口号。政府、公安干部就上前去劝阻我们,大家没有听继续往政府方向走。到霸陵大道陈列官门口时,县政府的黄县长就来劝大家,并叫我帮忙劝劝,我就叫大家先把到刀收起来。 2、被告人韦某甲供述和辩解:2015年1月22日,听说我堂兄弟韦兴明(小名叫小宽)被人打了。霸陵大道八角岩组廉租房门口有二三十人,有人说买刀和他们干。我就和他们一起开着二辆车去关岭买刀和钢管。回来后我们寨上的人来把刀和钢管分了,我拿了一把刀。大家都说第二天在分刀的地方集中,每家都要有人。第二天早上8点半左右,我们寨上大概有100多人集合,有的拿钢管、有的拿刀、有的拿锄头。我们就去仡佬地准备去找打伤韦兴明的人,到那里后没有找人。二十分钟后,伍某甲就叫我和他等人一起去关岭买白布写横幅搞游行,我们就买了白布、毛笔、墨汁。到顶云后有人把砍好的竹子拿来绑两条横幅,绑好横幅后他们就沿320国道往关岭方向走。一路上都有警察跟着劝阻,走到霸陵大道上长乐组路口就被公安机关制止了。我是拿着刀游行示威的,基本参与游行的人都带着刀、钢管、锄头和镰刀,只有极少数人没有带。 3、被告人伍某甲供述和辩解:2015年1月22日21时许,有人说旧场坡的人都打到寨子来了,我们去关岭买刀和他们打。后我和罗某乙、韦某甲等人开着我的车、韦某甲的车到关岭街上给两个西藏人买了57把长刀。回到顶云后又在一家卖钢管的店里买了6根钢管来切割成30根一米多长小钢管。寨上的村民领取钢管和刀的时候在一个学生本子上签字,签字的本子现在不知在哪里。在游行过程中我喊的口号是政府无能,打到旧场坡,口号是韦某乙带头喊。公安民警在一开始游行时就叫我们停下来,但是没有停下来。我们100多人排成队,把马路都全部占了,车辆过不去,只能跟在我们后面慢慢走。在游行过程中我拿着一把西瓜刀。

四、视听资料 视频及视频截图38张证实:本案中的八角岩组村民举着横幅,手持砍刀、钢管、锄头等在顶云乡游行的经过。

庭审中,被告人韦某乙的辩护人向法庭出示了一份八角村八角组村民的联名请愿书,以证实本案发生的起因,及三被告人的平时表现。并申请了证人陈某、郭某出庭,以证实游行队伍是在回村寨途中被公安人员采取强制措施的事实。

综合以上证据表明,户籍证明证实三被告人具备主体资格;处警及受案登记表证实案发情况;扣押清单及管制刀具标准证实公安机关在被告人处扣押的作案工具属管制刀具;视频及视频截图证实三被告人及村民举着横幅,手持砍刀、钢管、锄头等工具在顶云乡游行的经过;到案经过证实三被告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证人罗某甲、伍某乙、罗某乙、伍某丙、韦某丙、伍某丁、伍某戊、余某的证言及三被告人供述均证实三被告人为斗殴准备工具,并积极参加欲找他人斗殴未果,后持管制刀具积极参加游行、示威活动。认定被告人韦某乙、韦某甲、伍某甲犯聚众斗殴罪、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且公诉机关所举证据经法庭逐项举证、质证,查证属实,被告人对前述证据均不持异议,对上述事实和证据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韦某甲、伍某甲、韦某乙因本村村民与他人发生矛盾纠纷,未采取正确方式处理,携带管制刀具等器械欲与他人斗殴未果,后又携带管制刀具等在关岭自治县顶云乡街道上参加游行、示威活动,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公诉机关指控事实及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人韦某乙及其辩护人所提不构成聚众斗殴罪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韦某甲的辩护人所提无罪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三被告人在聚众斗殴过程中,被告人韦某甲、伍某甲积极购买作案工具,并负责分发,所起作用较大,系首要分子;被告人韦某乙在该起犯罪事实中所起作用相对较小,系积极参加者。三被告人在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过程中系共同犯罪,被告人韦某乙指使他人购买毛笔、布料等,并负责拟写标语,其在游行、示威过程中作用积极,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伍某甲、韦某甲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对二被告人从轻处罚;三被告人主动到案并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庭审中认罪态度较好,具有自首情节,可从轻处罚;三被告人在聚众斗殴过程中,因未找到对方而未得逞,系犯罪未遂,应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聚众斗殴事实中双方系因民间纠纷引发,可对三被告人从轻处罚;被告人韦某乙在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过程中,作用地位明显,本应从严惩处,但因本案系发回重审案件,按照刑事诉讼原则,不应在原判刑罚基础以上量刑,故对其量刑不再加重,但可在数罪并罚时酌情从重考虑决定执行刑期。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韦某甲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犯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两罪总和刑期一年八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月28日起至2016年5月27日止。)

二、被告人伍某甲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犯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两罪总和刑期一年八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月28日起至2016年5月27日止。)

三、被告人韦某乙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参加游行、示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两罪总和刑期一年六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月28日起至2016年4月27日止。)

四、公安机关依法扣押的作案工具刀、锄头、钢管、横幅等,依法没收,予以销毁。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何 晓

人民陪审员  周安庆

人民陪审员  王德平

二〇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许钰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