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司法行政行政救助

朱兆祥、广东省韶关监狱司法行政管理(司法行政)行政赔偿赔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8月18日 案由:司法行政行政救助 当事人:广东省韶关监狱 朱兆祥 案号:(2017)粤02行终65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朱兆祥,男,1964年12月21日出生,住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

委托代理人:焦建中,广东宜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省韶关监狱。地址:广东省韶关市浈江区犁市镇东北一公里处。

法定代表人:向华南,监狱长。

委托代理人:林少彬。

委托代理人:简毅,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朱兆祥因与被上诉人广东省韶关监狱狱政管理行政救助及行政赔偿一案,不服韶关市武江区人民法院(2017)粤0203行初94号、(2017)粤0203行赔初1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裁定认为:朱兆祥的起诉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理范围,依法予以驳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第二款:“对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的罪犯,由公安机关依法将该罪犯送交监狱执行刑罚。对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在被交付执行刑罚前,剩余刑期在三个月以下的,由看守所代为执行。对被判处拘役的罪犯,由公安机关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行使侦查、检察、审判职权的机关以及看守所、监狱管理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时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该机关为赔偿义务机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二)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二)公安、国家安全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的规定,本案朱兆祥认为广东省韶关监狱在其服刑期间提供的医疗行为不当,存在过错,造成朱兆祥肢体一级残疾的后果,为此要求广东省韶关监狱进行赔偿。依照上述规定,监狱管理机关对服刑人员进行监管,是其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因此,此类案件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朱兆祥应寻求其他途径予以解决。因此,对朱兆祥的起诉应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驳回起诉。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驳回朱兆祥的起诉。

上诉人朱兆祥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监狱既有授权执行刑罚的职能,也有行政管理职能,朱兆祥不是针对执行刑罚提起诉讼,而是对行政行为提起诉讼,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一)以刑事诉讼法规定认定执行刑罚是监狱的全部职能是错误的,全面认识监狱的行为,还包括监狱法。(二)监狱法第五条规定,明确了监狱管理、教育罪犯与执行刑罚并存,故执行刑罚并非监狱的全部行为。(三)监狱的机构编制表明,其属于国家行政机关,管理人员属于司法警察,即国家公务员。(四)从监狱管理对象看,是对特定相对人实施行政管理。监狱法明确宣示了犯罪享有的多项权利,罪犯权利、义务的行使,不可能脱离国家行政管理。综上,从行为主体、行为内容及法律后果看,监狱对罪犯的管理,均符合行政法律关系的特征,监狱行政管理行为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本案朱兆祥在广东省韶关监狱服刑期间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导致肢体一级残疾,应视为广东省韶关监狱履行狱政管理行政行为存在过错,应承担行政赔偿责任。二、本案行政诉讼不受理,等同于剥夺了朱兆祥合法权益受损救济权。(一)适用国家赔偿法申请国家赔偿的前提条件,必须是行政行为已经被确认违法,申请人需承担赔偿举证责任,但朱兆祥除了证明自身残疾的证据外,无法提供更多的证据证明监狱狱政行为存在过错。(二)本案唯有通过行政诉讼开庭审理,才能确认广东省韶关监狱的行为是否违法,是否承担赔偿责任。因此,由广东省韶关监狱承担举证责任,更符合公平、公正的要求。可见,一审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该条款根本不存在)驳回朱兆祥起诉,适用法律错误。上诉请求:撤销原裁定,裁定由原审法院受理该案。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10月8日,广东省韶关监狱作出韶狱函(2015)13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内容包括:“……关于你要求对在韶关监狱服刑期间遭受的不公对待予以彻查的信访材料收悉,现就你投诉的主要问题及调查情况答复如下:1、关于服刑期间身体情况:经查实,你于1997年4月患结核性脑膜炎,出现双下肢无知觉,视力模糊,经近两年的住院治疗,病情得到控制,身体好转。1999年8月出院至分监区,并2012年6月到广东省监狱中心医院治疗,并作了病情鉴定,小结为:伪瘫和双下肢废用性肌萎缩。2、关于多次写求助信均无回复的情况:你每次反映的求助情况,监狱均高度重视,及时调查了解并给予答复。3、关于反映纪检人员冒充上级机关人员的情况……。4、关于警察乱执法问题……5、关于刑释当天被监狱工作人员殴打、报警却无派出所警察出警的情况:经查实,你刑释当天执意不离开监管场所,不听从监狱警察劝告,严重影响监管秩序和监狱执法工作,接警后,犁市派出所民警到场予以处置。6、关于索要笔记本等资料的情况……综上,经韶关监狱监察审计室多方核查,认为你所反映的情况与事实不符,故对你提出的诉求不予支持。若你对答复意见书不服,可以收到本答复意见书后10日内,向上级管理部门广东省监狱管理局提出书面复查申请,或依法向检察院、法院提出诉讼请求。”2015年12月8日,针对朱兆祥提出的复查申请,广东省监狱管理局作出粤狱群答(2015)10号《信访事项复查答复意见书》。2016年5月25日,广东省韶关监狱作出韶狱函(2016)7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 2016年12月29日,朱兆祥向韶关市浈江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广东省韶关监狱支付残疾赔偿金74.346万元。2017年1月3日,韶关市浈江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粤0204民初40号民事裁定,以该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范围为由,对朱兆祥的起诉,不予受理。朱兆祥不服,提起上诉。2017年2月8日,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粤02民终113号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2017年3月13日,朱兆祥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讼请求为:“1、请求确认被告在原告服刑期间提供的医疗行为不当,存在过错,行为违法。2、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下列损失:(1)残疾赔偿金743460.00元(参照江苏省2016年人身损害赔偿赔偿标准:年人均可支配收入37173/人×20年);(2)护理费730000.00元(护理费1年365天×100元/天×20年);(3)残疾生活辅助工具费10000.00元;(4)被赡养人生活费83220.00元(参照江苏省2016年人身损害赔偿赔偿标准;城镇居民24966元/年×2×5年÷3);(5)交通费:10000.00元;(6)精神抚慰金:50000.00元;(7)医药费:73000.00元(每天10元×365天×20年),共计:1699680.00元。此外,在朱兆祥的《行政起诉状》中对有关事实表述如下:“原告1997年1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在被告处服刑。1997年4月原告因身体不适在被告医院接受治疗,由于医院存在医疗过错行为,延误治疗,导致原告下肢残疾瘫痪,视力模糊并引发其他病症,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2015年5月经中国残疾人联合会鉴定,评定为终残肢体1级。”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明确了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行政诉讼的起诉期限为六个月,本院朱兆祥在一审法院起诉时提供的《行政起诉状》明确了其起诉的行为,发生于1997年1月至2014年12月期间。该行为至其于2017年3月13日提起本次行政诉讼,已经超过了六个月的起诉期限。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本案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万 靖

审判员  徐肇廷

审判员  邹征衡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八日

书记员  罗智健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