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聚众斗殴罪

被告人张敬帆犯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齐金山、张涛、郭中山、王小杰、张相彬犯聚众斗殴罪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年2010年5月12日 案由:聚众斗殴罪 故意伤害罪 当事人:张涛 藏某 王小杰 张相彬 齐金山 郭中山 张敬帆 案号:(2010)许中刑一初字第17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许昌市人民检察院。

诉讼代理人谢恒,男,1949年4月24日出生。

被害人藏某,男,1981年7月7日出生。

被告人张敬帆,男,1987年12月10日出生。

辩护人李文波,河南君志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齐金山,男,1971年11月12日出生。

被告人张涛,男,1976年6月26日出生。

辩护人刘虎,河南汉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郭中山,男,1971年9月5日出生。

辩护人彭胜利,河南世纪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小杰,男,1976年12月18日出生。

辩护人孟坦,河南天时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相彬,男,1965年11月22日出生。

诉讼记录

许昌市人民检察院以许检刑诉(2010)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敬帆犯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齐金山、张涛、郭中山、王小杰、张相彬犯聚众斗殴罪,于2010年1月1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许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庆志纲、岳敏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敬帆及其辩护人李文波、被告人齐金山、被告人张涛及其辩护人刘虎、被告人郭中山及其辩护人彭胜利、被告人王小杰及其辩护人孟坦、被告人张相彬,被害人藏某、被害人张某某父母委托的诉讼代理人谢恒等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许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9年3月6日14时许,被告人郭中山、张敬帆、王小杰在许昌市东城区邓庄乡烟郭村南中铁四局石武高铁客运专线工地,因驾驶的运土车碾轧打桩机电缆与工地工人臧伟、朱某某、张某等人发生争吵并相互追打。被告人郭中山、王小杰打电话告知被告人齐金山、张涛打架之事并要他们赶到现场。被告人齐金山、张涛及齐小红(在逃)等人即驾车前往打架现场,途中齐金山、张涛又通知被告人张相彬及王小杰之妻聂某某,让他们喊人赶往打架现场。到现场后,在被告人郭中山、王小杰的指认下,齐金山冲到工人臧伟跟前,与臧伟厮打。被告人张涛、张敬帆、王小杰及齐小红与现场工人朱某某、张某、张某某等人徒手或持现场工具相互殴斗,随后赶来的被告人张相彬持现场方木与对方工人殴打,被告人郭中山与工人相互追殴。其间,齐小红与被害人张某某厮打在一起,齐小红被张某某按在地上,被告人张敬帆见状即持现场方木击打张某某头部,致张某某倒地,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在殴斗中,臧伟被殴致轻伤,朱某某、张某及被告人张敬帆、齐金山、张涛、张相彬均被殴致轻微伤。

针对上述犯罪事实,公诉机关向本院提供了各被告人的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刑事技术鉴定书,物证、书证及其它证据,认为被告人张敬帆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齐金山、张涛、郭中山、王小杰、张相彬的行为均构成聚众斗殴罪。提请依法惩处。

被害人藏某、被害人张某某父母委托的诉讼代理人谢恒的意见是:被告人犯罪性质恶劣,手段残忍,要求严惩。

被告人张敬帆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该案是因琐事引起的互殴,双方均具有聚众斗殴的犯罪故意,被害人一方对本案有重大过错;被告人张敬帆是其母齐小红遭张某某殴打时,才持木棍击打张某某的,其犯罪情节较轻;张敬帆认罪、悔罪,无前科,建议从轻处罚。

被告人齐金山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

被告人张涛辩称:自己不是组织者、纠集者。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张涛不具有聚众斗殴的主观故意,客观上也未实施组织、指挥他人参与的行为;受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建议公正判决。

被告人郭中山辩称:自己没有给齐金山、张涛打电话,其他属实。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指控聚众斗殴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郭中山不是积极参加者;认罪态度好,如实供述,建议从轻处罚。

被告人王小杰辩称:自己没有打电话通知人,也没有指认对方打架的人,其他没有意见。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最早不存在相互追打的事实,反而是藏某一方的人追打王小杰等人;王小杰没有给别人打电话,也没有指认对方打架的人,不是积极参加者;建议免除对王小杰的刑事处罚。

被告人张相彬辩称:打架用的棍是工地上的,其他没有意见。

经审理查明:2009年3月6日14时许,被告人郭中山、王小杰在许昌市东城区邓庄乡烟郭村南中铁四局石武高铁客运专线工地,为齐金山承揽的土方工程拉土时,因二人驾驶的运土车碾轧了中铁四局石武高铁河南项目部二分部藏某等人打桩用的电缆线,藏某将郭中山的车拦下说事,二人发生争吵并厮打。接着王小杰也驾车到了现场,与对方也赶到现场的朱某某、张某、桂洪昆发生争吵并相互追打。被告人郭中山、王小杰见对方人多,逃离现场。此时藏某给其工人陈某某打电话,告知打架之事并让其带人赶到现场。当郭中山、王小杰返回现场时,发现对方又来了几个人(即陈某某、魏某某、魏立杰、王春杰),即顺土路正北逃离,对方的人在后边追赶。郭中山、王小杰跑到丁字路口又正西逃离时,遇到也给齐金山拉土的司机张敬帆,三人一块跑的过程中,张敬帆给张涛打电话,告知其挨打之事让张涛喊人到现场帮忙。被告人张涛告知和他在一块的齐金山,齐金山打电话告知张相彬。之后,被告人齐金山驾驶捷达轿车,拉着张涛、齐小红(在逃)、高某某;被告人张相彬驾驶拉土的卡车拉着齐某某等人往现场赶。途中被告人张涛又当面告知王小杰之妻聂某某打架之事,让她喊人赶往现场。被告人齐金山驾车赶到现场后,在王小杰的指认下,齐金山冲到工人臧伟跟前,与臧伟厮打。被告人张涛、张敬帆、王小杰、郭中山及齐小红与现场工人朱某某、张某、张某某等人徒手或持现场木棍等工具相互殴斗,随后赶来的被告人张相彬持现场方木与对方工人殴打。其间,齐小红与被害人张某某厮打在一起,齐小红被张某某按在地上,被告人张敬帆见状即持现场方木击打张某某头部,致张某某倒地。张某某当即被他人送往医院抢救,2009年3月13日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张某某系生前被他人用钝器打击头部致重度颅脑损伤而死亡;臧伟的伤情属轻伤;朱某某、张某及被告人张敬帆、齐金山、张涛、张相彬均属轻微伤。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人郭中山的供述:2009年3月6日下午,我开车在石武高铁许昌段中铁四局工地给齐金山承揽的工程拉土时,轧住工地上打桩用的电缆线。对方戴眼镜的负责人(藏某)拦住我的车不让走,我坐在车上与他发生了口角,双方说话语气不是太好。正说着,戴眼镜的人抓着我的衣服领子把我从驾驶室拉下来,俺俩互相指着对方骂、撕拽。王小杰过来也参与了,语气也不好听。这时,那个负责人一听恼了,对跟他一块的那个男人说找人修理他,王小杰上去推那人了一下,并说你咋恁厉害。戴眼镜的人从地上拣了一块煤矸石砸王小杰,王小杰一看有人砸他,就往南跑。之后对方来了四五个人,手里掂着锤、棍、铁锨。我一看不对劲就也往南跑,跑时扭头看到追我的人手里拿着锤往我身上打,我挡了一下,打着我右手虎口和右小臂。对方的人追了一段没追上,不追了。我和王小杰往南跑了一段没路了,又返回来往打架那走。我听到戴眼镜的男子在打电话,说他挨打了,让人过来帮忙。我一听这儿,就说赶紧给齐金山打电话。俺俩顺着桩机西边那条路往北跑,跑到丁字路口碰见另一个拉土的司机张敬帆,之后我们又从丁字路口往西跑了一段。我给齐金山打电话没有打通,张敬帆打通后,说了说这边的情况。十来分钟后,齐金山开一辆白色轿车过来,车上坐着张涛等人。车到我们跟前时没有停,齐金山往工地方向指了指,就直接往东开了。我和王小杰、张敬帆都跟着往东跑。我跑到打桩的地方时,双方已经打起来了。我刚到跟前,对方一个高个年轻人和一个稍胖的中年人要打我,我就跑;他们不追了,我又往现场跑,来回几次都没有跑到现场就被对方的人撵跑了。我第一次到跟前时看到有三四个人围着齐金山打,有拳打脚踢的,还有人用木棍朝背上打,齐金山挣扎着试图从地上爬起来跑。另一边有三四个人围着王小杰拳打脚踢、用棍打。稍远的地方有几个人在打张涛。他们当时就没有还手能力。齐金山、张涛、张相彬、张敬帆、王小杰参与打架了。我没动手打;刚开始我的右手和右小臂被打了一下,没有再被打。对方有三十人左右,是否都参与打了说不准。在打架的过程中又过来了十来个人,是不是帮齐金山的我不敢肯定,动没动手我不知道。对方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跟我吵架的那个负责人和他老婆。刚开始追我们的人中就有那个女的。对方的人跑后,我才到打架现场,看见齐金山、张敬帆、张相彬都躺在地上。没多久,120、110的车都到了。我不清楚对方那个女的是怎么受伤的。 2、被告人王小杰的供述:2009年3月6日下午,我开着自卸车在邓庄乡烟郭村南中铁四局施工工地拉泥巴时,见郭中山开的自卸车被打桩机上一个戴眼镜的人拦住。有个人把郭中山拉下车打郭中山,郭中山还了一下。郭中山又弯腰拾了一块山皮石砸住一个人头上戴的安全帽。当时对方有两个人,后来又从桩机旁过来了两个人。我下车到跟前,拉住一个低个儿往一边用力拽了一下,有人用石头砸了我一下,回头看见南边有十多人拿着铁锨、铁锤、木板等过来,我和郭中山就往西边的路上跑,他们在后面追,并用石头砸我们。在路上,我见张敬帆也被撵过来了。我们跑着都说着打电话赶紧过来人,张敬帆打完电话有十分钟左右,齐金山开车拉着他姐和张涛,从我们跟前过去,到桩机那儿。我和郭中山、张敬帆也跟着过去。这时,打桩机上有二三十人都拿着铁锨、棍子、枕木、铁锨把,齐金山、张涛他们也拿着东西和对方打起来。四个拿铁锨把、扳手的人追我,我向南跑了。我又回来时,见张相彬拿个木棍类的东西与对方的二三个人打,对方一个拿铁制东西的人朝张相彬头上打了一下,张相彬的头就流血了,张相彬拿着东西还是乱抡。这时,村上来了许多人拿着铁锨、棍追打桩机的人,对方的人跑了。齐金山的哥齐某某问我谁打了,我指着工棚旁边的一个人,俺俩都朝那个人脸上扇了几巴掌。我开始与对方发生厮拽了,结束时打工棚旁边一个人几巴掌,中间都在跑,怕对方打我。后来见张相彬、张涛、张敬帆、齐金山都躺在地上。从齐金山的车上下来四个人,齐金山、张涛、高某某、齐小红。我听见外地人说那个女的头就是那个孩打的,指的是张敬帆。 3、被告人张敬帆供述:2009年3月6日下午,我在工地开车拉土时,看见郭中山、王小杰和工地上打桩的人在打架,对方有六七个人。我把车往前开了开,下车后见他们两个被打的跑了过来,我也跟着他俩一块往西跑了,对方还在后边追我们,手里拿着木棒等工具。俺仨跑到了一块时,郭中山说他的车轧着对方的电缆线了,对方的人二话没说拉开车门就打郭中山,王小杰离的近也和对方打。然后郭中山叫我给我舅(齐金山)打电话,俺俩都没有打通。之后我给张涛(姨老表)打通了电话,我说赶快过来,我们在这挨打了。大约十几分钟,我舅开车过来了,车开的比较快,给我们指了一下前方,我们三个就往东边跑。等我跑到时,看见我舅已经被对方的人打倒在地上,有五六个人围着他打,有拿木棒的,还有一个骑在他身上打。张涛在和另一个人打。又有一个人拿着木棒在张涛背后准备打张涛时,我跑过去,把这个人跺倒了。张涛把那个人打倒后我也过去,俺俩一块打那个人。我看见又过来一个手拿木棒的人准备打我们,就喊张涛快跑。我跑掉了,张涛被他们打住头了,但我俩还是跑了。刚跑有几米远,我发现我爸(张相彬)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和对方三个人在打,我爸已经满脸是血,我就跑过去帮我爸,往带眼镜的人脸上打了一下。那个手拿大板子的人,朝我头上打了一下流血了。这时又出现一个女子,手拿铁铲向我舅铲,我妈跑上去,把女子的铁铲弄掉,那个女子把我妈打倒在地,然后又是打。我当时在她们的西边大概有七八米远,我随手在我身边拾起一木棒,大概八九十公分长,两头有点弯,不太规则的木棒跑过去,向骑着我妈的那名女子头上抡了一下,那女子就倒在了地上。当时她骑着我妈,是头向南方,我把她打倒在地上是向西方向的,接着我感到头也痛了,就也躺在了地上。我打人的方木一只手不容易拿住。我舅齐金山开车过来,车上下来四人:我妗子高某某、俺妈齐小红、俺哥(姨表哥)张涛、齐金山。对方有一二十人,厮打起来。最先是王小杰与郭中山与他们发生矛盾,对方是一个带眼镜的,另外一个没带眼镜的比他稍高点。对方一个穿黑色呢子大衣的男子说让咱的人赶紧过来。 4、被告人齐金山的供述:2009年3月6日14时许,我和张涛在石武高铁烟郭村北的料厂里,张涛接了个电话说王小杰说工地打桩的打他们了。我就开我的车豫KD2366银灰捷达,拉上张涛、高某某、齐小红到工地,王小杰指着其中一个个子高的胖胖的男的说是他打的,我就说你为啥打我的司机,然后我就打了他一下,这男的就开始打我,旁边几个人也上来打我,把我按地上打。王小杰他们几个也和打桩的工人打起。等我从地上坐起来,打桩的人跑了。张相彬也和对方的人打,被那个拿T型钢筋的人打住头,然后躺地上了。王小杰在旁边站。过会儿派出所的过来了。我没拿东西,打我的人中有人拿方木,粗细一把能用手卡住。我开车到工地后,看到郭中山、王小杰、张敬帆在桩机西边路口站着,对方有十几个人站在桩机旁。我直接冲着王小杰给我指的人过去,上去抓住他的衣领,我们俩开始撕拽。安徽的工人开始上来跟我、张涛、王小杰、张敬帆、郭中山打。我第一个被打倒,对方用工地上的方木朝我胸部撞了几下。我从地上起来与对方一个工人打,我又倒地了。我开车去的途中碰见王小杰的妻子聂某某,给她说王小杰在工地挨打了,让她抓紧时间看看。村上的人都相继赶来,对方的人开始四处跑,我们开始追他们。 5、被告人张涛的供述:2009年3月6日下午14时左右,我接到张敬帆的电话,说他和郭中山、王小杰在南边工地上挨打了,让我叫点人过去帮忙。我就叫上齐金山、齐金山的妻子高某某、张敬帆的妈齐小红,齐金山开着车往南边工地赶。到大张村路口时,我看见王小杰的老婆丽敏,就给他说小杰在南边挨打了,让她带村上的人去帮忙。见到王小杰、张敬帆、郭中山时,齐金山没有停车直接把车开到工地,王小杰他们在后边跟了过来。我和齐金山下车后直接冲到工地的人群中,齐金山在前我在后。对方的人看见后有几个开始跑,齐金山就追着打。对方有个男的拿着方木往齐金山跟前走,我上去把这个人按地上用拳头打。有人好像是用棍子朝我后脑右边夯了一下,我就被夯晕了,挣扎着往北跑到北头坐地上。等我清醒点时,村里人已经来了,对方的人都跑了。我看见地上躺着一个我不认识的女的,另一个是张相彬。我从地上拾一根铁锨把跟着王小杰找打我们的人,王小杰拉着一个中年男子用手扇那人一把掌,我用棍子朝那人头上的安全帽夯了一下。120的车来后,我和王小杰、齐金山、张相彬坐一个车被拉到第二人民医院。 6、被告人张相彬的供述:齐金山给我打电话说,桩机上的人打王小杰了,让我抓紧时间过去。齐金山开车走在前边,我开着拉土的货车拉着我哥齐某某走在后边。路上齐金山对王小杰的老婆说小杰在南边挨打了,王小杰的老婆对附近的人说小杰挨打了,让他们过去看看,说完后有三名男子上了我的车,齐金山的车快。我赶到时,王小杰、郭中山、张涛、齐金山、张敬帆五人已经和对方打斗,对方有十多个人,他们有拿铁棍、有拿木棍,张敬帆和齐金山已经躺地上了。王小杰看我带人过去了,也跟过来了,我问谁打的,他指着一高个男的,我看到对方一个工头将一根方木往水泥桩内塞,就拽出来朝那个个高的人打,没打住,那人用一根T字型钢棍朝我头上打了一下,当时就流血了,我追没追上他。我用棍朝那工头上半身捣了几下。对方的人跑了,齐金山从地上起来和别人一起找对方的人。 7、被害人藏某的陈述:我在中铁四局石武高铁河南项目部二分部从事打桩工作。2009年3月6日14时左右,有三辆拉土车从我桩机南边的电缆线上轧过去,到东边卸土。我在桩机上喊不让他们轧,他们没有听。等他们卸完土回来,我拦住了一辆桔黄色的车不让走。我对司机说,上午就给你讲过了,电缆线不能轧,为什么不绕南边还是轧。我把左侧车门拉开,司机下来就骂我,还伸手打我,我闪了一下没打住。这时张某、朱某某过来了,对方也过来一个拉土的司机。他们俩个从地上拾石头砸我们。工地上的人围上来后,那个司机看我们人多朝南跑,边跑边扔石头。这时又过来一个司机,第一个司机看到后又跑回来,这三个司机看打不过我们就往西跑,跑着打着电话,我和张某、朱某某砸他们没有砸住。我给魏某某或者陈某某打了个电话,说这里打架了。过了一会儿,来了一辆轿车,从车上下来三男两女,其中一个女的拿铁锨,一个女的看是怀孕了,三个男的中有一个人拿铁棍。三个司机见到他们朝我们这儿指了指。除怀孕的人外,其余七个人就过来打我们。我们开始还手,乱打一气。拿铁锨的女的和拿铁棍的人朝我头上砸,我爱人张某某上来护我,那个女的拉住我老婆,我朝北跑了。之后又过来了十几个人打我们的工人,我回头看见可多人在混战,我老婆在地上躺。我还看到三个人拿棍在追打张政;从车上下来拿铜管的老头换了根木棍在乱打。我们这边参与打架的有我、张某、朱思中,是否还有别人记不清。我的左小臂、鼻子受伤了。 8、证人朱某某的陈述:案发时,我们带班的藏某对一辆拉泥巴的司机说,车轧住我们的电缆线了,让他绕路,司机不愿意,双方说着就骂起来了。司机先打藏某,藏某也还了一下。之后司机跑到南边打电话。过有十几分钟,来了一辆白色小轿车和几辆摩托车,大约有十多人,手里都拿着木棍、铁锨。那个司机手指着藏某和几个工人,来的十多人就上前追着打。我跑一边了。藏某的妻子见藏某挨打了就上前拉,被一个男子用棍照头部左侧打了一下,藏某的妻子就倒下了。我们的工人也有人打对方。我被一个司机打中头部,晕地上了。 9、证人朱某某的证言:2009年3月6日下午1点左右,我和朱某某、张某、藏某四人在石武高铁许昌段打水泥桩时,有一辆红色拉土车轧住我们的电缆线,藏某把这辆车拦下来。这个穿红色夹克的司机(郭中山)下车就骂藏某。这时又过来一辆蓝色拉土车,司机穿一件毛衣(王小杰)。藏某和穿红色夹克的司机互相推。张某和另外一个我叫不上名的工人(桂洪昆)过去帮忙。张某用拳头朝穿红夹克的人(郭中山)身上打了一拳。穿毛衣的司机(王小杰)捡起石头砸打桩工人(桂洪昆)了一下,正好砸住左耳朵流血了。然后这两个司机就跑了,还有一个(张敬帆)不知道咋回事也一块朝西跑了。藏某、张某和那个工人(桂洪昆)就追。我看到穿红夹克的人打电话。过了十分钟左右过来了一辆白色轿车,五个人下车后就拳打脚踢开始追打藏某和耳朵流血的人(桂洪昆)。藏某捡起一根棍子和对方打,张某也掂着棍子打。对方五个人也掂着棍打,现场很混乱。这时张某某上去拉架,被一个穿黑色皮夹克的男子(张敬帆)朝头上夯了一棍,当时张某某就倒地上,耳朵往外流血。我就和几个工人把张某某抬到一边。他们还在那打,陆续又有很多人参加。陈某某打了120,然后我和陈某某到大路上去接120车,以后的事我就不清楚了。 10、证人张某的证言:2009年3月6日下午2点左右,我和藏某、朱某某及一个姓陈(朱某某)的正在桩机上干活,有三辆拉土的自卸车又从我们的电缆线上轧过去,藏某就过去拦住一辆桔红色的自卸车。两人说了一会儿,司机就骂藏某,从车上下来打藏某,后面两个司机下车用砖头砸藏某。我与姓陈的及朱思中过去拉架,工地上的人也过来拉架,三个司机见我们人多向西跑了。他们跑到西边开始打电话叫人。过了一会儿,从西边开过来一辆银灰色轿车,从车上下来的人直接往我们这边来,我就往东跑,后面有人追我。紧随轿车后面又来了二十几个人,我拼命往东跑,被人用东西在我后脑夯了一下、胳膊上被木棍夯了一下。我跑到高速公路收费站附近,用公用电话给藏某打电话,藏某说我妹(张某某)在医院抢救。我坐出租车到第二人民医院后,头晕的利害,就住院治疗了。 11、证人陈某某的证言:案发当天下午2点20分,我正在工地宿舍睡觉,藏某给我打电话说,他在工地上和别人打架了,让我和正在宿舍休息的工人赶快到工地。我就叫上魏某某、魏立杰、王春杰一起到工地。藏某说他和桂洪昆被拉土的三个司机打了。我和魏某某、魏立杰、王春杰四人就追那三个司机,三个司机见我们追,就顺土路往西跑了。我看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司机边跑边打电话。藏某的嘴角被打破了,桂洪昆的左耳朵被打出血了。停有十几分钟,从西边过来一白色轿车,下来三男两女,那三司机也跑过来指着藏某和桂洪昆说就是他。这三男二女和三司机就拿着轿车上带的木棍朝藏某和桂洪昆打开了,我们的所有工人也和对方打了起来,我们的人手里没拿东西。藏某的妻子张某某见对方有几个人用棍打藏某,就从工地上拿了一把铁锨打对方的人,被一个女的拉住并把铁锨夺下来,然后她们俩个用手厮打在一起。张某某将那个女的按倒在地上打,这时过来一名手拿方木的男子,从侧面击打张某某头部一下,张某某倒地上了。对方那个女的从地上起来后又与藏某厮打。后来对方又陆续来了近二十个人和我们的工人厮拽着打起来,他们有的掂着工地上施工用的方木,有的掂着铁撬打,场面很乱。我在劝架。双方打了有十来分钟。藏某、桂红昆、张某等几个工人被打伤。 12、证人魏某某的证言:我正在宿舍睡觉时,听到外面打架,就和也在睡觉的陈某某、魏立杰、王春杰一块赶到工地。到工地时我们桩机的八个男的都在,加上藏某的老婆一共是九个人。另外有一二十人围观。离我们一二百米远的地方站着三个男的,其中一个穿红夹克男的在打电话,我听到有人说就是那几个人。过了三四分钟,一辆银白色轿车开过来,下来三男二女,一个男的手里拿铁棍,二个女的拿着木棍,另外两个男的空手。那三个男的也往这边跑,还没有跑过来,从轿车上下来的人就开始打我们的人,我们的人就还手,双方乱打,我也参与了。有二个人打藏某,张某某拿根木棍戳那二个人。从车上下来的胖女的同张某某互相厮扯,胖女的手里没拿东西,这时一个穿黑色夹克的男的拿一方木棍朝张某某的后脑勺打了一下,张某某就倒地上了。我看张某某倒地,就和陈某某、王春杰俺三个背着往公路边跑,随后坐120的车到医院,工地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对方参与打架的有八个人,刚开始的三男和后来三男二女。我们这边算上张某某一共十二个人,我们桩机九个人都参与了,还有别的桩机的三人,不知道名字,是我们老乡。 13、证人陈某某的证言:2009年3月6日下午2点左右,我正在工地巡视时,看见22号桩机负责人藏某和他的三四个工人追赶三个往工地拉土的司机,我劝他们没有再追。藏某说这几个拉土车把打桩用的电缆线给轧了,发生纠纷后,司机把打桩的一个工人给打了。我看见打桩机处有一个工人(桂洪昆)的耳朵流着血。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从西面过来一白色桑塔纳轿车,下来三个人,有没有女的不清楚了,冲到藏某所在的22号桩机稍东北方向一点的附近和藏某他们打了起来,当时藏某那边有八九个工人,双方互相厮打。这时候陆续从西面土路上来了一些骑摩托、电动车、自行车的人,有男有女大约二十多人,到后同藏某这边的八九个工人打起来,双方互相厮扯,场面十分混乱。我看到他们打着打着就掂起工地上施工用的方木、撬杠等工具打成一团。藏某的妻子和一个女的相互拽头发,藏某的妻子把那女的按倒在地上,这时有个身高1.70米左右的男子过来手拿比较粗的方木从侧面朝藏某妻子的头部打了一下,藏某的妻子就倒地了。我赶紧报警。藏某那边的人比较少,很快就有受伤倒地的和被打跑的。还有两个男的被打倒在地,一个男的像是桩机的工人,一个是拉土的司机。 14、证人陈某的证言:案发当天下午,我和陈某某查看工地时,听到22桩机附近有人吵闹,快走到跟前时,见四五个人在追三个人。四五个人说他们是22桩机的施工人,那三个人是工地上拉土的工人,22号桩机的工人有人受伤。我和陈某某说让双方负责人过来说说事。十来分钟,来了一辆白色轿车,从车上下来四五个人,一下车就追着桩机上的工人打起来,双方就相互打到一块了,有人拿棍,有人拿铁锹,现场比较混乱。人从车上下来时不注意是否拿工具了,但对着打时就有人拿木棍、铁锹了。白色轿车后面还过来一辆拉土车,从车上下来三四个人(张相彬等)也打了。双方有一二十个人打在一起。打了一会儿,桩机的人都被打跑了。现场有一个女的趴在地上不动,后被其他人背出工地;还有一个男的也被打的躺地上,120的车拉走了。 15、证人黄某某的证言:当时我正在土坑下负责卸土,等我知道有人打架上来看时,已经没人打了。地上躺一个打桩机上的人,齐金山和他的一个司机在地上坐着。齐金山干的土方活,是我给老板彭立平打电话说了之后,让他干的。 16、证人高某某的证言:我是与齐金山、张涛、齐小红一起到现场的。途中张涛对王小杰的妻子说,王小杰他们三个在南边的料厂挨打了,我们几个先去看看;见王小杰、郭中山、张敬帆在南料厂西边很远的地方站。到现场后张涛、齐小红、齐金山他们三个下车到工地人群中,我怀孕八个月了,等我下车时看见他们仨与工地上的人打了起来,我向前走了几步,他们三个已经都在地上躺,旁边还有人打他们,他们在地上反抗。一个20多岁上穿红色与蓝色相间的横道毛衣,头发较长的人,坐在齐金山身上,用拳头往齐金山身上打,我就过去用左手拉着他的头发,右手拉着他的毛衣,想把他从齐金山身上拉下来,旁边一男的穿浅色毛衣的男的把我推到了一边,我就站那不动了。这时我看见一个女的手拿铁锨,从齐金山后面准备用掀拍齐金山,齐小红看见了,就上去与那女的打了起来,先把铁锨抢过来扔了,后两个人抱在一起在地上滚了起来。我就到齐金山旁边,他说痛,让我把车门锁上,我就去锁车门了,再到现场时人跑完了。看见齐金山在地上坐,张相彬在地上躺,张敬帆在地上躺,那个女的也在地上躺。张相彬是在我们这边打的时候来的,来的还有庄上的人,一大部分都是看热闹的。齐金山是被打桩的老板带个眼镜、一个穿红蓝相间的毛衣、一个穿浅色毛衣、一个穿工地工作服的人打的,带眼镜的用方木朝齐金山身上夯。 17、证人齐某某的证言:听说工地打架,打的是拉泥的司机,拉泥的司机都是我亲戚,我就赶快往工地跑。等我到22号桩机时,已经不打了。张相彬满脸是血躺在地上,齐金山捂着胸口坐在地上,张敬帆双手抱头在地上躺着,没见他身上有血。桩机工人都跑了。 18、证人聂某某的证言:2009年3月6日,我在北料厂小卖部附近和几个女的闲聊时,张涛从一辆拉土的翻斗车上下来给我说小杰在那边挨打了,让对方打的团团转。俺村的媳妇春英骑电动车带我去,随后我大嫂小娟也跟在后面往现场赶。到现场后,我见地上坐一个人,躺在地上的有张相彬、张敬帆、对方一个女的。齐小红说躺地上的女的拿铁锨打金山,她上去把锨夺下扔了,她孩上去对那个女的扪了一下,没给我说用什么打的。 19、证人齐某某的证言:2009年3月6日下午2点左右,我和张相彬在料场工地拉土,齐金山给张相彬打电话说料场南边工地打架了。我和张相彬赶快卸完土向南边的桩机工地赶,到料场路口时张相彬停了停车,上来三四个男的,是大罗庄的我不认识,然后到了工地,张相彬从驾驶坐上下了车,我是之后下的车,等我到现场已没人打架了。对方的人都跑完了。齐金山捂着胸口坐在地上,张相彬满脸是血躺在地上,张涛、齐小红在地上坐,张敬帆在地上躺,王小杰在一边站。我问王小杰谁打的,王小杰指着一个正往高速公路方向跑的男人(张某)说,就是这个桩机上的头,我就和坐张相彬车的几个大罗庄的人追这个跑的人,但没有追上。打架时我没有看见,但我看到现场地上扔的有木棍、方木、还有个铁锤,可能是打架用的。 20、证人田某的证言及门诊工作日志证实:2009年3月6日14时许,许昌市第二人民医院接到120急诊电话后,我随车到现场。第一次去的时候,见一个女性头部流血,嘴内有分泌物,已经昏迷,拉到医院做CT检查后送住院部二科。后来又去现场两次,拉回四个受伤男人,这四个人比较清醒,送住院部外一科。 21、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被告人张敬帆对打架现场和其击打张某某的方木,经辨认无异。经陈某某辨认,认出击打张某某头部的是张敬帆及张敬帆所用的方木。张相彬、齐金山、张敬帆、郭中山、王小杰均辨认出张某是对方参与打架的人。王小杰辨认出朱某某也是对方参与打架的人之一。 22、现场勘查笔录、方位图、平面图及照片证实:现场位于许昌市东城区邓庄乡梁庄村石武高铁工地。该工地北为邓庄乡烟郭村,南为京珠高速管理局,东为京珠高速,西为新107国道。中心现场位于工地中段。现场西侧为一条南北土路,向北通烟郭村,向南通京珠高速管理局,路西侧为邓庄乡梁庄村砖瓦房,房北侧为一条东西土路,向西通往新107国道。东西土路与南北土路交叉口南侧、南北土路东侧工地上南北走向放有两堆管桩,管桩东侧有一排南北走向一层简易房,管桩南侧有一台桩机。桩机南侧连一根电缆线朝东南方向铺在地上,桩机北侧287CM、南北土路东侧696CM处有一只黑色布鞋,鞋尖朝西(原物提取);桩机北侧447CM、南北土路东侧756CM处有一顶安全帽(原物提取);安全帽东侧730CM处有一根木棍,编为1号(原物提取),木棍上有红色斑迹(纱布提取后送检);1号木棍东南侧240CM处有一把铁锨,锨头朝西;1号木棍北侧230CM处有一根木棍,编为2号(原物提取);2号木棍东侧57CM处有一根木棍,编为3号(原物提取),木棍上有红色斑迹(从木棍上提取一块送检)。靠南北土路东侧、西侧的管桩南侧400CM处放有一根南北走向木棍,编为4号(原物提取)。桩机南侧1050CM处靠土路有一辆车牌为豫K32807的桔色货车,该货车头朝西北停放。 23、扣押物品清单及照片证实:从现场提取布鞋一只,红色安全帽一顶,方头铁锹一把,园型长木棍两根,长型方木两根。扣押张敬帆深红色皮质上衣夹克一件。 24、许昌市公安局[2009]0056号DNA刑事技术鉴定书证实:从现场提取的1号、3号木棍上的血是张相彬所留的可能性大于99.9999%;从张敬帆上衣领子上提取的可疑斑迹是张敬帆所留的可能性大于99.9999%。 25、许昌市公安局[2009]094号张某某的尸检鉴定书及照片证实:死者张某某系生前被他人用钝器打击头部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 26、许昌市公安局[2009]068—074号伤情鉴定书证实:张相彬、张涛、张敬帆、齐金山、朱某某、张某的伤情均属轻微伤;藏某的伤情属轻伤。 27、有该案的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 28、有各被告人的照片及户籍证明,与起诉书认定一致。

综上,被告人张敬帆故意伤害致张某某死亡,被告人齐金山、张涛、郭中山、王小杰、张相彬聚众斗殴的犯罪事实,有各被告人的供述、被害人藏某等人的陈述及证人陈某某等人的证言予以证实,且与现场勘查笔录、刑事技术鉴定书相互印证,已形成证据链条,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敬帆、齐金山、张涛、郭中山、王小杰、张相彬伙同齐小红妨害社会管理秩序,为拉土能走近路,与对方持现场工具相互殴斗;在相互殴打的过程中,被告人张敬帆又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持现场方木朝张某某头后部猛击一下,致张某某受伤后经抢救无效而死亡。被告人张敬帆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齐金山、张涛、郭中山、王小杰、张相彬的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予以支持。在聚众斗殴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齐金山、张涛系首要分子;被告人郭中山、王小杰、张相彬系积极参加者。对被告人张涛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不是组织者、纠集者的辩解及辩称,经查,被告人张涛接到张敬帆打的电话后,即告知齐金山、聂某某,并让其叫人到现场,显系组织、指挥者;对其辩护人提出的张涛没有聚众斗殴的主观犯意,客观上未实施聚众斗殴的行为的辩称与查证事实不符,故其辩解及辩称不能成立,均不予采纳。对被告人郭中山的辩护人提出指控聚众斗殴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郭中山不是积极参加者的辩称,经查,郭中山首先挑起事端,在跑的过程中也打电话叫人,只是没有打通,齐金山等人赶到后,也参与其中与对方殴斗,行为积极主动,应系积极参加者,故辩护人的辩称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对被告人王小杰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王小杰没有指认对方打架的人,不是积极参加者,建议免除处罚的辩解及辩称,经查,被告人齐金山、张相彬、齐某某的供述及证言均证实是在王小杰的指认下,才与对方的人打架;在案发当初王小杰即与对方争吵、追打,在对方人员离开现场后,又找到对方打架的人朝对方的脸上扇几把掌,行为积极主动,应系积极参加者,故其辩解及辩称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对被告人张敬帆、郭中山的辩护人提出的对方也有过错,张敬帆、郭中山认罪态度好的辩称,与查证事实相符,予以采纳。本院为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维护良好的社会秩序,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张敬帆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齐金山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3月7日起至2011年3月6日止)。

三、被告人张涛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3月7日起至2011年3月6日止)。

四、被告人郭中山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3月7日起至2010年9月6日止)。

五、被告人王小杰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3月7日起至2010年9月6日止)。

六、被告人张相彬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3月7日起至2010年9月6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李东彬

代理审判员  赵 萍

代理审判员  蒋家康

书 记 员  宋 杰

书 记 员  罗喜涛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