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草原行政确认

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与天津市滨海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3月26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 地矿行政确认 草原行政确认 当事人:天津市滨海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 案号:(2017)津0116行初313号 经办法院: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滨海新区塘沽草场街7-1-703。

法定代表人关秀东,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何轶,天津安泽海森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XX平,天津星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天津市滨海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天津市滨海新区塘沽大连东道1060号。

法定代表人张晨光,局长。

委托代理人牛通,该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陈海静,该局主任科员。

第三人王辉,男,1984年2月29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深州市。

委托代理人曹文娟,天津中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万海,天津中岳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诉被告天津市滨海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行政确认纠纷一案,于2017年9月15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9月15日受理后,于2017年9月18日向被告邮寄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王辉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在诉讼过程中,本院就原告提出的鉴定申请依法委托天津市津实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了鉴定。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3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何轶,被告天津市滨海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委托代理人牛通,第三人王辉及其委托代理人曹文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于2016年5月9日作出津滨劳伤16018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王辉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工伤。

原告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诉称,被诉《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错误、证据虚假、程序违法。原告从未以申请人的身份向被告申请过工伤认定,涉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认定的工伤人王辉也不是原告公司职工,被告认定工伤所依据的材料全部系伪造的、虚假的;被告在认定工伤过程中也从未到原告处取证核实事实情况。被告作出虚假的工伤认定反映出其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其渎职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依法撤销被告于2016年5月9日作出的津滨劳伤16018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证据一、天津市滨海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津滨劳人仲字[2017]第0027号《仲裁裁决书》,证明原告在2017年5月18日才得知被诉工伤认定决定;

证据二、津津实[2018]第3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工伤认定申请表》中的公章系伪造,《劳动合同》中的公章无法鉴定,第三人与原告不存在劳动关系;

证据三、申请法院调取的2017年5月27日原告公司经理王志刚报警时的《询问笔录》和2017年6月2日民警对王辉的《询问笔录》,在王辉的《询问笔录》中明确显示,王辉2017年5月到天津金岸重工有限公司工作,此前在天津格陵兰重工工作,在认定工伤之前,王辉没有听说过原告公司的名字,该笔录充分证明王辉与原告没有劳动关系,工伤认定的事实基础不存在。

被告天津市滨海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2016年4月20日,原告提交了王辉的工伤认定申请材料,被告于当天受理,并于2016年5月9日作出被诉认定工伤决定。2016年5月31日,原告经办人领取了《认定工伤决定书》。原告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表》、《营业执照》、《劳动合同》及《工伤事故经过》等材料均加盖了原告的公章。对于企业来讲,公章和营业执照应由专门的经办人员保管,并有专门的管理制度,原告称申报材料均系伪造无证据证实。经查,王辉时任原告公司装配工。2015年8月26日11时30分左右,王辉在天津金岸重工有限公司制作装卸机提升机构支架过程中,因吊篮发生侧翻,致其从高处坠落摔伤。关于事故的经过,除受伤人王辉的自述材料及加盖公章的单位证明外,还有王辉的同事田志鑫的证言,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应予认定工伤。综上,被诉认定工伤决定程序合法、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准确,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依据:

一、证据:

(一)程序类证据:

证据一、《工伤认定申请表》;

证据二、《工伤认定申请受理通知书》及《送达回证》;

证据三、《认定工伤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二)事实类证据:

证据一、原告的《营业执照》复印件;

证据二、原告与第三人签订的《劳动合同》;

证据三、第三人的身份证复印件;

证据四、《工伤事故经过》;

证据五、原告出具的《证明》、原告公司员工田志鑫出具的《工伤事故证明》,证明第三人系原告派遣至天津金岸重工有限公司的员工及涉案事故发生的经过;

证据六、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于2015年11月18日出具的《诊断证明书》及《影像诊断报告单》。

二、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

第三人王辉述称,同意被告的答辩意见,认为第三人构成工伤,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上述证据作如下认定:

对于原告提交的证据,被告对证据一、证据三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不认可证明目的,认为原告公司经理王志刚描述的事情经过只是原告的单方表述;对证据二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不认可证明目的,认为原告片面地理解鉴定意见,忽略了《工伤事故经过》中的公章已经鉴定为与样本一致的事实,原告称公章均系伪造不符合逻辑,只能说明原告有两枚以上的公章;对于证据三中王辉的《询问笔录》,认为王辉作为一名基层劳动者,其在笔录中陈述的工作单位只是工作地点,与劳动关系所在单位无关,劳动关系已由《劳动合同》及原告出具的事故经过证明。第三人对证据一的真实性无异议,不认可证明目的,认为被告已经通过合法途径送达原告,不存在原告事后得知的情况;对证据二同意被告的质证意见,认为鉴定机构系因《劳动合同》中的公章是复印件无法做出鉴定,但并不能因此否认存在劳动关系;对证据三中王志刚的《询问笔录》,认为其是原告工作人员,因此其表述属原告单方表述,第三人不予认可;对于王辉的《询问笔录》,称在事故发生后,王辉做过开颅手术,经常发生癫痫和意识不清的情况,该《询问笔录》是在王辉意识不清的情况下作出的,在笔录中说错了时间及说没有签过劳动合同也是意识不清造成的。本院对证据一的真实性和关联性予以认定,对证据二的关联性、合法性及真实性予以认定;因证据三中原告的报案《询问笔录》系其单方陈述,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故本院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采信,对王辉的《询问笔录》的合法性予以认定。

对于被告提交的程序类证据,第三人均无异议;原告对关联性、合法性及真实性均不认可,认为证据一《工伤认定申请表》中原告的公章是伪造的,关于《工伤认定申请受理通知书》、《认定工伤决定书》原告都未收到,《送达回证》上单位签字处的陈光不是原告单位的员工,被告对陈光的主体身份没有审查,原告根本不清楚工伤认定的情况,被告也没有到原告单位进行调查核实相关情况。被告解释称,被告收到涉案工伤认定申请材料后,现场进行书面审查,根据《天津市工伤认定操作规程》第五条第(一)项的规定,对于事实清楚、权利义务明确的工伤认定申请,可以采取书面审查,必要时可以进行现场调查。王辉的工伤认定申请事实清楚、权利义务明确,采取书面审查形式足以认定王辉受伤为工伤。本院认为,被告的解释符合相关规定,故对上述证据的关联性、合法性及真实性予以认定。

对于被告提交的事实类证据,原告对证据一的证明目的无异议,对证据来源有异议;对证据二的关联性、合法性及真实性均不认可,该证据中的公章无法进行鉴定,认为系伪造的;因第三人与原告没有任何关系,故对证据三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对证据四、证据五的关联性、合法性及真实性均不认可,虽然鉴定结论对证据五中的《工伤事故经过》鉴定出公章印模一致,但也是伪造的,不是原告加盖的,并称通过此次鉴定了解到,鉴定机构是从工商机关档案扫描件提取印模放大后与原告的印章印模比对,在鉴定过程中,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曾经向法院提交过从工商机关调取的带有原告公章的材料复印件,工伤认定申请材料中的公章不排除也是用类似方法进行复刻的;对证据六,因第三人与原告没有劳动关系,故对关联性、合法性及真实性均不认可;且认为王辉在《劳动合同》、《事故经过》及《工伤认定申请表》中的三个签名笔迹不一致。第三人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对原告质疑的王辉三处签名不一致的问题,第三人称三处签名都是其本人签的;根据鉴定结论,检材中的公章虽有两处不一致,但不能证明是伪造的,说明原告的公章不具有唯一性,经鉴定,《工伤事故经过》中的公章是真实的,充分说明原告认可工伤的真实性;在选鉴定机构的时候需要提交样本,第三人委托代理人提出在工商机关原告每年都有年检报告,因此调取了相关的复印件提交给法庭,原告的猜测无证据证实。因本案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事实问题,本院将认证意见与案件的争议焦点结合起来,置于本院认为部分予以论述。

综合上述证据,本院认定如下案件事实: 2016年4月20日,案外人陈光以原告名义向被告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表》及原告的《营业执照》复印件、原告与第三人的《劳动合同》、王辉自述的《工伤事故经过》、同事田志鑫出具的《工伤事故证明》、原告出具的《证明》、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及《影像诊断报告单》等材料,申请认定第三人王辉受伤为工伤。在《工伤认定申请表》中,单位联系人处填写陈光在。上述工伤认定申请材料中,除王辉和田志鑫的身份证复印件及医院诊断证明材料外,均加盖了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公章。被告于2016年4月20日受理后,查明:王辉时为原告公司装配工。2015年8月26日11时30分左右,王辉在天津金岸重工有限公司制作装卸机提升机构支架过程中,因吊篮发生侧翻,致其从高处坠落摔伤。送经武警后勤附属医院治疗并诊断为:急性颅脑创伤脑挫裂伤、创伤性硬膜外血肿、创伤性硬膜下血肿、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颅骨骨折、胸3.5.8.9椎体压缩骨折、颅骨修补术等,认为王辉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于2016年5月9日作出的津滨工伤16018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予以认定为工伤,并于2016年5月31日将两份《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原告代理人陈光。原告不服,诉至本院。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原告申请对被告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表》、《劳动合同》和《工伤事故经过》三份证据材料中加盖的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公章的真伪作出鉴定,本院依法委托天津市津实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原告提供了在工商机关办理公司变更登记及年检的六份材料所使用的公章为鉴定样本(经检验为同一印章盖印形成)。该鉴定中心于2018年2月8日作出了津津实[2018]第3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工伤认定申请表》第一页申请人: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处、第四页用人单位意见栏经办人签字处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印文与所提供的样本印文不是同一印章盖印形成;《劳动合同》第五页甲方(盖章)处加盖的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印文是复印形成,不具备鉴定条件,无法做出鉴定意见;《工伤事故经过》右下角受伤人落款受伤人处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印文于样本印文是同一印章盖印形成。

另查,第三人于2017年5月向天津市滨海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就工伤保险待遇问题申请仲裁,该仲裁委员会于2017年6月28日作出津滨劳人仲字[2017]第0027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原告一次性支付第三人医疗费、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共计150874.20元。

再查,原告曾于2017年5月27日向滨海新区公安局塘沽分局于家堡派出所报警,称怀疑有人骗钱。该派出所于2017年6月2日对王辉进行了调查询问,后未作出处理。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和《天津市工伤保险若干规定》第三条之规定,被告作为区县级劳动社会保障部门具有行政主体资格和对辖区内发生的工伤事故作出工伤认定的法定职责。在本案中,被告于2016年4月20日受理涉案工伤认定申请后,经调查,于2016年5月9日作出被诉《认定工伤决定书》,后于2016年5月31日送达原告委托的代理人,未超过《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60日法定期限,其行政程序合法。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关于王辉受伤应否认定为工伤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第三十七条规定,原告可以提供证明行政行为违法的证据。在本案中,被告提供的证据能够证实,事故发生时第三人王辉与原告存在劳动关系,且系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即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故被告认定第三人受到的事故伤害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工伤,符合上述行政法规的规定,被诉行政行为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

原告作为一个商事主体,与身为农民工的第三人相比较,原告无疑拥有更强的举证能力。作为处于弱势地位的劳动者,尤其是外地进城务工农民,第三人无法选择实际用工人是以何用人单位的名义用工、是否签订劳动合同、在何处工作,更无法决定受伤后用人单位提供何种申请材料为其申请工伤认定等。原告否认第三人系其员工,否认是在为其工作中受伤,否认相关工伤认定申请材料非原告提供,应承担相应举证责任。原告的公章由原告自行保管,并应自行承担保管责任。经鉴定,在第三人自述系原告公司职工及事故经过的《工伤事故证明》中加盖的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公章与原告在鉴定中提供的检材样本一致,足以认定原告和第三人存在劳动关系,第三人受伤系工伤。原告对此辩解称,不排除是第三人从工商机关取得原告盖章的年检报告后采用鉴定机构所使用的方法复刻原告公章所致,仅系其猜测,并无证据证实相关工伤认定申请材料系第三人通过盗用或私刻其公章等方式形成,故对其诉讼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被诉认定工伤决定程序合法、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天津东海旺船务服务有限公司承担(原告已预交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秦秀敏

人民陪审员  郭志伟

人民陪审员  朱永华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沈祯旸

附件

附:法律释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第三十四条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一)项第五条第二款

《天津市工伤保险若干规定》

第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