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邮政行政给付

贵溪市鑫华矿业有限公司、贵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7月3日 案由:邮政行政给付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林业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贵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贵溪市鑫华矿业有限公司 中国邮政速递物流股份有限公司鹰潭分公司贵溪营业部 案号:(2017)赣06行终10号 经办法院:江西省鹰潭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贵溪市鑫华矿业有限公司,住所地:贵溪市双圳林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60681744262089G。

法定代表人胡炜,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仲伟荣,贵溪市直八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贵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贵溪市人保大厦,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60681014649265D。

法定代表人江焕青,局长。

委托代理人许美凤,江西美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中国邮政速递物流股份有限公司鹰潭分公司贵溪营业部,住所地:贵溪市擂鼓岭广场兰园A座602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60681556038522P。

法定代表人侯军。

诉讼记录

上诉人贵溪市鑫华矿业有限公司因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不服贵溪市人民法院(2016)赣0681行初4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贵溪市鑫华矿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炜及该公司委托代理人仲伟荣,被上诉人贵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就业和社会保险管理股股长黄义文及该单位委托代理人许美凤,被上诉人中国邮政速递物流股份有限公司鹰潭分公司贵溪营业部法定代表人侯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11月15日上午8时许,姜维旭在原告公司矿山3号洞口出渣中,因3号洞口通风处发生中毒事故,在实施抢救过程中不慎摔伤全身多处。被告于2016年3月4日认定姜维旭在此次事故中受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认定为因工负伤。并于2016年3月10日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向原告邮寄送达了贵人社伤认字[2016]第047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原告公司员工郭峰于2016年3月16日签收了此快递。原告对此不服,认为被告于2016年3月10日的邮寄送达不符合法律规定,且原告并未收到该快递,故原告向法院提起本案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可知,被告依法享有受理原告申请工伤认定的职权。由于本案中,原告只针对该工伤认定决定书的送达有异议,故对该工伤认定决定书送达程序的合法性进行审查认定。被告于2016年3月10日以普通特快专递的方式邮寄送达了收件人为胡炜,单位为贵溪市鑫华矿业有限公司,地址为贵溪市双圳林场的关于姜维旭的工伤认定决定书。被告邮寄送达给原告的工伤认定决定书在收件人一栏填写了法定代表人的名字,在单位名称及邮寄地址部分均填写了原告公司的信息,在内件品名处注明了是姜维旭工伤认定书,故被告填写收件人一栏时虽未注明是原告公司,但从整个快递单填写的信息情况,认定收件人为原告公司并无不妥。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公司员工郭峰签收的快递是否对单位发生法律效力。工伤认定决定书的送达参照民事法律有关送达的规定执行,原告公司员工郭峰虽系单位保管员,但其也签收过原告公司的其他快递,且涉案快递的收件单位及收件地址均系原告公司的登记信息,原告公司由谁签收邮件是其公司内部管理规定,本案中原告员工郭峰签收了涉案快递,应认定为有效送达。故原告要求确认被告于2016年3月10日以邮寄方式向原告送达贵人社伤认字[2016]第047号工伤认定决定书的行政行为违法和无效,对原告不具有法律拘束力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贵溪市鑫华矿业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贵溪市鑫华矿业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法院认定涉案快递送达有效,违反法律规定。其一,原审判决违反民事法律规定。不论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以法院专递方式邮寄送达民事诉讼文书的若干规定》,还是《国内特快专递处理规则》,均规定向单位送达的专递,除该单位的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签收属于送达外,应当由该单位的办公室、收发室、值班室的人员签收才能视为送达。而根本就没有保管员签收能够视为送达的规定。因此,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单位保管员郭峰的签收为有效送达,判决显然违反法律的规定;其二,原审判决违反行政法律规定。涉案专递的送达,乃是被上诉人工伤认定行为的继续和延伸,而非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快递邮件,应当适用于行政法律规定。根据“行政机关无明确授权不可为”的基本原则,应当认定被上诉人向上诉人公司保管员送达法律文书的行为属于行政法律规定的“不可为”行为。原审判决该行为有效,显然属于违法裁判;其三,原审判决以“违法的先例”为判决依据,违反法律适用的基本原则。在涉案专递之前,郭峰确曾签收过胡炜的其他邮件,第三人的快递员是郭峰的邻居,出于不负责任,时有要郭峰转交快递之事。第三人的该行为本就违反法律的规定,只是因为未给胡炜造成损害,胡炜才没有追究。但是,违法行为即使重复一千次,仍然不会变成合法行为,更不会变成可以参照判决的依据,这是法律适用的基本原则。原审判决以郭峰也签收过上诉人公司的其他快递为由,判决认定被上诉人的送达有效,严重违反这一原则。2、原审判决认定涉案快递送达有效,认定事实错误。其一,认定郭峰是上诉人单位内部规定的邮件签收人,是认定事实错误。原审判决虽然没有直接表述郭峰是上诉人单位内部规定的邮件签收人,但是原审判决实质上是依据“郭峰签收过胡炜的其他邮件”,而认定郭峰是上诉人内部规定的邮件签收人这一主要事实。在法律上,没有任何法律规定,签收过邮件的人,就是单位规定的邮件签收人。在事实上,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上诉人单位已内部规定郭峰为邮件签收人。如此认定,于法无据,纯属主观臆断,应属于严重的认定事实错误。其二,原审判决对涉案各方的法律关系认定错误。被上诉人通过第三人向上诉人邮寄送达工伤认定决定书,应属于依据《工伤认定办法》的授权而与第三人形成的委托代理关系;第三人将邮件交给郭峰转交胡炜的行为,因其郭峰并非上诉人单位法定或约定的收件人,第三人与郭峰的法律关系依法就属于转委托关系。依据受委托人的行为后果应由委托人承担的法律规定,因第三人与郭峰的过错而未能将工伤认定决定书送达上诉人的责任与后果,依法应由被上诉人承担才符合法律规定和本案的基本事实。原审判决未厘清涉案各方的法律关系而草率认定被上诉人的送达有效,实质上是另一种形式的认定事实错误;其三,原审判决以第三人的持续性违法行为作为判决依据,是认定事实错误。其四,原审认定“从整个快递单填写的信息情况,认定收件人为原告公司并无不妥”,是认定事实错误。郭峰曾经为胡炜签收的快递,一般都是胡炜的个人邮件,而并非单位邮件。这一事实不仅能够充分证明原审判决中郭峰“也签收过原告公司的其他快递”是张冠李戴之外,更能充分证明,仅从涉案快递单填写的信息,依据正常理解,如果不知道胡炜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不能必然推导出该快递是送达给上诉人公司的快递。3、原审判决显失司法公平与公正。依据本案事实,郭峰并非上诉人单位法定的签收邮件的“三室”人员,也不是上诉人单位规定签收邮件的人;其收到第三人转托其送达胡炜的快递,也并未转交给胡炜。如若认定如此送达有效,无异于随意在上诉人单位拽一个人签收快递,都能够认定送达有效。这不仅直接导致上诉人丧失对被上诉人的工伤认定决定不服而享有的司法救济权,而且将造成上诉人数十万元的经济损失,是给上诉人造成重大损失的严重程序违法。判决其送达有效,有失司法公平与公正。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并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贵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1、被上诉人邮寄送达工伤认定决定书给上诉人符合法律规定。根据《工伤认定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令第8号)第22条规定送达参照民事法律予以执行。2、上诉人员工郭峰是邮件签收人还是保管员,上诉人在一审中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而原审第三人在一审中提供了证据证明郭峰是上诉人邮件的签收人,郭峰签收的材料包括上诉人的邮件材料。3、被上诉人于2016年3月4日作出涉案工伤认定决定书,2016年3月10日15时邮寄送达工伤认定决定书给上诉人,邮件全程跟踪查询结果显示上诉人于2016年3月16日16时收到被上诉人送达的工伤认定决定书,被上诉人送达工伤认定决定书程序合法。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中国邮政速递物流股份有限公司鹰潭分公司贵溪营业部辩称,其送达有效。郭峰是上诉人公司的保管员,因为当时公司员工还没有上班,送达给胡炜或者其他员工的邮件基本都默认是郭峰来签收,之前所有送达给胡炜的邮件都是郭峰签收的,如果胡炜本人不同意,可以提出异议,但其并未对之前郭峰签收的邮件提出任何异议,应当视为默认签收,送达有效。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被上诉人贵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6年3月4日作出贵人社伤认字[2016]第047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上诉人贵溪市鑫华矿业有限公司于2016年11月15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被上诉人贵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其邮寄送达贵人社伤认字[2016]第047号工伤认定决定书的行政行为违法和无效。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规定,提起诉讼应当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规定,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本案中,被诉的邮寄送达行为是被上诉人贵溪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的行政过程行为,对上诉人贵溪市鑫华矿业有限公司的实体权利并不产生实质影响,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不具有可诉性。因此,上诉人贵溪市鑫华矿业有限公司的起诉不符合行政诉讼的受理条件,依法应当驳回其起诉。

综上,原审法院对上诉人贵溪市鑫华矿业有限公司的起诉作出实体判决不当,依法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贵溪市人民法院(2016)赣0681行初41号行政判决;

二、驳回上诉人贵溪市鑫华矿业有限公司的起诉。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钱强森

代理审判员  周芳琴

代理审判员  段晓珊

二〇一七年七月三日

书 记 员  蒋慧卿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第二款第(六)项第七十九条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九条第(四)项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