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航空行政登记

韩涛、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民政行政管理(民政)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8年9月28日 案由:民政行政登记 航空行政登记 当事人:韩涛 李红艳 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 案号:(2018)鄂06行终120号 经办法院: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韩涛,男,汉族,1984年6月12日生,住老河口市光化办事处。

委托代理人金娟,湖北正音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一般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住所地:老河口市航空路民政局院内。

法定代表人刘伟,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主任。

委托代理人郑琦红,湖北正音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一般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红艳,女,汉族,1982年10月5日生,住老河口市光化办事处。

法定代理人(监护人)李某,系李红艳之兄,男,汉族,1974年3月16日生,住老河口市。

委托代理人王冰,老河口市酂阳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诉讼记录

上诉人韩涛因与被上诉人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李红艳撤销离婚登记一案,不服老河口市人民法院(2018)鄂0682行初7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查明,2008年11月25日,李红艳与韩涛在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一女,现未成年。2016年8月25日,因李红艳睡眠差、多疑等情况,韩涛将李红艳送往襄阳市安定医院住院治疗,李红艳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于2016年9月30日出院。2016年11月10日,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发出了字号为L420682-2016-001195的离婚证,作出了准予李红艳与韩涛离婚的行政行为。庭审中,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举出了李红艳及韩涛办理离婚登记时提交的户口簿、身份证、结婚证及双方当事人共同签署的离婚协议书等证据。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还举出了离婚登记审查处理表、申请离婚登记声明书、离婚登记告知单。其中离婚登记审查处理表中登记员签署日期为2016年11月10日,韩涛签署日期由2016年10月10日涂改为2016年11月10日,李红艳签署日期为2016年10月10日;申请离婚登记声明书中登记员及韩涛签署日期为2016年11月10日,李红艳无签署日期;离婚登记告知单中无李红艳、韩涛及登记员的签署日期。

原审法院另查明,李红艳的母亲曹香兰得知李红艳患病后,于2017年9月28日通过老河口市酂阳法律服务所委托襄阳市安定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对李红艳进行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2017年10月26日,襄阳市安定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作出了襄阳市安定鉴所(2017)精鉴字第175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医学诊断:精神分裂症后抑郁。2.限制民事行为能力。2017年11月7日,李红艳的母亲曹香兰向老河口市人民法院申请认定李红艳限制民事行为能力,老河口市人民法院依法适用特别程序进行了审理,于2017年11月9日作出了(2017)鄂0682民特26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1.宣告李红艳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2.指定李某为李红艳的监护人。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男女双方自愿离婚的,准予离婚。双方必须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离婚。婚姻登记机关查明双方确实是自愿并对子女和财产问题已有适当处理时,发给离婚证。《婚姻登记条例》第十一条规定:办理离婚登记的内地居民应当出具下列证件和证明材料:(一)本人的户口簿、身份证;(二)本人的结婚证;(三)双方当事人共同签署的离婚协议书。离婚协议书应当载明双方当事人自愿离婚的意思表示以及对子女抚养、财产及债务处理等事项协商一致的意见。《婚姻登记条例》第十二条规定:办理离婚登记的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登记机关不予受理:(二)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婚姻登记条例》第十三条规定:婚姻登记机关应当对离婚当事人出具的证件、证明材料进行审查并询问相关情况。对当事人确属自愿离婚,并已对子女抚养、财产、债务等问题达成一致处理意见的,应当当场予以登记、发给离婚证。本案审理中,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所举证据不能证明其登记员依照《婚姻登记条例》第十三条规定,对离婚当事人出具的证件、证明材料进行审查并询问相关情况,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的行政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程序。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提交的离婚登记审查处理表显示李红艳领证时间为2016年10月10日,韩涛领证时间为2016年10月10日涂改为2016年11月10日,登记员签署日期为2016年11月10日,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的行政行为违反了《婚姻登记条例》第十三条规定对当事人确属自愿离婚,并已对子女抚养、财产、债务等问题达成一致处理意见的,应当当场予以登记、发给离婚证。李红艳所举证据证明李红艳在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办理离婚登记前,已经患有精神分裂症,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为李红艳及韩涛办理离婚登记违反了《婚姻登记条例》第十二条规定办理离婚登记的当事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登记机关不予受理:(二)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综上所述,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办理字号为L420682-2016-001195的离婚登记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违反了法定程序,行政行为违法,依法应予撤销。韩涛明知李红艳患有精神分裂症,仍与李红艳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登记,行为过错。李红艳的合法权益应当得到保护。本案经合议庭合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撤销被告为李红艳和韩涛办理的L420682-2016-001195离婚登记。案件受理费50元由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负担。

宣判后,上诉人韩涛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为李红艳和韩涛颁发的离婚证,程序合法,未违背男女双方的真实意思,李红艳和韩涛当时均系完全行为能力人。二、李红艳在同韩涛结婚前、结婚后,其性格一直内向不善言语,但根本没有达到限制行为能力的地步。三、韩涛与李红艳协议离婚时,李红艳虽然才从襄阳市安定医院出院一个多月,但不代表其就是限制行为能力人,不能把精神抑郁症等同于限制行为能力。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老河口市人民法院(2018)鄂0682行初7号行政判决,驳回李红艳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被上诉人李红艳答辩称,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为李红艳和韩涛颁发的离婚证,行政程序不合法,违背女方李红艳的真实意思,且李红艳办离婚登记时,系患有严重精神分裂症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故离婚登记的行政行为错误,应当予以撤销。原审法院查明本案事实,及时撤销错误的离婚登记行为,为李红艳主持了公道。故请求二审法院驳回韩涛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婚姻登记条例》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内地居民办理婚姻登记的机关是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或者乡(镇)人民政府,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按照便民原则确定农村居民办理婚姻登记的具体机关。民政部《婚姻登记工作规范》(民发(2015)230号)第五条第一款规定:婚姻登记管辖按照行政区域划分。(一)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办理双方或者一方常住户口在本行政区域内的内地居民之间的婚姻登记。根据上述规定,办理婚姻登记的法定职权是老河口市民政局。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是老河口市民政局设立的下属单位,具体承担办理婚姻登记工作,其实施的行为依法应由设立该机构的老河口市民政局承担。故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不是法律、法规、规章授权的行政主体。原审原告李红艳以老河口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为被告提起行政诉讼主体错误;原审法院将老河口市婚姻登记处作为被告进行实体审理并裁判,属对法定被告主体资格认识错误,亦缺乏法律依据,且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三款关于被告主体资格的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老河口市人民法院(2018)鄂0682行初7号行政判决。

二、驳回李红艳的起诉。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蔡 健

审 判 员  付士平

代理审判员  龚开宇

二〇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

法 官助理  杨金平

书 记 员  陈 帅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

《婚姻登记条例》

第二条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二十条第三款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