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道路行政救助

杨绍平、赵雪凤、赵双华诉施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行政不作案为案一审行政赔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4月26日 案由:公路行政救助 道路行政救助 当事人:赵雪凤 赵双华 杨绍平 施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 案号:(2016)云0521行赔初1号 经办法院:云南省施甸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杨绍平,系死者杨某甲之父亲。

原告赵雪凤,系死者杨某甲之继母。

原告赵双华,系死者杨某甲之妻子。

上述三原告委托代理人杨赟,男,云南德天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

上述三原告委托代理人张伟,男,云南德天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一般授权)。

被告施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

法定代表人杨少平,男,系大队长。

委托代理人陈梅,女,施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秩序管理中队二级警员(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徐荣华,男,云南单旭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

诉讼记录

原告杨绍平、赵雪凤、赵双华因认为被告施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在处置交通事故时没有及时履行法定救助职责构成行政不作为提起行政赔偿,于2016年1月1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6年1月19日立案后,于2016年1月20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3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杨绍平、赵雪凤、赵双华及其委托代理人杨赟、张伟、被告行政机关负责人丁建国及其委托代理人徐荣华、陈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杨绍平、赵雪凤、赵双华诉称,2015年1月29日2时12分,蒋某某驾驶云NG****号小型轿车(载杨某甲、丁某)沿保永线由临沧市永德县方向驶往保山市隆阳区方向,行至保永线K28+700m处时,与对向何某某驾驶的云MH****号轻型仓栅式货车(载苏某某)相撞,造成两车部分受损,杨某甲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何某某于2时12分拨打“110”报警,被告接到出警任务后,于凌晨2时45分到达事故现场,被告没有第一时间查看事故人员伤亡情况,而是首先查找肇事司机,直至凌晨3时14分才拨打“120”请求急救。因此错过了黄金抢救时间,导致杨某甲在家属送医后死亡。原告认为,被告作为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的专职部门,负有抢救事故受伤人员的法定义务,被告工作人员在处理事故过程中,在看到两车相撞严重,车内人员被困车中并无法唤醒的情况下,就应当能够判断被困人员可能受伤,就应当积极组织现场抢救和及时送医或报“120”急救,而被告在到达现场后不管车上人员伤亡情况第一时间先抓捕肇事司机,并在拨打“120”时陈述死者杨某甲伤情不重,主观臆断为酒醉状态,导致“120”未能及时派员急救,属于疏忽大意,构成行政不作为。因此杨某甲的死亡与被告的延迟履行职责有一定的关联性和因果关系,请求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因杨某甲死亡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93428元。

原告杨绍平、赵雪凤、赵双华针对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A1《施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杨某甲道路交通事故死亡证明》各一份,证实杨某甲事故死亡时间以及原因情况;A2《通话记录》一份,证实交警与医院通话记录中可以看出交警未如实陈述事实,交警延误了救治时间存在过错;A3《施甸县人民法院司法确认裁定书》一份,证实法院认定县医院不及时出车,对受害者杨某甲死亡存在过错的情况;A4杨某甲及其子杨某甲户口登记卡一份,证实二位均是城镇户口,因此相关费用应当按照城镇户口标准进行计算。

被告施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辩称,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于2015年1月29日2时13分许接到报警,于2时20分转到县交通警察大队七〇七中队,2时31分负责先期处置的民警共三人出警,2时48分到达事故现场,事故处理民警到达现场后立即按照工作分工,放置反光锥筒划定警戒区域的同时抢救受伤、受困当事人,2时55分民警将何某某、苏某某施救出车辆后,得知肇事车辆驾驶人蒋某某离开现场后迅速组织2名警力查找并控制肇事嫌疑人。在当事人杨某甲、丁某受困且救援困难,肇事嫌疑人蒋某某拒不配合民警处置工作,受伤当事人伤势不明,事故现场较大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向中队请求增援,3时7分,第二批增援的4名民警到达事故现场。3时10分,被困人员杨某甲被营救出肇事车辆,3时14分交警拨打“120”通知急救。在此期间,办案民警划定警戒区域、询问在场人员、营救被困人员、控制肇事嫌疑人等工作均同时进行,不存在顾此失彼的情形。事故发生时,蒋某某驾驶云NG****号小型轿车以70.3km/h的速度与云MH****号轻型仓栅式货车正面相撞,造成云NG****号车左前车门、驾驶室顶部凹陷变形,前挡风玻璃破碎脱落,驾驶员及副驾驶座位靠背向前倾斜变形等,车辆损坏严重,车门无法打开,杨某甲被困于座椅上,施救难度大。同时云NG****号车上的三名驾乘人员均喝过酒,无法唤醒车内人员配合打开车门。云NG****号车驾驶员蒋某某在将其带回事故现场后拒不配合民警现场处置工作,谎称云NG****号车驾乘4人,并多次试图离开,为避免调查取证不及时导致证据缺失,又专门分派警力负责寻找和控制肇事嫌疑人。在增援警力到达现场后,多人合力才于3时10分将杨某甲施救出肇事车辆,通过观察杨某甲类似醉酒昏睡、叫唤无应答、无明显外伤,无法确定伤情,现场民警于3时14分拨打了“120”急救。无论“120”如何推诿,民警始终反复多次与急救部门联系,直到3时23分得到“120”接线员应允。民警于3时27分将杨某甲搬进云NG****号车后排座平睡,等待专业急救力量到达,但“120”救护车一直未到达现场,直至民警通知杨某甲家属于3时40分到达现场后送医。经法医鉴定,杨某甲死亡原因为“第二脊椎滑脱致延髓损伤死亡”,因杨某甲没有明显外伤,且本身大量饮酒,即使具有专业医学知识的人都很难第一时间准确判断其具体受伤情况,事故处理民警不具有专业的医学知识,仅有简单的现场急救常识,面对无法应对不能判明情况的受伤人员,及时联系救援力量,等待专业医疗救助力量到达,而不是贸然送诊,避免了因处置不当造成的更严重伤害。综上所述,被告接处警符合《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不存在不作为的情形,依法不应予以行政赔偿,请求法院依法进行审查,并依法判处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施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一)主体资格方面的证据和法律适用的证据

B1《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部分条款,证实被告行政主体资格适格及被告的执法程序规范的法律依据。

(二)履行程序及事实方面的证据

B2《指挥中心接处警单记录表》、《受案登记表》各一份,证实事故发生时间及接处警时间;B3《到案经过》两份,证实被告处警情况及已经履行及时处警、发现有人受伤组织施救和及时通知急救部门的职责;B4对蒋某某的《询问笔录》两份,证实事故发生后蒋某某不配合民警检测,民警将其送往医院,交警已经履行控制肇事嫌疑人的职责;B5对何某某的《询问笔录》两份,证实何某某当日在事故现场的目击情况;B6对丁某的《询问笔录》一份,证实事故发生后,丁某下车时,杨某甲已被救出车外,被告履行了组织施救职责;B7对苏某某的《询问笔录》一份,证实其丈夫何某某报警后20分钟左右交警就赶到现场组织施救;B8对张某某的《询问笔录》一份,证实张某某到达现场后,副驾驶位人员还在车内,交警正在施救,并及时通知急救部门;B9《尸体检验意见书》一份,证实杨某甲的尸检情况及死亡原因;B10呼气式、酒精检测结论、尸体检验、车辆技术鉴定通知书及告知书,证实蒋某某、杨某甲、丁某均饮酒驾乘,交警向各方当事人告知了鉴定结论;B11《施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一份,证实事故发生的具体情况,蒋某某负该事故的全部责任,是导致杨某甲死亡的直接原因;B12《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勘查笔录》、《现场照片》各一份,证实民警到达现场后对现场进行的勘验和检查;B13《杨某甲死亡道路交通事故证据公开记录》一份,证实被告对本案证据进行了公开,本案原告对该组证据无异议;B14《杨某甲死亡道路交通事故中民警拨打“120”电话录音》一份,证实办案民警拨打“120”请求急救的情况;B15保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纪委《关于杨绍平投诉事宜调查情况的报告》、施甸县公安局《关于对杨绍平等四人所反映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回复》,证实原告到保山市公安局和县纪委投诉后调查核实情况回复;B16保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纪委对办案民警赵秉全、李森林的《调查笔录》、保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纪委对张某某的《调查笔录》各一份,证实被告接处警情况符合法律规定。

经庭前交换证据和庭审质证,被告对A1证据无异议;对A2证据认为办案民警的陈述是符合现场情况的,时间上确实是3时14分,是将杨某甲救出车外立即拨打了“120”电话,不存在延误;对A3证据无异议;对A4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但户口簿有转户记录,请法庭予以审查。

原告对B1、B2、B3、B4、B5、B6、B7、B8、B11、B12、B15、B16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持有异议。对B9、B10、B13证据无异议。对B14证据,认为交警于3时14分才报“120”,距离交警到现场已过30多分钟,证实了交警并未在第一时间向“120”求救。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提供的A1证据被告无异议,且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A2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A3证据被告无异议,且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A4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提供的B1证据为主体资格方面证据和法律适用方面的证据,本院认为,被告提供的主体资格和法律适用方面证据,能证明被告在本辖区内行使维护交通安全和交通秩序,处理交通事故的职责及处理交通事故所依据的规范性条款,故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提供的B2-B16为履行程序及事实方面的证据,B2《指挥中心接处警单记录表》、《受案登记表》各一份,能够证实事故发生时间及接处警时间,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B3《到案经过》两份,能够证实被告处警情况及民警控制肇事嫌疑人蒋某某的情况,本院予以采信;B4对蒋某某的《询问笔录》两份,能够证实事故发生后交警已经履行控制肇事嫌疑人的职责,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B5对何某某的《询问笔录》两份,能够证实何某某当日在事故现场的目击情况,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B6对丁某的《询问笔录》一份,能够证实事故发生后,丁某下车时,杨某甲已被救出车外的情况,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B7对苏某某的《询问笔录》一份,能够证实其丈夫何某某报警后,交警处警情况及现场情况,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B8对张某某的《询问笔录》一份,能够证实张某某到达现场后,事故现场情况,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B9《尸体检验意见书》一份,能够证实杨某甲的尸检情况及死亡原因,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B10呼气式、酒精检测结论、尸体检验、车辆技术鉴定通知书及告知书,能够证实蒋某某、杨某甲、丁某均饮酒驾乘,本院予以采信;B11《施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一份,能够证实事故发生的具体情况及责任认定,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B12《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勘查笔录》、《现场照片》各一份,能够证实民警到达现场后对现场进行的勘验和检查及事故现场情况,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B13《杨某甲死亡道路交通事故证据公开记录》一份,能够证实被告对本案证据进行了公开,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B14《杨某甲死亡道路交通事故中民警拨打“120”电话录音》一份,能够证实办案民警拨打“120”请求急救的情况,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B15保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纪委《关于杨绍平投诉事宜调查情况的报告》、施甸县公安局《关于对杨绍平等四人所反映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回复》和B16保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纪委对办案民警赵秉全、李森林的《调查笔录》、保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纪委对张某某的《调查笔录》各一份,均为原告提起投诉、信访申请后,相关部门按照规定进行调查后的调查结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条第(一)项“下列证据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一)被告及其诉讼代理人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后或者在诉讼程序中自行收集的证据”之规定,对以上证据,本院认为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故本院对B15、B16证据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5年1月29日2时12分,蒋某某驾驶云NG****号小型轿车(载杨某甲、丁某)沿保永线由临沧市永德县方向驶往保山市隆阳区方向,行至保永线K28+700m处时,与对向何某某驾驶的云MH****号轻型仓栅式货车(载苏某某)相撞,造成两车部分受损,杨某甲死亡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施甸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于2015年1月29日2时13分接到报警,施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七〇七中队2时20分接到报警后于2时31分处警,负责先期处置的警力3人于2时48分到达事故现场,2时55分将困于云MH****号车内的何某某、苏某某施救出车外。第二批警力4人于3时7分到达事故现场,3时10分将杨某甲施救出车外,3时14分拨打“120”电话请求救援,后“120”未派员急救,原告抵达现场后将杨某甲送医后死亡。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六条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条、第七十二条的规定,被告施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具有处理交通事故及组织抢救事故受伤人员的职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令第104号《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十一条、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交通警察到达事故现场后的主要工作包括划定警戒区域、组织抢救受伤人员、指挥勘查、救护等车辆、查找道路交通事故当事人和证人,控制肇事嫌疑人等。本案中,施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七〇七中队于2015年1月29日2时20分接到报警,2时31分出警,负责先期处置民警3人到达现场的时间为2时48分,第一次拨打“120”电话的时间为3时14分。从到达现场至拨打“120”请求救援的26分钟中,事故处理民警按照工作分工,放置反光锥筒划定警戒区域,发现事故较大后及时请求增援。由于两车相撞后车辆损毁严重,两车车门均无法打开,云NG****号车内人员无应答,施救难度较大。2时55分民警将困于云MH****号车内的何某某、苏某某施救出车辆后,得知肇事嫌疑人离开现场后迅速组织2名警力查找并控制肇事嫌疑人。第二批增援警力4人于3时7分到达事故现场后,合力将杨某甲施救出车外,发现杨某甲无法唤醒,于3时14分拨打“120”电话请求救援,电话陈述符合现场情况。在“26分钟”中,交警部门严格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的规定对该起交通事故进行了处置,各项工作同时紧凑有序进行,无不履行法定职责、拖延履行职责和履行不当的情形,处置工作符合法定程序,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原告提出被告没有履行救助义务的诉讼主张没有事实依据,杨某甲死亡与被告的处置交通事故的行为之间也不存在因果关系,故请求行政赔偿的主张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违法行政行为的存在是行政机关承担行政赔偿责任的法定前提条件,原告所提出的赔偿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杨绍平、赵雪凤、赵双华的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孙 辉

审 判 员  李 树

人民陪审员  曹立寰

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何 婷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二条第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

第十一条第二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

第六条第(三)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十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