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不动产登记行政确认

魏新全、万安县不动产登记局资源行政管理:林业行政管理(林业)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7月4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确认 不动产登记行政确认 当事人:魏新全 万安县不动产登记局 吉安市人民政府 案号:(2017)赣08行终34号 经办法院:江西省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魏新全,男,1973年8月25日生,汉族,万安县人,务农,住万安县。

委托代理人朱小元,男,1975年9月15日生,汉族,住吉安市吉州区。系魏新全姐夫。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万安县不动产登记局。住所地:万安县崇文西路92号。组织机构代码:1361028751126034L。

法定代表人郭永光,局长。

委托代理人肖赟,万安县林业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肖家保,万安县不动产登记局法律顾问。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吉安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吉安市吉州区城南新区行政中心。

法定代表人王少玄,市长。

委托代理人曾传侣,吉安市法制办干部。

委托代理人王婷,吉安市法制办干部。

原审第三人何春连(又名何信伟),男,1952年8月3日生,汉族,万安县人,住万安县。

委托代理人刘凯锋,江西祥昀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魏新全因山林权属确认争议一案,不服万安县人民法院(2016)赣0828行初28号行政裁定书,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82年何春连的伯父何恭教取得原枫林公社庄上大队庄上生产队“垇让大窝”、“棺材山”、“秀才山”等三块山场的承包经营权,该责任山经营合同书约定,承包期五十年不变,有效期从1982年11月31日至2032年,承包方在承包期内不准出租、转让、买卖、毁林开荒、无证砍伐、迁出时不准带走等。90年代何恭教去世,2001年何恭教妻子刘满秀投靠侄子何春连,迁至何家组与何春连共同生活,2009年刘满秀因病去世。2006年林改时,万安县政府根据1982年颁发给何恭教的责任山证将“垇让大窝”、“棺材山”两块山场登记在何春连名下。魏新全以生产队在2001年已将原何恭教承包的“垇让大窝”、“棺材山”重新分给了本人为由向万安县林业局、万安县政府申请对该两份山林权证复核。万安县政府经复核后认为发证正确,后魏新全向吉安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吉安市人民政府复议后,驳回了其行政复议申请,魏新全不服诉至法院,要求依法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法律明确规定,行政诉讼的原告是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本案魏新全,不是发证机关发证行为的相对人,也不是有利害关系的公民,其提出的2001年生产队将该争议山场承包给本人的主张证据不足,其提供的2001年4月1日由庄上村小组作出的《关于如何处理何恭教责任田和责任山的会议决定》证据中的印章和时间有矛盾,且该证据与其提供的全组大会会议记录相矛盾,且该会议记录是由组长刘冬莲本人记录,无其他证据证实该会议记录的真实性,该两份证据不足以达到其证明目的,故对其该主张不予支持。吉安市人民政府驳回其复议申请和何春连述称的魏新全不具有本案的诉讼主体资格,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魏新全的起诉。

魏新全不服该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是:1、第三人何春连的伯父何恭教夫妻先后去世后,作为绝户庄上村小组有权根据政策和承包合同的规定收回何恭教名下的承包山及田。庄上村小组将何恭教的山田收回后重新调整发包给了上诉人承包经营,上诉人并且承担了农业税公粮提留等义务,上诉人是争议山场的实际使用人,对争议山场具有利害关系,上诉人是本案适格的当事人。2、原审法院仅以会议决定的印章时间不对而否定上诉人承包人身份,是对事实的错误认定。3、第三人不是庄上村小组的集体组织成员且与原承包人何恭教系叔侄关系,没有继承关系,第三人对争议山场没有权利依据。4、被上诉人万安县不动产登记局在2006年林改时,未对争议山场进行调查核实,将争议山场登记在第三人名下的行为,属错误发证。原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认定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万安县不动产登记局答辩称:1、上诉人不是本案适格当事人,上诉人没有出示合法的林权承包经营权证明,其提供的村小组决议的真实性在一审就已提出了质疑;2、林改发证时是以林业三定时确权为准,且发证程序合法,第三人作为何恭教的继子可以继承该林木所有权;3、第三人取得的林权证也已注明其仅有使用权,所有权已注明归庄上村;4、第三人的林权证并非万安县不动产局颁发,不具有适格的被告主体资格,请求二审依法裁判。

被上诉人吉安市人民政府答辩称:上诉人魏新全以2001年4月10日作出的《关于如何处理何恭教责任田和责任山的会议决定》主张权利,但该会议决定的真实性无法确定,上诉人与争议山场不存在利害关系,非适格原告主体资格。吉安市人民政府的复议程序合法,认定事实清楚,证据采信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裁定。

第三人何春莲答辩称:上诉人的上诉事实和理由不能成立。1、上诉人多次主张村小组收回了何恭教的山场,重新调整发包给了上诉人,但其主张提供的依据是不真实的,所以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已得到了涉争山的经营权;2、何恭教的责任山承包合同书已明确了山场的经营期限为50年,现今合同未到期,第三人作为继承人可以继承何恭教的责任山。被上诉人将涉争山场的林权证颁发给第三人符合规定,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裁定。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基本一致,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另经查明:1、魏新全未就涉案林地与庄上村小组签订责任山承包合同书;2、上诉人魏新全二审诉讼中认可在行政复议期间及一审期间提交的2001年4月10日,《关于如何处理何恭教责任田和责任山的会议决定》不是当时的决议,是纠纷发生后根据村小组长刘冬莲的庄上村小组会议记录本打印的;3、林改期间上诉人名下的其它山场均已办理林权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条关于行政行为的相对人以及其他与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有权提起诉讼的规定,提起行政诉讼的原告应当是与行政行为具有利害关系的。本案中,上诉人魏新全提出2001年庄上村小组将涉案林地承包给其经营的证据系其本人在纠纷发生后自行打印的,且庄上村小组也未与其订立新的责任山承包合同,上诉人没有充分的证据证实其作为承包户已取得该涉案林地的承包经营权。故,其与被上诉人万安县不动产登记局2001年为第三人何春莲颁发涉案林地林权证的行为不具有利害关系,其不具备本案的原告诉讼主体资格。原审法院据此驳回其起诉,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依法不能成立。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颜 莉

审 判 员  罗英秀

代理审判员  钟君林

二0一七年七月四日

书 记 员  李虎广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