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国资行政补偿

杨菊芳与剑阁县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母海蓉、母海燕、母阳、刘素房屋征收补偿争议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12月2日 案由:国资行政补偿 文化行政补偿 新闻出版行政补偿 监察行政补偿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补偿 当事人:剑阁县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 杨菊芳 案号:(2015)剑阁行初字第12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剑阁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杨菊芳,女,生于1966年8月24日,汉族,高中文化。

委托代理人苟天满,男,生于1955年10月21日,汉族,高中文化,系原告之丈夫(特别授权)。

被告剑阁县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

法定代表人罗国春,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柏松,四川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第三人母海蓉,女,生于1972年1月3日,汉族,住成都市。

第三人母海燕,女,生于1976年5月23日,汉族,住成都市。

委托代理人姜伟贤,男,生于1969年10月2日,汉族,住成都市(系第三人母海蓉、母海燕共同委托)。

第三人母阳,男,生于1992年9月30日,汉族。

第三人刘素,女,生于1966年4月9日,羌族,住四川省绵阳市。

委托代理人李汉初,四川众城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诉讼记录

原告杨菊芳因房屋征收补偿争议以剑阁县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剑阁县国资局)为被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5年7月29日受理后,于2015年7月31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8月19日、9月1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杨菊芳及委托代理人苟天满、被告剑阁县国资局的委托代理人王柏松到庭参加了诉讼,开庭审理中,原告以本院违规收取高额诉讼费、存在干预办案的可能会影响本案公正审理为由申请本院回避,经请示本院领导,当庭答复其回避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本案继续审理。2015年9月23日被告剑阁县国资局提出申请请求追加母海蓉、母海燕、母阳为原告、刘素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经审查,本院依法通知母海蓉、母海燕、母阳、刘素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1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杨菊芳及委托代理人苟天满、被告剑阁县国资局的委托代理人王柏松、母海蓉、母海燕及委托代理人姜伟贤、刘素的委托代理人李汉初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06年9月8日,原告前夫母某某(已死亡)生前在四川省广元市天博拍卖有限公司以168000.00元的价格购买了剑阁县剑门关镇原剑川宾馆(原剑川科教培训中心)第二楼层房屋,并于当日交付,原告取得了该房屋的居住权和使用权。2012年原告对该楼层进行了装修,2013年10月,被告在未向原告送达任何法律文书,也未向原告说明不给原告支付房屋征收补偿款的理由的情况下,强行拆除了原告已居住使用7年的该楼层房屋。原告曾数十次要求被告依法履行法定职责,被被告无理拒绝,被告滥用职权的违法行为,严重违反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等相关法律规定,非法剥夺原告的陈述权、申辩权、听证权,侵犯了原告的合法财产,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曾数次向剑阁县委、剑阁县人民政府控告。被告无理拒绝剑阁县人民政府于2015年5月14日对此争议组织的行政调解,为了保护原告的合法财产和经济利益不受他人非法侵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十二款之规定,特向你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请求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原剑川宾馆二楼房屋征收补偿款771723.81元、利息461500.00元、违法征收给原告造成的误工损失18000.00元、交通费3311.00元、生活费、住宿费3200.00元等合计1257734.81元,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另外,你院不能追加母海蓉、母海燕、母阳作为本案第三人,其理由是母海蓉等三人和原告在本案中没有共同的权利义务关系,且你院的追加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七条之规定,未经原告同意,故母海蓉、母海燕、母阳不具有本案第三人的诉讼主体资格。刘素与原告之间没有民事争议,与被诉行政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也不是本案适格第三人。刘素、四川省广元市天博拍卖有限公司、中国农行剑阁县支行利用母某某死亡原告无法提供涉案房屋权属依据的情况下,共同伪造了刘素参与竞买取得了原剑川宾馆二楼房屋所有权的虚假证据,刘素未经合法程序确权,被告与刘素故意合谋、相互勾结,仅凭刘素提供的伪证超越职权单方认定原剑川宾馆二楼房屋属刘素所有,并给付刘素原剑川宾馆二楼房屋征收补偿款900000.00元,该案也涉嫌犯罪,请求法院责令被告追回此款上缴国库,并将该案移送公安和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被告辩称:一、如本案是行政诉讼,剑阁县国资局、杨菊芳不是本案适格诉讼主体。理由是原剑川宾馆整体拆除,是剑阁县人民政府对剑门关景区进行创“5A”打造,由剑阁县人民政府安排剑阁县县国资局负责实施,杨菊芳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参与原剑川宾馆第二楼房屋的竞买,并对该房屋具有所有权,杨菊芳与被诉房屋拆除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二是本案不属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经审查,本案涉案房屋属刘素所有,被告与刘素达成购买房屋协议,是典型的民事合同关系,并且是合法有效的民事行为,因此该购买行为产生的结果也是合法的。综上,原告的诉请应予驳回。

第三人母海蓉、母海燕述称:对原告的起诉我们不支持也不反对,原告委托代理人陈述第三人母海蓉、母海燕的委托代理人姜伟贤要求原告用200000.00元钱“感谢领导”是对姜伟贤的人格侮辱,姜伟贤保留起诉原告委托代理人的权利,在与原告对被告给付的遗留问题补偿款1800000.00元不能达成分割协议的情况下,请求法院保管该余款900000.00元。

第三人刘素述称:第一、本案不存在所谓“强拆”的问题。原告至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强行拆除涉案房屋,相反被告与第三人刘素提供的证据证实双方形成了房屋买卖的法律关系,房屋买卖行为完成后,房屋即属于被告所有。被告自行拆除自己的房屋是自己的权利,他人无权提出,包括刘素收到房款后也无权提出,原告无权主张刘素的权利,因此原告不是本案的适格主体。第二、本案不具备要求行政赔偿的法定条件。因为行政赔偿是以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为前提条件,而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必须经过法定程序确认。而本案原告并未请求确认被告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请求。第三、涉案房屋所有权问题属于民事纠纷,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原告无权直接向第三人主张,因为刘素是经过拍卖程序取得的财产,原告只能依法另案对拍卖公司提起诉讼主张权利。如果原告认为本案涉嫌诈骗,就到公安机关报案。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剑阁县国资局与第三人刘素形成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是剑阁县人民政府因对剑门关景区进行创“5A”打造,由剑阁县人民政府安排剑阁县国资局订立,尔后整体撤除了原剑川宾馆,原告认为该行为是侵犯其房屋财产权的房屋征收补偿行政行为,而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主张被告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里的行政行为是指能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权益产生实际影响的行政行为。而本案中,原告并未提供确实充分证据证明被告剑阁县国资局拆除的原剑川宾馆第二楼房屋属其所有,因此从提供的现有证据看本案原告所诉争的行政行为并没有侵犯或者影响其合法权益,其与该行政行为并无行政法上的利害关系,故杨菊芳不具有原告主体资格,非本案适格原告。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杨菊芳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何东升

审 判 员  苟军朝

人民陪审员  赵国民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日

书 记 员  王 蓉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条第一款第四十九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