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司法行政行政检查

刘素艳、王松宝和甘肃省金昌监狱公安行政赔偿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2月15日 案由:司法行政行政检查 当事人:王松宝 甘肃省金昌监狱 刘素艳 案号:(2015)兰行初字第54号 经办法院: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刘素艳,女,汉族,1947年5月7日出生,住甘肃省金昌市。

委托代理人王莉,女,汉族,1973年4月19日出生,住甘肃省金昌市金川区。系原告刘素艳次女。

委托代理人王永精,金昌市金川区桂林路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王松宝,男,汉族,1991年2月10日出生,住甘肃省金昌市。

委托代理人王静,女,汉族,1969年3月4日出生,住甘肃省金昌市金川区。系王松宝姑姑。

被告甘肃省金昌监狱(以下简称:金昌监狱)。住所地:甘肃省金昌市。

法定代表人王银,金昌监狱监狱长。

委托代理人陈炷昌,甘肃维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马录山,金昌监狱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刘素艳、王松宝因要求判决确认被告金昌监狱没有依照金昌监狱医院的医嘱立即将王辉转送外院进一步检查、治疗而造成王辉死亡的行政行为违法,于2015年6月30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7月3日立案后,于2015年7月8日向被告金昌监狱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刘素艳的委托代理人王莉、王永精与原告王松宝的委托代理人王静及被告金昌监狱的委托代理人陈炷昌、马录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刘素艳、王松宝诉称,王辉是金昌监狱的服刑人员,系原告刘素艳长子,王松宝父亲。根据金昌监狱医院于2015年4月12日作出的门诊病历,主要内容为“姓名:王辉。现病史:患自述于1小时前看电视时突然出现心悸、气短伴胸部疼痛。汇报值班民警后给予口服救心丸6粒含服,效果不佳。约22时3O分许来医院就诊。初步诊断:1、心肌缺血(心绞痛)。2、不排除急性心肌梗死。措施:1.建议监区民警立即汇报上级领导并转送外院进一步检查、治疗。2.低流量吸氧;3.舌下含服硝酸甘油;4.静脉滴注10%GS250ml、复方丹参20ml。5.观察病情,维持治疗,等待转院”的事实和金昌市人民医院于2015年4月13日1时35分作出的《金昌市人民医院急救中心首诊病历》,主要内容为“姓名:王辉。就诊时间:2015年4月13日0时20分。现病史:患者约1小时前出现胸闷、气短,在监狱医院给予心电图检查治疗(具体不详),来院前10分钟,患者出现昏迷,随入我科抢救。初步诊断:1、心跳呼吸停止。2、心源性猝死。处置:……8、抢救1小时,患者心跳呼吸不能恢复,放弃抢救,宣布临床死亡”的事实及诊断结论可知,王辉死亡的疾病有:1、心肌缺血;2、心胶痛;3.急性心肌梗死;4.心源性猝死。王辉到底因何疾病死亡尚无定论,即便王辉因上述某一疾病死亡的事实成立,那么也是金昌监狱没有及时将王辉转送外院进一步检查、救治造成的,更是金昌监狱及其工作人员违法失职行为造成的。故诉请判决确认金昌监狱没有依照金昌监狱医院的医嘱立即将王辉转送外院进一步检查、治疗而造成王辉死亡的行政行为违法。

被告金昌监狱辩称,王辉因贩卖毒品罪,被金昌市金川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年7个月,于2012年12月28日投入金昌监狱服刑改造。2015年4月12日21点50分左右,二监区带班民警得知八分监区王辉身体不适,随即到现场询问病情,同时将罪犯卫生员叫来进行查看。王辉自述胸口疼痛。为了应急救治,罪犯卫生员在民警的监督下给王辉服用了六粒速效救心丸和两粒地奥心血康,并留在现场继续观察。22点15分左右带班民警再次到现场进行询问,得知王辉胸口仍然疼痛,便迅速联系监狱医院,同时将王辉送至监狱医院进行进一步治疗。到医院后,医院值班医生查阅王辉病历档案,询问其病情及既往病史,对其进行了常规检查,测体温、脉搏、血压,进行吸氧,并给王辉服用硝酸甘油,输了复方丹参液,王辉病情趋于缓解和平稳。在此基础上,医生又给王辉做了心电图。通过进一步检查,医生初步诊断王辉有明显的心肌缺血,估计还有心梗的可能,建议送往社会医院进行救治。带班民警遂立即向监狱值班领导汇报了王辉的病情并办理外出就诊申报、审批的相关手续,监狱值班领导迅速调配备勤车辆,组织警力,于23点56分将王辉从监狱送到金昌市人民医院急诊室进行抢救治疗。在此期间,监狱一方面积极配合金昌市人民医院对王辉进行抢救治疗,另一方面立即通知王辉亲属,并将情况向金昌市人民检察院进行了汇报,金昌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赶到医院,检查了现场的有关情况。次日凌晨1点20分,医院诊断王辉为心源性猝死,宣布救治无效死亡。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出,王辉发病后,其所在监区和监狱医院一直在进行积极的救治和有效的治疗,作了多项检查,在医生提出外出就医意见后,监狱及时调配警力将王辉从金昌监狱送往金昌市人民医院就诊,不存在原告提出的因转院不及时导致王辉死亡。望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王辉系金昌监狱的服刑人员,是原告刘素艳之子,王松宝之父。2012年12月12日王辉犯贩卖毒品罪,被金昌市金川区人民法院以(2012)金刑初字第188号刑事判决书判处有期徒刑八年七个月,并处罚金10000元。刑期自2012年6月10日起至2021年1月9日止。2012年12月26日金昌市金川区人民法院给金昌市看守所发出(2012)金刑初字第188号执行通知书,主要内容为:罪犯王辉经依法判处刑罚,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请按照本通知送交监狱(或者公安机关)执行。2012年12月28日王辉被送交金昌监狱服刑。2015年4月12日21点50分左右王辉因身体不适,被金昌监狱送至金昌监狱医院医治。金昌监狱医院在王辉的《门诊病历》上记载:“主诉:心悸、气短1小时。现病史:患自述于1小时前看电视时突然出现心悸、气短伴胸部疼痛。汇报值班民警后给予口服‘救心丸’6粒含服,效果不佳。约22时3O分许来医院就诊。查:T35.4℃,P70次∕分,R28次∕分,BP140∕90mmHg。神志清晰,表情痛苦,面色苍白,自动体位,步入病室。双肺未闻及干湿性罗音,心率70次∕分,律齐,腹平软,腹壁左侧旁正中切口瘢痕,无压痛,反跳痛,肠鸣音正常。心电图示胸部导联ST段下移,T波倒置。初步诊断:1、心肌缺血(心绞痛)。2、不排除急性心肌梗死。措施:1.建议监区民警立即汇报上级领导并转送外院进一步检查、治疗。2.低流量吸氧;3.舌下含服硝酸甘油;4.静脉滴注10%GS250ml、复方丹参20ml。5.观察病情,维持治疗,等待转院。”2015年4月13日0时20分王辉被金昌监狱送至金昌市人民医院救治。王辉的《金昌市人民医院急救中心首诊病历》上记载:“就诊时间:2015年4月13日0时20分。主诉:昏迷、心跳呼吸停止约10分钟。现病史:患者约1小时前出现胸闷、气短,在‘监狱医院’给予心电图等检查治疗(具体不详),来院前10分钟患者出现昏迷,随入我科抢救。体征:深昏迷状态,皮肤粘膜无黄染,双侧瞳孔散大固定,直径约6mm,光反射消失,胸部对称,心音呼吸音无,腹平坦、平软,肝脾未触及,移浊(一)肠鸣音未闻及,四肢关节被动活动正常,角膜反射、腹壁反射、各腱反射消失,布氏征、克氏征未引出。心电图检查:呈直线。初步诊断:1、心跳呼吸停止。2、心源性猝死。处置:1、入ICU特护;2、心肺复苏;3、气管插氧、呼吸机辅助呼吸;4、心电图、心电监护;5、付肾2mg分次加吊;6、电除颤2次;7、持续心肺复苏;8、抢救1小时余,患者心跳呼吸不能恢复,放弃抢救,宣布临床死亡。转归时间2015年4月13日1时35分。”2015年6月30日原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决确认金昌监狱没有依照金昌监狱医院的医嘱立即将王辉转送外院进一步检查、治疗而造成王辉死亡的行政行为违法。本院于2015年7月8日将原告的起诉状副本送达金昌监狱后,原告又于2015年7月14日向本院递交《变更诉讼请求申请书》,申请在原诉讼请求的基础上增加“判决确认被告甘肃省金昌监狱没有依法及时对王辉死亡作出医疗鉴定的行政行为违法”之诉请。经审查,原告的申请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五条规定的“起诉状副本送达被告后,原告提出新的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准许,但有正当理由的除外”之规定,本院遂以(2015)兰行初字第54号《通知书》通知原告,对其变更诉讼请求的申请,本院不予准许。

以上事实有被告提交的金昌市金川区人民法院(2012)金刑初字第188号刑事判决书与(2012)金刑初字第188号执行通知书、视频资料及原、被告均提交的王辉的《门诊病历》、《金昌市人民医院急救中心首诊病历》等证据在案证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2015年4月12日21点50分左右王辉因身体不适,被金昌监狱送至金昌监狱医院医治。经金昌监狱医院初步诊断心肌缺血(心绞痛)、不排除急性心肌梗死,遂采取了低流量吸氧、舌下含服硝酸甘油、静脉滴注10%GS250ml、复方丹参20ml等措施救治,并建议监区民警立即汇报上级领导并转送外院进一步检查、治疗。2015年4月13日0时20分金昌监狱将王辉送至金昌市人民医院救治,经初步诊断心跳呼吸停止、心源性猝死。金昌市人民医院遂对王辉进行长达1小时余的抢救,但其心跳呼吸未能恢复,于2015年4月13日1时35分被宣布临床死亡。王辉自2015年4月12日21点50分左右发病至2015年4月13日1时35分被宣布临床死亡,期间金昌监狱将王辉送至金昌监狱医院进行医治,在金昌监狱医院医生建议监区民警立即汇报上级领导并转送外院进一步检查、治疗后,金昌监狱也将王辉送至金昌市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现原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决确认金昌监狱没有依照金昌监狱医院的医嘱立即将王辉转送外院进一步检查、治疗而造成王辉死亡的行政行为违法,但原告不能提供王辉的死亡是由于金昌监狱没有依照金昌监狱医院的医嘱立即将王辉转送外院进一步检查、治疗而造成的相关证据以印证,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刘素艳、王松宝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刘素艳、王松宝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 卫  

审 判 员  刘 祥 礼

代理审判员  董   莉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杨秋军魏绫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