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拆迁行政处罚

原告四川广元阳晨汽车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诉被告广元市土地房屋征收拆迁办公室不履行法定职责一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2月30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处罚 房屋行政处罚 拆迁行政处罚 当事人:四川广元阳晨汽车贸易有限责任公司 广元市土地房屋征收拆迁办公室 案号:(2016)川0802行初25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四川广元阳晨汽车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广元市利州区利州东路。

法定代表人:杨杰,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吕叶擘,四川天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元市土地房屋征收拆迁办公室。

法定代表人:陈立松,主任。

委托代理人:刘映灏,系该单位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吴伟,四川汇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四川广元阳晨汽车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阳晨汽贸)因认为被告广元市土地房屋征收拆迁办公室(以下简称市征拆办)不履行法定职责(支付搬迁费、停产停业补偿金、搬迁奖励合计xx万元),于2016年5月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6年5月10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7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阳晨汽贸的委托代理人吕叶擘,被告市征拆办的委托代理人刘映灏、吴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阳晨汽贸诉称,2012年8月22日,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政府发布《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政府关于人才市场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的决定》的行政决定,该行政行为决定对原告承租的位于xx市场(原广元市xx中心)的房屋进行征收。原告依据《人才市场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第6条之规定,属于征收与补偿的安置对象,于是原告主动配合被告拆迁,但被告却不履行职责。不对原告进行安置补偿。后原告先后于2013年12月向贵院提起诉讼,主张权利,后又撤诉,后又于2014年9月再次向贵院提起诉讼,经两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不属于民事案件处理的范围,原告依法向贵院提起行政诉讼,但在立案时,被告知应以民事范围提起民事诉讼,否则不予以立案,原告不得己以民事争议为由向贵院提起民事诉讼,但在审理过程中,贵院又认为是行政诉讼,原告又依法撤诉,贵院作出(2015)广利州民初字3413号民事裁定书,准予原告撤回民事诉讼。现原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特依法向贵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并在庭审中出示:

第一组:1、行政补偿申请书。2、快递单。

第二组:1、房屋租赁契约。2、转账凭证。

第三组:1、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2014)广利州民初字第244号民事裁定书。2、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2014)广利州民初字第2568号民事判决书。3、四川省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广民终字第117号民事判决书。4、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川民申字第2178号民事裁定书。5、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2015)广利州民初字第3413号民事裁定书。

第四组:广元市城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书。

第五组:请愿书。

原告阳晨汽贸提供的依据: 1.广府发[2011]24号广元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广元市中心城区城市棚户区改造土地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暂行办法》的通知及《广元市中心城区城市棚户区改造土地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暂行办法》。 2.《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政府关于人才市场棚户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的公告》(第7号),以及《人才市场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

被告市征拆办辩称,被告于2014年7月4日与案外人xx市场签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协议,在签订协议时所征收的房屋系空房,原告的搬迁与本次拆迁没有关联性,属于自行经营,不属于安置补偿的范围内。我们和xx市场签订协议后,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有权向被告主张权利的是xx市场,原告不是主张上述相关补偿的适格主体。综上。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市征拆办在法定期限内未向本院提交证据、依据和答辩状。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作如下认定:

原告阳晨汽贸举证的一至五组证据,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中规定的提供证据的要求,具有证据能力,可作为认定本案的依据。

经审理查明,一、2008年12月29日,原告阳晨汽贸与广元市xx中心(又名xx市场,系两块牌子一班人马),签订了《房屋及设备租赁契约》,约定广元市xx中心将其位于广元市xx路xx广场由西向东十六间门面房(650㎡)出租给原告阳晨汽贸用于汽车销售,租赁期限从2009年1月1日起至2013年12月3日止。2009年12月21日,双方签订了调整租金的《补充协议》,约定将租金上涨为xx元/㎡,每月房租为xx万元。2011年12月30日双方又签订了补充协议,约定“xx广场所属区域已被市政府纳入棚户区改造范围,将进行拆迁改造,在未接到政府有关部门搬迁通知前,甲、乙双方均按合同执行。如在本合同执行期内,接到政府有关部门搬迁通知,本合同终止,乙方无条件撤场,将房屋及设施设备归还甲方”。2012年8月22日,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人才市场棚户区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的第7号公告,原告阳晨汽贸租用的十六间营业用房在该征收决定范围内。该征收决定规定的征收补偿期限是,自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起一年内,即2012年8月22日起至2013年8月21日止。征收补偿办法按照《人才市场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执行。

二、2013年6月上旬,原告阳晨汽贸主动将其公司搬迁至广元市利州区利州东路“今日家园”小区营业房,并于2013年6月18日举行了开业典礼。2013年8月15日,原告阳晨汽贸向中共广元市委书记马华同志的书记信箱发送了“自愿拆迁门面恳请书”,该恳请书的主要内容是,拥护市政府棚户区改造政策,以及因门面房多处写上“拆”字,导致公司营业严重亏损,希望马上拆迁。但近一年时间无任何部门与其协商拆迁,恳请马书记关心一下,让有关部门按拆迁政策尽快与之商谈,以便公司带头搬迁加快棚户区改造工作。2013年8月16日书记市长信箱办公室作出“请市规划住房局处复”,2013年8月29日该局作出,“一、广元市阳晨汽贸公司属人才市场棚户区改造范围内承租粮油批发市场户……。二、目前人才市场棚户区推进办已安排专人收集、审核相关资料,着手准备与承租户协商谈判工作。”的答复。2013年12月31日,原告阳晨汽贸向广元市xx中心交纳了2013年四季度(2013年10月-12月)房租xx万元。2014年7月4日,广元市利州区房屋征收中心会同广元市利州区东坝办事处以及人才市场棚户区改造项目推进工作组办公室与xx市场签订了《广元市城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NO.广利征[企事业单位]04号)。该协议约定房屋征收补偿采用货币补偿方式,实际资产补偿金额xx万元,该补偿金额中不包括原告阳晨汽贸主张的搬迁费、停产停业补偿以及搬迁奖励。

三、2014年10月16日本院受理了阳晨汽贸诉xx市场及广元市利州区房屋征收中心(第三人)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原告阳晨汽贸在该案中诉请1、依法判令确认原告与被告xx市场之间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合法有效;2、第三人广元市利州区房屋征收中心支付原告搬迁补偿金xx万元,停产停业补偿金xx万元,搬迁奖励费xx万元,合计xx万元;3、依法确认第三人广元市利州区房屋征收中心支付给被告的广元市利州区利州东路xx广场由西向东16间门面(650㎡)由于人才市场棚户区改造而应补偿的室内装修补偿费xx万元归原告所有。2014年12月4日本院作出(2014)广利州民初字第2568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原告阳晨汽贸与广元市xx中心所签订的《房屋及设备租赁契约》及补充协议,未损害国家集体和第三人的利益,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但因所涉房屋因被国家征收,故合同已终止。关于原告阳晨汽贸由‘第三人征收中心向其支付搬迁补偿金xx万元,停产、停业补偿金xx万元,搬迁奖励费xx万元,合计xx万元’的诉讼请求,由于在第三人征收中心与被告粮油市场所签订的补偿协议中,并未对此部分进行约定,故不属于本案处理的范围;”并认为“相对于征收公告原告提前搬离是一个支持搬迁的善良行为”。针对原告阳晨汽贸要求所承租的650㎡房屋装修补偿款xx万元,基于公平原则各自享受一半,即xx万元。遂判决,一、限被告xx市场在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向原告阳晨汽贸支付装修装饰补偿款xx万元,二、驳回原告阳晨汽贸的其他诉讼请求。判决后原告阳晨汽贸和xx市场均不服向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于2015年4月9日作出(2015)广民终字第117号民事判决书,认为原审判决部分事实认定不清,遂判决1、撤销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2014)广利州民初字第2568号民事判决书第1、2项判决;2、限上诉人四川粮油市场广元分市场在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向上诉人阳晨汽贸支付装修装饰补偿款xx万元;3、驳回上诉人xx市场其他诉讼请求。xx市场不服二审判决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1月26日,作出(2015)川民申字第2178号民事裁定书,认为,“广元市委、市政府下达搬迁征收公告的时间为2012年8月22日,要求在一年内搬迁,被申请人按公告于2013年8月搬迁。补偿过程中基于对被拆迁房屋装修的评估报告等程序结束后才最终获得补偿,其期限应按照搬迁开始的时间计算,不能以实际补偿时以租赁期限已经届满,合同已经到期为由排除补偿主体的权利。一、二审判决认定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争议的房屋在搬迁时还处于租赁状态,被申请人主动搬迁是支持市政府建设的善良行为正确。再审申请人提出被申请人在补偿时租赁期限已经届满不应属于补偿主体的申请理由不成立。”等,驳回了xx市场的再审申请。2015年8月11日,原告阳晨汽贸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广元市利州区房屋征收中心支付搬迁费、停产停业补偿金、搬迁奖励合计xx万元。该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阳晨汽贸于2016年3月25日以该案应属行政诉讼为由提出了撤诉申请,本院认为其撤诉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于2016年3月25日作出(2015)广利州民初字第3413号民事裁定书,准许原告阳晨汽贸撤回起诉。之后,原告阳晨汽贸于2016年4月2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四、2015年5月6日,中共广元市委机构编制委员会作出广编发[2015]53号《关于调整市城市规划区土地房屋征收拆迁管理体制的通知》,将广元市利州区房屋征收中心成建制并入广元市土地房屋征收拆迁办公室,并将广元市土地房屋征收拆迁办公室委托给利州区人民政府代管。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一、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条第二款:“市、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以下称房屋征收部门)组织实施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的规定,被告市征拆办应是本案适格主体。

二、由于原告阳晨汽贸按照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政府《关于人才市场棚户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的公告》规定的一年期限,即2012年8月22日起至2013年8月21日止,于2013年8月上旬主动实施了搬迁,且在搬迁时其经营使用的房屋尚处于租赁状态。因补偿过程中基于对被拆迁房屋装修的评估报告等程序结束才最终获得补偿,其期限应按照搬迁开始的时间计算,不能以实际补偿时以租赁期限已经届满、合同已经到期为由排除原告阳晨汽贸作为被补偿主体的权利,以及原告阳晨汽贸主动搬迁行为是支持市政建设的善良行为等,已被生效的一、二审民事判决和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所确认。故,原告阳晨汽贸应属人才市场棚户区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的补偿对象,应当享有获得搬迁费,搬迁奖励,停产停业损失补偿的权利。

三、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一款:“房屋征收部门与被征收人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就补偿方式、补偿金额和支付期限,用于产权调换房屋的地点和面积、搬迁费、临时安置费或者周转用房、停产停业损失、搬迁期限、过渡方式和过渡期限等事项,订立补偿协议。”和《广元市中心城区城市棚户区改造土地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暂行办法》第二十一条:“被征收房屋用于出租的,产权人和承租人有约定的,按双方约定进行补偿。没有约定的,按照以下原则协商补偿:(二)搬迁费、搬迁奖励、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补偿给承租人。属于产权人自用部门补偿给产权人;”的规定,被告市征拆办作为房屋征收部门,与原告阳晨汽贸就其所承租的用于汽车销售经营的门面房的搬迁所涉及的搬迁费、搬迁奖励、停产停业损失的补偿进行协商并订立补偿协议,应属被告市征拆办的法定职责,依法应当履行上述法定职责。

综上,被告市征拆办认为其于2014年7月4日与xx市场签订房屋征收与补偿协议时,原告阳晨汽贸所承租的门面房已是空房,房屋租赁合同已经到期,其搬迁与本次拆迁没有关联的理由不成立,请求驳回原告阳晨汽贸全部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告阳晨汽贸诉请被告市征拆办支付搬迁费、停产停业补偿金、搬迁奖励等各项费用合计xx万元的请求,因具体应支付多少搬迁费、停产停业损失补偿费和搬迁奖励应属行政权范畴,不属人民法院行政审判权限范围。故原告阳晨汽贸的该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广元市土地房屋征收拆迁办公室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个工作日内履行与原告四川广元阳晨汽车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就搬迁费、停产停业损失补偿金额,订立补偿协议并作出搬迁奖励决定。

本案受理费50元,由被告广元市土地房屋征收拆迁办公室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行政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邵 军

人民陪审员  刘 蓉

人民陪审员  谭春林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徐 溶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二条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四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