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李柏利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2月30日 案由: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当事人:李柏利 案号:(2015)太刑初字第519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太康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太康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柏利,男,出生于1963年5月24日,汉族。因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于2015年6月24日被太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因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于2015年7月30日经太康县人民检察院批准,于同年7月31日由太康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太康县看守所。

辩护人张晓彬,北京市岳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太康县人民检察院以太检公诉刑诉(2015)41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柏利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于2015年10月2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太康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瑞珍、李常进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柏利及其辩护人张晓彬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太康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6月28日李佰红等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被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刑罚。在李佰红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期间,被告人李佰利在分别担任淮阳县公安局副政委、副局长期间,包庇、纵容李佰红等黑社会性质组织,致使李佰红等人没有及时得到打击处理。 1.2003年4月2日上午8时许,另案被告人李佰红为逞强耍横,树立自己的威名,纠集周海涛、孙国华、丁保华、张来成等人(均已判处刑罚)持钢管到任某甲家门口将任某甲打伤。经鉴定,任某甲的伤情为轻伤。被告人李柏利时任淮阳县公安局副政委,分管刑警大队工作。任某甲被打后,任某甲的姐夫周某(时任淮阳县公安局后勤股股长)到李柏利办公室告诉李柏利其弟李佰红等人打伤任某甲一事,被告人李柏利让周某去做任某甲的思想工作,把大事化小,不让任某甲控告李佰红等人,愿包赔任某甲的医疗费用,并安排周某去找其大哥李某甲(时任淮阳县公安局控申大队大队长)拿钱,任某甲住院期间,李某甲付给周某3000多元人民币给任某甲作为医疗费用。致使李佰红等人没有及时得到打击处理。 2.2003年夏,另案被告人李佰红、周海涛、丁保华等人在李佰红修淮阳县扶贫路期间,以被害人沙某甲、沙某乙等人开某车压坏路面为由,逞强耍横,追至沙某甲的岳父马某乙家中,持小椅子将沙某甲、沙某乙头部打伤,并殴打上前阻拦的被害人马某乙、沙某甲妻子马靖、女儿沙莉娟、沙若男。被告人李柏利时任淮阳县公安局副政委兼任刑警大队大队长职务,沙某甲、沙某乙等人被打后住院治疗期间,被告人李柏利安排刑警大队民警孙某甲从中调解,并把沙某甲的侄女婿苏某甲叫到其办公室,让苏某甲去做沙某甲等人的思想工作,把此事大事化小,不让沙某甲等人控告,致使李佰红等人没有及时得到打击处理。 3.2009年左右,另案被告人李佰红听说淮阳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副大队长罗某说其坏话,遂指使李柏增(李佰红的五哥)、周海涛、张立到特巡警大队,在办公室内对被害人罗某进行殴打,并将罗某所持摄像机损坏。致使罗某到北京欲自杀,后被及时赶到的特巡警大队教导员李某乙劝回。被告人李柏利时任淮阳县公安局副局长,分管交警大队、特巡警大队工作,在此期间,李柏利安排时任特巡警大队大队长王某乙、教导员李某乙去做罗某的思想工作,不让罗某控告李柏增等人,并交给李某乙5000元人民币付给罗某,致使李佰红、李柏增等人没有及时得到打击处理。 4.2002年,另案被害人杨某甲因男友王亚彬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抓获而找另案被告人李佰红帮忙,李佰红借机强行与杨某甲在宾馆发生性关系。之后数年中,李佰红为达到长期霸占刘某某的目的,多次殴打、辱骂杨某甲,威胁其家人,致使杨某甲精神上受到胁迫,被迫与李佰红多次发生性关系。期间,杨某甲父母多次到淮阳县公安局找李柏利反映,要求李佰红放过杨某甲,被告人李柏利时任淮阳县公安局副局长,分管交警大队、特巡警大队工作,而李柏利不依法处理,使李佰红长期霸占杨某甲,使杨某甲身心受到摧残,致使李佰红没有及时得到打击处理。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书证:判决书及裁定书、户籍证明、干部基本情况表等;(2)证人孙某甲、李某乙、周某等人的证言;(3)被告人李柏利及另案被告人李佰红、李柏增的供述与辩解;(4)社会调查及网络舆情等证据。

太康县人民检察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定被告人李柏利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三款,应以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追究刑事责任,同时认定其犯罪行为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之前,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之规定处罚,请求依法判处。

被告人李柏利当庭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无异议,对指控其犯罪事实的细节有异议。

其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被告人李柏利涉及的四起犯罪事实不能成立,请求对其宣告无罪。

经审理查明:

被告人李柏利是李佰红的四哥。在其担任淮阳县公安局副政委、副局长等领导职务期间,明知李佰红等人有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行为,或故意不闻不问,或暗中支持、操纵调解了事,或以已分门另住不便多管李佰红相推脱,对李佰红等人予以包庇、纵容,致使李佰红黑社会性质组织得以发展壮大,在淮阳城乡为恶多年,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2014年6月28日,李佰红等人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奸罪等被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刑罚。其中李佰红一人触犯16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其包庇、纵容李佰红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事实具体如下: 2003年4月2日上午8时许,李佰红纠集周海涛、孙国华、丁保华等人(均已判处刑罚)寻衅滋事将任某甲打成轻伤。第二天,任某甲的姐夫周某(时任淮阳县公安局后勤股股长)得知此事到医院看望任某甲后,到时任淮阳县公安局分管刑警大队工作的副政委被告人李柏利办公室,告诉李柏利其弟李佰红等人打伤任某甲一事,李柏利让周某去找时任淮阳县公安局控申大队大队长的李某甲(李柏利的大哥)。李某甲表示先让任某甲看病,花多少钱他出。任某甲住院期间,其岳母陈某甲、妻子张某乙等人曾到淮阳县公安局就任某甲被李佰红等人打伤一事找李柏利讨要过说法。后李某甲通过周某给任某甲现金3000多元作为医疗费用,平息了此事。

上述事实,有如下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任某甲被伤害案的刑事侦查卷宗材料复印件,主要内容为淮阳县公安局接处警登记表,现场勘查笔录,被害人任某甲陈述,证人魏某、张某甲、徐某甲、王某甲、任某乙、周某、陈某甲、张某乙的证言,淮阳县人民检察院淮检技医鉴字(2003)第43号鉴定书及照片,李佰红、周海涛、丁保华等人的供述和辩解,任某甲、张来成的辨认笔录等。证实李佰红等人殴打任某甲,涉嫌寻衅滋事犯罪的事实。 2.证人任某甲的证言,证明自己被李佰红等人殴打致伤后,其姐夫周某第二天到淮阳县人民医院看望他,然后去找了李柏利,李柏利让去找李某甲。后来李某甲给其拿了大约两三千元钱。 3.证人周某的证言,证明任某甲被打的第二天下午,其去医院看望任某甲后去公安局找李柏利,在李柏利办公室见到李柏利,向他说了李佰红等人把任某甲打伤的情况,李柏利让其去找李某甲。见到李某甲后,李某甲让其做任某甲的工作,并表示愿意出面赔钱。任某甲出院后,其把医疗费票据拿走给了李某甲,李某甲付了三千多元钱并说要打个协议,其没同意。 4.证人李某甲的证言,证明周某去找其说李佰红等人打伤任某甲的事是任某甲被打后两三天,当时说李佰红等人把任某甲的腿打断了,并告诉其前一天他去找了李柏利,李柏利让周某来找他。其是家里老大,李柏利让周某找其是处理这个事哩。其当时表示“该看病看病,我跟父母说一声,花多少钱说一声”。后来听说任某甲的岳母领人到公安局骂了李柏利。任某甲还在医院期间,其安排五弟李柏增叫着战友去医院瞧看了任某甲。又过一段时间,其给周某不是三千就是五千元钱,包赔任某甲的医疗费了。当时其给周某说要打个协议,周某没有同意。 5.证人陈某甲的证言,证明任某甲被打住院后,其曾和任洪章、张某乙、张晓兰等去淮阳县公安局找李柏利讨要说法,李柏利始终没有说咋处理。 6.证人李某丙的证言,证明任某甲被打一事当时报了警,其和陈某乙按照110指令出了警。任某甲被打第二天,任某甲家人要求到淮阳县人民检察院进行伤情鉴定,其写了委托手续。后来听说双方私了了就没有再问。 7.证人陈某乙的证言,证实任某甲被打的当天,其与李某丙一起出的警,后来李佰红及参与打的人未受到处理。 8.证人韩某的证言,证明任某甲被打一案是李某丙出警处理的,李某丙没有向其汇报此案的进程。后其听说两家私下和解了,本案没有继续进行。 9.另案被告人丁保华的证言,证明打任某甲时李佰红的哥哥李柏利在淮阳县公安局当刑警大队长,当时是李佰红安排其打的,其认为打了任某甲应该没事。 10.另案被告人李柏红的证言,证明任某甲被打一事发生后,李某甲、李柏利知道了并吵了自己。 11.被告人李柏利的供述和辩解,证实任某甲的岳母、两个妻姐等,因为任某甲被打一事到公安局找他,说其指使李伯红打任某甲了。任某甲被打一事,其始终没有过问。 2003年夏,李佰红纠集周海涛、丁保华等人寻衅滋事将沙某甲、沙某乙打伤。时任淮阳县公安局副政委兼刑警大队大队长的被告人李柏利得知情况后,安排刑警大队民警孙某甲去医院看看是否是孙某甲同村的人,以便找人从中说和。孙某甲确认是其同村人后,向李柏利打电话汇报,李柏利安排孙某甲第二天李佰红去医院赔礼道歉时从中协调,防止再发生打架。在此期间,李佰红请郝详方帮忙从中调解此事。李佰红去医院赔礼道歉的当天下午,孙某甲、郝详方带着沙某甲的侄女婿苏某甲一同去医院,让苏某甲出面做工作,二人均未下车。其间,李柏利给孙某甲打电话让其把苏某甲带到他的办公室,当面安排让苏某甲去做沙某甲等人的思想工作。该案李佰红共赔偿沙某甲、沙某乙4000元。后沙某甲、沙某乙慑于李柏利的权势,未控告李佰红等人。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宣读了下列证据,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1.李佰红等人寻衅滋事扶贫路案的刑事侦查卷宗复印件,主要内容为被害人沙某甲、沙某乙等人的陈述,证人沙某丙、苏某甲、孙某甲等人的证言,李佰红、丁保华、周海涛的供述等。证实李佰红等人殴打沙某甲、沙某乙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犯罪的事实以及李柏利让苏某甲出面调解、李佰红赔偿4000元并威胁不让告状、沙某甲等没敢做伤情鉴定等事实。 2.证人沙某甲的证言,证明其听沙某丙说李柏利找苏某甲,让苏某甲给其说拿点医疗费算了,不让其告状。苏某甲没有与其见面,让沙某丙传的话。另证实其被打一事报了警,北关派出所问了口供之后再没有找他们,也没有说让做伤情鉴定。 3.证人沙某乙的证言,证明其听沙某丙说李柏利让苏某甲给其和沙某甲做思想工作,不让告李佰红。苏某甲没有与其见面,是让沙某丙传的话。孙某甲去医院两三次给其做工作,说是李柏利让他从中调解一下,不让他们控告李佰红。后来李佰红领人去医院扔给他们4000元钱,让他们快出院。他们也感到惹不起李柏红,后来都没敢说啥,事情就结束了。 5.证人孙某甲的证言,证明李佰红等人打伤沙卯刘村的两个回民后的一天晚上九点左右,天下着雨,其在家中接到李柏利的电话,李柏利在电话中说,“我在郑州,我弟弟李佰红把人打伤了,现在被打的人在淮阳县人民医院住院,听说被打伤的是你们村的,你到医院看一下,如果是你们村的,到时候我找人说和一下,把这个事调解处理了。”其到医院看了床头登记的姓名、住址知道是与其同村的人,即给李柏利打电话说明情况。当时李柏利说,“我知道了,等我回去再处理。明天上午十点钟,李佰红到医院去向被打的人赔礼道歉,听说被打的两个人的亲属和朋友去不少,你到医院照顾一下,你有认识的人,好处理,别让他们再打起来了,以后更不好处理。”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其去了淮阳县人民医院。李佰红和丁保11点多钟去了病房,五六分钟后就走了。下午两点多钟,其和苏某甲、郝详方一起去的公安局,现在忘记是李柏利给其打电话让去的还是被打的人的亲戚提出来的。到了公安局,郝详方在局外车上等着,其把苏某甲领到李柏利的办公室。过了几分钟,苏某甲从李柏利办公室出来,其和苏某甲、郝详方一起走了。另证实郝详方和李佰红不是拜把兄弟,就是干亲家,关系很好,已于三年前死亡。郝详方同苏某甲互相熟悉。 6.证人苏某甲的证言,证明沙某甲、沙振山被李佰红等人打伤后的一天上午十点钟左右,郝详方给其打电话约其见面,当时郝详方开了一辆旧的白色昌河车,孙某甲也在车上。郝详方问其是否和沙某甲有亲戚关系,并说沙某甲被李佰红打伤了,让其出面说合一下,别让沙某甲告了,让事情结束算了。然后郝详方开车带着其和孙某甲一块去淮阳县人民医院,在医院门口见到沙某丙等人。其下了车给沙某丙说了李佰红的哥哥李柏利、李某甲都在公安局工作等话。当时郝详方、孙某甲没有下车。沙某丙也害怕再出事,就让其看着处理。其回到车上,孙某甲说李柏利在公安局等着哩,让其去见他。郝详方开车带着其和孙某甲一起去了淮阳县公安局。到公安局门口,郝详方没下车,孙某甲把其领到李佰利办公室门口。其进屋后见到李柏利一个人在屋内。李柏利让其坐下后说:“李佰红是我弟弟,接个生意,不知道打伤的是你的亲戚,惹了事,你从中协调一下,把大事化小了,别再告啦,差不多结束就算了。”又安排其别再闹了,私了算了。然后郝详方、孙某甲二人用车又把其送到人民医院。其见到沙某丙说李柏利让把事情私下和解了,快点结束这个事,别再闹了。另证实沙某甲被打伤住院期间,其没有见过沙某甲,都是沙振山在中间传的话。 7.证人沙某丙的证言,证明其听苏某甲说李柏利把他叫到办公室,安排他作沙某甲的工作,别再告了。其证言称:大约沙某甲、沙振山被打住院一星期后,在拆线前一两天的上午10点多钟,那天下着雨,我和俺村的五六个人去医院看沙某甲,正好在医院门口时,见从南面过来一辆白色旧昌河车,苏某甲从车上下来,还有两个人没下车。苏某甲说李佰红在公安局的哥哥李柏利让人找他了,想私下解决,不让我们再闹事,不能再告李佰红。还说李佰红的几个哥都是当官的,有权有势,两个哥哥都在公安局工作,是领导。我就让他看着办。苏某甲回到车上,随后就走了。过一段时间,那辆车又把他送到医院门口。苏某甲再次见到我们说,李柏利把他叫到公安局,让他给沙某甲做工作,把大事化成小事,别再闹了、别再告了,有个差不多就结束算了。让我跟沙某甲说说。我就把苏某甲说的情况跟沙某甲、沙振山二人说了。他两个拆线后,没敢再住院,也没有敢做伤情鉴定。 8.证人苏某乙的证言,证实李佰红打伤沙卯刘村的两个回民的事,其听说是其弟弟苏某甲调解的。 9.证人孙某乙的证言,证明沙某甲被打一事案发后是其和派出所指导员田勤出的警,后来沙某甲他们的人说已经调解,其就没有再过问此案,沙某甲他们没有再要求处理打伤他们的人。 10.另案被告人李佰红的证言,证明其和沙卯刘村的人发生矛盾的事,其让郝祥方调解过。 11.另案被告人徐某乙的证言,证明李佰红有什么事都是直接找李柏利,或安排周海涛找李柏利。 15.被告人李柏利的供述和辩解,供述自己知道李佰红等人打伤沙某甲、沙某乙后,给孙某甲说协调哩,安排孙某甲去看看、招呼着,别打起来了。 2009年左右,李佰红指使李柏增(李佰红的五哥)、周海涛、张立(均已判刑)到淮阳县公安局特巡警大队对正在办公室工作的罗某进行殴打,并将罗某所持摄像机损坏。事情发生后,特巡警大队教导员李某乙向时任淮阳县公安局分管交警大队、特巡警大队工作的副局长被告人李柏利打电话进行了汇报,特巡警大队大队长王某乙随后又到淮阳县公安局李柏利办公室当面向李柏利汇报此事,李柏利安排王某乙先给罗某看病,说花的钱他拿。罗某从北京回来后,李某甲到其家做罗某的思想工作并赔礼道歉。罗某没有要求报警,但要求包赔损坏摄像机造成的损失5000元。李某乙向李柏利打电话汇报了罗某的要求,李柏利表示同意,并在其父母家与李某甲吵了李柏增,让李柏增拿钱包赔罗某。后其父将5000元钱交给李某甲,李某甲又交给李柏利,李柏利在其办公室将该钱交给李某乙,让其转交给罗某,平息了此事。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宣读了下列证据,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1.李佰红等人寻衅滋事罗某案的刑事侦查卷宗复印件,主要内容为被害人罗某的陈述,证人李某丁、杨某乙、李某乙、王某乙的证言,李佰红、李柏增、周海涛的供述,淮阳县公安局出具的情况说明、照片,辨认笔录等。证实了李佰红指使李柏增、周海涛等人殴打罗某,涉嫌寻衅滋事犯罪的事实。 2.罗某的证言,证明其被李柏增等人殴打后,没有找到打自己的人,后来王某乙或者李某乙给其5000元,说此事结束了。 4.证人李某甲的证言,证明其和李柏利在父母家吵了李柏增,让李柏增拿钱赔偿罗某,当时其父亲拿出5000元钱交给他,其交给了李柏利,让李柏利给罗某。 5.证人王某乙的证言,证明罗某被李柏增、周海涛等人打后,其让司机马某甲开着车到公安局,在李柏利办公室把有关情况向主管领导李柏利作了汇报,李柏利安排先给罗某检查病情,花的钱他拿。罗某去北京后,其又打电话告诉了李柏利,李柏利让其想办法找到人,把人领回来。其安排李某乙处理此事,是李某乙向李柏利汇报的下步进展。罗某被打十多天后,李某乙给其说李柏利给他5000块钱,他已把钱给罗某,包赔罗某的摄像机和医疗费了。事情结束时,李某乙给其汇报说罗某不让报案,说李柏利是局领导,拘留李柏增几天,没什么意思。 6.证人马某甲的证言,证明王某乙在办公室劝说罗某后,让其开车带着他到公安局去给李柏利汇报。 7.证人李某乙的证言,证明罗某被打当天,其给王某乙打电话汇报后,马某甲开着车带着王某乙回到特巡警大队,罗某和王某乙去了办公室。其在自己的办公室向分管特巡警大队的副局长李柏利打电话作了汇报。李柏利安排其先劝劝罗某,表示自己问问咋回事。其和罗某从北京回到淮阳的第二天上午,罗某到大队里给其说李某甲到他家里去做他的工作并陪情道歉,又和他攀上了亲戚。并说愿意让他们包赔5000元钱算了。随后其把这个情况在电话里向李柏利作了汇报,李柏利表示同意。第二天,李柏利打电话让其到他办公室拿5000元现金给了罗某。 8.另案被告人李柏红的证言,证明罗某的事情咋结束的自己想不起来了,李柏利见到他说他、吵他了。 9.被告人李柏利的供述和辩解,供述称王某乙或者李某乙告诉其罗某的摄像机当时被弄坏了,其说给罗某5000元钱包赔他算了。因为此事其吵了李柏增,让李柏增拿钱包赔罗某。当时是其母亲出的钱还是李柏增出的钱其说不了。其把钱拿出来后交给了王某乙或者李某乙,让他给了罗某。 2002年,杨某甲因男友王亚彬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抓获而找李佰红帮忙,李佰红借机强行与杨某甲在宾馆发生性关系。之后数年中,李佰红为达到长期霸占杨某甲的目的,多次殴打与杨某甲有联系的孙国强和预谋与杨某甲私奔的王亚彬,威胁其家人,致使杨某甲精神上受到胁迫,多次被迫与李佰红发生性关系。杨某甲父母在控告无门的情况下到淮阳县公安局去找时任公安局分管刑警大队工作的副政委被告人李柏利,要求其劝李佰红放过杨某甲,而李柏利推说李佰红已有家室,自己不便多管,致使李佰红的犯罪行为没有及时得到打击处理。

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宣读了下列证据,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1.李佰红强奸杨贝贝案的刑事侦查卷宗复印件,主要内容有被害人杨某甲的陈述及伤情照片,勘验检查工作记录,证人付某、徐某乙以及杨某甲父母兄弟的证言,李佰红的供述等。证实了李佰红强奸并长期霸占杨某甲,涉嫌强奸犯罪的事实。 2.证人杨某甲的证言,证明自己被李佰红侵害、非法控制近十年,其知道李佰红弟兄们多,有两个哥还在淮阳县公安局上班,不敢告李佰红。其听自己的母亲说其父母一块去找过李柏利求情,让李柏利劝劝李佰红别再去找她了。 3.证人王某丙(杨某甲之母)的证言,证明因为李佰红纠缠杨某甲、威胁其儿子一事,自己与前夫杨某丙三次去找被告人李柏利反映。其证言称:具体时间记不清了,一天上午我和杨某丙就去公安局找李佰红的哥哥李柏利,是在他办公室见到的他,我们给他说:“你弟弟李佰红找俺女儿杨某甲找不到就威胁我们的儿子,还到家里闹事,我们现在也找不到杨某甲,他要找到了也行,以后就别再到家里闹事和威胁俺儿子了”。李柏利说:“我不知道这事,我回来打听打听,问问怎么回事,说说他,你们先回去吧”。过了几天,李佰红带人又去闹事,我就和杨某丙又去找李柏利,李柏利说:“我说他了,也吵他了,杨某甲在网上发帖子说李佰红的坏话了,你们让杨某甲见见他说清楚不就行了吗”。我们说我们现在也找不到杨某甲啊,求他别让李佰红到家里和学校找事就行了。李柏利说不会不会,他也不敢,不用搭理他,你们该干啥干啥去吧。我们就又走了。可是李佰红还是去闹事,我们没办法了,就又第三次去找李柏利,到公安局他的办公室见李柏利,李柏利就有点烦了,说:“我们只是兄弟,各过各的,都有一家,我平时也很少见到他,就是见了也只是说说,我有什么办法。”我和杨某丙说:“你们是兄弟,你也是公安局的领导,你不管我们谁管我们啊,这不是你的职责吗论公论私你都应该管啊”他说:“那是哩,是我的职责,我也没说不管,你们先回去吧,我见他再说说他”。我们就又回去了。我们没有到其他部门报过警,李佰红的哥哥就是公安局的,我们就是再报警报哪去啊。证人杨某丙的证言与王某丙证言内容基本一致。 4.另案被告人李佰红的证言,证明李柏利给其打电话说杨某甲的母亲去他办公室找他了,吵其有家庭还找女的,安排不让其再和杨某甲在一块。 5.被告人李柏利的供述和辩解,供述杨贝贝的母亲到其办公室找过他两次,其在电话中劝过李佰红,李佰红说没有此事。

公诉机关还当庭出示宣读了以下证据,并经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质证,本院一并予以确认: 1.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许刑初字第7号刑事判决书和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豫法刑一终字第14号刑事裁定书,确认了李佰红等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性质及李佰红纠集周海涛等人寻衅滋事致伤任某甲,寻衅滋事致伤沙某甲、沙某乙,指使李柏增、周海涛等人寻衅滋事致伤罗某,强奸杨某甲等犯罪事实。证实该四起案件作为李佰红等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部分犯罪事实被起诉、认定和判处刑罚。 2.淮阳县公安局提供的李柏利的干部基本情况表,证明被告人李柏利2002年4月至2007年4月任淮阳县公安局副政委。中共淮阳县公安局委员会淮公委(2006)17号、(2007)9号文件,分别证实李柏利2006年任副政委分管交警大队、特巡警大队工作(协助刑警大队工作),2007年7月任副局长分管交警大队、特巡警大队工作。证实被告人李柏利具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身份,符合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主体要件。 3.淮阳县委机构编制委员会关于印发《淮阳县公安局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方案》的通知(2004年),证明刑警大队的职责是负责全县范围内发生的刑事案件的侦破工作,及时打击和制止刑事犯罪分子的破坏活动;掌握和发现全县刑事犯罪情况,制定预防、打击对策;收集和上报刑事案件信息等。证实被告人李柏利对其知道的李佰红等人犯罪信息秘而不宣,隐瞒不报,予以包庇。 4.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李柏利出生于1963年5月24日。证实李柏利已达刑事责任年龄。 5.侦查机关2015年7月30日出具的情况说明1份,就在“黄都宾馆”919房间设立临时办公地点等情况作出解释说明;2015年12月22日出具的情况说明3份,一是就“黄都宾馆”补正为“皇都大酒店”作了解释说明;二是就2015年7月16日对李佰红的询问笔录缺少询问结束时间、2015年5月4日对李某甲的询问笔录时间错误分别作了解释说明。证实对证人证言的取证程序合法。 6.视听资料光盘两张,记录侦查机关对被告人李柏利讯问过程。证实对被告人李柏利的讯问程序合法。 7.社会调查及网络舆情卷宗,证明李佰红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社会危害性及其对淮阳县人民群众造成心理上的影响和压力。龙都论坛网贴、大河论坛网贴显示了李佰红被抓后群众网络舆情反映情况。证实李佰红黑社会性质组织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柏利身为国家公安机关工作人员,身负伸张正义、惩治犯罪的公务,却在明知或应当知道李佰红等人有违法犯罪行为的情况下,予以包庇、纵容,帮助李佰红等人逃避法律制裁,其行为已构成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且情节严重。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鉴于李柏利的犯罪行为发生在2002年至2009年期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之规定,应当按照当时的法律追究刑事责任。根据被告人李柏利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依照1997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四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李柏利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6月24日起至2020年6月23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本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文尾

审判长  马光中

审判员  祝 斌

审判员  高玉英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

书记员  付传业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十二条第二百九十四条第四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条第(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