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司法行政行政救助

刘玄与青海省司法厅行政给付纠纷一案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4月10日 案由:司法行政行政救助 当事人:刘玄 青海省司法厅 案号:(2016)青01行终24号 经办法院:青海省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玄,男,汉族,1931年12月19日出生,住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枫桥镇枫津新村。

委托代理人刘慧,男,汉族,1963年7月25日出生,住青海省西宁市七一路。系上诉人刘玄的儿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青海省司法厅,住所地青海省西宁市城中区南山路。

法定代表人王胜德,该厅厅长。

委托代理人东科,该厅律师公证管理处处长。

委托代理人蒋仁华,青海凡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刘玄因诉青海省司法厅归还其历年来应发而未发的养老金及其他各项津贴、补贴、福利待遇,赔偿其物质和精神损失一案,不服西宁市城中区人民法院(2015)中行初字第2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3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玄及其委托代理人刘慧,被上诉人青海省司法厅的委托代理人东科、蒋仁华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刘玄1986年12月任青海省公证处主任科员,1987年5月在青海省公证处主任科员的岗位离休,同年12月,根据规定享受到副处级待遇。1988年12月30日,中共青海省职称改革领导小组批准同意刘玄一级公证员职务任职资格,时间从1986年1月1日算起。后青海省司法厅以当时工作人员对技术职称任职的相关政策把握不准,公务员不能执行职称工资,刘玄是在公务员岗位上离休的,虽评有技术职称任职资格,但未被聘用,给刘玄执行了技术职称工资错误为由,于2004年发现后对刘玄的原有工资进行了调整。另查,刘玄于2014年6月15日、2014年9月12日、2014年12月12日,在未以法律规定的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程序下,分别向青海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王胜德及省委组织部领导信访,内容描述为恢复职称待遇,但并不涉及政府信息公开。其信件转办到青海省司法厅后,青海省司法厅于2014年10月就刘玄反映的工资问题进行复查并答复刘玄:“您是1987年5月在青海省公证处主任科员的岗位上离休的,同年12月,根据规定享受副县级待遇。您离休前申报的一级公证员技术职称任职资格于1988年12月获得批准,文件上写明从1986年1月1日算起。因当时工作人员对技术职称任职的相关政策把握不准,错误的给您执行了技术职称工资,直到2004年发现后才予以纠正。因为政策规定,公务员不能执行职称工资。您是公务员岗位上离休的,虽有技术职称任职资格,但不能聘任和执行职称工资。您现在的工资执行是正确的,不存在刁难等其他情况”。庭审中,刘玄认可青海省司法厅之前给其也有过几次回信,并提供了(87)青司法字第25号、青政改字(1988)第280号、(89)青公职改字第001号、青职改字(1987)第95号四份文件复印件的事实。刘玄的妻子马德英接到青海省司法厅复信后,于2015年1月12日又写信给青海省司法厅要求将刘玄所反映情况提供政策依据,此次,才涉及到政府信息公开的问题。在法定期间内,2015年1月22日,青海省司法厅答复马德英,内容为:“各级国家行政机关(包括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不执行事业单位的专业技术职务、工资、奖金等。刘玄是公务员,根据规定是不能执行职称工资的,刘玄同志的工资执行是正确的”。2015年5月14日,刘玄仍就其职称、工资待遇以政务公开程序向青海省司法厅申请,并要求青海省司法厅限期书面答复并提供相关的规定。青海省司法厅收到刘玄信件后,于2015年6月1日在法定期限内,给刘玄作出了答复,内容为:“您所反映的工资问题,我们曾多次请示人事厅,也多次向您答复,前段时间,您也向省委组织部写信反映。省委组织部、人事厅均认为您的工资执行是正确的,没有疑义”。刘玄于2015年6月30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如请。另在庭审中,刘玄要求青海省司法厅公开1993年9月30日以后的国务院发下来的国发1993字79号、2001年青人薪字191号、85号文件、“西宁市工资改革三个实施办法”,以及青劳人险字(1996)622号等十九份文件。

原审法院认为,申请政务公开程序应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条“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应当包括下列内容:(一)申请人的姓名或者名称、联系方式;(二)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的内容描述;(三)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的形式要求”的规定。刘玄就作为一级公证员应当享受正高职称的待遇问题,自2014年6月以来以自己及其家人的名义分别向青海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及省委组织部领导写信反映情况,而上述行为均未以法律规定的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程序进行。刘玄的信件转到青海省司法厅处后,青海省司法厅分别给予回信答复,对此刘玄也予以认可,并收到青海省司法厅提供的(87)青司法字第25号、青政改字(1988)第280号、(89)青公职改字第001号、青职改字(1987)第95号四份文件复印件。青海省司法厅收到刘玄信件后,就刘玄工资待遇问题,在法定期限内,书面给刘玄作出了答复,并给刘玄提供了相应的四份文件,应视为青海省司法厅已履行了政府信息公开义务,该行为并无违法之处。庭审中刘玄提出青海省司法厅已提供的四份文件不是其要求公开的文件,而要求公开1993年9月30日以后的国务院发下来的国发1993字79号、2001年青人薪字191号、85号文件、“西宁市工资改革三个实施办法”,以及青劳人险字(1996)622号等十九份文件的主张,因该请求是刘玄在本案庭审中提出的,不符合有关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程序,刘玄应当另行向青海省司法厅或者制定该部分文件的政府部门申请公开,故对刘玄的该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刘玄主张的第2、3、4项诉讼请求不属本案审理范围,故对此本院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八)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驳回刘玄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刘玄承担。

宣判后,刘玄不服上诉称,1、原审法院没有完成和满足刘玄起诉状提请的首条诉讼请求。刘玄起诉的最终目的是请求法院依法维护刘玄离休干部的合法权益,并依据1993年以来的政策恢复刘玄曾享受过的职称待遇,并归还历年来青海省司法厅应发而未发给刘玄的养老金以及其他各项津贴、补贴等,但一审法院却以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为由立案并审理本案,对于刘玄起诉的第二至四项诉讼请求以不属于案件审理范围判决不予支持。2、青海省司法厅没有依法履行信息公开的义务,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在一审庭审中,刘玄提出青海省司法厅已提供的四份文件不是刘玄要求公开的文件,刘玄要求公开的是1993年9月30日以后国务院下发的第93至97号、2001年青人薪字191号等共十九份文件,一审判决却以该请求是在庭审中提出的,不符合有关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程序未予支持,且认定青海省司法厅在法定期限内提供的四份文件应视为其履行了政府信息公开义务,行为并无违法之处。综上,刘玄坚持一审的诉讼请求,并请求二审法院复核一审判决是否正确。

被上诉人青海省司法厅答辩称,1、自2014年6月以来刘玄就职称待遇问题分别向青海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及青海省委组织部领导写信反映情况,信件转到青海省司法厅后,青海省司法厅就反映事项的相关政策及文件向刘玄做了详尽解释。2、青海省司法厅已向刘玄提供(87)青司法字第25号、青政改字(1988)第280号、(89)青公职改字第001号、青职改字(1987)第95号四份文件,应视为青海省司法厅已履行了政府信息公开义务。刘玄庭审中要求公开的其他文件不具体,其程序也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条的规定。3、刘玄起诉的第二至四项诉讼请求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故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二年。行政诉讼的起诉期限,指的是提起行政诉讼的法定有效期限。起诉期限不同于诉讼时效,不存在中断的效力,不能因行政相对人信访或是向行政机关提出要求等因素而重新计算,超过起诉期限,行政相对人即丧失对行政行为提起诉讼的权利。本案中,刘玄1986年12月任青海省公证处主任科员,1987年5月在青海省公证处主任科员的岗位离休,同年12月,根据规定享受到副处级待遇。1988年12月30日,中共青海省职称改革领导小组批准同意刘玄一级公证员职务任职资格,时间从1986年1月1日算起。2004年青海省司法厅以给刘玄执行了技术职称工资错误为由对刘玄的原有工资进行了调整。后刘玄因职称待遇等问题向有关部门信访,直至2015年6月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审查青海省司法厅的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及依据是否合法。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刘玄的起诉已经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及最长保护期。一审法院以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为案由审理本案且未经程序审查直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八)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对本案作出实体判决实属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九条(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西宁市城中区人民法院(2015)中行初字第28号行政判决;

二、驳回刘玄的起诉;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退回刘玄。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丁笑曦

审判员  马秀芬

审判员  元丹措

二〇一六年四月十日

书记员  闫 玲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二审案件和再审案件,对原审法院受理、不予受理或者驳回起诉错误的,应当分别情况作如下处理:

(一)第一审人民法院作出实体判决后,第二审人民法院认为不应当受理的,在撤销第一审人民法院判决的同时,可以发回重审,也可以迳行驳回起诉;

(二)第二审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裁定错误的,再审法院应当撤销第一审、第二审人民法院裁定,指令第一审人民法院受理;

(三)第二审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人民法院驳回起诉裁定错误的,再审法院应当撤销第一审、第二审人民法院裁定,指令第一审人民法院审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

(一)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

(二)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

(三)错列被告且拒绝变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规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为诉讼行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先向行政机关申请复议的;

(六)重复起诉的;

(七)撤回起诉后无正当理由再行起诉的;

(八)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影响的;

(九)诉讼标的已为生效裁判所羁束的;

(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诉条件的。

人民法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迳行裁定驳回起诉。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二条第(八)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二)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一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十九条第(一)项第五十六条第(四)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